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59节 呼风唤雨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59节 呼风唤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地倏暗。

定在半空的许愿神灯远远的飞出去后不知所踪,失去了许愿神灯的助力,本是如骄阳般明亮的秦皇镜蓦地黯淡。

单飞一掌正中波罗僧的胸口,他听得到波罗僧胸口碎裂的声音,然后他就看到波罗僧***中远远的飞了出去。

天昏地乱。

尘土弥漫。

无论城头的女子、远方的百姓还是王车左近的兵士,等发现这一幕的时候都是惊得哑口无言。

单飞胜!

波罗僧败?

他们不但骇异这无法预料的结果,更是惊愕这世上怎会有人能以血肉之躯抵抗住几乎轰坍城墙的巨力、更是一掠十数丈的距离到了波罗僧的身前,而且一掌就击垮了神通广大的波罗僧?

单飞亦没料到。

一掠十数丈的他有点意外。

在光潮临体前、念出“兜天界”三字后,他蓦地发现自己面临个极为熟悉的场景——光潮不见、欢呼不见、压力亦不见。

他只看到波罗僧冷峻的站在十数丈外盯着他,眼中闪着无尽光寒——那其中没有畏惧,有的只是深切的恨意。

波罗僧为何这般恨他?他和波罗僧不过是初次见面,但波罗僧看着他的时候,却像是已恨了几千年?

思绪不过一念,单飞很快回到现实中——当初在云梦击败黄堂时不是有类似的场面?

那时候是有个冰寒的声音助他制造了相似的局面,但此刻的情形却是出现在他念咒之后单飞转念间,脑海中灵光闪动,几乎不假思索的掐咒念诀道——潜!

他向波罗僧冲去。

决斗正酣,他不认为这是结束,反觉得这只是一个开始,这个波罗僧有远超碧眼那四人的神通,单飞虽是死里逃生,却感觉苦战不过将将开始。

如今他是异空潜行,他看得到波罗僧,波罗僧却是看不到他!

单飞有过这般经验,当求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冲到波罗僧近前、击败波罗僧。他轻功高超,却也没想过一掠十数丈

但他蓦地发现,“潜”字诀过后,他的身体刹那轻如鸿毛,在足下用力的时候,他已如弩箭破空般激飞了出去。

飞行及处远超过他的期待,他和波罗僧的距离急剧的缩短。

好像是失重情况?

单飞微喜之际,已发现波罗僧就在眼前。出掌前他预想到太多的可能,亦想到波罗僧凌厉的反击。

他一直还是小瞧了波罗僧。

这世上能这般熟练运用秦皇镜和许愿神灯的人,绝对是屈指可数。

单飞这次再也不敢怠慢。

他那一掌运足了十二成的力道,等见到波罗僧中掌飞出后,单飞反倒怔祝他有确实击中波罗僧的感觉,亦听到波罗僧胸骨碎裂的声音,但他仍不能相信这是真的。

波罗僧为何会突然变得这般不堪一击?

单飞不解,却不会放过这般机会。足尖再点,单飞和波罗僧几乎同时落地,手上早扣了数枚铜钱,单飞却未再挥出去。

波罗僧重重的摔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呕血。

单飞不但精武、而且通医,看到波罗僧这般鲜血狂喷,知道此人气力正在随血消逝、垂死不远。

天地终寂。

烟尘缓落间,所有人都是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百姓多是心塞的模样,难以相信邪竟胜正,于阗王、崔景二人却是激动难言

阿九、柱子等人压力尽去,眼看单飞在绝不可能的情形下击败波罗僧,一时间竟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波罗僧呕血时神色异常的苍白,可他的一双眼还在死死的盯着单飞,低语道:“好。很好。我等着你。”

单飞不是容易畏惧的人,可望到波罗僧死灰般的眼、听着他幽灵般的腔调,还是感觉有寒意从脚后跟升起,瞬间布满了全身。

波罗僧是什么意思?他要说什么?他在等着单飞?是诅咒还是另有用意?

“早点来,莫要让我等太久。”波罗僧嘴角蓦地露出丝诡异的笑容,话未落时右手突然探出。

他右手握着一块巴掌大小的黑色石板,说话间拇指轻轻点在石板上

单飞凛然间微弓身躯,不知道波罗僧垂死时要用什么反击的手段,可无论什么手段,只怕都是不好应对。

身后风声起。

单飞霍然侧身,就见倒地的秦皇镜倏然立起,中有一点红光射出到天空形成个丈许的圆圈。

这是什么鬼?

单飞正疑惑时,就见骄阳如火的日光从那圆圈中射下,加倍明亮的集成一束向城头照去。

城头瞬间火起!

单飞目光一凝,随即听到城头上惊呼声阵阵适才在城头上撒花焚香迎接神像的那些女子蓦地深陷火海中,难免惊叫声一片。

“你1

单飞少有的怒不可遏,暗想都说僧人度人度己,你这家伙蛊惑众生、不得好死也就算了,为何在临死前还拉那多人陪葬?

