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64节 隐情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64节 隐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班营不是无神论者,可他对神仙之说始终不太感冒。这很正常,他是生意人,知道什么都要靠自己辛苦打拼而来,求神保佑实在是有点不靠谱的事情。

等见到阿九身上蓦地有红光显耀,班营随即向天空望去,他那时候以为是云霞照耀。

单飞却是立即望向阿九手上那个凤血镯。

红光是从凤血镯上传来!

这次红光来的极为突然,刹那间放出的光芒已将阿九周身笼罩。

这凤血镯是阿九和玄女沟通之物,蓦地现出这种现象,难道是玄女要和阿九联络?

“阿九,什么事?”单飞不由问道。

阿九神色茫然,摇头道:“我不知道,玄女那面没有音讯……镯子突然就这样了。”她说话间,身上红光更盛,有道红光竟然如蛇般从阿九手腕上伸出蔓延、向飞来殿内延展开去。

班营早看得目瞪口呆,他活了这么久,自诩什么没有见过?但这种奇异的事情倒真的是头次遭遇。

柱子逮住了机会,急声道:“老爹,阿九姑娘亦有神灵卫护。

当初就是她类似的出手帮了单老大,那时候情况虽和眼下不同,但是大同小异。单老大真有焰肩1他知道班营始终不信他的解释,如今亲眼目睹奇迹,自然不肯错过辩白的机会。

班营讶然无语,暗想这女娃怎么会变成了神仙?这世上真的有神仙存在?

“难道是……”阿九心思转动,突然道:“这凤血镯和飞天灵石有什么感应吗?”

单飞心中微动,对此很是认可——黄帝那些人留下的东西,彼此间都有点相关的地方。

“去看看。”阿九心中有丝喜悦。她倒是说做就做,不用苏悉地主持再行带路,跟着那红光快步走进飞来殿。

众人随即跟随。

于阗王倒是平白有了担忧,他本觉得孙女和阿九不相上下,可见阿九这般奇异,倒觉得孙女虽是不差,可毕竟是世俗的女子,如何能和奇异的阿九分庭抗礼?

单飞这时候哪考虑到于阗王的小算盘,只怕阿九有了意外,他紧随阿九的身旁入了飞来殿。

飞来殿和寻常佛殿不同——寻常的佛殿都是供奉着佛教人物,这里却只供奉着一块石头。

那石头和于阗王形容的略有差别,更像是个尺许高的三棱锥,若说像是个微观的金字塔也很贴切。

石头上虽是一尘不染,或许是因为年代久远,仍旧很有古朴沧桑之感。

阿九一入飞来殿后,手镯上的红色光线就是丝丝缕缕的缠绕在飞来石上。镯子上红丝如蚕丝般不断释放出来,不多时,竟将飞来石紧紧围绕起来——只见红光,不见灵石。

众人看得嗔目结舌,实在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悉地主持亦是惊错,他是赞摩寺的主持,自然有卫护飞来石的责任,眼下这般境况,若是飞来石有所损坏,他如何担待?他向于阗王望去,于阗王缓缓点头示意苏悉地不用理会,于阗王想飞来石本是飞天使者之物,有飞天使者在此,应该不会有什么损伤。

红线越缠越浓时,柱子突然叫道:“你们看1不用他多说,众人已看到忽然有亮光从如茧的红线中散了出来。

“飞来石显灵了。”丹玛急声道:“传说中,每次飞来石显灵,都会有明光耀出。”她说话间,秀容露出难以置信之意,因为她知道飞来石已许久没有灵验,哪想阿九一来就让飞来石显灵,她内心实在有自愧弗如之感。

红线渐隐,丝丝缕缕的尽数融入飞来石中,飞来石不再像寻常的玉石,而是化作一个几近透明之体!

众人正看得目不转睛时,内心倏然震颤,因为在那一刻,他们均是听到有声音似从天籁传来。

——单鹏,此间事了,你有何打算!

那声音来的极为突然,与此同时,一道光线从灵石上射出,投入到前方的半空中。

有两人倏然在空中出现,看起来如同巨灵天神般魁梧。

于阗王骇得退后一步。

班营、柱子等人亦是身躯微震,如临大敌般,他们实在难信世间有这般魁梧的人类,足足有数丈高下。

唯独单飞不退反进一步,神色中带着期盼。

于阗王见状心中稍安,对单飞暗自赞赏——不愧是飞天使者,遇山崩而色不变。他不知道单飞身份多重,见识亦到了世上少有的地步,如此3d投影再现,对单飞来说,已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飞来石中果然存储着远古资料。

阿九的凤血镯竟然能径直激活飞来石!

