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61节 事出有因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61节 事出有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于阗王见崔镇将诧异的模样,略有尴尬道:“本王也知道这时候提及亲事未免急了些,可飞天使者不会无缘无故前来于阗,本王又不知道他何时离去,万一他走了,妖孽却还在,那可如何是好?”

略有停顿,于阗王又道:“本王已让人加紧准备重金酬劳,不过本王不知这飞天使者是否喜欢,他若没得什么好处……我们又得罪了班氏,只怕他难再对于阗佑护。”

“陛下,臣倒有些儿不同的看法。”崔镇将犹豫道。

于阗王忙道:“崔镇将但说无妨,这场风波后,本王终知哪个忠心耿耿。你平日话虽不中听,但总是好的。”

崔镇将脸有苦意,诚心道:“臣看飞天使者绝非贪图钱财之辈,而在飞天使者遇困时,他身边那女子为其不惜舍却性命。”

“你是说……”于阗王不知阿九,可对其倒有印象,“适才在城道时、最先握住飞天使者手掌的那女子?嗯,当时丹玛就站在飞天使者的身侧,那少女一来就若有意、若无意的站在了飞天使者和丹玛之间、想必是有意为之了……不知她是什么来头?若是善妒的女子,只怕本王的计划会有点阻碍。不过男人嘛,三妻四妾再是寻常不过……”

“陛下1

崔镇将不想打断,

可听于阗王越扯越远,几乎要扯到昆仑山去,不由道:“臣是想说——那女子是个聪颖的女子,却非痴迷蠢笨之辈。”

“嗯?”于阗王一时间倒不知道崔景要说什么。

崔镇将沉声道:“能让她不惜舍命帮手的男子,在她心目中,必定有着非同一般的份量。”

“那是自然。”于阗王道:“这飞天使者神通广大,虽是故作邋遢遮掩行迹,可遇到慧眼的女子,没有道理不喜欢。”

崔镇将叹息道:“可是在臣看来,那女子和飞天使者仍有隔阂。”

于阗王闻言倒是微有喜意,崔镇将随即一盆冷水浇过来,“适才陛下想必也已看到,那叫阿九的少女着实也有点神通。若非她相助,飞天使者说不定已被妖僧所害,陛下也不见得能再安稳的在此。臣希望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那阿九对于阗很有帮助,对飞天使者又是情深如海,我等得其相助,本应祝福她的未来,如何又要做点伤害她的事情?”

“这怎么是伤害?”于阗王倒感觉崔景所言难以理解,“女人嘛……”

崔镇将再次截断道:“阿九那样的女子,和飞天使者都有隔阂,臣妄自揣度,恐怕其中还有内情。既然如此,陛下蓦地要将丹玛许配,只怕被飞天使者拒绝的可能极大,那样的话,我们既和阿九结怨,又让丹玛蒙羞,更让彼此尴尬,岂不是一举三失的事情?”

“那你说怎么办?”于阗王不悦道。

崔镇将诚恳道:“飞天使者被那妖僧所诬时,陛下始终……袖手旁观,可飞天使者仍旧义救陛下的一帮亲人。如此看来,这本是有情有义的人物,陛下只要以诚心相待,谅能得到想要的结果。臣还有飞天使者交代之事未做……”

于阗王挥挥手,让崔景抓紧去办。回头向宫殿的方向望了眼,于阗王轻叹道:“诚心相待?这东西好使吗?”

单飞坐在宫殿内,柱子等人不停询问有关焰肩一事,单飞实在不比他们知道的更多,他始终看着殿外的方向,突然道:“班老丈来了。”

柱子等人先怔后喜,随即向殿外望去,就听班营的声音怒然传来,“把我从狱中提出来打扮一番做什么?恭贺你们于阗国要灭国吗?你们不用再搞什么花样……你们于阗王难道和乌龟一样,要躲一辈子吗?”

班营一边走一边骂,除了因为被囚的怒火外,实则还盼一切均是奸人暗中所为,只想引出于阗王来。

蓦地见到殿中窜出了四人,班营脸色顿变道:“你们为何这般不知分寸……来此作甚?”当初他失陷宫中,舍命将柱子等人送出去,只盼他们能找到救兵,最不济也能活得性命。但没过多久就见柱子等人重回宫中,班营只以为这些人被骗入宫,如何能不焦虑?

