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63节 气场和佛光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63节 气场和佛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于阗王说起谎来,倒是眼睛都不眨一下。

都说努力不一定会成功,不努力一定会轻松,于阗王对此倒不认可。他知道不努力除了等死负累外,绝不会轻松起来,因此他才对崔镇将的建议不以为然。

飞天使者不会无缘无故的到了于阗!

于阗王身为一国之主,毕竟不是吃干饭的,他就是明白这点,这才虽见单飞除去波罗僧,还努力的和单飞搭建关系。

飞天使者在两千年前对于阗祖先有所照顾,不意味如今人家照顾你是理所当然的。亲戚几年不见都会生疏,飞天使者隔了两千年再返,还会器重于阗?

于阗王忧心此事,才期待和飞天使者结点干亲。当然了,如果能结成实在亲戚那是最好不过。他本来准备让孙女丹玛在筵席上出场,不想飞天使者着急要来赞摩寺,于阗王一计不成、再生妙招——让丹玛绕路赶赴赞摩寺,装做是偶遇的样子。

正所谓一白遮百丑、一穷毁所有。于阗王自负财气,又见丹玛不再是烟熏火燎的一塌糊涂,婷婷下了马车后娇羞中带着少见的***,实在不差单飞身边的女子,心中多少有点底气。

不过飞天使者的口味似乎有些特别,对丹玛只是点头示意、却无太多的热情。

于阗王见状很有点担忧,轻拍额头道:“本王倒还忘了,对于飞天灵石一事,丹玛所知远较本王要多,由她来向飞天使者解释,那是最好不过。不知……不知……飞天使者能否准许?”

单飞哑然失笑道:“陛下太过客气了,如此有劳丹玛姑娘了。”

丹玛秀脸微红,轻咬下红唇,悄然看了阿九一眼。见阿九正在盯着她,丹玛微惊,慌忙移开了目光。

苏悉地主持这才道:“陛下,可以移尊前往飞来殿了吗?”

于阗王轻咳道:“有劳法师。”

众人在苏悉地主持的带领下,沿着条宽敞的道路向寺庙后方行去。

“丹玛,怎不向飞天使者稍加说说这赞摩寺?”于阗王见孙女和单飞很是隔阂,恨不得将二人绑在一起,没话找话道。

丹玛俏脸又红,略有羞涩道:“飞天使者恐怕有所不知,这赞摩寺的前身叫做飞来寺。”

单飞心中微动,喃喃道:“飞来寺?难道说这寺庙是从天而降的?”

班营专营生意,对佛法、神话什么的都少关心,闻言暗自摇头,心道这怎么可能?

单飞提及这点,倒是因为中原有关于飞来峰的神话。这世上的山峰不见得都是地壳变迁形成,还有可能是陨石坠落引发地势的起伏。

丹玛微喜道:“飞天使者倒是聪明,一听就知道这寺庙的来由。很多人听了这传说,表面唯唯诺诺,心中着实不信呢。”

“你这孩子……”于阗王忍不住笑骂道:“飞天使者无所不能,知道的自然亦是极多。凡夫俗子眼中不可思议的事情,对飞天使者而言,实则稀松平常。就说焰肩……”

“我们还是说说飞来寺吧。”单飞忙岔回正题道。

丹玛嫣然一笑,多少去了点儿尴尬的隔阂,“其实飞天使者说的有点不正确,不是寺庙从天而降,而是说飞来石是从天而降的。据于阗祖上传说,此地有一日天空突然霞光大盛,然后就有惊天巨响传来、接着地动山遥于阗祖上不知何因,翌日斗胆前来此地,发现此间有个极深的大坑。”

倒很类似陨石坠落产生的现象。

单飞对此多少了解,接茬道:“后来呢?”

丹玛初见单飞时,实在惊为神人,不过和单飞交谈几句后,发现他绝无盛气凌人的样子,倒是心境放松起来,“后来于阗祖上有胆壮的系上藤绳进入深坑去看,上来的时候,带来了飞天灵石。据传说,飞天灵石当时光彩流动,和神仙法器般,而于阗祖上也因此得到飞天使者的启示,在此间建立飞来寺供奉这灵石,他们说唯有如此,飞天使者才会继续保佑此地百姓平平安安。”

略有停顿,丹玛随即道:“后来西域多有动荡,但哪怕飞来寺有所损伤,每隔百来年,就会有君主重从灵石上得到启示,再次修建这寺庙。如此延续了两千年,当初的飞来寺也就变成了如今的赞摩寺,而飞来殿的所在其实就是以前飞来寺的旧址。”

班营不以为然,单飞心中却想——飞来石和黄帝等人流传的器物很是类似,如果飞来石和单鹏有关,说不定也是高科技文明的结晶,时不时的会有点文明显示出来,这才让后人误以为是神仙显灵?

