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39节 魔幻空间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39节 魔幻空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空间穿梭虽是奇异,单飞却多少有些经验。他带阿九窜入蓝洞后,立即感觉到身躯随空间而动,周围的景色随即模糊起来。

有点坐高速电梯的感觉,单飞终究不是物理学家,对于空间转换始终似懂非懂。一入蓝洞,他想不通空间切换,却很快想到接下来的问题他忘记问了,九天玄女要将他送到哪里?

阿九从未有过这般体验,一入蓝洞后,随即紧紧抓住单飞的手臂,内心着实有些畏惧。

单飞见状安慰道:“不用担心,这种空间穿梭虽是奇异。不过……应该并不危险。”他想到在云梦秘地时,姬归等人亦有这般开启时空的能力,不过那只局限在云梦泽之内。

天涯、乾坤挪移输送的距离远比姬归、楚威能送达的距离遥远。蚩尤的乾坤挪移对人体有害,那九天玄女的这次输送呢?

单飞一念及此,微有些担忧。

阿九听出单飞少有的关心,甜笑道:“我不担心,有你的地方,我就不担心。”她说话间轻轻依偎在单飞的身边,恳求道:“不过我不熟悉这些,心中还是有点儿害怕的,你让我依靠会儿好不好?”

单飞默然。

阿九不见单飞挣脱,心中甜蜜,一时间倒感觉无论这条路通往哪里,她心中只有平安喜乐。

“当初被蛇咬到,我感觉要死的时候都不担心。”

抬头凝望单飞的双眼,阿九轻声道:“苏拉都告诉我了,你当初以身试毒救了我,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很好。”她心中在想,我本是伤心失落,但听苏拉那般说,才坚定了祈灵的决心。这祈灵虽是不清不楚,可我们终于见到了玄女,玄女也肯定了这段姻缘,你究竟还在怀疑什么?

终究不敢问出口,阿九继续道:“其实苏拉对我也很好,要不是他,我还真不知道你为我做的一切。”

“苏拉对你很好?”单飞的声音有丝怪异。

阿九会错了意,连忙道:“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好。他和我大哥是暗中结义的兄弟,一直在帮我大哥复仇,也一直照顾我,他也和我的哥哥一样呢。”

“你认为他不会背叛韦苏提婆?”单飞问道。

阿九诧异道:“他当然不会,你为何这么问?”当初她晕在祭台之上,对之后发生的事情全不知情。

单飞默然半晌,这才摇头道:“没什么。”他的脸色那一刻有点难看,身躯亦有些颤抖。

“你……你怎么了?”阿九这才发现单飞的异样,关切道:“你受伤了?你病了?”她自从认识单飞以后,见到单飞多是镇静自若,却从未见到他的脸色这般难看。

“我是从西域的蒲昌海之下到了明光山的通玄庙。”单飞突然道。

阿九不解单飞为何提及此事,更不明白在海下如何生存,还是应声道:“那倒是很远的地方……你为何突然出现在明光山?”

“有人用蚩尤做的乾坤挪移将我送到了明光山。”单飞缓缓道。

阿九羡慕道:“我从来不知道你有这么多姿多彩的人生,我还从没有离开贵霜呢。不过跟在你身边,***哪里都喜欢。”她虽是这般说,心中却忍不住的想,不知道大哥现在如何了?

单飞凝望着四周的动静,神色益发凝重道:“乾坤挪移是从天涯继承而来,按理说,天涯不会比乾坤挪移要差。”

“嗯?”阿九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但从单飞的脸上已经看出了问题的严重。

“据我推算,蒲昌海到明光山足有千里之遥,那时候我不过用了十数的时间。”单飞生性谨慎,每次掘墓时都是靠内心计数来推算时间的流逝、进而测算地下的深度规模。

无论科技如何昌明,但在很多诡异的环境中,人真正能依靠的只有自己。单飞就是明白这点,才养成独特的测算方式。就因为这样,他才能第一时间发现问题。

阿九娇容亦有些苍白,“适才我们说了能有一炷香的时间呢。如果天涯和乾坤挪移一样,那我们恐怕到了万里之远了?”

她足未出贵霜,虽知世界的广博,却仍旧难以想象万里之外会是什么景象。

单飞却知道问题远比阿九说的还要严重,如果以天涯和乾坤挪移的同比速度计算,他和阿九交谈的功夫,只怕已绕地球转了一圈。

他们仍没有看到出路在哪里!

为什么?哪里出了问题?天涯出问题了?

