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46节 难兄难弟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46节 难兄难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书友“羽残伤”在自己生日的时候,用给老墨打赏来庆祝生日。为偷香又增加一位新盟主。感谢!祝你生日快乐!

单飞的名字里面虽有个“飞”字,他却当然不会飞。他虽已将轻身功夫发挥到巅峰之境,让许多人都是叹为观止,不过回到正常的空间内,他仍旧打不破万有引力。

从高空急速坠落,这种***的感觉虽不如念六甲秘祝时的反应,单飞也几乎要晕了过去。幸好他多经磨砺,知道这时候晕过去那是自寻死路。

只感觉疾风剌面,单飞微眯眼眸,竭力向下望去。

他在青山之上,下方郁葱的树木层层叠叠。

单飞心中微喜,虽是不能改变下坠的趋势,却还能在空中腾挪。与此同时,他用绳索将阿九快速缠绕负在背上,在坠落中带着阿九向下方最是苍翠遮天的一棵大树扑去。

空中急坠间,单飞勉强提气蓄力,眼见苍翠的树冠越发近在眼前时,他伸掌急探,正抓在顶端的枝条之上。

枝条急弯脆断,单飞身形稍缓片刻,就感觉枝条迷眼,刮在身上热辣辣的痛。这种时候,他还能分辨清周围的形势,趁身形略慢之际,察觉自己就要撞在一根如海碗粗细的树干上。

伸掌急拍中,有“喀嚓”声响。

碗口粗的树干顿折。

单飞感觉自己手腕也要折断的样子,可凭借这一弹一震,他已将下坠的势道减弱半数。趁势双手急抓,他再是拉住两根枝条。

这在平日里本是轻易的举动,可他饿的发晕,几经折腾,能够做出这些动作已是超水平的发挥。

树枝再折,单飞早有算计,正要甩出折断的枝条缠住树干,不想力道稍差一分,整个人垂直的跌下去。微微吸气,单飞已不算惊慌,眼看地面不远,运气硬抗了一击。

砰的声响。

单飞摔了个狗抢屎,只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翻转,但知道背负的阿九应是无事。就感觉全身力道散去,骨头好像都要散架,单飞一时间无力爬起,心道——不算丢脸,反正这荒山野岭也没人看到。

他念头才转,心中就叹,因为他很快听到有脚步声向他这个方向传过来。

那脚步声很是悄然,单飞一听,知道是有几人谨慎的向这里摸过来。

是谁?

单飞当然不会认为来人是为他而来,这种时候如果为他而来的只有神仙。不过对方这般谨慎……是狩猎之人?

不要被这些人当作野***般猎杀。

单飞在那个年代听过太多这种惨事,勉力坐起,他在示意我和你们是同类时,就见林中有四人扑出,手持亮晃晃的兵刃就要向他杀来。

强盗?

今日要阴沟翻船不成?

林中稍暗,单飞目光微闪,却看清冲来之人的面貌,诧异道:“柱子?”

“住手1

为首一人听到单飞这般说,一摆手,立即止住了众人的冲来。稍有退后,那人上下打量着单飞,吃吃道:“单老大,是你?”

“是我。”单飞应道。他认出来人正是班老爹的手下柱子,倒有些意外之喜。

柱子亦是又惊又喜,垂下兵刃,见单飞很是艰难的样子,上前几步,柱子吃惊道:“单老大,你如何到了于阗,你也受了暗算?”

这附近是于阗国的地域?

单飞微皱眉头,很快听出柱子的言下之意,“你们中了暗算。”

“是埃”

柱子见到单飞虽有惊喜,可更有紧张之意。心中困惑,柱子无暇多加询问,摆手道:“梁子,房檐,石头,你们带老大……和这个女人逃走。我来引开追兵。”

他身边还有三人,都是班氏商队的人手,如今和柱子般均是衣衫褴褛,身上隐有血迹。

单飞挣扎站起,看了阿九一眼,发现其虽是呼吸微弱,终究还没有生死之忧。深深吸气,单飞感觉动手困难,不过行走应不是问题,“一起走好了,我没事。”

“可是……”

柱子担忧道:“追单老大的肯定是高手。我们合在一起……难免被对方……”他本想说一网打尽,不过感觉太不吉利,及时住口。

他得遇单飞这般强援本是喜悦无限,可见单飞这般模样,暗想单飞恐怕亦面对极大的困难。如此说来,双方不过难兄难弟,他得单飞救命,早对单飞极为尊敬,只想帮单飞拖住敌手。

单飞见状已明白柱子的想法,摇头道:“没人追我。我们一路,给我些时间恢复,我来解决你们的追兵。”

他极为疲惫中头脑仍在,暗想柱子等人很是狼狈,但来追柱子的敌人绝不会是太高明之辈,只要给他点时间恢复,解决对手不是问题。就因这般想,他才没有过多的担忧。

柱子反倒怔住,“那单老大你……”他想如果没有极为厉害的高手在追单飞,单飞为何会是这般狼狈?

