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17节 神魔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17节 神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日光郎朗。天 籁小说WwW.⒉3TXT.COM

祭台圣洁。

贵霜侯许诺的时候,极有高贵自信之意。他没有想到单飞并未中毒的变数,不过他倒不慌张,他知道人性的弱点,亦明白中原人、贵霜人没什么两样,是人多半无利不起早——单飞看起来不爱答娜,韦苏提婆又要杀他,单飞有什么道理再为韦苏提婆卖命?

众人的目光均是落在单飞身上,只等他的决定。

休密侯本是心中不耐,但看到死去的迈迪、迈卡两兄弟,倒也不敢硬行解决。这世上本来是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单飞不横但要命,剩下的四翕侯见了单飞这般身手,倒是人人自危。

单飞心思转动,缓缓道:“无论什么条件都可以?”

贵霜侯哈哈笑道:“本王如为贵霜之主,有什么条件不能满足于你?”他用了个眼神,让半数手下扼住了祭台出口要害。他知道答娜晕在祭台之上,苏拉中毒后绝不敢有所异动,眼下还要防韦苏提婆垂死反扑另生枝节。

见单飞正要开口,贵霜侯随即道:“本王若没有料错,阁下只怕是中原大有来头的人物,阁下若是喜欢,自控西域独立为王,做个定远侯那般的人物,本王亦是全力支撑。就算阁下要取中原,本王亦会出兵帮手。这般条件,不知阁下可否满意?”

单飞轻叹口道:“我若是让你放了韦苏提婆和答娜呢?

“此事万万不可。”贵霜侯断然回绝,转瞬露出无奈的神色,“单飞,当初家父就是没有杀尽韦苏提婆一家,才是后悔莫及……”

“韦苏提婆亦未杀你,说起来也是令尊留下的因果。”单飞回道。

贵霜侯脸色微沉。

一旁的休密侯终于有些不耐烦,冷然道:“单飞,我等和你好言相商,你莫要如中原话所讲的那样——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不过一人,难道真能对抗这里的所有人?”

他话音才落,韦苏提婆突然盘膝跌坐,额头上汗水已冒,神色竟有痛苦之意。

休密侯微有诧异,暗想贵霜侯买通萨满神巫下毒一事实在是神鬼莫测,就算他亦不过知晓大概,怎地旁人均是晕倒,偏偏韦苏提婆这般模样?

苏拉脸色亦变,突然叫道:“胡腻伽,你究竟下的是什么毒药?”他说话间,额头汗水亦出,突然单膝跪地紧捂肚子。

他虽是背叛韦苏提婆,不过看起来亦和韦苏提婆一样中了毒。

休密侯等人心下微有吃惊,突然见有兵士亦捂住了肚子,这才现自己肚子也在疼痛,纷纷喝道:“贵霜侯,这是怎么回事?”

片刻间,场中唯有贵霜侯以及单飞仍昂然站立祭台之下,其余人均是神色痛苦。

单飞眉头微扬道:“不想贵霜侯居然是个用毒的高手。”

贵霜侯神色讶异,他并不讶异众人的异状,而是吃惊单飞居然站立原地仍旧没有什么中毒的迹象。

“阁下说笑了,本王如何会下毒?”

单飞见贵霜侯迅疾的后退几步,已近祭台之旁,点头道:“看来用毒的不是贵霜侯,而应是贵霜侯买通的什么萨满神巫。贵霜侯好计谋、亦是很谨慎,你收买了苏拉、鼓动休密侯等人作乱还觉得不妥,又让萨满神巫分两次下毒,第一次要迷倒韦苏提婆和他的手下,而第二次下毒……”

“贵霜侯。”休密侯闻言又怒又吓,“我等本是同道,你为何将我等亦是毒倒?解药呢?”

“他只怕拿不出解药。”单飞目光掠远,看向祭台上跪拜的那十数个萨满神巫道:“这些神巫,未见得是贵霜侯的手下。休密侯,他们二番下毒要毒的不是你们……或许是为了我罢了。方才贵霜侯谈什么条件,不过是给他们无声无息下毒的时间。”

有寥落的掌声响起,祭台上那十数个萨满神巫缓缓站起,为那人轻拍手掌道:“阁下果然好本事,就算韦苏提婆都是挡不住的醉人草、恶魔叶,你对之居然行若无事,倒是让人很是佩服。”

单飞早闭了外息,转息间现体内无异,微笑道:“不敢当。”

“不过阁下这般聪明之人,实在不该搅入这里的混水。”为那人一击掌,从祭台上飞身下来四个鬼脸神巫,围在单飞的周围。

为那人还是站在祭台上,“单飞,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离开此间吧。贵霜侯奈何不了你,我等下毒不能毒倒你,但你莫要以为自己已然无敌于天下。”

单飞摇头道:“阁下所言差矣,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无敌。一个人若真到了无敌才敢面对一些事情,那不过还是懦夫罢了。”

为那鬼脸人让人看不清脸色,但露出的一双眼睛却是寒光大盛,“你一定要参与此事?”

