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37节 恭迎大驾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37节 恭迎大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书友“夹纱糕”的持续打赏,成为偷香新盟主,感谢书友“梦与妄想”和“大秦小兵”的再次飘红打赏。也谢谢大家对墨武的支持。

吴信又羞又怒,他知晓些翻天印的使用方法,一路寻来,着实用翻天印赢得众人许多羡慕的目光。

他本要用翻天印击杀韦苏提婆,不想翻天印射出的白光居然被那神秘的女子挡了回来,听那女子提及“秦嬴政用和氏璧做成的传国玉玺”几字时,吴信心头大跳,吃惊道:“你是什么人?”

翻天印的来历本是极为隐蔽,他不想这神秘的女子居然一口道破。

“传国玉玺为何会落在你的手上,说出来1那神秘的女子不答再问道。

吴信脸色阴晴不定,缓缓道:“姑娘所言不错,我手上这翻天印本是来自中原,正是秦始皇使用之物。这件事说来话长……”略有停顿,见那神秘女子并没有不耐之意,吴信终道:“此物本有惊天之能,它的威力……姑娘适才想必已然看到。”

说到这里,吴信脸上微微一红道:“在下驽钝,发挥的威力不过是这翻天印的百分之一罢。”

“你能这快破了我设下的机关到了此间,也是依仗这翻天印的能力?”那神秘女子道。

吴信脸色微改,还是道:“不错。”

韦苏提婆绝处逢生,听到二人交谈,忍不住想到适才九天玄女和单飞谈及的和氏璧一事,暗想秦始皇能造举世无双的皇陵,想必这翻天印起了极大的用处。方才不过白光一束,就能裂石碎壁、杀人无形。听吴信所言,这不过是百分之一的能力,若是全部发挥出来,那简直有难以想象的威力。

吴信又道:“当年楚国有匠人卞和……”

“说秦始皇之后玉玺的下落。”那神秘女子截断道。

吴信略有尴尬,随即道:“秦始皇得和氏璧后,做传国玉玺掩藏和氏璧真正的用途,又命李斯在玉玺篆刻上‘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几字。传说中,这东西本是远古神仙所留,他这般刻字,本希望用这传国玉玺和天神取得联系,保佑他千秋万世的将皇帝之位坐下去。”

“他倒是痴心妄想。”那神秘女子回了句。

吴信立即道:“不错,秦始皇暴戾无比,秦朝不过二代而亡。之后这玉玺落入汉刘邦之手,代代传下去。汉武帝刘彻对玉玺的来历很有兴趣,查出其实则和云梦、西域等地有关,这才派人探寻云梦,又让霍骠骑凿穿西域,希望找寻远古神仙的下落。汉武帝晚年更是因此走火入魔,逼妻杀子,却始终未曾得道。”

那神秘女子冷笑道:“他贪心不足,如何能得神灵眷顾?”

吴信连连点头道:“姑娘所言极是。汉武后人一代不如一代,放弃通过玉玺寻找神仙一事,只将玉玺当作王权象征传下去。等董卓为乱时,玉玺更是不知下落,之后却被孙坚获得。不过袁术随即向孙坚索要玉玺,孙坚不肯,在死于岘山后,其子孙策为报父仇,听说以玉玺交换兵权,袁术得传国玉玺后,不明玉玺的真正用途,只以为天命所归,不顾手下的阻挠称帝,却落个凄凉身死的下常之后有人说,袁术手下徐得传国玉玺送至汉室曹操之手。”

略顿片刻,吴信露出诡异之笑道:“其实不然。”

“***是什么?”那神秘女子淡冷道。

吴信并不隐瞒道:“***是孙策给袁术的玉玺已是仿制,真正的传国玉玺被孙坚之父孙钟带往西域,希望能借其开启白狼秘地。”

韦苏提婆心中微震。

那神秘女子只是道:“后来呢?”

吴信道:“孙钟虽知不少当年的往事,可要说开启白狼秘地还是差了许多。他到达楼兰神庙鬼门而止,始终无法再进一步。而在他极力想要弄懂楼兰神庙玄秘的时候,却误将玉玺遗失在蒲昌海内。”

众人对中原之事多是迷糊,对西域地理更是大半茫然,听吴信这般说,倒是一头雾水。韦苏提婆心中却奇,暗想吴信为何对孙钟所为这般了然,这人和孙钟有什么干系?

那神秘女子淡然道:“传国玉玺既然落入蒲昌海,又如何会到你手变成了翻天印?”

吴信恭敬回道:“传国玉玺遗落蒲昌海,世人若寻实在如海底捞针般。不过幸好家师神通广大,从蒲昌海内寻得传国玉玺,然后交给在下。而九天玄女不在这世上一说,亦是家师话于在下。”

那神秘女子凝视吴信,“你***是何方神圣?”

吴信亦发谦卑道:“家师自称巫师。巫术的巫、***的师。”

“你***原来姓巫。很好,那很好。”神秘女子低声自语道。

众人诧异,不知道吴信的***叫做巫师为何是件很好的事情?

“在下已将所知详细话于姑娘……”吴信欲言又止。

那神秘女子冷淡道:“你很听话。我不会杀你……”

吴信悄然舒了口气。

众人就听那女子继续道:“我和世人素来公平交换,韦苏提婆助我,我亦应承过韦苏提婆,要助其平定叛逆。你告诉此间之人,跪地认错重向韦苏提婆效忠,还能免死。若是执迷不悟的话,你……替我杀了他们1

贵霜侯大怒,喝道:“你说什么?”

适才吴信一招未能毙了韦苏提婆,反被那神秘女子反击,贵霜侯心中凛然,这才隐忍不发。他听吴信说的益发恭敬,只以为吴信是在悄然布局,等听那女子这般说,贵霜侯如何能忍住心中怒火。

“吴信,本王请你前来,可是让你来杀我等?”贵霜侯愤怒道。

吴信轻叹一口气,“阁下何出此言。在下亦是公平之人,素来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既然拿了阁下的重金,必定给你一个公平的交代。”

贵霜侯微舒一口气,他知道已方好手虽多,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已方的好手看起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有用,已方真正的高手实则是吴信和天魔二人,吴信若是袖手,他胡腻伽依仗天魔,倒没有太大的信心。

转望天魔,吴信目光闪烁道:“阁下想必亦是如此?”

天魔冷哼道:“你要说什么?”

“胡腻伽肯定不会重新效忠韦苏提婆的。”吴信喃喃道。

众人心道这自然是废话,胡腻伽得韦苏提婆信任封为贵霜侯却是暗地背叛,如今若是再落在韦苏提婆手上,能活命那是苍天眷顾。

“那阁下呢?多半亦不会向韦苏提婆认错?”吴信轻声道。

天魔怒然,“吴信,你被鬼迷了不成?”他见那神秘的女子很是诡异,却不信已方这多人还是奈何不了那女子。

“你若不肯认错,那姑娘一定会杀你。”吴信低声道。

天魔心中一凛,就听吴信用极低的声音道:“既然如此,还不动手?”

吴信声音未落时,手腕一抖,翻天印已抛向祭台的方向,与此同时,他身形展动,亦向黄金祭台的方向窜去。

贵霜侯终日在权术诡计中转悠,立即明白吴信的用意,心中大喜道:“上1他手一摆,所率的那些精兵尽数就要向祭台登去。

天魔这才明白过来,暗想老子自认天魔,这些人却是比邪门歪道还要邪飧鑫庑旁从玫氖侵性餍拚坏馈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