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27节 注定失败的实验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27节 注定失败的实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不想此间除了他们几个和九天玄女外,居然还有外人在场,倏然回头向来路望去,单飞下意拭是有人从他们前来之路找来。天籁小说

来路黑黝黝的让人看不清动静。

“你是单……”那声音再次响起,其中带着惊喜之意,但只说了三个字后就戛然而止,再没有了声息。

“你是?”

单飞一听这女子这般说话,立即意识到这人竟然是认识自己的,不然何以叫出自己的姓氏,而且那人还有种故人重逢的喜悦。

他问话出,四周却是再没有了任何动静。

韦苏提婆自诩了解中原,可到了此间后听的尽是前所未闻之事,多少有些自卑之意。见单飞这般,韦苏提婆谦逊问道:“单飞,出了什么事情?”

单飞摇摇头,望着祭台的方向道:“玄女,适才好像有个女子在说话?”

九天玄女那面静寂良久,终于回道:“我亦听见,奇怪,不知那女子……”顿了片刻,九天玄女迟疑道:“不应是外人闯入此间,不然我会觉。那会是……”

单飞忍不住提醒道:“那会不会别的祭台传来的讯号?”

韦苏提婆、阿九面面相觑,齐声反问道:“什么……讯……号……”这兄妹实在有太多不懂的事情。可听单飞和九天玄女交谈,竟似无所不知、哪怕不知也很快能得出***,真正的显出博学的那面,暗想当初单飞在贵霜宫中露出的见识看起来不过是牛刀小试。

“玄女等人通讯用的方式。”单飞简单解释道。

九天玄女那面又是沉默良久,这才低声道:“不错,是讯号。是……应该是从云梦那面祭台传来的讯号。”

单飞身躯微震,失声道:“我知道了,那女子是诗言。”

他感觉那女子认得自己,先是向自己熟悉的女子方向去想,可他知道不是孙尚香——他实在太熟悉孙尚香的声音。不是孙尚香那是哪个?他脑海中将认识的女人的声音回忆遍,却觉得无一符合。

等听到九天玄女的回答,单飞暗道自己愚蠢,暗想除了诗言还会是哪个?

当年神农在世上各地建立了许多祭台,放在当代就和通讯卫星般。不过当代人造的通讯卫星数量磅礴,已在地球周围的太空形成一个大大的垃圾场,不时的会掉下点儿零件经过天空。这些垃圾坠落时被很多ufo烧友看到后、激动的以为是外星人造访。

外星人低调的宣布——不背不背,大哥,我们绝不背这个黑锅。我们不是大自然的搬运工,可我们也不是这些太空垃圾的制造者。

神农这种建设既先进、又环保,实在是节能的标兵。而云梦的天眼系统、冥数的自动导航应该均得益神农的这种基础建设。

单飞一直奇怪一件事情,为何各国的神仙那般神通广大,足迹却始终局限自己的国度,始终不肯踏出国门去看看,仿佛以神仙之能也是地心说的支持者,更不知道地球的渺小?事实证明局限的不是神仙,而是那些编造神话的人类。

神农的足迹应是遍及世界——最少他在古希腊的克里斯迷宫下亦安装了联络器。

云梦也有联络器。

姬归、楚威那帮人的祖先因为对周王室的希望,历尽艰辛的入了云梦秘地,希望***人类轮回的病根,而黄金祭台本是他们的最后的希望。

或许是有人指点,或许他们无意中现从祭台上能得到一些讯息,因此姬归的先祖们这才持之以恒的派人祭天希望得到上天的启示、或者说是得到黄帝这些人的启示。

诗言不是始终在云梦那面的祭台之上?如果讯号从云梦传出,不问可知,那只能是诗言出的问询被这面收到!

“诗言?是谁?”九天玄女问道。

阿九也很关心这个问题,不由紧张的聆听***。

单飞一怔,“玄女不认得诗言?”他心中一时有些费解。

九天玄女半晌才道:“是晨雨的***吗?我记得她本来叫做弦声。我知晓她的时候,那是十数年前的事情了,她那时不过还是个妙龄少女。后来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难道她又回到了云梦秘地?”

阿九轻舒一口气,她没有去想太多,只计算着什么诗言的年纪,暗想如果依照玄女这般说,诗言年纪不应小了,这个诗言不会是单飞喜欢的女人。

单飞诧异道:“她一直在云梦秘地的祭台祈天,难道玄女从未收到她的讯息?”他想到诗言本是姬归最器重的孙女,亦表现出非凡的灵性,为何祈天这久,却从未和玄女联络上?

