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35 真身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35 真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虽然已确信孙尚香就是晨雨,但是听到九天玄女反问,仍忍不住脸色改变

他是从各种迹象推出孙尚香就是晨雨,而诗言最终给了他肯定的***,自那以后,他就对孙尚香是晨雨一事深信不疑。

但诗言若是骗他呢?

诗言为何要骗他?

单飞表面冷静如常,一颗心却已怦怦大跳起来。

九天玄女轻声道:“单飞,我方才呵斥阿九,并非对她不满,而是深怕她太过天真,容易被人所骗。适才我已说过,这世上***的人专会利用世人的天真无邪、美好梦想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我当年就是太过天真,这才被蚩尤所骗,我不想阿九重蹈覆辙。”

阿九本是心中委屈,听玄女声音慈和,不由眼含泪水道:“玄女,多谢你。我知道了,我真的知道了。”

九天玄女又道:“单飞,你和阿九不同。你虽多经世上的冷酷无情,但你却始终能保持向善之心,这是你与旁人最大不同的地方。可就因为这样,让你始终不会以最大的恶意揣度世人的用心,也让你始终不知道,某些人为了达成目的,会采用何等极端的手段。”

“极端的手段?”单飞低声道。

“不错。”

九天玄女感慨道:“什么爱情、友谊、信任、善意统统会变成这种人攫取自己所需的手段。这世上最可悲的地方就是善良始终不知***的尽头,***却知道善良的局限。”

微有沉默,九天玄女略有疲惫道:“我不想左右你的决定,我只想将自己所知话于你知,让你进行选择。不过无论你如何选择,眼下都必须去做一件事情……”她话音未尽,突然道:“不好1

“什么?”

单飞三人异口同声的问道,他们均知九天玄女所能,听其言语竟有紧张之意,三人不由心惊肉跳。

他们的话音才落,身躯均是微晃。

三人相顾失色,单飞吃惊道:“地震了?”他知道众人已在极深的地下,根本察觉不到地面的动静。方才那颤动晃得人心头都慌,很有地震的迹象。

“不是地震。”

九天玄女凝声道:“是有人在向这个祭台行进。”

“什么?”韦苏提婆惊奇道:“何人能有这般能力?”他想方才的摇晃颇有地动山摇之感,哪怕千头大象都难以造成这般后果,如果是人造出的,难道是传说中巨灵神吗?

九天玄女道:“你等从王庙祭台而来,来人亦是从那个方向前来。”

韦苏提婆吃惊道:“是贵霜国的那些叛逆?”贵霜侯既然决意反叛,定抱着斩草除根的念头。既然如此,贵霜侯迟早会清理残垣追下来,可以贵霜侯之能,也绝不会有这般的能力。

“我需要静心和你等提及往事,为防他们骚扰,已开启机关封锁前来的通道。”九天玄玄慎重道。

单飞下来时测过左近的动静,并没有什么发现。不过听玄女这般说,他倒是深信不疑。他是个极为高明的考古学家,但他能探测的范围究竟还局限在世人的极限。玄女、神农、蚩尤这些人的建造却已夺天地造化——神农开辟此间,绝不会只开了一条笔筒般隧道。

“既然如此,他们怎么还能下来?”单飞更是不解道。

“他们只怕拿了我等当年遗留的工具,这才能毁坏厚重的山壁机关。”九天玄女声音泛寒道:“他们要来,那很好。”

“我们该怎么做?”阿九有点惶惑道。

九天玄女道:“单飞,你带阿九先离开此间。”

“什么?”单飞不解道:“敌人前来,在下正要略尽绵薄之力,如何能离开这里?”

韦苏提婆却是心中画魂,暗想来的时候只有一条道路,对方既然从通道前来,单飞带阿九从哪里离开?九天玄女只让单飞和阿九离开,根本没有提及他韦苏提婆,难道让他韦苏提婆葬身此间?

“你怎能这般不知轻重?”

九天玄女声音中多少有丝责怪,“我和女修般,均只能凭意志留存这个世间,再不能亲自出手解决蚩尤遗留的祸患。如今大难将成,各方蠢蠢欲动,直指白狼秘地,他们的目的只怕是将白狼秘地的万鬼重新放到世间。你身为单鹏之后,这天下只有你才能重新封住单鹏所做的禁制,亦只有你才能消弭这场将来的大难。如今敌人持我等所遗神器前来,运用的这般熟练,多半是有恃无恐,你若是有所闪失……”

她话音未落,众人脚下再次摇晃。

阿九娇容改变道:“震动更近了。”

其实不用她说,单飞、韦苏提婆亦是察觉这点,韦苏提婆咬牙道:“单飞,玄女说的不错,无论如何,这是我的事情,你带阿九先行离去。”

一掌拍在单飞的肩头,韦苏提婆还能笑道:“阿九交给你,这里交给我。我或许可以拖住他们。”

“大哥,不行。”阿九急道:“若有通道,为何我等不一起离去。他们怎会放过你?”

