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19节 上香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19节 上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和天魔那八个手下一般的感觉。.圆环未合时,他已感觉到六壬盘剧烈的颤动,等到魔环合拢之际,六壬盘中转瞬有大力,就要离他而去。

好在他反应极快,已在魔环合并之时就捏住了六壬盘。饶是如此,六壬盘仍和活了般,极力要从他手上离去。

单飞不知为何会有这般古怪,但内心感觉六壬盘和对方的魔环就如两块强力磁铁般,此时产生相互的引力。

魔环正中,不是有巴掌大小的空隙?那里难道就是镶嵌六壬盘的地方?六壬盘本是从中原卜氏坟墓起出,魔环却是身毒魔王之物,这两件东西莫非同源而出,这才有如此的吸引?

单飞脑海中数个念头闪过,自然不会让六壬盘脱手离去。他眼下对六壬盘虽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可见魔王那些手下分藏魔环、当作宝儿一样,就绝不会将这两件东西合在对方的手里。

对方不是故弄玄虚,拿出魔环后恐怕会有真正厉害的杀招使出!

单飞一念及此,试探上前一步。他当初在云梦泽时已碰到过类似的情况,知道双方距离尚远,引力就是如此之强,双方近了一步,只怕引力会益发的强悍。

果不其然,引力倏然倍增。单飞因有预料,上前时重重一脚竟踏碎了云石,以足踩入地面抵抗那奇特的引力。

他本是试探,不想一脚踏破云石时,脑海中蓦地震颤,随后就觉得前方空间似在扭曲、双目竟似看破虚空般见到孙尚香正向他望来!

是孙尚香!

单飞从西域来到贵霜,本是听孙钟所言要救孙尚香。蓦地见伊人就在空间那头,他忍不住的心中震颤,这才脱口叫出孙尚香的名字。

孙尚香虽向此间望过来,但眼前的画面可说是有些模煳,单飞依稀只感觉孙尚香所处之地极暗,让他看不清楚究竟,这才立即询问孙尚香身在何处。

孙尚香未语,眸中似有诧异之意,红唇微张。

单飞听不到孙尚香的声音,但看其口型,知道她正在叫着自己的名字。

怎么回事?

单飞暗想这种情况和当初击败黄堂的时候似有类似,都是在极为危机时突然出现点异样。

异样和六壬盘、魔环之间的引力有关?

单飞转念间再上前一步,一脚又重重的踏在云石之上。

云石碎裂。

众人都是露出惊骇欲绝的神色。单飞急于询问孙尚香在哪里,却没有留意到他这两步踏出的力道可说是耸人听闻。

贵霜王庙本是神圣之地,祭台以玉石搭建,祭台旁的地面铺的亦是极为贵重豪奢的云石。这云石质地上乘、坚硬似铁,每块云石均是工匠打磨许久而成。单飞败灰熊、击毙迈迪、迈卡只让人觉得他的身手灵动,但这两脚踏出后云石破碎,却是连大象都是无法造成这种后果,这也就难怪众人脸色如土,暗想如被这一脚踩上,后果简直不堪想象。

天魔的手下人更是厉喝声中,八人齐齐从祭台飞落。

单飞一步踏出,他们手上的魔环就如硬弩破空急行般,这八人饶是有所准备,还是难拒大力,不由自主的向祭台下落去。

好在这八人配合多年,就如同一人般。知晓不好后,有两人四手拉环,另外六人却是长臂相连,瞬间抱住前方那人的腰间。

八人合力倒仰,这才抗住前引之力。

单飞无暇去理会那八人的举动,果见伊人玉容更是清晰,发现她似处于密室之中,而密室周围有浮雕画像,仍让人看不清楚究竟。

“尚香……你在哪里?”单飞再喝,虽感觉抓着六壬盘就如抓着飞行的炮弹般,还是决定再上前一步。

他能否看清孙尚香所在之地与魔环和六壬盘的距离有关!

单飞不解时空概念,但对这个现实却是清楚了然。闷哼声中,单飞举步上前。

众***骇。

有人不明究竟,暗想你们好会玩,你们要是不想打,说一声就好,何必装作这般为难的模样?你们可以侮辱我的实力,但绝不能再侮辱我的智商,你们之间明明什么都没有,为何要装作中间有八头怪兽一样?