单飞如今对神仙着实有了另一番看法。

各国的神仙都是靠不住的。

若是神仙靠得住,为何到了他的那个年代,只见传说、却不再见有什么神仙出现?这些神仙像约定好了一样,无论长生多少年,反正我到现代就是不出来。

如今的单飞已然明了,是黄帝那批人带来了极为高深的科技文明散落到世间各地,时不时的被古代人发现,这才误认为是神迹流传下来。

一念及此,单飞微有喟叹。

二人谈话间,苏悉地主持向前指道:“前方那大殿,就是飞来殿了。”

众人举目望去,就见飞来殿比起赞摩寺的其余各殿,非但难说宏伟,反倒很有些寒酸。柱子等人见状微有失望,暗想这是单老大的地盘,怎么会这么简陋?以后要想办法建的豪奢些。

苏悉地主持似看出柱子等人心中所想,解释道:“有祖训传下,飞来殿但求存地,不应奢华,因此建造时才多少有些简陋。”

说话间,苏悉地主持带着众人到了殿前长廊,长廊左右均有精美的壁画,单飞见状微放慢了脚步。他知道如今见到的壁画都是古时的真迹,在他那个年代,以他那种身份都是不能轻易看到,如今得见,如何能不稍加留意?

丹玛见单飞对壁画很是留心,倒是会错意,对着单飞望去的一幅壁画道:“这些壁画说的是于阗建国的往事。这里说的是……身毒的阿育王之子被奸人所害挖去了双眼,阿育王勃然大怒,罚卫护王子的手下尽数迁徙到雪山之北,这些人本要在此间称王,但有东土帝子击败了这些人,在此间建立了于阗国。而飞来寺亦是在东土帝子的弘扬下才成为于阗国寺,历代流传下来,后来规模渐宏,这才转称为赞摩寺。”

单飞微微点头。

据他所知,唐玄奘对西域的记载中,提及的于阗建国一事和丹玛所言大同小异。远古人的足迹涉猎远比今人想象的要遥远,而中原众生和世界各地的交汇时间点,也比很多人想的要靠前。

大多人只知道明朝的郑和七下西洋,几到非洲,却难信中原人物甚至在数千年前足迹已至美洲,而东土帝子的名字,显然极具东方的色彩。

单飞不知道东土帝子是哪个,但顾名思义,知道此人应是中原帝王之后。壁画上的东土帝子看起来面目肃穆,不过应是写意画法。

中亚的神像绘制和东方类似,多是注重人种特征,少见细节勾勒。原因很多,最重要的一个是——画像的人也根本没机会见到本尊了。

柱子突然道:“单老大,这个东土帝子和你很像呢。”

“不要胡说。”班营忍无可忍道。咱家的单兄弟是不错,可不能什么事情都往他身上扯啊,“他和单兄弟哪里像?”

柱子伸手指向东土帝子的肩头道:“你看这人肩头也像冒火的样子,那不是古怪的衣饰,而是和单老大显现神通时相似的火焰,火焰的颜色虽有点区别,不过差别不大。这个东土帝子,应该也是有神通的人1

阿九一直沉默无言,只是时不时的看着丹玛若有所思,闻言突然道:“柱子说的很对,在贵霜国,只要是带神通的人物,都会带着这种神光的。”

单飞心中微震,蓦地想到一件极为奇特的关联——阿九看似说的随意,实则道出古代神像中极为奇特的共性。

无论七大洲哪里出来的神像,许多神像塑造时都是不约而同的在身躯、头顶等部位塑出奇特的光芒。

不但神像,佛像中这种现象亦是明显,释迦的佛像甚至有葫芦形的双层光环!

世人对其有多种解释,但到了单飞那个年代,越来越让人信服的解释是——这些人未见得是神,但他们的身躯已有着极为奇异的气常

据科学验证,人体的确有气场存在。

人体怎么可能没有气场?人体的气血本是生存的根基所在!

但就和经络穴道般,很多人都本着“看不到就不存在”的原则对其进行否认,直到有科学仪器可观测到这种气场,这才让很多人相信这个理论。

大部分人的气场都是微弱……可有修为的、精通内息、甚至能控制体内气场的人就会让这气场变得强大……强大的甚至可显示在体外。

那些神光说的就是人体的气场,而真正能显示这些气场的人都是极为精通内息之人!比如说释迦、还有东土帝子、还有飞天使者的焰肩……

单飞刹那间联想这多,不等多说时,神色微变,他看向的是阿九。

众人亦在望向阿九,难掩神色的讶异震撼。

阿九的身上突有红光笼罩!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