“不错。”单飞坚持道。

“你根本对此间事情毫不知情。”为那鬼脸人冷然道:“你这般莽撞的参与进来,不是聪明的举动。”

“阁下倒是说错了。”单飞扬眉道:“我还是知道一些事情的。”

“你知道?”那为的鬼脸人嘲讽道:“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你不是什么萨满神巫,而是暗中控制了神巫的头领,偷梁换柱的到了这里。就因为你不是萨满神巫,你在暗中下毒这才让韦苏提婆亦是抵挡不了。”单飞缓缓道。

为的鬼脸人似有怔,反问道:“我不是萨满神巫?我是哪个?”

“我知道。”单飞肯定道:“你是魔王手下的第一门徒天魔1

祭台倏寂。

贵霜侯脸上色变,失声道:“你如何知道的?”他心中实在惊骇,因为这本是他和那鬼脸人才知道的秘密,哪想到却被单飞一口道破。

为那鬼脸人沉默良久,这才缓缓点头道:“你如何知道我就是天魔?”他声音中亦是难掩诧异,真不知道眼前这年轻人怎会知晓这多事情。

“此事说来话长。”

单飞微笑道:“远古时,有一批人到了这个世上,动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战役。”

“你说蚩尤和黄帝在中原交手,我也能听懂。”天魔冷漠道。

“你知道我说什么再好不过。”

单飞缓缓道:“蚩尤、黄帝大战时,蚩尤以强横的手段灭了身毒数万性命。九天玄女感伤蚩尤伤及无辜,这才退隐昆仑,做龙宫天塔传世。”

众人面面相觑,似感觉单飞说的荒诞无稽,贵霜侯却是神色改变。

天魔凝声道:“你知道的倒也不少。”他语气中再没什么轻视。

单飞接道:“传言中,龙宫天塔本是世上极为神秘的秘藏,得之者能得到九天玄女、甚至黄帝、蚩尤传下的神通。九天玄女因念及身毒的无辜死难,这才在身毒留下开启龙宫天塔的法门,希望能以此稍弥蚩尤曾经的错处。”

天魔目光更是惊奇。

单飞并不停顿道:“阿育王以大才一统身毒,听闻此事后找到法门,开启龙宫天塔后幡然醒悟,这才皈依佛主。而龙树和身毒王室联系密切,亦通过王室知晓这个秘密,眼看身毒再现混乱,希望再开龙宫天塔得到普济众生之道。”

韦苏提婆自中暗算后,始终一言不。似他这种人物,自知败就败、胜就胜,受控于人谈什么道理都是无理。谁都不知道韦苏提婆究竟想着什么,但听到单飞这般言语,就连韦苏提婆都是神色诧异,不知道单飞如何会突然知道这些秘密。

“佛主济世,龙树承之。但在佛主之前,身毒就有魔王一心为乱世间,听闻龙树要重开龙宫天塔,魔王立即派你等前来阻拦。”

单飞盯着天魔道:“你知道开启龙宫天塔的关键本在贵霜。当年的贵霜王入侵身毒,不但占据了身毒大半领土,还将法门带回了贵霜。你知道若要阻挡龙树,必须取得贵霜的势力支持,可韦苏提婆信佛,对你等的要求必然拒绝。”

韦苏提婆眼中蓦地闪过丝光亮。

他本是阴柔的男人,自遭暗算后,任凭胡腻伽如何侮辱、哪怕苏拉亦是背叛,他均是沉默无言,直到听到单飞这般言语,他才有感动之意。

有些话,辩了更乱;有些人,本不用分辨。

“你只怕龙树取得韦苏提婆的支持,这才鼓动贵霜侯为乱。”单飞终道:“我不会参与宫斗之乱,但你等要为乱世间,我如何能够坐视不管?”

他若是一开始就这般说,天魔必定哑然失笑这年轻人有什么资格?可见年轻人目光咄咄,天魔忍不住惊奇问道:“你是哪个?”

单飞淡然道:“我是单飞。”

“不可能。”天魔摇头道:“我从未听过中原有过这般人物。”

“你听不到是因为你见识鄙陋。”

说话的是韦苏提婆,他额头虽尽是汗水,但听单飞决定插手,终于振作了精神,扬声道:“天魔,九天玄女的传人你又听过几个?”

天魔瞳孔已缩,盯着单飞一字字道:“你是九天玄女的传人?当年参与神魔之战的后人?”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