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23节 终极答案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23节 终极答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路已到了尽头,路的尽头又是什么?

单飞听韦苏提婆这般说,一时间感慨万千,竟有些泪润眼眶。他初到这个世界,不过是想延续自己做个成功人士的习惯。

他习惯那种顺延、习惯自己的坚持——不平则鸣,却没有信心去做个真正的改变。因为他早就知道改变或许是不变,延续着轮回的圈转。

孜孜以求的前行,是因为他还有梦想、他还有承诺,他也会怀疑,不知自己能否击败轮回,因此他还时不时有着徘徊和伤感。

晨雨比他要坚强许多。

他知道若非晨雨留书给他、笑着说会在路的尽头等着他,他可能坚持不了更远。路途曲折遥远、会让很多人忘记曾经的希望。

有多少人还在坚持着自己曾经美好的希望?

“路的尽头不是毁灭,而应是期待。”单飞终道,他不仅仅是在回答韦苏提婆,还在回答着内心的自己。

“期待?”韦苏提婆声音很有些异样。

“不错。就是期待——美好的期待。”单飞凝声道:“支持你走下去或许是因为仇恨,仇恨也是一种期待,但仇恨的尽头是毁灭,唯独爱的期待才会让世人还有勇气继续走下去。你能走到这里,不也是因为爱?”

黑暗中韦苏提婆许久没有言语。

幽叹传来,韦苏提婆终道:“你说的很好。阿九没有选错你,可惜……可惜……我再也走不下去了。”

“为什么?”单飞反问道。

韦苏提婆缓缓道:“我面前是条死路。”

单飞看着黑暗中那难揣的身影,昂声道:“没有死路,只看你怎么走下去。”他举步上前,和韦苏提婆并肩面对着前方厚重的墙壁,沉吟道:“我这一路行来,知道这条路是盘旋向下,深度已在数里之外。”

数里听起来不远,但单飞知道代表古代挖掘技术巅峰的盐井亦不过是在数十丈开外,有人能从山上向下开出这样一条数千米的深邃暗道,已是奇迹。

王庙、迷宫或是阎膏珍所建,但这条密道,哪怕以阎膏珍的能力,亦是难以做出来。

很多时候,并非人多就能创出奇迹的。

“你很细心。”韦苏提婆叹道:“你什么时候都会保持这种清醒?你难道没有糊涂的时候?”

单飞默然片刻才道:“我有时也会骗人。”

“哦?”韦苏提婆轻轻的咳。

“但我很难骗过自己。”单飞凝望着前方的石壁,郑重道:“一个人活在这世上,若连自己也在欺骗,他为何还要活下去?”

不闻韦苏提婆的回答,单飞又道:“适才我敲敲打打,本是听听周围有没有别的出路。”

“没有想到你还有这般本事。”韦苏提婆语气中满是讶异。

单飞慎重道:“我只听出,这条密道径直通向这里,密道周围数丈内绝没有别的空间。”

韦苏提婆惊奇道:“这条路很难是人开出的,更像是神创造的这种奇迹。”他多少知道这种挖掘的困难,“听闻中原的秦始皇就曾穷极地下挖掘出自己的坟墓,可是他运用的好像也非是世人的力量?”

单飞不能不说韦苏提婆对中原文化的了然,还在很多中原人之上。

“他挖那么深,只为埋葬自己?”韦苏提婆缓缓问道。

单飞摇头道:“没人知道,中原像他这般作为的人不多,甚至可说只有一个。”他听韦苏提婆这么说,亦是有些奇怪。

因为华夏数千年的历史中,有很多帝王为自己的身后墓地做了很多文章。像成吉思汗的那般雄主、掩埋自己墓葬的方法是在大草原挖块地葬了自己,然后纵千军万马踏平草原,又杀了所有知情之人,这才让自己的墓葬地点不为后人所知。像成吉思汗这样的人已不多,更多的帝王不过是在选择龙穴后,增加机关、障碍来造就后人挖掘的困难度,唯独秦始皇明目张胆的将自己坟墓立在那里,却让两千年后的世人都是无法挖掘,这不能不说是个异数。

秦始皇挖得那么深,只是为了不让后人找到他的棺椁?

“或许是因为很深的地下有着世人不知的秘密,秦始皇挖那么深亦是为了个秘密?”韦苏提婆悠悠道:“就和如今的地下一样?”

单飞心中微震,倒感觉韦苏提婆这个设想很有新意。因为在那个时代,对秦皇陵的挖掘始终密而不宣。当然了,上面对外的解释是保护其中的文物,只怕出土后风化保持更难,不过单飞很难相信这种宣传。

“我们虽知这地下有个秘密。不过……我们却无能再进一步。”韦苏提婆轻叹道。

“你若是带别人下来,或许不能的。”单飞道。

韦苏提婆失声道:“你还能开启前方的道路?”

