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74节 荒谬的请求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74节 荒谬的请求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众异形人退却。

暗中出现的那人就如异形人中狂傲的王者,让这些肆无忌惮的异形人也有着深切的畏惧之意。

单飞一直在琢磨着那绝顶高手的来历,在那人未出现时已想到了一些关键的事情——他听过暗中那人的声音,这人能统帅着众多异形人。

他如何会认识这样的一个人物?

脑海电闪,他已想起在云梦了解的诸多事情

当年蚩尤鏖战黄帝时,曾变出太多异形人于世。魑魅魍魉本是异形人中极为诡异的力量,但在异形人中,真正的王将却是不死不灭、横行天下的一种生灵。

僵尸!

只有僵尸才会让众异形人如此畏惧,只有僵尸中的王者才会让这些异形人方出白狼秘地,就会对其俯首称臣、乖乖听从其的号令。

这是数千年传下的不改基因。

他已猜到来人是哪个——他未能立即听出那人的声音,只因在云梦的时候,此人的声音中带着怨毒、狠辣、彷徨还有种深切的哀伤。

此刻,那人的声音中唯有沧桑和落寞,宛若换了个人一样。

看着那人一步步走到近前驻足后,单飞轻叹道:“吕布,云梦一别,不想你我终究还会再见。”

那暗中的绝顶高手正是吕布。

吕布吕奉先!

人世的第一猛将,哪怕到了异界,也是无双的王将。

阿九在巨石上看下来倒是惊喜交加——单飞居然认识这个人!听单飞这般说,好像和此人还有点交情,但这人为何冷的如同冰般。

王者从来都是如冰山般冷漠,因为只有那般才能维系自己的尊严。

吕布如冰。可听到单飞所言,吕布血红的眼眸终于闪过丝人世间的情感,“我那时亦没想到你我还会再见。”

“那时?”单飞捕捉到这两个字的言下之意,暗想你什么时候知道你我终会再见呢?

绝境中蓦地见到吕布,他单飞又和吕布有过往来,按理说应该喜悦才对,可单飞却更增担忧,他知道很难将希望放在吕布的身上。

这世上人有多种,有种是一朝为兄弟,一生为兄弟,但这种情感实在少之又少,太多的人不过是一朝为兄弟,转身当个屁。

人是经不起考验的动物,吕布的确是天下第一猛将,但他反复无常的性格也让很多人头疼。

单飞正是明白这种世情,见到吕布才没有喜出望外。

吕布应声道:“不错,那时我对你所知不多。”他知道单飞的困惑,随即道:“那之后我就离开了云梦泽到了这里,然后听到很多关于你、和单家的事情。我一直在等你”

“等我?”单飞反问了一句,“就在这里挖出间石室等我?”他说话时看着石壁上那大大的“恨”字。

吕布缓缓摇头道:“这不是我居住的石室。”

“那是谁的?”单飞立即道。

“我不知。”吕布简单的回答。

单飞凝望着那血红的眼眸,皱眉道:“你等我做什么?”

吕布喃喃道:“我那时才知道你单家有着极为辉煌的来历,而你单飞是个匪夷所思的人。我一直欠你一个人情。”

单飞保持镇静道:“看来你都记得?”

当初貂蝉身死,吕布被激怒变成了不死僵尸,云梦泽的局面可说是岌岌可危。那时候不但众人可能会尽数死在云梦泽,最坏的情况就是灭世随即到来。

幸好他单飞做了个逆转。

这种逆转带来的后果是难以预料的。

单飞深知蝴蝶效应的不可预测,这才竭力做个最孝但也是最关键的改变——他劝说貂蝉为了吕布活下去。

不过那时的他就算做了这个改变,效果却难以立即体现。如今的单飞在听玄女解释后,知道无间最少有两种方式的改变——平行改变和瞬变。

他单飞在云梦泽劝说貂蝉做的是平行改变,这么说哪怕他做了改变亦难扭转崩溃的大局,幸好那时候有道七彩光环覆盖了云梦泽。

当时的单飞不明所以,如今的他如何会不懂得?

那是流年放出的光环!

有人动用了流年对他做的改变进行了催化。

一定是马未来!

