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47节 追杀瞬至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47节 追杀瞬至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柱子说话时不由看向阿九。

他见单飞和阿九很是亲密的样子,又见在叙说班营临危时,单飞十指交错,多少有些为难的样子,不由心冷。

柱子是个热血的汉子,却知道好酒好肉多兄弟,人到患难少知音。单飞数次相助班氏,柱子等人极为感激,可想到单飞从不欠班氏什么,若真的因儿女情长、或旁的因素不想出手,那也无法苛责。

单飞微怔,忙伸手扶起柱子道:“柱子,你这是做什么?我一定会去救班老爹。你有什么好方法?”

他十指稍停扭动,心中仍在回忆六甲秘祝一事。

六甲秘祝极为神奇,单飞脱离险境后,立即将当初所学不停的重演。他能有今日的成就,固然是因为勤学善思,可对于任何一门学问所下的苦功远非泛泛,这才能有更多的领悟。方才他只怕将手法忘记,默默的重演无间空间那神秘人所教的九种手法,他虽未全力施为,但在结印时感觉身体内气息运转和以往大不相同,这才有些出神,不想柱子因此误会。

柱子见单飞很是坦诚没有敷衍,不由喜道:“我没什么好方法。可范氏在西域还有点能力,他们拿下了班老爹,我们需要前往精绝国,调动一队精兵先行向于阗王施压,让其不敢对班老爹如何……与此同时,我们还要快马赶赴楼兰,请范先生派人想办法接应……这样的话,营救班老爹才有希望。这件事最难办的是他们还在派人追杀我们……单老大,我可以带梁子、房檐故意泄漏行踪引开对手,你带着石头和班氏的信物去精绝国调动救兵,石头对这些事情很是熟悉,会告诉你如何来做。单老大……你觉得如何?”

单飞微有皱眉,不等回话时,听阿九传来***声,不由问道:“阿九,你醒了。”

“单飞,这是哪里?”

阿九睁开双眸时有些茫然,看到火光一点、所处之地有些阴森,忍不住道:“地府吗?”

单飞笑道:“不是地府,是山洞中。我们出来了。”

“我们出来了?”阿九略有喜悦道:“玄女救我们出来的?”

单飞默然片刻,“或许吧。”察觉到柱子那几个小子的怀疑,单飞立即道:“阿九,你先休息,我遇到了几个兄弟,要和他们谈件很是紧要的事情。”

阿九“嗯”了声,悄然向单飞的身旁靠拢下。

单飞对男女之情少去研究,但如今如何不知少女的心境?内心叹息,单飞暂放此事,对柱子等人道:“柱子,你这方法有点不妥。”

柱子忙道:“单老大,我是粗人,想的方法不见得好,你有何妙策?”

单飞心道,敌手是蓄意而来,若非自己正在楼兰,只凭紫火法王和龟兹王子的内应,楼兰城说不定已破。柱子不知眼下西域大局绝非班营和于阗的矛盾,这才想出此法,但如果精绝国亦是有一般的陷阱,那不是徒劳无功?

而楼兰那面……

单飞本对范乡等人很有信心,暗想他们就算没有自己,坚守楼兰也是不成问题,但如今他却现这件事牵扯之广实在乎想像,暗想参与进来的各方势力恐怕还在云梦乱局之上。一念及此,他倒有些担心范乡那面境况如何。

“我没什么妙策。”

单飞摇头道:“对手有备而来,说不定已料到你的想法。去精绝国远水难解近渴……”

柱子打了个寒颤,“那……我们不救班老爹了?”他自然是试探之语,心道若是单飞放弃,自己无论如何都要试试自己的主意。

单飞精于考古,却少经这般阵仗,当初面对黑山军的内乱,还是依仗郭嘉不动声色的掌控局面。

郭嘉若在,会有什么办法?

班当年横行西域,所用的又是什么手段?

单飞虽少有这方面的经验,不过习惯用类比联想。看着忽明忽暗的火折子,单飞蓦地想到班当年的手段,突然道:“于阗国的君臣百姓均是信佛?”

