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65节 关键的八卦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65节 关键的八卦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飞来殿一时静寂。

除单飞外,余众均不识得单鹏、巫咸二人,可听这二人寥寥数语,众人内心着实异常敬畏。

这二人所为可说是惊世骇俗之举,世俗人类非说要去做,甚至连想都不敢去设想。

等听到巫咸质问单鹏时,阿九突然道:“这个雾人也喜欢女王?”她毕竟知晓女修往事,虽不知道单鹏、巫咸的身份,可感觉这两人谈论的女王多半是女修。

她对单飞一往情深,自然对那和单飞很是相像的单鹏很有好感。巫咸咄咄逼人、对单鹏隐有敌意,她看得出来。听闻巫咸这般语气,她也想当然的认为敌意出自何处。

单飞心中微颤。

他不能不说阿九设想的很有道理女修让他单飞来楼兰找巫姓人士,结果是巫师控制了楼兰,巫师的一帮手下每次听到他姓单,都是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

传他六甲秘祝的是哪个?会是单鹏吗?如果单鹏能如女修般的存在这个世上,那巫咸和女修、单鹏类似,会不会亦是仍能留存两千年?

巫师和巫咸有什么关系?巫师一帮人对单家人这般仇视,难道是因为巫咸和单鹏昔日的恩怨?

单鹏、巫咸本是女修的左右***,奉女修之令本应齐心的铲除使用异形香之人,他们结怨的原因是由于女修?单鹏爱着女修?巫咸亦是深爱女修?

一连串的疑问汹涌的激荡在脑海,单飞盯着单鹏,只怕错过其中的关键。

单鹏目光微凝,盯着咄咄的巫咸,许久才轻叹道巫咸,你想多了。

阿九娇躯微震,失声道:“他是巫咸?”

“你认识他?”单飞奇怪问道。

阿九摇头道,“我不认得。但是……当初我帮你联系玄女时,玄女曾对波罗僧喝道巫咸子弟,焉敢如此?!玄女猜测,波罗僧就是这人的***1

单飞微有扬眉。

于阗王露出敬畏之意,显然感觉波罗僧的后台绝不好惹。

那面的巫咸已道我想的不多,你做的却是不少。

单鹏凝望着巫咸我不知道你要说什么?

巫咸缓缓道自共工以来,这世界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许多远古遗迹或毁灭沉入地底、或是沉沦淹没在海下,你却不辞辛苦的将往日地貌尽数录在《山海经》中传给伯益,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了什么?

单飞讶然。

他已知道《山海经》是记录了远古的世界地理,却不知道是单鹏做了《山海经》的原本,单鹏这般作为的原因倒让人的确难以猜测。

单鹏扭头望向远方,反问道你知道我是为了什么?

巫咸冷望着单鹏的背影你是怕女王苏醒后,发现世事已改难免感慨,因此录下曾经的地貌山水,希望女王有朝一日苏醒后,还有人能和她般,记得曾经的时光。

单鹏沉默。

众人听巫咸所言,一时间很是困惑,不解巫咸在说什么。

丹玛却是不由向阿九望了眼,心中蓦地明白了单鹏的用意。她身为于阗王孙,在世人眼中已是少有的尊贵荣耀,可却少有人知道她的寂寞。

历来王子王孙,能被世人铭记的有多少?历代有着她这般地位的女子,又能做出多少能被后人记忆的事情?

春闺寂寞中,她知道这般荣耀的身份终是如弹指红颜般、有一日会随风而逝。每每念及于此,她亦难免黯然伤神,幻想着有朝一日,能有意中人身披战甲雄鹰般的到了她的身前。

只要一刹,已是此生永恒的灿烂。

浮生如衰草、岁月催人老。

能有一件值得记忆的事情,已是不负此生的春风秋雨;如还能有一个陪你去记忆的人,那已是此生最大的奢盼。

她知道爷爷的用意,却更知道这用意终究不过如镜花水月。眼前那男子虽如雄鹰般落在了她的身旁,但却从未将此地当作停留的港湾。

两人近,情却远。

她一直很羡慕阿九能陪在单飞的身边,等听到巫咸所言,瞬间想到若真有一日,有一人默默的为自己绘染了山水、铭刻了时光,只等自己凝眸时不再喟叹,那一生还会有什么遗憾?

一念及此,她心中酸涩,眼中竟有泪光闪现对着那沉默如山的男子,她实有着难言的眷恋。

阿九感受到丹玛的凝视,却未转头。她那一刻眸中亦是晶莹微华,不知是不是想着一般的景况?

