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21节 帝王血泪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21节 帝王血泪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众人只怕韦苏提婆会反扑,心中惶惶,一时间没什么主意。.有人已暗自后悔,心道若是不听贵霜侯的蛊惑,如今大伙还是相安无事,或许得不到更多,最少不会丢了什么,如今一来,大伙都有被灭门的可能。

天魔似看出众人的惶惑,冷冷道:“韦苏提婆就算逃了,也活不了多久的。”

贵霜侯精神一振,喜道:“你说什么?韦苏提婆他……”蓦地有些醒悟,贵霜侯振奋道:“你两番下药,韦苏提婆中毒后必死无疑?”

天魔缓缓点头,“若非如此,我怎会放任他就这么离去?”

众人惊喜中又带着惊吓,暗想己方亦是中毒,难道天魔是用这招来控制贵霜的权贵?休密侯更是嗄声道:“那我们呢?”他被天魔一声断喝迫得***,对天魔着实痛恨中带着畏惧。

天魔漠然道:“你们乖乖的听话,自然不会有旁的问题。”

众人听出天魔的威胁之意,不由心惊。

贵霜侯亦是暗自皱眉,此刻却是骑虎难下,强笑道:“下和我等本是互利互惠,只要韦苏提婆死了,本王定然会答应下的所有条件。”

天魔冷哼一声,突然大踏步向祭殿走去。贵霜侯心中不解,还是紧紧跟在天魔的身旁。这时祭殿灰尘稍尽,四处廊柱均有破损,贵霜侯见状,回忆起方才石破惊天的情形,不由阵阵心悸。

见天魔走到坍塌的祭台前不语,贵霜侯不由问道:“下在看什么?”

天魔不语,奋力推开眼前的碎玉断石。

贵霜侯举目望去,失声道:“咦,祭台下怎么会有个洞?”天魔推开之地,赫然露出个洞口,不过更多崩碎的玉石已将洞口堵住,让人不知道那洞口通往何处。

天魔翻了个白眼,“你是来说废话的吗?”

贵霜侯微有脸红,知道这是贵霜王庙,自己如果不知情,天魔更没有道理知晓。手一挥,贵霜侯吩咐一个手下道:“去将苏拉找来。”

等苏拉近前,贵霜侯冷然道:“苏拉,这里有个地下暗洞,你当初为何未向我等言明?”

苏拉神色错愕道:“我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入口,这里也根本没有开启的机关。如果祭台没有坍塌,谁能知道这下面有个入口?”

贵霜侯感觉苏拉所言有点道理,皱眉道:“迷宫的所有出口,你均派人把守了?”见苏拉点头,贵霜侯微有吁气,强调道:“无论如何,绝不能让韦苏提婆活着出了迷宫。他一出来,立杀无赦!”

苏拉缓缓点头。

天魔突然道:“你让人将地道口清理出来。”

贵霜侯微有不解,“我们只要守着出口就好,下何必深入其中?韦苏提婆不是必定会死吗?”

“韦苏提婆会死,单飞却是未必。”天魔长吸一口气道:“他本有机会从别处离去,偏偏他和韦苏提婆进入这里。既然如此,我们就一定要查个明白!更何况……”

他没有再说下去,握紧还在流血的左手,手臂不由自主的轻轻颤动。

单飞的确有机会从别的地方离去。

六壬盘居然将天魔的修罗吼反击了回去,造成那般逆天的效果让他意料不到。如果让单飞解释的话,只能说他手中这魔环加上六壬盘变成了类似功放器的东西,这才让修罗吼造成的后果这般惊人。

当然了,这是他一个类似的比喻,真正的实现方式绝对要比他想的要高明太多。

祭台轰塌,众人如面临世界末日般自顾自的逃命,单飞却还记挂着阿九。他不爱阿九,可无论如何,他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阿九葬身祭台的乱石之中。

他飞身冲向祭台时,阿九正被震得腾起,又随碎石落下,单飞一把接住阿九,感觉一人冲到他的身后。

单飞不用回头,就知道那人必定是韦苏提婆无疑。

“走1单飞右手接住阿九,左手一圈,早用衣袖回旋荡开周围的碎石,就要带路杀出去。他这种时候,绝不会走苏拉指点给他的密道,但想着从王庙突围应是无人可挡。

“下面。”韦苏提婆急喝道。

单飞不等韦苏提婆说完,亦看到脚下竟然有金光闪耀——祭台崩塌四散,露出下方的一个洞口!

这是什么所在?

单飞转念间,就见韦苏提婆急急招手。单飞心中本有犹豫,可见韦苏提婆投身其中时,单飞当下飞身入内。

轰隆隆声响不断,上方有无数碎裂玉石砸下,很快封住了头顶的入口。

眼前一片黑暗。

感觉到韦苏提婆继续向下奔行,单飞微闭着眼眸凭直觉跟在他的身后。那地道是盘旋向下,不一会儿的功夫,上方轰隆声响已然不觉,可下方仍是黑黝黝的不知道要通向哪里。

“这是要到哪里?”单飞脚步不停,终于问了句。

韦苏提婆稍缓脚步,低声道:“我不知道。”可能知道回答的有问题,韦苏提婆涩然道:“据阎膏珍那时候留史记载,他建王庙迷宫后,本有一条道路可径直面见九天玄女。我知道此事后,曾命苏拉找寻这条道路,可始终无法找到。”

单飞反问道:“你怀疑这里就是阎膏珍记载的那条道路?因此带我下来看看?”

韦苏提婆身形凝住,轻咳了几声。

单飞暗中皱了下眉头,“你……你……我们本应该留在上面才对。”这里极为黑暗,亦是极为的静寂,就因为这样,单飞才能立即嗅到血腥之气。

他看不到韦苏提婆的样子,可知道韦苏提婆在咳血——韦苏提婆中毒了,他活命的机会是在祭台之上。如今的情况和阿九中毒不同,那时候他单飞还有解药,可如今在这种幽暗的地下,单飞饶是妙手回春亦是救不了韦苏提婆的性命。

“没什么。”

韦苏提婆轻淡道:“单飞,当初我见到你的时候,有些事情未和你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