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53节 英雄不寂寞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53节 英雄不寂寞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于阗城外鸦雀无声。

众百姓本是欢天喜地的迎请神像,但先见神像双目流血、后见守城镇将和波罗僧争辩,隐约都感觉今日行像绝不会风平浪静,甚至可能有血光之灾。

崔镇将见波罗僧目光咄咄的望来,坚持道:“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波罗僧,你突现于阗城,和我于阗国的国主平起平坐,我不识你,因此你方才问我看你是否像作乱之人,我不能答你,但如今我却已然知晓……”

波罗僧目光更冷,“你知晓什么?”

崔镇将稍退一步,挡在于阗王之前道:“你先用妖言蛊惑国主,再用我家人威胁我服从,明显以僧人之名行奸邪之事。作乱的不是班营,只怕是你波罗僧。来人……”他挥手喝道:“将这妖僧拿下1

一言出,城外寂静。

崔镇将呼喝声出,脸色已变。适才城外***时,他不过长***挥动,就已号令众兵齐心止乱。如今的他认定作乱根源就是这波罗僧,遂准备先斩后奏的拿下波罗僧再谈***。他身为于阗镇将,当有非常的决断,意识到眼下若屈服于波罗僧,非但不能救得了妻子,只怕于阗上下尽被这波罗僧掌控。

波罗僧或许亦用同样的手段控制住于阗王,但只要他崔镇将擒拿首恶,谅余众不足为惧。他没有亲自动手,一来感觉这僧人很有点门道,二来怕双方动手误伤了于阗王……

哪想到他一声呼喝后,方才言出法随的兵士竟然都是面面相觑的没有任何动静,崔镇将心中凛然之际,就听一人喝道:“崔镇将,你想勾结班营***吗?”

崔镇将瞳孔微缩,心中已沉,认出说话那人正是他的副手、城中的副将陂罗。

波罗僧看着惊疑不定的崔镇将,惋惜道:“崔景。你已不再是于阗的镇将了。”

崔镇将呵斥道:“你算什么?你如何能代替于阗王发号施令任免我的官职……”他说话间浑身发冷,因为他已看到波罗僧、陂罗二人眼中的戏谑之意。

缓缓扭头,崔镇将看向一言不发、只在那冒汗的于阗王,颤声道:“陛下……你……”

于阗王身躯颤抖,可看到波罗僧凌厉的望来,半晌终道:“崔镇将……波罗僧说的不错,你最近行为有失,不宜再为于阗的镇将……”

“镇将一职,当由忠于职守的陂罗担当。”波罗僧又道。

于阗王眼角跳动,向城头望了眼,顺从道:“不错,本王在此宣旨,于阗镇将一职,由陂罗充当。”

崔镇将心中凛然,缓缓向四周望去,见众手下有愤慨、有茫然、有垂头、有冷笑……

***数步,崔镇将涩然道:“臣遵旨。”他那一刻心思飞转,知道若是不得于阗王的支持,城外公然抗旨,实在等同***。目光微向城头,崔镇将心中暗想,国王向那方向望去,莫非那里有什么异样……

心中剧跳,崔镇将知道已不能扭转大局,才待返回城中去城头查探究竟,陂罗已横在他的面前。

“崔景,你要去哪里?”

崔镇将反问道:“我要去哪里,用向你禀告?”

陂罗哈哈笑道:“你以往独断专行,做事哪里问过我等的想法?可如今你不再是镇将,难道还想如以往般嚣张?眼下我怀疑你想谋权篡位,这才私自勾结乱匪班营,企图与其里应外合的行刺于阗王……”

“你说什么?”崔镇将怒不可遏道。

陂罗后退一步,却已手按刀柄,寒声道:“班氏班营作乱被擒,你却侥幸逍遥法外,可你贼心不死,居然想要救出班营作乱。天幸神像显灵、圣僧佑护再加上国主慧眼认出你的奸邪内心,这才将你免去镇将之职。你谋权篡位是重罪,事到如今,还以为可以溜走不成?”

崔镇将气得浑身发抖,一颗心却是沉到冰窟。

陂罗得意非常,转望于阗王道:“陛下,臣下所言可有差错。”

于阗王神色终有不忍之意,颤声道:“陂罗,关于崔景一事还需从长计议。”

陂罗神色泛寒,瞪着崔镇将道:“国主宽宏大量,我等为人臣子、为君效忠,却不能坐视奸佞不理。来人,将叛贼崔景拿下1

他一声喝令,虽还有发懵的兵士,但也有数十骁兵挺***围在了崔镇将的身前。

“崔景若有反抗,格杀勿论1陂罗一摆手,已有骁兵挺***前刺,径取崔景的胸膛!

崔景一见这般,如何不知道对方就是想要了他的性命?

伸手探出握住刺来的长***,崔景喝道:“陂罗,真正要***的是你!你从哪里找到这妖僧诬陷班营、要挟国主……”

“崔景大逆不道,拒不伏法,当诛杀无赦!杀之者可记大功,升为于阗城副将1陂罗截断道。

他声才落,就有数杆长***接踵刺向崔景。

崔景身为于阗镇将,着实武功不弱。片刻间,他还能连躲数***,嘶声道:“你们都眼瞎了不成?”