柱子等人早抱住班营,见其衣裳华贵中难掩憔悴之色,喜中带酸道:“老爹,我们来救你来了。”

“你们有个屁本事可以救我?”班营骂道,他将柱子等人一手带大,对这些人的斤两心知肚明。

柱子等人尴尬点头,“不止我们来了,还有单老大。”他们说话间闪了开来,班营这才见到单飞,倒是又惊又喜。

急步走进殿中,班营一把抓住单飞的手,谨慎道:“单兄弟,你如何来到这里?你见过于阗王?这里很是古怪,你小心为上。”

他见到单飞倒是极为激动,知道单飞比起柱子等人可有用太多。饶是如此,他还是担心单飞失陷,低声道:“一会儿若有意外,

你不用太顾及我等,先行离去等机会最好不过。”

柱子等人听到,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班营不由怒道:“你们笑什么?”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以为单飞前来于阗撞上柱子这才闯入宫中救他。

柱子只怕班营更恼,快嘴的将一切叙说了遍。

班营听得目瞪口呆,许久的光景才轻拍额头道:“这么说……是有个妖僧蛊惑宫中,让于阗王抓了老夫。堋?p> 他上下打量着单飞,满是不信之意。

班营深知柱子不会在这种时候骗他,可听柱子叙说单飞激斗波罗僧的场面,他没有亲眼目睹,如何能相信是真有其事?

单兄弟绝不是神仙,柱子这些孩子不是神经了吧?

班营暗自忧心,可终于有分明白,先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确定自己不是做梦。班营咳嗽道:“单兄弟用很高深的武功击败了波罗僧……然后让于阗王认为是飞天使者降临,这才对你等毕恭毕敬,于阗王怕单兄弟生气,这才将老夫从狱中提出后打扮一番才让我等相见。”他对旁事困惑,对这种人情世故倒是猜得透彻。

单飞缓缓点头,倒和班营一般想法。他亦明白当初要见班营时,为何于阗王会有犹豫之意。

“就是这样。”柱子肯定道。

“那于阗王脑袋里是不是装的都是浆糊?”班营突然高声道。

柱子等人一怔,就听殿外有人呵呵笑道:“班老丈,你为何要在旁人面前揭露本王的秘密?”

声落人至,于阗王笑容满面的在数个大臣的陪伴下走入殿中。

众人闻言有些意外,倒不想于阗王会这般自嘲。

于阗王径直到了班营身前,满是歉然的握紧班营的手掌,惭愧道:“本王被妖僧所制,不得不委曲求全。让班老丈近来受苦,本王实在过意不去。班老丈若有所需,但说无妨,本王定当全力做到。”

班营正是一肚子闷气,可听于阗王这般说,他毕竟不会和斗气的年轻人般,强笑道:“陛下太客气,只要陛下不将老夫再抓进牢中,老夫已是感天谢地了。”

于阗王哈哈大笑掩饰着尴尬,“班老丈何出此言?你和飞天使者既然是朋友,本王就算天作的胆子,又如何敢将你抓入牢中?”

班营亦笑道:“若单兄弟不是飞天使者呢?陛下还是要抓老夫的?”

于阗王脸色微变,“班老丈说笑了。”

“老夫并非说笑。”班营执着道:“老夫真的怕单兄弟不是飞天使者,那时候陛下会有另外一番脸色。”

他为人很是圆滑,本不会这般坚持。但他又实在担心,心想细水长流好买卖,坑蒙欺骗的交易岂是长久之道?班氏若要在西域混下去,待人还要坦诚对之。于阗王如今坚持单飞是飞天使者,这才一切好说,但若真有差错,这个冤家再解开就绝非易事。

班营做事老道,因此才坚持已见,暗想我和你把一切说个明白,你若再是误会,那可怪不得我们。

不想于阗王凝声道:“班老丈何必再有隐瞒?单……天使定然是飞天使者转世,此事绝不容置疑。”

单飞未语,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班营沉声道:“还请陛下释疑。”

于阗王略有诧异,先招呼众人落座,随即轻拍手掌。有内侍捧着一卷羊皮卷递上,于阗王示意那侍者将羊皮卷送给班营和单飞。

班营一肚子的疑问,当下展开羊皮卷,却是神色讶然。他以为羊皮卷上会有什么惊天的秘密,不想其中只画着一个翼状焰肩的神像。

“这人和单老大很像。”柱子凑过头来道。

于阗王微微一笑,“这是飞天使者的本像,唯独于阗留有拓本。班老丈,你看你的手下都看出这本像和单天使很像。”

班营哭笑不得之际,于阗王正色道:“看班老丈的样子,似乎觉得本王从容貌就认定了飞天使者未免过于儿戏。”

难道不是吗?

班营皱眉不语。

于阗王轻舒一口气,肃然道:“人有相像,但神通如何会类似?当初飞天使者以神光焰肩示相、呼风唤雨做法、动用穿山诀拯救于阗危难。此事除于阗历代君王外,本少有外人所知。”

盯着单飞,于阗王满是恭敬道:“如今单天使再现飞天使者的三样神通,如何不会是飞天使者转世?”

班营讶异道:“呼风唤雨?”

单飞却同时问道:“神光和穿山诀?”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