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40节 最后的希望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40节 最后的希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沼泽一样的空间?

阿九感觉单飞形容的很是奇怪,见单飞面色凝重,她只想为其分担忧愁,认真思索片刻,她的神色开始变得骇然,“你是说……这里如同沼泽一样,因此重的物体会比较快的下落,如同那WWW..lā而轻的物体……就如你方才丢的衣襟般,不是飘飞到空中,只是坠落的较缓,这才看起来如飞向空中、远离了我们。”

单飞缓缓点头。

阿九眼角跳了下,突然紧紧抓住了单飞的手臂,“就因为这种地方如沼泽般,不同的东西下降快慢有所区别,你我轻重不同,若不紧紧拉住,说不定你我就如那铜钱和衣襟一样分开?”

单飞再次点头。

阿九这才真正感到了恐怖,死死的抓住单飞的手臂再不肯放开。

单飞安慰道:“你我沉降的差别不大,你不用太多紧张。只要你离我不远,我有办法将你拉回来,就如这铜钱一样。”

阿九不喜反悲,“这肯定不是天涯要达成的结果?天涯出问题了?玄女那面是不是有了意外?我大哥……是不是亦有了意外。”

单飞良久才道:“我不清楚。”

“你不用骗我了。”

阿九泪水盈眶道:“玄女和我大哥若是没有意外,绝不会任由我们坠入这种境界不加理会。如果玄女那面没有能量支撑我们出去,我们是不是一辈子就要困在这如沼泽般的空间内?直到死?”

单飞许久才道:“对不祝我不是有心骗你。我们不见得会死……”他不是轻易言死的人,但阿九都想到这点,他如何不知道眼下处境的绝望。

每次处于绝境时,他都留有信心冲破障碍。唯独这次,他根本没有丝毫办法,这绝非人力能及。没有办法的结果就是等待,如果玄女那面没有动静,他们的结局只有死路一条!

阿九突然扑到单飞怀中,紧紧抱住他,落泪道:“单飞……我不是怕死。我是怕……我们一定会有休息的那一刻,我打盹的时候,你如果没有拉住我,我是不是就会和你永远的分开?”

单飞还能笑道:“你打盹的时候,我会睁着眼。”

“是吗?”

阿九欣喜道:“那一言为定,我们轮流休息,千万不能分开。你先休息,我守着……”她的确不怕死,只怕和单飞再不能相见。

“也不用那么麻烦。”单飞沉吟道。

“为什么?”阿九很是紧张。

单飞解下外衣,撕成数块,然后连接成一条绳索,将一端系在阿九的纤腰上,另外一端系在自己的腰间。

阿九醒悟过来,振奋道:“单飞,你真聪明。这样的话,哪怕你我都会打盹,亦不会分开。”

她虽是这般说,还是不由用力扯扯绳索,发现很是结实,但仍不放心道:“我自然不会解开这绳索,你……”

“我亦不会解开。”单飞肯定道:“在这个空间,我发誓,我绝不会解开这个绳索。”

阿九的泪水再次涌上眼眶,凝望单飞许久才道:“谢谢你。”她本是惶惑无依,单飞是安慰之语,却不知道承诺的这句话在她心中有着极重的意义。

单飞嘴角浮出微笑,内心却是焦灼非常,“我再试试,看看有没有别的方法。”他拿着那铜钱凭感觉走了个四方的路线,回转后缓缓坐下来道:“我没有新的发现,只感觉我们在这个空间不停的……下降。”

他说下降亦是不能肯定,暗想上下都是相对而言,说不定这个空间是不停的在上升,我们重一点,却也在跟着这空间在上升,但相对而言,表现的是下降。

“我们会下降到哪里?”阿九紧张道。

单飞苦笑摇摇头,“常理而言,下降总有个终点,在这个诡异的地方,我只怕空间亦是无限……你听过一个……”

他本想说个笑话,可突然感觉太过残忍,终于住口。

阿九恳求道:“单飞,说下去好吗?”在这种寂静奇诡的空间,她若是孤身一人,说不定会疯掉。唯独听到单飞讲话,她才会有些许的慰藉。

单飞半晌才道:“我想到以前听说的一个笑话。如果有只蚂蚁从很远的高空落下来,它会怎么死去?”

他本以为阿九不会想到***,不想阿九已道:“它是饿死的,就和我们如今的处境一样,是不是?”