可女王爱的人不是你,她若爱的是你,那大业从何而来?巫师的声音阴冷的传来。

众人虽是不明究竟,不过都听出巫师似有意在激怒单鹏。

单飞心思如电,记得《史记》中有过记载秦之祖先女修,有玄鸟陨卵,女修吞之,生子大业。

这是太史公的记载,是说女修吞了个鸟蛋后就怀孕生下了大业。这实在是玄之又玄的事情,后人对这种记录多认为无稽之谈,甚至因此开始怀疑起太史公做史的真实。

不过在单飞看来司马迁这么记载,一来可能是因为传说的确如此,亦有可能太史公虽是感觉此事虚幻,但太史公的确不知女修生子的***,只能忠于传说进行记载。

女修和谁生下的大业?

单飞不是个八卦的人,但听到巫咸执着这个问题,倒感觉这可能是矛盾的关键。

单鹏仍旧眺望着远处,声音中竟没有任何激荡巫咸,女王之事,非你我能够左右,亦不是你我应该左右。我等眼下需要做的事情不是闲谈……

你错了,我绝非闲谈。

巫咸上前一步,一字字道我在大战之前和你谈及此事,你这般聪明,难道不明我的用意?

你的用意?单鹏喃喃道你有什么用意?

巫咸缓缓握拳,凝声道我要提醒你,你不要因为大业一事、开始对女王有了不忠之意。

单鹏身形微凝,却只是叹息道巫咸,你我共事多年,你难道还是不解我的为人?

巫咸长长吸气道我就是太清楚你的为人,才怕你感情用事,坏了女王的计划。有些人不是爱到极点、求之不得就会转为刻骨的恨意?女王长眠之前,吩咐过我们什么,你可还记得?

我怎会忘记?单鹏的声音中有丝无奈。

巫咸冷笑道你虽是这般说,但我怕你实则已然忘记!当初你我当女王面前发誓,单、巫两家历代以卫护无间香为己任,若遇异形再出,尽诛之!

他声音中满是冷酷无情,众人听了,均感觉背脊发寒。

单鹏“嗯”了声。

可你真的是按照女王的吩咐来做?

巫咸寒声道共工四凶为乱,你负责将其后人尽数斩尽杀绝,但你先劝舜帝放过鲧的儿子大禹,随后在追击兜时,亦没有竭尽全力,才让他一路南逃不知所踪。如今你我就要面对共工镇守的白狼秘地,你若是再心怀异心,不用女王除你,我就会将你临阵格杀!

单鹏沉默无语。

巫咸冷笑道你做的一切,不要以为我不清楚!你做的一切,等到女王苏醒时,我会原原本本的向女王提及。

目光如火的看着单鹏,巫咸凝声再道你若是心虚,不妨眼下将我斩杀。

他话音才落,众人身躯微震。因为在那刹那,远远处的天空蓦地变得异常的黑暗天空漆黑有如墨染,下一刻的功夫,半空突然扭曲出一个数十里方圆的漩涡,那漩涡直通地下,随即有骇人的水浪直冲向天。

众人这才发现,单鹏望向的远方,竟是一望无垠的沧海!

蒲昌海!

单飞立即想到,单鹏一直在看着蒲昌海的动静,那之下,不就是白狼秘地的所在?

“怎么回事?”于阗王骇然叫道,不止是他,众人亦是震惊无措,他们虽感觉眼前的景象如海市蜃楼般,可在那一刻,却如身临其境、只感觉那铺天盖地的阴暗要将所有人毁灭。

若非单飞始终屹立在他们的面前,给他们带来了冷静心安,众人说不定已逃出飞来殿。

龙吸水!

单飞脑海中蓦地闪过这般字眼。

眼前的异象实在如末世来临般震撼,但这种骇人的现象很像后人说及的龙吸水那是一种自然现象,是说天空气压异常,有引力能将地下水吸到天空,有如天上有苍龙张口取水般。

此刻的景象比单飞所知的任何龙吸水都要震撼!

单鹏身躯微动白狼秘地有异动,巫咸,去看看!他说话间,双手掐诀,前方空间立即有奇异的扭动,下一刻的功夫,有流光一闪,单鹏已然消失不见,唯有前方的空间波涛汹涌,如潜龙行进深海般的磅礴向前……

单人虽知道单鹏所用的正是六甲秘祝,他自己也算用过六甲秘祝,可见到单鹏的这般声势,心下亦是狂颤他那一刻才真正见识到“潜”字诀的威力,亦明白能和异形人鏖战的单鹏果然有匪夷所思的神通。

有凤鸣清越。

“是凤凰。”阿九失声叫道。她说话间,众人亦是目露骇异,因为他们只见巫咸摆摆手,就有一只双翼展开竟有十数丈的怪鸟飞掠到巫咸的近前。

巫咸身形飞升中安稳的落在那怪鸟之上。

众人本不知道这世上如何会有这般怪鸟,可听阿九所言,终于明白过来。

那是凤凰!

巫咸控制乘坐的怪鸟竟是凤凰!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