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30节 大错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30节 大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九天玄女说的越发激动,但说到神农的事情时,声音渐渐转为低细不为人闻。r?anw enw?w?w?.??是女人、都有断断续续的毛病,很多话都不肯痛快的说出来,女人喜欢让男人去猜,九天玄女看起来亦不例外。

单飞、韦苏提婆互望一眼,却多少都有点了然的表情。九天玄女与黄帝、蚩尤和神农是一批人,自然彼此均有好感,听九天玄女的意思,对神农自我牺牲的精神很是认同,亦像有些喜欢神农。

阿九径直大声道:“玄女,你是喜欢神农吗?在你心中,无论神农变成什么模样,你都在爱着他?”

她对九天玄女提及的往事多有不懂,唯独对这种男女感情很是关心。

韦苏提婆本要喝止,终于无奈的笑笑。

阿九更是道:“你没有做错什么埃你若爱一个人,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你都会喜欢他的,这才叫**。”

她说话时俏脸满是认真的表情,却不敢去看单飞一眼。

九天玄女许久才幽幽一叹道:“事情过了两千年,再提及这些事情已没有意义。”

“神农在哪里?”阿九问道:“你这么神通广大,为何不去找他?”

单飞亦有这个疑问,他不知道九天玄女、女修这些人究竟以何种方式竟能存活数千年之久,但想这批人很是类似,按理说黄帝、蚩尤、神农这三大巨头也没道理死去了。

九天玄女并未回答,回到正题道:“黄帝得神农的帮助大破蚩尤,甚至擒下了蚩尤,将其囚在冥数内。”

单飞微凛,暗想蚩尤极具蛊惑的能力,黄帝将其囚禁在冥数内,倒有判蚩尤无期徒刑的意思。

微微皱眉,单飞问道:“但蚩尤还是逃了,若不是玄女放了他,那蚩尤如何逃走的?”

九天玄女的声音中有丝愤慨,“放走蚩尤的是精卫1

单飞怔住,神色古怪道:“精卫?”

阿九一直难以接上话题,此番终于有了共同语言,立即道:“单飞,我知道精卫的。据《山海经》记载,发鸠山上有繁茂的柘树,上有一种禽鸟名叫精卫。据传说,精卫原是神农的小女儿,但在东海游玩却被溺死在东海。精卫化身为鸟后因为心中忿忿不平,常衔着山上的石头去填海呢。”

见单飞望来,阿九随即道:“我就知道这些,不知道有用没用?”

韦苏提婆心中喟叹,暗想这个妹子总是希望参与进来,亦希望对单飞有所帮助,但这种记载多是有问题的。

“单飞,你觉得阿九说的如何?”九天玄女问道。

单飞皱眉道:“精卫是神农的小女儿?”阿九说的和他脑海中记载相符,但除了精卫的身世外,其余事件均让他感觉有些无稽。

“不错,精卫的确是神农的小女儿,我等均叫其女娃。”九天玄女和众人交谈,一直言语和善,但提及精卫时却难掩憎恶之意,“当年我等千辛万苦擒下了蚩尤后,因为我们毕竟是一类人,对如何处置蚩尤一事难以定夺。黄帝请蚩尤放弃灭掉人类的计划,蚩尤却是执意不肯。神农虽是无奈,却说不能杀了蚩尤,神农就是那般的人,总希望我等能和睦相处。”

“那玄女你呢?”单飞问道。

九天玄女半晌才道:“我也希望蚩尤能改变心意。”

单飞暗想马未来对这四人的禀性说的一点不错黄帝通权利,蚩尤好武力,而神农更像个理想人物,至于九天玄女呢,选择了流年,亦选择了漫长的等待。

对于男人来说,有问题一定要改变,不改不痛快。可是女人多数只要能维持安逸水准,改不改的倒是无关紧要,最重要的是她觉得心情可以承受就好。

神农碍于友谊不想杀了蚩尤,九天玄女虽是能力惊人,可处事恐怕还是有点优柔寡断。但这二人竟都没有想到过事到如今,这件事一定要解决,不然后患骇人。

“你定然以为我等若当机立断杀了蚩尤,也不会有后来那多事情发生。”

九天玄女似看出单飞所想,否认道:“我等只是下不了手。可若没有精卫的话,事情本来不会变得糟糕。”

“精卫为何要放走蚩尤?”单飞不解道:“她……喜欢蚩尤?”他实在想不通精卫这么做的道理。

九天玄女默然片刻,这才一字字道:“她喜欢的不是蚩尤,而是刑天1

祭台幽寂。

单飞讶然无语,许久才重复道:“精卫喜欢的是刑天?”他那时脑海有些空白,想的只是陶渊明曾做的一首古诗。

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陶渊明曾将精卫、刑天并列诗中,而精卫、刑天在传说中也的确是同时代的人物。陶渊明或有意或无意的搭接这二人,单飞却未想到过,这二人的确有恩怨纠葛。