单飞怔了下,随即轻叹道:“没想到你会想到。”

“我是个很笨的人。”

阿九含泪道:“直到如今,我从没有帮到你什么,总是给你不停的添乱,却从未想到过你也是个正常的人,你亦有恐惧、你也会有压力和烦恼,但你总是默默的承担所有的一切,不肯说出让我紧张,到了这种绝望的时候,你还有耐心安慰我,我却还要你不停说话来解除我的恐惧,我是不是个自私的人?”

泪水顺着她的脸庞缓缓垂落,满是愧疚的心伤。

单飞终于看向阿九,轻叹道:“能想到这些事情的人,怎么会是个自私的人?”

阿九咬唇道:“你休息会儿,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单飞点点头。

阿九轻轻依靠在单飞的肩头,喃喃道:“这是我从苏拉口中听到的一个故事,他说曾有一男一女共同攀越一座高山,结果却被困在了山上。人力有穷,可人总是以为自己能克服一切困难的。”

单飞的笑容微有涩然,喃喃道:“不错,人力有穷,人却是总是希望能够满足各种**。”

他说的和阿九略有不同,阿九沉默片刻,“我很贪婪的,是吗?”

单飞摇摇头,“你想多了,后来呢?”

“后来那男女就到了如我们的绝境,他们不是从高空坠落的蚂蚁,却终究要有饿死的那一刻。”

阿九看着前方无尽的迷雾,继续道:“那女的身体自然差一些,就和那男子约定,若她死了,请那男子一定要坚持活下去等待奇迹的到来。而那男子若要继续活下去,只有唯一的方法。你……知道那是什么方法?”

单飞亦是看着远方的迷雾,双眼清澈无比,“我想不到。”

“你不是想不到,你是不肯去想。”阿九转望单飞,眸中满是无尽的柔情,“玄女说的很对,你虽多经世上的冷酷无情,却始终能保持向善之心,这是你与旁人最大不同的地方。可就因为这样,你才不会去想那些极端的方法。但你要活下去,就需要想些方法,哪怕这方法……为了活下去,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是难以说错。单飞,我请你……”

单飞霍然扭头,望着阿九伤心的双眸,沉声道:“阿九,我告诉你一件事情。”

阿九默默点头,任凭眼泪颗颗落下去,坠入无尽的迷雾。

“人活着不是为了活着。”

单飞一字字道:“而是因为活下去是件有意义的事情。你不要放弃,不要做傻事,我们不会有事,我会想出方法的。”

你到现在还要骗我?

阿九心中酸涩,泪中带笑道:“好的,我知道。”缓缓站起,阿九道:“我其实有个办法。”

单飞反倒怔祝

他说有办法自然是安慰之语,实则不想阿九过早的绝望。他知道在绝境的时候,人类最大的惊惧不是绝境,而是发自内心的无助。他遇挫更勇,永远不肯放弃,不然当初他如何能将晨雨带出那种绝地?

可他实在不知道阿九会有什么方法。

“你莫要忘记了,我还有凤血镯。玄女说可以通过这个和我联系,她那或许出了问题,但我若恳求,玄女神通广大,说不定会有最后的办法1阿九含泪带笑道。

得这是个办法,点头道:“不妨试试。”

阿九缓缓跪倒,将凤血镯捧在了手心,举过头顶道:“玄女,我和单飞有难,求你大发慈悲,助我们脱困。”

她声音转低,几乎用蚊子般的声音祈请道:“玄女,如果你那儿没有足够的能量,求你只送出单飞,将我留在此间。我求你1

话才落,心意送出,阿九神色决绝,蓦地伸手掏出当初已暗自准备的***,一划裂开衣裳系成的绳索,随即将***刺向自己的胸膛!

眼看那***就要刺入阿九的胸膛,单飞急道:“住手1他长臂急探,一把抓住阿九的手腕,眼见那***已刺破了少女的衣裳,单飞怒道:“你在做什么?”

他不明这少女的心思,可他亦是寄希望于阿九和玄女的联络上,见阿九掏出***时,他已知有问题,等见到她削肩和手肘的动作,更知道她这***要刺向的方向,单飞及时抓住阿九的手腕,却已惊出一身冷汗。

“你放手1阿九挣扎道,“单飞,你放手1

她见挣脱不得,一口就要向单飞的手腕咬去,可等齿及肌肤,还不见单飞有松手的举动,阿九不忍再咬。

含泪抬头,阿九泣声道:“单飞,你不用骗我了,我们迟早要死的!我此生从来没有做成一件事情,如今血祭是你我最后的希望,你既然不肯靠***活下去,那就趁我还有能力的时候,让我为你最后做件事情。”

泪水不停流淌,阿九抑制不住伤心,心碎道:“求你放手,好不好?”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