旁人不解,单飞却在刹那明了,这个波罗僧手上的黑色石板竟像是秦皇镜的遥控器,波罗僧按动那石板,让秦皇镜放出一个类似放大镜的圆圈、集束光线引燃了城头。

一切都在波罗僧的控制下,城头想必早布下了引火之物,而于阗王对波罗僧言听计从,多半是因为家眷尽数集在城头之故。

单飞再不容情,手上四枚铜钱飞出,射入波罗僧的手脚,切断他的筋络,以防他再有花招。

身一探,将那黑色石板取在了手上时,单飞心中微凛——波罗僧瞳孔扩大无光,显然已是死去。

这僧人就这么死了?单飞微有恍惚。

“是他杀了圣僧,我们杀了他为圣僧报仇1突然有人叫道。说话那人是个独眼的魁梧汉子,说话间激愤难言,第一个向单飞冲来。

原来城外的那帮百姓本要听从波罗僧的吩咐对付阿九等人,急冲冲的赶来后却发现波罗僧已死在单飞的手上。

这些百姓见状均是悲痛欲绝,一听那汉子蛊惑,顿时急怒攻心的向单飞冲来。

单飞若真的有三头六臂、獠牙利齿的话,这些人说不定还会有些犹豫,可在他们眼中,单飞偏偏不像能反击之人,遂蜂拥而至。

世上滑稽之事莫过如此——世人都说要铲除***,偏偏下手铲除的对象多是软弱之人。

单飞知道脑袋是个好东西,可惜很多人都没带。这数千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这般蒙昧无知,被人轻易的几句话就鼓动得迷失自己。

他手掌一拍,正中为首那汉子的胸口。那汉子怪叫声中,***倒飞了出去。

众百姓立止!

他们不识人、可却识货的,眼见单飞一掌就将那百多斤的汉子击出到数丈外,才想到妖力绝非人力可敌。

单飞不想耽搁时间,早从众人头顶掠过,直扑向城墙,还不忘记对柱子等人交代道:“看好秦皇镜”

“什么?”柱子反问道。

“看好照妖镜1单飞纠正时,就听王车那面传来叫喊之声,“求飞天使者挽救于阗1于阗王那面黑压压的跪倒一片,单飞不知道这些人在求哪个,暗想你们有下跪求神的功夫,不知道要伸手救人吗?

城墙极高。

火光缭绕。

单飞冲到城墙之下纵身而起,倏然到了数丈之高。他在异度空间可轻易掠远十数丈,因为那空间和正常空间有异,引力相差太多。等回到正常的空间,这般纵越的高度已至他的极限。

离城头尚远!

饶是如此,于阗上下连同柱子、崔景等人望见都是惊得目瞪口呆。

适才单飞横掠十数丈,众人看到的倒是极少。如今众目睽睽下,所有人望见单飞这般本事,不由叹服的惊赞、骇异的凛然。

身形将将要落,单飞早有预期,他右手急探,竟硬生生的抓入城墙,下一刻的功夫再次借力而起。

如此三番,他已然到了城楼之上。

城下人声鼎沸,有不少人更是激动叫道:“飞天使者,飞天使者1

城头火光熊熊中浓烟滚滚,火圈之内,有惊叫声难数。单飞略一转目,已看到城楼道的地上有黑色的液体绕成了一圈,将很多女子困在其中。

兵士一个都无。

烈火已燃丈高,炙热灼灼。

单飞眼看火中的众人就算不被烧死,也要被呛死的模样,一掌劈了过去,竟将前方的火焰硬生生的压低。

他趁势窜入火圈,更不废话,双手连抓,不到片刻的功夫已将火中众人抛出了圈外。这大火对那些女子而言已是天堑,根本无法逾越,对他这般精熟武功之人却非什么难关。

眼看大火已布满城头,圈中还剩最后一个女子,单飞看也不看的一把抓住那女子纵出了圈外,见滚下城楼的女子有的衣裳起火,却是不知去拍打,不由喝道:“还不灭火?”

他话音才落,就听半空一个霹雳,随即有大雨淋下。

那雨来的急,去的也急,不过片刻的功夫就停,却已将众女子身上的火焰尽数浇灭。

单飞微有诧异,暗想真的不知哪块云彩会有雨的,晴天下雨的情况并不少见,这时候下雨真的巧得不能再巧。

晴空云过,城楼下有脚步声繁沓,于阗王浇得落汤鸡一样的赶来,身后跟随着一帮同样狼狈的于阗兵将。

手一摆,于阗王止住子民的喧哗,激动的看着城道上站着的单飞,突然五体投地道:“飞天使者莅临于阗,护佑于阗苍生。小王有眼无珠,还请飞天使者恕罪1

于阗王跪倒,他身后的众人亦是伏地叩首,颤栗不能言语。

刹那间,于阗城楼上下鸦雀无声,肃然一片。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