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75节 谎言下的承诺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75节 谎言下的承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吕布话音才落,长戟已划过一道凄厉的闪电向单飞砍来。

“答应我,单飞,答应我1

轰的声响。

烟尘弥漫间有碎石四射,不知多少异形人在那刹那齐声嚎叫,声音凄惨无比。

吕布一戟重重的击在单飞身前三尺远的地方。

单飞未动,内心却是急剧的一颤。他看得出吕布那戟并非要劈死他,而是愤懑的宣泄;他亦看得出来,比起云梦泽的吕布,如今的吕布强悍的更是难以想象。

变成僵尸的吕布,比那天下第一猛将要犀利太多。

吕布一戟劈出后气喘如牛,他死死的盯着单飞,嘶声吼道:“单飞,答应我!单飞,答应我!!1他如此气喘并非用力过剧,而是在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前面若非单飞,他根本不会恳求。若非他有过承诺,说不定早用长戟解决。他要控制的不是长戟,而是胸口喷涌将出的怒意。

单飞亦是看出这点,反问道:“我若是拒绝呢?”

吕布一声怪叫,而早在那怪叫之前,戟尖如同闪电般,径直刺向单飞的胸膛!

阿九见状,几乎要喊出声来。

这些日子来,她也算见过了不少世面,可在见到吕布出手时,她还是不知道天底下有哪个能躲过吕布如此迅猛的一击!

天下武功、快力难破。

吕布那一戟不但快、而且刚猛非常,长戟才刺,就有尖锐之声从长戟上尖锐的响了起来。

长戟上没有哨子。

唯一的解释就是,吕布这一招声在戟先,戟随声至,无论速度和力量均到了尘世难以想像的程度。

戟尖正中单飞的胸口之间。

单飞不见。

他没有吕布的霸气威猛,可若论尘世的身法,实则已是妙绝巅峰。他的身躯在暗境中已如幻影,不过瞬间平移数尺,正避开吕布威不可挡的一击。

手急探,单飞还能抄住了戟杆喝道:“吕布”他话未完,就觉得有雷霆电击之力从戟杆上传来。

下一刻的功夫,长戟挣脱单飞的束缚,如蛟龙盘舞,横旋撞至。

单飞更凛。他得异人传授六甲秘祝后,自知武功亦是突飞猛进,这一闪一探手间,他自信可躲开太多高手的袭击、夺下难数人的兵刃,可吕布的长戟非但没有被他束缚,反噬起来的灵动更盛、声势更猛。

这只有一点解释,吕布远未用出全力。

游刃有余才能从容不迫,吕布这个人看起来虽似疯狂,武功却绝不疯狂。他这般运戟,已像庖丁解牛中那个庖戟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

单飞心念瞬闪间,人已飘然而起。

长戟如狂蟒风卷,单飞却如云。

蟒狂风凛,又如何能奈何天上的行云飘曳?

轰的声响。

吕布的长戟重重击在石壁上,将那大大的“恨”字砍去半边,着实猛烈。单飞却借力飞舞,转落在吕布的背侧。

眼看吕布肩不动、身不转,但有更狂的战意从其身上散发了出来,单飞叫道:“是因为貂蝉?”

吕布挥戟将将劈下时,硬生生的停住,嗄声道:“你说什么?”他两次出戟无功,心中愤懑之意更浓,催得他杀意狂盛。但听单飞提及“貂蝉”二字,他却是立即清醒过来,随即再道:“你知道什么?”

单飞见吕布战意收敛,仍旧不敢大意,“我是说你这种人绝不是为异形人讨个公道的人,你执意开启鬼门,是不是和貂蝉有关?”

他在激战中仍未失去理智,暗想当初在云梦泽中,吕布为了貂蝉不惜去死,如今为何不见貂蝉?

只有貂蝉能止住发狂的吕布!

吕布的长戟缓缓垂落,“不错,我要开启鬼门,就是为了救貂蝉。单飞你”

单飞见吕布稍恢复了神志,立即道:“要救貂蝉没有问题。你莫要忘了,我当初曾救过貂蝉。貂蝉怎么了?”

他只记得云梦泽中的貂蝉遭遇重创后被吕布带走,见吕布这般,他终意识到问题还是出在貂蝉的身上。

“是的,你救过貂蝉。”吕布血红的眼睛中有光芒闪过,“单飞,你一定要帮我再救貂蝉。”

单飞叹息道:“你让我救她,总要说说她从云梦泽离开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吕布一戟戳在地上,“你不知道吗?”

你以为我是神仙?