“传说中刑天是神农的手下?”韦苏提婆被往事恩怨吸引,亦知晓中原掌故,终于插了句。

“不错,刑天本是神农的手下。”

九天玄女恨声道:“他若不是神农的手下,我等如何会让他看守蚩尤?可我等实在做梦也没有想到过,就是神农的手下刑天和神农的女儿精卫联手放走了蚩尤1

“为什么?”单飞费解道,他那时忍不住又想到了关云长。当初吕布复生,他曾听关羽提及了刑天关氏先祖本好求仙问道,曾经卫护刑天的墓葬。而据关羽所言,刑天的确是神农的手下,之后刑天却代替蚩尤对黄帝宣战,反被黄帝斩首。而后刑天以***为目,以脐为口,居然还能和黄帝对决。

吕布被斩,因异形、长生两香死而复活变成不死僵尸,刑天的情况看起来亦和吕布极为相像。

往事支离,单飞本是东鳞西爪的求索,直到如今才发现一切事情冥冥有合,环环相扣。

“万事因缘和合而生。”韦苏提婆亦是诧异道:“这其中必定有缘由所在。”

九天玄女良久才道:“我想不到原因。或许刑天想掌控天下,或许刑天本是叛逆之人。当年刑天和精卫联手从冥数放走蚩尤,随即被黄帝发觉。黄帝派人海上追击,本可追上蚩尤,不想精卫竟故作迷阵,引黄帝追错了方向。蚩尤、刑天逃走,精卫反倒自食恶果、溺死在东海之上。”

单飞目道:“精卫淹死在东海是真的,不过变成飞鸟却是伯益的掩饰?”

“是掩饰。”

九天玄女感慨道:“伯益因为敬佩神农的为人,对其女这般恶行不忍直书,也算留给神农一些面子。”

轻叹一口气,九天玄女喃喃道:“神农离开中原,前往更西的地方,是不是也因为愧疚此事?”

她声音中满是惆怅,之后一时静寂。

单飞不想往事这般跌宕起伏,他从太多人口中听到当年的点滴,却没有哪一次听得这般详荆九天玄女对他并不隐瞒,他如何不会趁机问个清楚?

“后来呢?”

“刑天为让蚩尤顺利逃走,居然很快召集蚩尤旧部,重新向黄帝宣战。”九天玄女满是不屑道:“可蚩尤都不是黄帝的敌手,刑天虽是犀利,如何能对抗黄帝?黄帝斩了刑天,不想刑天死而复活,竟又变成僵尸和黄帝对抗。但黄帝早知道僵尸的***之法,再次杀了他。”

“我知道了。”阿九突然道。

九天玄女声音中有丝奇怪,“你知道了什么?”

阿九认真道:“刑天是为精卫而战!黄帝害死了精卫,刑天爱着精卫,这才为精卫坚持打下去。”

“阿九1九天玄女厉声喝道:“你怎会这般糊涂。精卫不辨是非,终于铸成大错,死是自取恶果,和黄帝有什么关系?你为何很是同情她?”

阿九骇了一跳。自入此间后,她一直将玄女当娘亲看待,九天玄女对她亦是极为和善,这般厉声呵斥倒是头一次。

眼中噙着泪水,阿九不敢反抗,垂头道:“玄女,我……我……”她是想什么说什么,不敢反驳九天玄女,却也不认为自己错在哪里。

九天玄女声音转缓道:“阿九,你是个天真无邪的女子,想的竟是美好的事情。但你却不知,这世上***的人专会利用世人的天真无邪、美好梦想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单飞、韦苏提婆均是心有戚戚。

这二人一是两世为人,一个是从权术血腥中登上帝位,对世人的了解远比阿九要深刻许多,知道玄女所言可说是警世明言。

“你是从好的地方去想,但你焉知这不是刑天用花言巧语欺骗了精卫?而精卫被刑天的外表所迷,受其蛊惑才和黄帝、神农作对,以至酿下大错?”

阿九眼中的泪水垂落下来,低声道:“玄女,我知道了。”她知道玄女所言很有道理,心中却想单飞不会骗我的,他哪里对我说过什么花言巧语埃

“后来呢?”单飞不想看到阿九过多的伤心,回到正题道。

九天玄女道:“黄帝斩了刑天后只怕蚩尤随即灭世,立即追踪其到西域,不想蚩尤竟悄然的建立了白狼秘地。蚩尤所用的手段极为高明,黄帝不能强攻,因为他知道蚩尤若是鱼死网破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正在黄帝焦急时,蚩尤突然要谈判……”

“谈什么?”单飞心下讶然,实在想不出蚩尤到底打着什么算盘。

ps:感谢书友‘年少ぺ轻狂’每天默默的用打赏签到,多谢了.也感谢众多打赏老墨的新老书友们。谢谢大家的支持。创世那边的书友就不用打赏了,那钱我收不到,有些浪费了。还是留着订阅用吧。谢谢你们的支持。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