“是埃”柱子不解道:“我当初说过了。”

“他们是真的信佛?”单飞心道他那时候也有不少***信佛的,不过那些***多是求佛保佑他们的贪婪,这和释迦宣扬的教义完全南辕北辙,如果真的灵验那不是佛主保佑,而是请鬼出关了。

柱子不知单飞为何强调此事,沉吟道:“他们是真信的。于阗王极力的弘扬佛法多年,每年……对了,就是几日后他们就要举行一场盛大的行像仪式。”

“行像?”单飞略有心动,记起根据考古记载,于阗国的确有这风俗。

柱子以为单飞不知,解释道:“行像仪式是说每年到这时候,于阗国的国主都会亲自出马,和都城的百姓出城迎请佛像入城,那规模极为宏大,持续足有半月。从这点看来,他们是真心信佛的。”

单飞所知的记载和柱子仿佛,沉吟道:“那我们倒可以借用这点……他们信佛……”他不等说完,神色蓦地凛然,低声道:“都过来。”

柱子等人正不明白所以时,就听远方有声音笑道:“你倒是好耳力。不过你们如今不用请出佛主,我等就可送你等前往西天1

火光突耀。

有三人手持火把大踏步的走进溶洞,最后那人没有拿着火把,一双眼却泛着碧绿妖异的光芒。

柱子等人不想有人摸来的这般无声无息,都是脸上色变,齐齐的站在单飞的身侧。

单飞一见碧眼之人的妖异,立即想到当初在楼兰瓮城刺杀车师王子的那个刺客。

此人和那刺客很有相通之处。

单飞感觉敏锐,倒是立即察觉这点。

“单老大,就是他。”柱子看清那人的容貌,低声道:“当初在于阗宫城,就是这人出手抓住了班老爹。”

他咬牙切齿的解释,不过知道自己远不是此人的对手,终究没有上前。

那人的目光从柱子等人身上掠过,略有奇怪的看了阿九一眼,很快注目到单飞的身上,“看起来你是他们的领?”

他问话时多少有些不屑,很是挑衅的看着单飞。

单飞并未凝视那人的目光。

那人见状,淡笑道:“你看起来真有点小聪明,但你不看我,就以为能逃离我的掌控?”他知道自己双目有种魔力,很多时候,他甚至不用出手,就能控制对方的心神。单飞始终未和他对视,那人明白这年轻人意识到他眼睛的威力。

“班老爹如何了?”单飞微转内息,感觉自己恐怕还使不出两成的功力。

人是铁、饭是钢。他被困无间空间多时、用六甲秘祝破无间空间、半空跌落,都让其体力消耗极大。他知道只要两三天的功夫就能恢复往昔的能力,甚至可说更盛,却没想到这人这快的摸来。

来人不简单。

那人微笑道:“你们如果抓紧,那倒可以在班营死前,和他一起吃顿团圆饭。”

柱子等人闻言不由低声怒吼,就要冲动上前,却被单飞挥手止住,“柱子,我是你们的老大?”

“自然。”柱子等人不解。

单飞叹息道:“如果你们真当我是老大的话,退后看我……杀了他们就好。”

他一言出,柱子等人又惊又喜,敌方四人却是脸色齐变,为那人更是放声笑道:“你小子倒是好大的口气。”

单飞示意柱子等人护住阿九,缓缓上前三步道:“你们如果着急上路,那就不用多说废话,来吧。”

他身躯微有摇晃,看起来嬴弱不堪,却还是屹立当场,神色平静。

那人见状反倒惊疑不定。

做贼的总会心虚,勾心斗角的难免会预想对方的算计。那人精于阴谋暗算,见单飞如此,虽不知道中原有空城计,却感觉这小子恐怕有点门道。

“怎么了?巫师只教你等阴谋诡计的来计算,从来没有教你们堂堂正正的做人、难道你们和别人光明正大的打上一场都不敢?”单飞讽刺道。

那人倏然变色,“你如何知道我们的来历?”

单飞淡然道:“我就知道。”

他虽猜中对方的来历,心弦还是微有震颤。

当初他就和范乡、班营对刺杀车师王子的刺客有所预判楼兰王被巫师掌控,刺客行刺车师王子后,索都随后就至,范乡等人虽不知道祸嫁江东的说法,但已感觉是巫师暗中策划的此事,用意是将班氏从西域彻底铲除。

如果那刺客是巫师所派,来人的一双眼睛很是妖异、和那刺客的风格仿佛,就极可能是巫师的手下。

班营、范乡虽是老道,但大伙都是道上混的,对彼此的手段均有了然。巫师轻易的掌控了楼兰王,如今会不会重施旧计,控制了于阗王等班营上钩?

巫师一直在暗中策划,可轻易玩弄西域各国的国主于掌上,他的用意不像是为了荣华富贵,那这人真正的用意是什么?

单飞越是琢磨,越现巫师此人诡异难言。

碧眼那人见单飞平静如常,凝声道:“阁下姓单?”他依稀记得柱子曾叫做单飞为单老大,当初他并不在意单飞,倒没有多想什么。可见单飞点头,那人立即想到一件极为紧要的事情,“你是单飞?”

单飞微有讶然之际,就见那人神色陡转,倏然后退一步,喝道:“三环映夜,万鬼出关1

众人一怔,不解那人用意的时候,溶洞中的三根火把的火焰突然变成了惨淡的碧绿,本是被火光明耀的溶洞瞬间如幽冥般……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