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58节 焰肩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58节 焰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变化不过瞬间。

从单飞破敌取镜反被秦皇镜所制,再到阿九蓦地苏醒般、突有另外女子传言,均是在倾刻发生、玄之又玄。

崔景、柱子等人正惊骇单飞受制,见阿九口不动、唇不张的居然有另外的声音传出,更是诧异莫名。但蓦然见到秦皇镜亮如骄阳,其中有光柱如怒海狂涛般向单飞涌去,众人又是大惊失色。

阿九焦灼若狂,正感觉度日如年之际,就听有女子叱道:“止1

声音落,有红光一道倏然从凤血镯之中闪出,半空竟化成一道门户,正切在光柱之中。

光柱倏凝。

排山倒海的能量光柱居然有大半被截在门户一侧,虽有白色能量光柱还能绕过门户形成的屏障,但声势已不如方才般惊人耳目。

众百姓见状,惊骇中又是莫名所以,不知道哪里又冒出的妖怪?在他们心目中,和波罗僧作对的自然就是站在妖魔一旁。

阿九知晓玄女终于出手,惊喜道:“玄女,这妖僧……”

“小心1九天玄女突道。

阿九一怔之际,就觉得手腕的镯子上突有大力传来,震得她手腕欲断,不由身形急退。

崔景站在阿九身侧,不由双掌推出击在她的肩后,却亦是阻挡不住阿九的倒行。柱子等人见状,依葫芦画瓢般的又顶到崔景之后。

五人齐力,仍挡不住阿九的***,直到石头以后背顶住一棵大树时,众人这才止住脚步。可是众人如被黏住般,亦是再移不开脚步。

这几人此生从未遇到这种异样,实在不明白阿九这个弱女子的身上如何会传来这般磅礴的力道,但他们见阿九手镯中有红光隔断击向单飞的光柱,明白自己此举应是帮单飞,倒是各个奋起神勇抗祝

“玄女,怎么回事?”阿九急声问道。

玄女未语。

波罗僧头都不转,突然喝道:“本僧以神通杀妖为民除害,奈何有……鬼怪阻挡。你等还不杀了那几人1

他说话间一指阿九等人,纵身跃到秦皇镜之前,一掌拍在秦皇镜的镜面上。

众百姓心急如焚,不知为何好事多磨,有圣僧卫护于阗城,偏偏有这多妖魔鬼怪阻拦。眼见波罗僧指向阿九等人,胆小的百姓还不敢稍动,有胆壮的已是蠢蠢欲动,就要向阿九等人冲去。

波罗僧一掌击在秦皇镜上,光柱再涨,红色门户震颤欲裂。

阿九知道凤血镯也在承担着那秦皇镜传来的力道。她手腕欲折,都已疼出眼泪,还是叫道:“玄女,你去救单飞,不要管我1

“我力量太弱,制他不祝”九天玄女急声道。

阿九微怔,她蓦地发现玄女的语气似乎和她以前听到的有些不同。九天玄女的话语素来都是雍容平静、少被外事波折扰动。但这次玄女的声音中却带着焦急,亦带着深深的关切。

九天玄女说话间,红色门户已被秦皇镜传出的汹涌光柱冲击得光芒微弱,看起来随时都要崩溃。

“玄女?我还能做些什么?”阿九急声问道。

不闻玄女的言语,阿九眼见秦皇镜射出的白光随时要冲散那红色门户,而城墙上的单飞仍旧不能动弹分毫,阿九咬牙道:“若是我死……真的要***死的话,玄女,你不用顾及。”

她说出这话实在是自然而然。

崔景、柱子等人却是耸然动容,不知究竟是什么力量支撑这女子做出这般决绝如铁的举动。

形势的紧迫,阿九更看到远方被蛊惑的百姓已开始加速向他们的方向冲来,“玄女,求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玄女仍无回应。

阿九心急如焚,实在不明白玄女那面的传音为何总是断断续续……

“你们看,那是什么?单老大怎么了?”柱子突然叫道。

众人扭头向单飞望去,同时听到城头城下惊呼声阵阵。

“单飞着火了?”阿九嘶声叫道:“玄女,你……”她忽然发现单飞在白光的笼罩下周身有红霞笼罩,而他的双肩上更是红气滚滚,如同有烈火在肩头燃烧。

“不是着火,是焰肩1崔景失声叫道。他呼喝声中,于阗王那面,亦是有接连不断的人在喊道:“焰肩,焰肩1

那不止是于阗王在呼喊,他周围的兵士亦是嘶声呐喊,声音中全是不可思议之意。

“什么燕剪?”柱子听崔景的口气又惊又喜,似乎倒不是坏事,不由追问道。他根本不知道焰肩是什么,却以为像燕尾的东西。

崔景满是难以置信之意,快速道:“飞天使者是于阗的保护神,曾化身玉龙河佑护于阗上下数千载。很多人都以为这不过是传说,但于阗的历代知情人却认为飞天使者是真有其人,而且每次伏魔时真身都会显出焰肩的神迹。”

稍有停顿,崔景解释道:“焰肩是说飞天使者双肩如同冒出火焰般,你没有看到请的神像就是这般模样?”