“因为这通道的能量只能再支撑你们二人离去。”九天玄女轻声道。

众人怔祝

“为什么?”单飞问道。

九天玄女轻叹道:“单飞,在你等的心中,总以为我等似乎无所不能,却不知道我等亦有自身的局限。此间有天涯连接希腊,我始终未曾放弃寻找神农之心,这才数度使用天涯,可要动用天涯,必须要有能量催动,此间并没有破天鼓那快的方式汲能,我助你开启入此的通道,再发动机关封住来路,让此间所存之能已然不多。本来依照我的想法,再等上几日,我可送你们三人离开,但现在却是不能。”

微有沉默,九天玄女道:“以他们这般进展,绝等不了小半个时辰。”她不等说完,黄金祭台都颤,众人身在祭台之下,就感觉四周的岩石都像要掉了下来。

“既然如此,还请玄女送单飞、阿九离去。”韦苏提婆当机立断道。

“大哥,不行。”阿九眸中含泪,“你不走,我也不走。我……我陪你。”

“阿九,你怎么也这般不知轻重。”

九天玄女责备道:“你和单飞离去,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腕子上凤血镯本是开启龙宫天塔的关键……”

她说话间,黄金祭台上有一道玄黄的光线照在阿九的手腕上。

“我已开启了凤血镯的关键。你出了此间后,亦能再和我联络,也只有你才能和我联络。”九天玄女声音略有急促道。

阿九懵懂不明,“什么凤血镯的关键?”

这恐怕就和程序启动仿佛。

单飞已习惯用他那时代的事物来解释,他知道黄帝那些人实则已到大巧不工的地步,既然偃师都能做出人工智能,黄帝这些人能够控制工具的启动和关闭实不足奇。黄帝为防他们所用之物落入别有用心之人的手上,这才给工具加锁,如今九天玄女这般动作,应是开启凤血镯的联络机关。

念头闪转,单飞无暇详问,可感觉那震动不过数十丈外,暗凛敌人杀入如此之快。

“龙宫天塔在哪里?”单飞直指关键。

“龙宫天塔本在蒲昌海。”九天玄女有丝急促道:“那是单鹏当年坐镇之地,如今无暇过多解释,你去见了就知。单飞,准备带阿九离去。”

她说到这里,众人听得到她吸气的声音,然后就听到她喝道:“开1

有澄光一束从祭台集出,照在前方的石壁之上,石壁上瞬间有个蓝色的光洞打开。

“单飞……走1九天玄女声音有丝吃力的感觉。

单飞亦感觉不能耽搁,一皱眉,已拉阿九向那光洞跳去。跳去之时,他蓦地想起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玄女,你可曾见过一个叫孙尚香的女子?”

他记得当初和天魔交手时,见到孙尚香亦像在迷宫之内,不由急问。

“没有1九天玄女回了声。单飞和阿九被吸力所引,加速窜入蓝洞中,随即消失不见。

韦苏提婆饶是一代君王,蓦地见到天地间这般不可思议的神通,亦是叹为观止。可等蓝洞合拢,随即有惊天的声响从他身后传来。

硝烟弥漫中,有脚步声繁沓。

贵霜侯踏着烟尘在一帮人的簇拥下走进,见韦苏提婆孤单单的立在黄金祭台前,虽是诧异单飞和阿九不见踪影,贵霜侯还是忍不住哈哈笑道:“韦苏提婆,你哪怕上天入地,亦是逃不过我的手掌?你孤注一掷的钻入这里,可还期待玄女助你吗?”

“不错。”韦苏提婆轻叹道:“我正等着玄女助我。”如今的他虽是解了毒,但孤零零的面对敌方难数的高手和精兵,知道若没有奇迹,再无翻身的可能。

贵霜侯大笑道:“韦苏提婆,你莫要自欺欺人了,据我所知,九天玄女早不在这个世上,若非如此,我等如何敢入此间?”

韦苏提婆见贵霜侯说的这般得意,心中微沉道:“你说什么?”

贵霜侯一字字道:“九天玄女已不在这世上1

“你如何知道?”有声音问道。

“我就知道。”贵霜侯得意非常,才回了句后笑容蓦地僵硬在他脸上,因为他发现问话的不是韦苏提婆,而是个女子。

众人不想此间还有个女子,不由向声音所传的方向望去。

韦苏提婆亦是露出惊诧之意。

声音不再飘渺的如天籁般传来,有个女子正静静的立在黄金祭台之上。

那是个眸如月牙的女子,眼眸中并没有皎月般的明睐闪亮,亦没有新月般朦胧的月光,有的只是掌控苍生、傲视天下的冰冷无限!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