单飞对此已有预期,可他看到显现的那两人时,还是略有震惊。

那两人中的一个和他很是相像,甲胄在身,看起来着实英姿勃发的气宇轩昂,另外一人脸色暗黑,上面似蒙层淡淡的雾气。那人脸上的雾气时隐时现,当你以为看清那人面貌的时候,雾气再现,下一刻的功夫,又让你感觉方才所见亦是模糊起来,等到迷雾渐浅,那人的面容似亦在改变。

单鹏和巫咸!

旁人或许不知,单飞一眼望见,却是立即认出这二人。

当初他和晨雨在邺城见女修,在女修下葬时景象中,就曾看到这两人的真容,等再睹二人,单飞一时间倒有隔世之感。

“老爹,那就是单老大。”柱子见单飞没有畏惧,也壮起胆子望去,倒是很快认出其中的一人和单飞极为相像。

众人闻言,凝目观察那人再望单飞,难掩心中的讶然。

班营喃喃道:“单兄弟是这人的后代?”他倒是一语中的,可没人听他的分析,均是凝神望着眼前的奇景,一时间不能自己。

单鹏听巫咸发问,目光眺向远方雪山的方向,半晌没有回答。

——你为何不说话?

巫咸没有随单鹏远望,他站在单鹏的身后,看的是单鹏背心的方向。

——女王都是无能做到的事情,我等如何能够轻易的解决?此间事了?如果此间事了,单鹏还会有什么心愿?单鹏终于回道,他的声音中没有激荡昂然,有的反倒是丝丝缕缕的沧桑无奈。

巫咸嘿然笑道——自黄帝击败蚩尤后,神农退居极西的海域,玄女转隐至高的昆仑,和黄帝一起的人死的死,散的散,不过却均尊黄帝所令,不再在这个世上另起波澜。唯独蚩尤那脉始终兴风作浪……

略有停顿,巫咸眼中闪过丝杀机——黄帝以无上神通抑住蚩尤毁灭这世界,但终究无法将白狼秘地彻底铲除,黄帝将留存世间各地的奇迹尽数封存,却无法封存白狼秘地。就因黄帝的一念之仁,这才导致共工、鲧等四凶利用蚩尤的神通制造了惊天的洪水,妄想借此毁灭世上正常的人类,唯独让异形人留存在世。

单鹏闻言,只是轻声一叹。

巫咸冷冷又道——四凶心怀异心,自用异形香后已是异形人类,鲧更是激发了远古熊类的基因,看起来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可他们非但不感激尧帝的收容之恩,反倒趁尧禅让舜帝位、女王自封邺城时,制造了灭世的灾难。若非女王怜惜世间众生、早有所预计,让你我协助舜帝和大业,说不定这世界已是异形人的世界。

于阗王听得心情激荡,班营却是震惊难言,他虽想不信,可事实摆在面前,由不得他不信。

——我等在中原治水,你却怜惜更远的人类,说这世上的人类本出同源、难分彼此,既然我等有能力,就不能坐视那些人垂死不理。

单飞神色讶然,已想到一件事情,果如他所料,巫咸又道——你一边负责追杀流窜世间的四凶,一边顺便拯救了西方的人类,那里的人问你名姓,你只说因承诺而来,但被那些人蒙昧传开,以为你叫什么诺亚,这世上好笑的事情不是太多了吗?

单飞实在哭笑不得。

他当初和黄承彦曾谈及东西方大洪水一事,也提及过诺阿,不想黄承彦所言也不对,去救西方人类的不是舜帝的手下诺,而是单鹏!

良久,单鹏才道——我救他们,并不是为了他们的感谢。他们是否记得我、对我来说,也不是重要的事情。

那声音回荡在飞来殿中,满是真诚。众人听了后神色各异,却多少带了尊敬之意。他们不识单鹏,但听此人这般作为却是全然不留名姓,均觉得此人实在是世上少见的奇男子。

——那在你心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巫咸突然问道。

单鹏半晌才道——大战在即,你谈这些无关痛痒的事情做什么?

——并非无关痛痒。

巫咸望着单鹏的背影时,目光如火——因为你我虽是布置周密,可女王不能实现的事情,你我亦不见得能够成行。你若死了……

他这种言语已有敌意,单鹏却是身躯都不颤动——你准备帮我完成心愿?

——不错,你准备向大业说些什么?巫咸淡然道。

单鹏霍然转身,目光亦是如火道——你说什么?

巫咸直视单鹏的眼眸,缓缓道——我想说,你如此穷极心力的要完成女王的愿望,难道不是想早日让女王从长眠中苏醒、不用再忍受寂寞的长生……

看到单鹏脸上一丝奇异的变化,巫咸一字字道——你一直深爱着女王,这才不辞辛苦奔波努力。我说的、可是有错?

.

ps:兄弟姐妹们,节日快乐!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