单飞知道那老头面冷心热,肯定是那老头在关键的时候帮了他一把。无间瞬变后,吕布还是变成了僵尸,不过貂蝉没有立死,之后吕布带貂蝉离开了云梦泽,而张辽、赵达等人统统失忆。

无间改变会造成很多人记忆的混乱、感觉会和某人有了莫名的一腿,这才演变成很熟、三生、有过交集的眼缘,而无间改变最干脆的后果就是让人忘记曾经发生过的一切,这种复杂的效果流传到后世,就变成了孟婆汤的传说。

他、郭嘉、孙尚香还记得所有的变化,当初郭嘉推测吕布亦记得,单飞那时亦有同感,直到如今才算确定这点。

“我都记得,我都记得。”

吕布的神色很有挣扎,许久才道:“吕奉先一生是个懦夫,背信弃义难数,对仇人以血还血,对恩人也是以怨报德。”

和你在一起真不容易,单飞心中嘀咕。

吕布终于望向单飞,血红的眼睛内有丝光辉闪过,“但你救了貂蝉,吕奉先此生承你这个人情。适才有人让我将你抓住,我当时不知是你,这才让异形人***你。”

单飞心中微凛,“有人让你抓我?是谁?”他实在想不到还有人能命令吕布。

“抱歉。我不能说。”吕布回道。

单飞看着真有歉然的吕布,倒是多少有点意外,“你能知道我的事情,也是那人对你所言?”

吕布缓缓点头。

单飞更是讶异,琢磨着那人是哪个,皱眉道:“看来你不准备动手的?”

吕布再次点头。

“那人让你捉我做什么?”单飞又问。

吕布沉默。

单飞沉吟道:“你知道他要让我做什么?”他不是只听对方话语的人,他看出吕布的犹豫。吕布要是不知,根本不用这么犹豫,吕布是不能说罢了。

吕布轻声叹道:“单飞,你实在是我见过的极聪明之人。我的确知道他要你做什么,我在这等你,亦是要让你做这件事情。可是”

单飞见吕布顿了良久,忍不住道:“可是你知道说出来我也不会答应的,是不是?”

吕布默默的点头。

单飞叹道:“但你总要先说出来让我听听。”

吕布沉默半晌,这才道:“我们准备让你开启鬼门1

“什么?”

单飞设想了太多的可能,可听到吕布这般说,还是差点跳了起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让我开启鬼门?”

吕布本是犹豫,但说出目的后反倒沉稳下来,“我知道我在说什么1

单飞气急反笑道:“你知道鬼门后藏着什么?你知道鬼门开启会放出什么?你知道这些异形人若是到了世上,会造成怎样的情况?”

“我知道1吕布寒声道。

单飞微微吸气,一字字道:“你什么都知道,还让***开启鬼门?”

吕布垂下头来,半晌才道:“吕奉先早就该死了。”

单飞怔住,一时间反倒不解吕布说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吕布血红的眼睛似有丝湿润,喃喃自语道:“在杀死丁原时,吕奉先就死了;在董卓手下为虎作伥的时候,吕布也该死了;之后苟活那些年,吕奉先不过都是如行尸走肉罢了。杀了董卓,就意味着吕奉先的罪过轻了吗?不是的”

嘴角微咧,露出了锋利的獠牙,吕布低语道:“不是的,你救了一个人,不意味以前你杀了无辜的人就没了错。你救的人感激你,但那些无辜人的死难应该向谁述说?”

单飞心中感慨,一时无言。

“死在吕奉先手里的人不比死在董卓手上的要少许多。如果这世上真有杀人偿命的公道,那吕奉先死几十万次也不为过。但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霍然盯向单飞,吕布血红的眼睛似要滴血,“单飞,你告诉我,这是个怎样的世界?”

单飞不语。

吕布突然放肆的笑了起来,“你不是不知道?你这么聪明的人如何会不知道?你只是知道而不想说罢了。你不说,我替你说1

盯着单飞,吕布一字字道:“这是个荒谬的世界,这也是人***的世界。吕奉先该死,但这世上比吕奉先该死的人绝不在少数。心性扭曲的王允、贪得无厌的袁术、尸位素餐的袁绍,还有郯城一战坑杀数万无辜百姓的冷血魔王曹操”

眼眸更红,吕布嘶声道:“他们全都该死,他们绝不比吕奉先要高尚许多。这世上像你单飞这样的人少之又少,可像他们一样的人却是多如牛毛。为什么?因为这些人都很‘聪明’,他们‘聪明’的知道如何残忍都没关系,只要他们不择手街粮呶奚系奈恢茫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