九天玄女否认道:“没有。单飞,你应该知道一件事情,破天鼓、自鸣琴这些器物落入世间人类之手,几乎和神器一样。一个许愿神灯就可造就个安息帝国,一块和氏璧,亦能创建五千年内不能越的神迹。”

声音感慨,九天玄女道:“我等所知,均如神仙之能般。刀能救人,亦能杀人,我等的能力若落在野心之人手上,不过开创个大大的疆土。可若落到残忍之徒的手上,那对世上来说绝对是毁灭的灾难。黄帝当年为防我等所能误入心术不正之人的手上,这才对我等秘密加了许多***,非大才能之人不能***。而神农进行祭台建造也是恪守这个原则,世人必须要减少痴迷和贪婪,多了信心恒心才能再见我等。因此你如果入云梦,就一定要经过琴鼓山的考验,要入此间,亦要通过克里斯迷宫的考验。”

韦苏提婆道:“我等原来未经过玄女的考验。”他知晓王庙多年,亦知道迷宫和此间秘密多年,却一直不能得门而入,不由暗叫惭愧。

阿九亦是咬唇。

九天玄女很是温婉的安慰二人道:“当然,要入此间,还要一些机缘。”她略有沉吟道:“诗言或许不得其法,这才难和我联系。我试着找下她。”

她说话后,祭台左近沉寂良久。

“我无法得到她的回复。”九天玄女惋惜道:“一切看缘,等她再有传讯时,或许才能说明她掌握了和我等交流的方法。”

诗言再没有声音传来,九天玄女回到话题道:“单飞,我适才说到了哪里?你又知道了什么?”

单飞思索道:“据我所知,黄帝和玄女、神农等人想要改造世人,这才由神农建造世上的祭台将世上生的事情进行监测,而后应该是实验的开始?”

“实验?”

九天玄女感慨道:“你这个措辞用的极好,不错,是场实验!约莫两千年前,此间的人类本是蒙昧,头脑并没有得到太多的开,甚至可说处于蛮荒野蛮时期。神农的设想是——利用无间一术辅以流年,通过不停的重复改变,可让中原人类的认知很快接近我等的水准,之后再将这种计划推广到整个世界。”

韦苏提婆听的目瞪口呆,单飞亦是心潮澎湃——他对神农有着莫名的好感,或许因为神农遍尝百草拯救世人,或许因为马未来对神农亦有好感。

“看来你也认同这种计划。”九天玄女似能看到单飞的表情。

单飞点头道:“人类有点悲哀之处就是好读书时不好读书、好读书时不好读书。神农的计划本可让人类改正这个缺陷。”

“单飞,你在说什么?”阿九弱弱的问了句。她听不出单飞说的那两句有什么区别,只感觉声调有所变化。

单飞笑道:“这句话是说,人类在能获取知识的好年纪却不努力,等到真正想要改进时,却已经流年逝去,这是人类的悲哀之处。”

韦苏提婆缓缓点头,赞了句,“说的好。”他心中想的却是——这道理推而广之,就是说世人值得珍惜的时候不知去珍惜,等失去了再想弥补却无力回天。他家族惨变,兄弟相残,等坐上帝王之位后才现只剩下阿九这个亲人,这才对其很是疼爱。一念及此,他倒有大彻大悟之感。

九天玄女赞同道:“不错,人类总是有种不能重新来过的憾事。若是能重新来过的话,人类多是以为自己会过得更好。神农就是这般想法,这才开始推动这个计划。可惜的是……事实绝非他想的那么简单。”

单飞心中微颤,“很多人记不住曾经生的事情,反倒开始迷信孟婆汤的传说?”

“这只是其中的一个问题罢了。”

九天玄女的声音中终于有了厌恶,“实验的根本症结是——神农把此间的众生想的太过美好,却不知道这世上的人类愚痴到难以想象的地步。在实验源头改变时,很多人虽是再次来过,却根本不记得曾经生过什么;有些人就算事情生过千百遍,却是根本不知道是自身出的问题,反倒延续着习气的驱使、继续走着错误的道路;更有甚者,有极少的人通过这种改变记忆预知了很多事情,可他们因此沾沾自喜,想到的第一件事绝非改善人类的症结,而是全力追求自身的利益。他们以为自己得到了神的助力,却不知道珍惜这能力,反倒开始通过毁灭***人来满足自己的**1

顿了片刻,九天玄女终下结论道:“这是人之劣根,无法用无间改变。如今看来,这本是一场从开始就注定失败的实验1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