他知道自己恐怕难以幸免,却还记挂着班氏一事,忍不住呼喝道:“十数年前于阗大旱,颗粒无收。周围国度对于阗均是虎视眈眈,无有人肯伸手救援,眼看于阗国民就要饿死难数,若非班氏班营义助送粮,于阗国说不定已然灭国,如今你们却信班营想要对于阗不利?”

有百姓已然动容,兵士亦是沉默。

崔景说话间略有分神,已被一***刺在臂膀。

有血光飞溅。

崔景怒喝声中,挥臂震断了***杆,下一刻手上的单刀本要削中那骁兵的咽喉,可看到那兵士眼中的惊恐,崔景关键时候却还是翻转了刀身,用刀背击中那骁兵的脖颈。

那骁兵***跌坐时骇得脸无人色,知道若非崔景手下留情,自己已然命丧当常崔景嗄声道:“我等是兄弟,和班氏亦是亲人般,如今你等为何要刀兵相见?”

他这般举动,有出***的兵士已有犹豫,人群中藏着的柱子再也按捺不住,就要冲上前去。

阿九一把拉住他,低声道:“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去救崔镇将。”

柱子急声道,他搞不懂单飞为何到现在还不出手,却想崔景难得为班氏分辨,此刻崔景落难,众人若是袖手旁观,于心何忍?

阿九着急道:“你这般出去,不正是坐实了他们指认的罪名?”

柱子一怔。

他心中何尝不知这点,奈何事到临头,他这种人多还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做了再说。

阿九虽是天真,终究一直在思考着单飞的吩咐,“单飞不出手,定有他的理由1

二人说话间,崔景再躲数***。

***势稍缓。

崔景趁机大声道:“当年班氏义救我等,我等哪个没有吃过班氏送来的食物?”众人脸现愧色之际,崔景更道:“佛说做人本求一报还一报,班氏当年救了我等的性命,我等若还有一丝良知,就应给其一个分辨的机会,而非妄***之。”

再避开十数***,崔景呼喝道:“崔景死不足惜,但班氏不能毁于于阗。今日我等毁了班氏,只怕明日于阗有难,再难有相救之人……”

“阿弥陀佛。崔景……你死到临头竟还不思悔改,妄想蛊惑百姓吗?”波罗僧突道。

崔景心中愤怒,霍然向波罗僧望去,他才待反驳时,波罗僧已叱道:“咄1崔景一凛,就觉得那“咄”字竟如有形之物撞在他的胸口,让他全身微凝。

两***陡出,一***刺中崔景的肋下,一***刺中他的大腿。

那两出***的兵士伤了崔景后反倒发怔,一时间不信是自己刺中了崔景,僵立当场未动。

有白光一道刺向崔景的胸膛。

崔景被波罗僧言语束缚,一时间失魂落魄,本是躲不过那致命的袭击,可他身体被长***刺中后疼痛立生,反倒瞬间清醒。

眼看寒光及胸,崔景无从闪避,只能伸手急抓,竟硬生生握住了刺来的锐利***。

“为什么?”崔景看清刺来那人正是陂罗,咬牙喝道:“陂罗,你这个阴险小人,你这般作为,难道内心从无愧疚?”

他现在已知波罗僧不但控制了于阗王,还收买了陂罗。眼见***及胸,崔景体力随血流逝,知道再难活命,不由心中一阵茫然。

陂罗难信崔景凭血肉之躯竟抓住他刺来的***,眼见鲜血顺着***刃部不停的流淌,陂罗低声道:“因为你只想做个英雄,而我不过想做个扬眉吐气的小人。”

脸现狞笑,陂罗痛恨道:“你要做你的英雄,我送你去!英雄不都是该寂寞的死去?你这种好人,不都应该被我这种小人垫脚利用?”他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后,用力前刺。

他说的是真心话、大实话。

这些年来,崔镇将在于阗本是仅次于阗王的人物,一直受人敬仰的在他之上,他陂罗想取而代之,可是始终做不到。

嫉妒如毒蛇般噬咬他的胸膛,难得有这种机会让他转正,他自然不惜一切的要抓在手上。

他恨崔景,不止因为崔景是镇将,而他是副将,还因为他恨自己始终无法做到崔景能做到的事情。

人性本是如此,想要毁了美好就是因为自己无法得到!

“嗤”的声响。

一物突然射来。

陂罗只觉得脖颈微凉,然后就察觉脖颈左右倏然如同通风般,他不知道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却感觉自己前刺的力量已如潮水般退去,然后他就听到一个平静的声音……

“你错了。英雄不应寂寞,善良也不应被利用。”

众人哗然,眼睁睁的看着陂罗的脖子如喷泉一样的血涌,骇然的扭头望向说话之人。

人群闪开处,站着一个不修边幅的年轻人。

非像英雄。

却昂然的屹立在阳光下。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