但更多人已然看出,单飞在和天魔的手下人进行激烈的斗法。神魔的争斗果然与世***打脚踢不同,随后绝对会有古怪的事情发生。看出这点的人忍不住连连后退,几乎要退到祭庙之外。

天魔那手下的八人却是神色大变,急声齐喝:“天魔,助我等1他们亦看出引力和距离有关,眼见单飞又要迈前,知道已方绝难再抗前方的引力。

单飞想要上前,他们自然以为单飞是在有恃无恐的做法,无论如何都不想和单飞靠近。

天魔蓦地伸手搭在已方最后两人的肩头。

众人立稳。

天魔随即急声命令,祭台本有十人,他的八个手下分持圆环做法,唯独有一人始终立在祭台上无动于衷。听天魔急唿,那人纵身而起,倏然向单飞飘了过去。

半空黑衣褪,有彩带张扬。

众人一怔,这才发现祭台十人中,最后那人竟是女子。

那女子未攻敌,先褪衣。阳光闪闪下,已然露出了曼妙美丽的胴.体。

众人正惊心动魄、肚疼如绞时,蓦地见到有个女子纵到半空,均是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目光,肚子的痛楚似也减轻不少。

空中那女子还是戴着鬼脸面具,伴随那露出的如脂肌肤,让众人看到,血脉贲张中又带着别样的颤动。

那女子黑袍之内是用彩带缠系住美妙的躯体,临近单飞头顶时,那女子手一挥,身上的彩带尽数向单飞挥了过去。

众人不见彩带,但见彩带尽出后的景象,不由脑海轰然声响,只觉得口干舌燥,周身发热。

单飞心中微寒。

他终于看清楚孙尚香所在的密室那浮雕画像很有古希腊的风格,竟和此间王庙的壁画风格很是类似。

孙尚香也在王庙中?她在贵霜王庙做什么?

单飞来不及多想,很快发现有雪白的**出现在头顶、彩色的丝带就要系在他的身上……

这实在是一种奇妙却又奇险的境况。

当年魔王挑战释迦时,就曾下血本让三个女儿***了去勾引释迦,单飞不知此事,可突见***的娇躯在前,警觉已升。

丝带媚舞,其利如刀。

这女人难缠、丝带难缠,更难缠的是他单飞被六壬盘束缚,若再被这女人的丝带缠住,等到天魔和八手下人真正做法的时候,他可说是死无葬身之地。

单飞眼下虽能退后,但持六壬盘在手,知道绝快不过空中那身法飘逸的魔女。若是前行,有天魔和他那八手下正在虎视眈眈……

转念间,丝带已要缠到单飞的身上。

单飞出手。

他一出手,就已抓住那缠来的丝带末梢。

空中那魔女不惊反喜,她最精通的本是媚术、柔术还有手上的丝带。很多时候,她只要一***,对方男子定会色与魂消,不等她出手就已拜倒在她的脚下。

这年轻人却是不同。

已方合八人之力,居然好像还是抗不住对方的法术。天魔如临大敌的让她出手,她知道这年轻人的犀利,褪衣时不指望单飞能和旁的男人般迷煳,却还是希望他能略有分神。

她的杀招本在丝带。

眼见单飞一把抓住丝带,那魔女早料到对方这般反应,立即手腕急抖,丝带化作无数圆圈,就要向单飞手臂缠去。

丝带内附锐利的金属丝线,只要缠在单飞手臂,甚至不用天魔出手,她就能将单飞的手臂绞成十数段!

单飞亦是同时抖腕,丝带反向圈转,尽数缠在那女人裸.露的身躯之上。

“滚1

单飞倏然发力,丝带急挥,就要将那魔女抛向天外。

那魔女惊惧的叫了声,哪里想过她虽是熟稔丝带,但若论力道的运用技巧,她如何比得了几近自然之道的单飞?她做梦也没想到丝带反噬,却知道被丝带勒住的下常惊惧中,那魔女身躯急缩,同时随丝带旋转的方向急急转去。饶是如此,她雪白的身躯还是有数道血痕划过,空中留下了一熘儿血光。

单飞看也不看那魔女,分力时,就感觉六壬盘上的力道大涨。

天魔的八个手下竟主动上前一步。

原来天魔看出形势不妙,让魔女去缠住单飞时,已决定主动出击。

这年轻人法力果然高强,最***的是此子每次叫声上香,似乎法力就会增强几成……

天魔和身毒僧人般,为传术倒也算是学贯中西,因此对中原话很是熟悉。不过他听到单飞提及“尚香”两字时,却以为单飞说的是“上香”。

身毒的法术和中原不同。天魔知道身毒作法是靠色声香味触调动人之五蕴让人痴迷,不过中原作法却好上香。

他听闻中原汉中有个五斗米教派,就以咒语、符、上香来请神作法。

天魔虽是听过此事,但从未见过。他心中对此本有不屑,暗想这等旁门左道如何能和魔王魔法相提并论?

可见单飞虽不燃香,连叫几声上香就让他手下人抵挡不住,单飞又是急问你在哪里,这多半是在通灵问神的方位、应该和中原的急急如律令请神前来的咒语仿佛……

眼下己方的魔器已受困对方的法术,若是让这年轻人请神成功,那还了得?

天魔一念及此,蓦地命令手下人上前,同时准备使出修罗战吼!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