单飞“嗯”了声,将还在昏迷的阿九放了下来。他上前一步,摸索着前方的墙壁,不多时,暗中就听“卡”的声响。

前方有光芒闪亮,石壁上蓦地现出个圆盘般的光圈。

那光圈明亮皎洁,就如夜空悬挂的明月般。光线明亮、柔和,虽在暗道突显,并没有让人感觉到刺目。

“是魔环。”韦苏提婆能为贵霜王就绝对不笨,一看那圆盘立即醒悟过来,“是魔环加上你当初对抗天魔他们手中拿的东西。这是开启此间的……钥匙?”

“好像。”单飞回道。他回话时,前方圆盘光芒更亮,单飞抱起阿九退后一步,韦苏提婆见状,也是不由退后。

“单飞,你如何知道魔环和你带的东西是开启之法?”

“我猜的。”

单飞目光闪亮,“我本来不知道如何开启此间。可正巧看到前方有个凹进的图案,而这图案和魔环与六壬盘合在一起的形状很是吻合。”

韦苏提婆叹息道:“造化之奇,莫过如此,谁能想到天魔和你均带着开启此间的重要之物,偏偏魔环又被你夺了过来,或许这就是天意,冥冥天意注定你才能开启此间。”

单飞自语道:“或许吧。”

二人交谈中,前方亮光大盛时转瞬开朗,石壁倏然消失不见。

那是一种极为特异玄奇的现象,就如仙人仙法般绚丽多彩。单飞也听过很多神仙洞府的传说,暗想自己此刻倒像得入神仙洞府般。

不过他没有时间去感慨,前方路通,他的目光瞬间被眼前的情形所吸引。

前方明亮。

有金色的光线从前方黄澄澄的照来。

心中震颤,单飞几乎***道:“黄金祭台?”

前方是个极为空旷的石室。

神仙洞府在世人眼中多是奢华的难以言表,因为世人多是用自己的眼光来设想成为神仙后的富足,但此间空旷的却是出乎世人的意料,亦出乎单飞的意料。

只有一座九层的黄金祭台屹立在石室的中间,散发着迷人、而又冷漠的光芒。

单飞心中震颤,并非因为这祭台可说是极大的宝藏,他真正震撼的原因是——云梦秘地中,不是亦有一座一模一样的黄金祭台?

这祭台究竟意味着什么?

云梦秘地的祭台象征着向神灵祈求指示,这里的祭台呢?可向玄女请求所有一切的终极***?

“单飞,怎么了?你见过这祭台?”韦苏提婆不由道。

他话音未落,就见单飞急退贴石壁而立。韦苏提婆虽是贵霜王,但到了这种神奇的地方,知道帝王权术无用,一直以单飞马首是瞻,见状亦是身形急退道:“单飞……”

韦苏提婆不等再问,倏然收声,他发现了单飞急退的原因——在单飞迈入此间后,黄金祭台上灿黄的光线突然集成一束向单飞照来。

单飞亲眼看到六壬盘反射的一道光线将天魔的几个手下轰成了渣,眼看这般异样,如何会不躲闪?

不过他躲的虽快,却如何快得过光线?光线追踪而上,并没有落在单飞的身上。

“这是哪里?”有个娇柔的声音响起来。

韦苏提婆听到那声音,心中狂喜,“阿九,你醒来了?”他喜悦中带着震颤,因为他见那道光线没有照到单飞,反倒落在单飞抱着的妹妹身上。

阿九随即醒来。

韦苏提婆知道天魔下的毒只有天魔可解,但这道光却让阿九立即醒来,难道说——这道光线本有不可思议的治疗功能?

若非神迹,如何会有这般迹象?

身躯轻微颤抖,韦苏提婆饶是身为世上四大帝国之一的贵霜君王,对这种神迹亦是敬畏难言。

阿九神色困惑,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见到单飞正抱着她,俏脸微红,阿九并未抗拒,只是咬唇道:“单飞,你怎么带我到了这里?”

她本是忐忑,可只要看到单飞在身旁,就将一切不安丢在脑后,“我在祭台突然昏了过去,我大哥怎么会让你带我出来?我大哥……”

她说话间美眸四望,终于看到韦苏提婆嘴角的鲜血、神色的灰暗,惊呼道:“大哥,你怎么了?”

阿九挣扎站起,冲到韦苏提婆身旁,握住他的手急声道:“是……单飞……不是的……”她本以为是单飞重创了韦苏提婆,毕竟这里只有单飞、大哥和她三人,可她随即否决了这个***。娇躯微颤,阿九倏然向黄金祭台望去,轻呼道:“玄女,你在这里?我感觉到你在这里1

单飞、韦苏提婆他们虽知这种奇迹也只有九天玄女那般人物才能创建,可听到阿九这么说,还是忍不住心中震颤。

四周空旷,终有一个柔和的声音传了过来,“阿九,你和单飞来了,很好,我一直在等着你们。”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