单飞从未有过这么惊怖的时候,他知道黄帝等人对时空认知不但远超当世,甚至比他那个年代都高明太多,可黄帝他们也不是无所不能。因为事物发展的定律是你知道的越多、你不知道的就越多。

这听起来很是矛盾,如果做个简单的譬喻就会清楚明了,你的认知就如个圆圈,你认知的圆圈半径越大,包括的知识越多,可外围接触的无知世界亦是在同步增大。

说自己无所不知的人,往往都是无知的可笑。

黄帝他们开出了另类的空间,但他们只是知晓些空间的规则,却不是创世主,人若无法通过他们开辟的空间反倒深陷其中呢?单飞以往也曾考虑过这般情况,因此他每次使用通灵镜的时候都感觉不是掌控苍生,而是生死一搏。

阿九沉默下来。

许久的光景,阿九这才小心翼翼道:“我们迷路了?迷失在我们进入的这个空间中?”

单飞心中一震,良久才道:“或许。”

二人所立的空间周围始终有迷雾笼罩,让人根本看不清周围的动静。

单飞察觉到坐高速电梯的感觉已然不在,心中不详之意更浓。再等片刻,单飞缓缓握住阿九的纤手,还能冷静道:“你不要离开我。”

阿九本是心中极为惊惧,听到单飞这么说,她的内心瞬间平和下来,反握紧单飞的手掌,阿九回道:“不会,永远不会。”

单飞没时间去体会这简单的几个字中包含的柔情蜜意,尝试向左方移动数步。

前方仍旧一团迷雾。

单飞曾遇过类似的环境,那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那种时候,虽是没有指路的日头、星光、树轮,却有可供他研究的土壤,可让他侧听的岩壁。唯独这次,他完全陷入虚无之境,四周寂静的让他几乎发狂。

缓缓闭上眼睛,单飞默数着自己的脚步。到了百步外,他只听到阿九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单飞知道她很是紧张。缓缓睁开眼睛,单飞感觉到自己和阿九手掌都是冷汗。

迷雾没有丝毫减弱,他竟如未曾移动般。

不肯放弃,单飞从怀中掏出一枚铜钱向地上丢去,他要做个记号。当初在琴鼓山迷宫那般诡异的环境,他亦能冷静的通过测算进行空间思考,不过要进行距离测算,总要有个标记。

铜钱落下,随即钻入脚下的迷雾中竟不见了踪迹。

阿九不信自己的眼睛,和单飞同时弯腰向地上摸去。

没有铜钱,只有迷雾如云堑纳砬?p> “这是怎么回事?铜钱去了哪里?”阿九难以置信道,她感觉这种环境简直比她在梦中还要玄奇。

单飞的一颗心也随着那枚铜钱沉到了不知名的深处。

“单飞,我们是在做梦是不是?”阿九畏惧道:“我们如何会……我们究竟在哪里?我们脚下是什么?”她根本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想法,倒有点语无伦次。

和单飞跃入蓝洞后,她那时候不敢去看四周。不过只要单飞陪伴在她身边,是梦也好、是醒也罢,和心爱的人呆在一起,在哪里又有什么问题?

她虽是这般想,可等遇到这般诡异的环境,还是忍不住的惊骇。

单飞半晌才道:“不是做梦。”

“那铜钱呢?去了哪里?我们脚下是什么?铜钱不在了,我们为何还在?我们怎么会浮在空中?我们是浮在空中?”阿九连珠炮般的发问。

“抓住我。”单飞吩咐道。

阿九慌忙拉住单飞的手臂,就见单飞空出双手后又掏出一枚铜钱,随即撕下一块衣襟,同时丢向了空中。

阿九根本不解单飞要做什么,却很快看出了异样。空中的铜钱缓缓的坠落如同下方有物托住般的下落。铜钱终于越落越低,钻入他们脚下的迷雾后消失不见。而单飞丢出的那块衣襟却是越飘越高,一直消失到他们的视线之外。

“这……你想到了什么?”阿九感觉单飞不会有什么***。

单飞的脸色在迷雾中看起来也有些苍白,他没有说话,从衣襟上缓缓抽出一根丝线,系在第三枚铜钱之上,然后他握住一端丝线,将第三枚铜钱了出去。

第三枚铜钱亦是缓缓沉入迷雾,单飞等了片刻,伸手拉动丝线,铜钱穿出迷雾,再次出现在眼前。

这本来是如同魔幻般的戏法,单飞这般使出,却没有任何得意之意,脸上的凝重之意唯有更浓。

“单飞……”阿九轻摇下单飞的手臂,很怕他亦如铜钱般消失不见。

“你见过沼泽?”单飞突然道。

“沼泽?我见过,怎么了?”阿九费解道。

单飞微微吸气,心颤道:“我想……我们如今所处之地,只怕是如沼泽一样的空间1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