柱子等人对神灵无感,一直只想着去营救班营,并没留意神像古怪的模样,不由道:“然后呢?”

崔景倒有些无语,“那年轻人双肩如同冒火般、那就是传说中的焰肩1

柱子终于听明白一些,“你是说……单老大是飞天使者?老大成神仙了?”他对单飞绝没有不恭敬,但心中实在不以为然。

他听崔景所言,飞天使者是活了数千年的神仙,单飞如何会变成神仙?

单飞亦不知道这个古老的传说,也不明那些人喊的焰肩是什么意思,他只知道自己的身体正发生着奇异的变化。

光柱迫来,真似如来的五指山般将他压得动态不了分毫。他那一刻知道不妙,急转内息希望能为自己争取一丝转机。

信神仙来救、不如信自己努力更靠谱一些。

可人力有穷,黄帝、炎帝等人传下的秦皇镜除了当x光机用,实则还有和自鸣琴、破天鼓般奇异的神通。

那光柱延展,如同压缩机的探杆般将他牢牢的挤在城墙上,让他连手指头都动弹不得。眼见波罗僧竟又用出许愿神灯,单飞知道大事不妙,暗想今日莫非要将老命送在这里?

许愿神灯如何会落在波罗僧的手上?

单飞不解,但他知道自己再也挡不住那排山倒海的光潮。

要死要死……

单飞临死之前没有恐惧,有的却是丝丝缕缕的遗憾,眼看光潮涌来时,他如看到天上的银河倒卷。

银河的那端,晨雨正在望着他……等着他笑着走到近前。

——晨雨,我……

他那时候眼帘微润,竭力的挤出一丝微笑,希望晨雨不要怪他,他真的一直很努力的前行,可前方的道路实在太难太难。

他也有疲倦。

止!

一字突然传到他的耳边,激得他心中都颤。

单飞霍然睁眼,就看到一道红色门户从远方延展开来,正切在涌来的光潮前。

他不是心颤事有转机,而是震颤那“止”字响在耳边竟是异常的熟稔。很久以前,他不是听过这个声音……那时候山魈涌来、众人举止无措时,就有个坚毅的少女剑指长空,叱出这个“止”字,让山魈不敢妄动。

晨雨!

是你?!

你在哪里?

是晨雨在帮他?晨雨一直在和他并肩面对!晨雨从不希望他单飞放弃!

心潮澎湃间,单飞感觉前方压力稍弱一丝。光柱虽还将他死死的压在城墙上,但他已能艰难的动动手指头。

这对常人来说还是无济于事,但对单飞来说,却是最后的机会!

单飞如何会放弃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泪水盈眶、单飞艰难屈指间,搏命闷喝道——临!

临字一出之际,他的一颗心抽搐如豆,全衫尽数回缩,前方的光柱就要汹涌的迫过来……单飞却已料到这种情况,趁搏命得到的一线松弛时机再次变指念咒道——虚!

光柱及身的同时,单飞感觉自己周身气息悉数排到了体外。

这一次和以往又有不同。

有气息如火,蒸腾到体外让全身看起来很是奇异。

双肩更如焰燃。

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为何会发生这般奇异的转变,但已听到天地间有无数欢呼声传来——焰肩、焰肩!

什么焰肩?

单飞心中不解,但在刹那间再做三个手诀——兜、天、界!

“嗡”的声响。

秦皇镜那面***的光潮终究击溃了那道红色的门户,肆无忌惮的咆哮涌来,叠加了前方的光柱,瞬间就要击在单飞身上。

众人凛然。

“轰”的鸣响,光潮怒吼中击在城墙上,城墙上土石散射、摇摇欲塌……

没人去看城墙,所有人都在屏息看着光柱中的单飞。

单飞突然不见!

众人讶然,于阗王、崔景二人却是嘴唇颤动,惊喜中带着期盼念道——穿山诀!所有人都在看着城墙的方向,唯独这二人期待的望向波罗僧的身前。

下一刻功夫,单飞闪现!

消失和闪现一般的突然。

刹那间,潜龙行天般的单飞竟是从城墙那端不可思议的横掠十数丈,不但冲过了那无可颇光潮,甚至穿过了如骄阳般的秦皇镜、遽然出现在波罗僧的眼前!

不过是刹那的神迹,却已是永恒的流传!

单飞破茧出掌。

一掌正中波罗僧的胸口之上!

ps:年后一直身体不舒服,基本都是在上午进行调理治疗,中午饭前修改下稿子上传,下午写一节后和资料,理顺情节。然后辅导孩子功课。理解朋友们看书的心情。所以才努力调整自己的身体,为了以后多写点。还请多多担待,老墨祝大家身体好,事事顺!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