单飞哭笑不得,可见吕布极为认真的模样,终于摇头道:“我不知道,我离开云梦后先到楼兰后去贵霜,然后莫名其妙的到了这里对你的事情,我始终一无所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楼兰神庙左近,下方是鬼门,你身为单家人,如何不知?”吕布怀疑道。

单飞听到“楼兰神庙”四字时,心中微动,还是耐着性子道:“我来这里的过程十分奇特,说个几天都说不完,救貂蝉要紧,先说貂蝉的事情。”

他这句话比什么都管用,吕布立即忘记单飞的事情,黯然道:“貂蝉承蒙你所救,并没有死在云梦,但她所中之箭实在”

紧紧握着戟杆,吕布手指的关节咯咯作响,“那箭很是恶毒,震碎了貂蝉的胸骨,伤了她的五脏。”

单飞心中沉冷。

他当时已看到了那箭的犀利,知道他给貂蝉的护身软甲虽能避免貂蝉被贯穿,可很难消除那箭上的力道。

“我看到貂蝉伤得极重,立即带她寻医求救。”吕布焦灼道:“可她伤的实在太重,我找了许多名医都是无济于事,一怒之下,我想要杀了那些医者。”

单飞心中发寒,知道狂怒下的吕布做出这些事情毫不稀奇。

“貂蝉却让我放过那些医者。”吕布咬牙道:“我看她那般恳求,终没有违背她的意愿。有个医者医术不行,倒还有点见识,说貂蝉伤的太重,这世上只有华佗、张机二人才能救得了貂蝉。”

单飞皱了下眉头,暗想如今世上最负盛名的医者的确是华佗和张仲景二人,那医者这般说,却多少有点敷衍之意。

这两人神出鬼没的,谁知道会出现在什么地方?

吕布继续道:“我知道张机本是长沙太守,因此我一直在荆楚游荡,可搜寻了多日,却始终没有得到他的下落。貂蝉益发的病重,勉强能用人参续命,我打听到华佗似被曹操那恶贼招去了许昌,就准备前往许昌。”

单飞微皱眉头,暗想你若去了许昌,只怕会闹个鸡飞狗跳的地覆天翻。

“不过貂蝉却不让,她说华佗未见得去了许昌,而华佗也未见得救得了她的性命。她执意不让***许昌,我不敢违背她的意思。”

单飞心下触动,暗想貂蝉这么做恐怕是不想你吕布去许昌。他话到嘴边,却未说出来。

吕布并没有留意到单飞的欲言又止,继续道:“有一日,她突然精神了些,说她做了一梦,得到了神仙指点,说我若能带她前往西域的楼兰,她就能活得性命。”

单飞双眉微扬。

吕布这次倒发现了单飞的异样,苦涩道:“你不信的,是不是?其实我也不信的,可是貂蝉坚持这么说我我就算上刀山、下地狱也要帮她达成心愿。”

单飞缓缓点头,心想吕布看似无情,对貂蝉却是极有情感。如果这是貂蝉最后的一个愿望,吕布自然无论如何都要照做。

“我们到了玉门关时已是春日,等到了楼兰时,貂蝉已然已然”吕布痛苦的握紧了戟杆,半晌才接道:“她已然奄奄一息,无论如何都撑不了几日,可我们根本没见到奇迹。我看到她病的骨瘦如柴,不由放声大哭。”

他说到这里时,血红的眼睛中终垂下了泪水。那泪水晶莹透彻、纯净的如春雨秋露般。

“我哭着问她——她为何要骗我?”

吕布嗓子已哑,瞪着单飞如同看着奄奄一息的貂蝉,“我问她为何不让***许昌,***许昌还有希望,她是不是怕我和曹操厮杀,这才骗我到了楼兰?可她难道不知道,她若活不了,我活着做什么?”

不想吕布竟会想到貂蝉的苦心,单飞看着伤心欲绝的吕布,半晌才道:“她怎么说?”

“她就那么看着我。”

有眼泪不停的从吕布血红的眼睛中流淌而下,“许久,她才对我说——吕布,你杀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了。你还记得吗?当初你曾答应我只要杀了董卓,你我就离开那个肮脏的长安?”

单飞闻言刹那间鼻梁酸楚。他不知这承诺的始末,但听到吕布和貂蝉这平平淡淡的诺言,却不由想到晨雨在信中的留言——单飞,我等着、有一***笑着走到我的面前。

他不熟悉貂蝉,但只从这平淡的承诺中,却已读懂了那深刻的眷恋。

有多少轰轰烈烈的誓言似流星湮灭?有多少平平淡淡的承诺如似水流年?

你是追逐着流星,还是静默着流年?

“我说我记得,我一直记得我请她等我实现诺言的那一天。她只是笑望我,如同我准备刺杀董卓前的那晚。”

吕布早就痛苦不堪,泪流满面道:“她对我说——吕布,我不伤心,请你也不要难过,我们应该高兴才对,因为你我已经离开了那个肮脏的长安。”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