“先找个地方躲避。”

单飞无暇过多解释,他没有高估来敌,但也不想轻视敌手。游目四望,单飞道:“你们跟我来。”

他不下反上,很快找到一个山洞,当下走进去。

梁子已敲击火石点了个火折子递给单飞,火折子如烟头般明灭,给这幽暗的山洞中带来了难得的亮光,照得几个都和鬼一样。

那山洞越向里走越是宽敞,再走不久,已有裂道四通八达的延展开去。单飞从洞外已判断这洞口是喀斯特山腹的外延,见状并不意外。

带众人继续深入,一直到了比较宽敞的一处溶洞,单飞这才稍停下脚步道:“对方如果没有非常的手段,一时半会儿绝找不到这里。”

他说的非常手段是指对方的灵异、或者带着猎犬,不然敌人很难找进山腹,就算找进来,一时间也是难以发现他们的行踪。

他听洞中有淅淅沥沥的水声,寻水声找到了一潭清水,稍加尝试,感觉水质无异,单飞喝了几口后,捧清水喂到阿九的嘴边。

阿九意识迷糊,不过还是张口喝了点清水。

“有干粮吗?”单飞问道。

柱子点头,从怀中掏出干粮递过去。

单飞用清水浸软干粮,喂阿九吃了几口,见她又是迷糊睡去,自己也咬了几口干粮。轻舒了口气,单飞感觉五脏六腑又开始恢复了运作。见阿九呼吸稍强,单飞略放心事,知道她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

柱子满肚子的疑问,心道老大你这样狼狈、饭都没得吃,还说没人追你?他和单飞曾经在沙漠内风餐露宿,知道单飞野外求生的本事极强,怎么都不明白他在这青山上还饿得这般凄惨。

这山上没有锦衣玉食,但对生活在其中的人,可说是食物不断。

单飞知道众人的疑惑,仍旧没有解释,问道:“究竟怎么回事,你们先说说。”

柱子苦笑道:“单老大,你真的没事?”

单飞摇摇头,坚持道:“说你们的事情。”

柱子思索片刻,这才道:“西域乱相已成,不但楼兰王要对班氏、范家不利,好像车师王也要带兵马为乱西域,这些事情……单老大都知道吗?”

单飞不由笑道:“知道。”他想到这些事情并未发生多久,柱子眼下只怕还不如他了然楼兰的情况。

柱子不明白单飞笑什么,迟疑道:“老爹说单老大有大才,范先生想和老爹推举单老大为主,共谋大计,单老大也知道吗?”

我不但知道,还已做了单当家。

单飞没有提及此事,只是道:“略有所知。你们走后,我们和车师干了一仗。”

“哪个赢了?”众人异口同声问道。

“自然是……”柱子想说自然是“单飞”,可见单飞这般狼狈的模样,一时间也是不能肯定。

“我们击退了他们。”单飞简单道:“我因为一件怪事来到这里。这里是于阗国吗?”

柱子心中诧异,不解单飞如何会来到这里,更不明白单飞是蒙着眼睛到的于阗吗?这里的确是于阗国的地界,单飞深入其中,为何还不知道所处何地?

微微点头,柱子感觉单飞处处是古怪,不过还是继续道:“一直以来,都是范先生暗地主持大局,班老爹负责外围。因为忧心当下的局面,班老爹这才出马联系,希望有盟国助力。”

“因此你们到了于阗?”

见柱子点头,单飞问道:“于阗王和我们关系很好?”

柱子苦笑道:“本来是这样。于阗王是信佛之人,与人为善。班老爹和其经营时,素来平等公正,和其关系一直极好。”

顿了片刻,柱子咬牙道:“我们一到于阗国后,于阗王就将我等请入宫中。”嘴角的肌肉抽搐下,柱子道:“班老爹正想趁这机会说服于阗王相助,哪想到于阗王摆上酒宴,却一直并未出面。”

单飞问道:“然后呢。”

“班老爹意识到有些问题,遂让我等滴酒未沾。那时候班老爹正想带我们离去,哪想到宫中侍卫突然冲了出来,说我等行反叛之事,要将我等下狱审问。”

单飞心中凛然。

他知道无论班营、范乡均是老辣之辈,所为很是老道。可班营一至于阗就被人问罪,似乎敌手早算到他们的举动,就是在等着他们入彀。

柱子恨声道:“班老爹好言相商,但看出他们有斩尽杀绝的打算,这才拼命断后,送我等出来。我们逃出于阗城本想传信去找救兵,却被于阗兵一路追杀。我们打打逃逃,这才到了此地,不想遇到单老大。”

霍然跪倒,柱子哑声道:“单老大,你最有本事。如今班老爹危在旦夕,你若真没什么事的话……你有什么主意?”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