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15节 背叛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15节 背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从贵霜侯和韦苏提婆的交谈中,已明白二人恩怨的大致脉络。 .

原来这个贵霜侯之父本是上代的贵霜王胡毗色伽。

当初双靡侯曾言,胡毗色伽荒淫无度,这才被韦苏提婆取而代之。如今看来,胡毗色伽不算明君,韦苏提婆当初所用的手段亦非那么正大光明。

以当政君王神灵不佑、自己承命于天取而代之的夺取政权的方式实在是太过常见,华夏历代王朝的更迭少有不是如此宣扬。单飞不想贵霜远离中原,所用的手段竟和中原大同小异。

韦苏提婆或是大度、或是为了安抚民心,居然让胡毗色伽之子继承贵霜侯的位置。不过眼前这个贵霜侯本来要做贵霜王的,多半不满如今的位置,早就想夺回属于自己的王位,这才如今难。

但此人蓦地难,并未出手,韦苏提婆身边的护卫却是尽数倒地,就连苏拉都是脚步踉跄,贵霜侯所用的手段着实奇诡,难道是……

单飞想到这里,不由向祭台众神巫望了过去。他在寻思时转动内息、现并无异样,立即在想应如何解决眼下这般棘手的问题。

韦苏提婆在众亲信倒地时,眼中终于闪过愤怒之意,他看向的亦是祭台的那些神巫,一字字道:“胡腻伽,你做了什么好事?”

贵霜侯见韦苏提婆身后的护卫悉数晕倒,哈哈笑道:“本侯做的不过是你当年做的事情。”

“你收买了萨满神巫?”韦苏提婆神色更冷。

“你终于承认自己当年收买萨满神巫了?”贵霜侯冷笑道:“不错,若非萨满神巫在那香灰中夹杂了***,你的护卫也不会这快倒地。”

祭台上的众神巫仍旧单膝跪在祭台之上,但鬼面具上却有着更浓的诡异之意。

“贵霜侯。你要对付的是韦苏提婆,为何将本侯也算计在内?”双靡侯急声喝道。祭台左近均是韦苏提婆和五翕侯所带的兵士,除韦苏提婆的护卫倒地外,双靡侯和手下的一帮护卫也是尽数软倒。

单飞一见就明,暗想眼下没被暗算的自然是和贵霜侯早就勾结在一起。祭台周围,除了双靡侯部外,看起来居然尽数和贵霜侯有所勾结。

贵霜侯哈哈笑道:“双靡侯,本侯这么做实在是逼不得已。你放心……”他走到双靡侯近前道:“只要……”

“好,我归顺你了。”双靡侯望见贵霜侯眼中的寒光,哆嗦叫道。他人已老迈,更是怕死。当初在宫殿时,他虽是忤逆韦苏提婆的意思,但那是表忠臣本分。为讨好韦苏提婆,他对贵霜侯之父的评价绝不客气,哪里想到风水轮流转,贵霜侯蓦地掌控了大局。

韦苏提婆带来的兵力虽多,可尽数都在王庙广场之上,远水解不了近渴,那些人不得传召,根本不知道此间的动向。双靡侯知道这会儿效忠无疑是犯傻,这才立即向贵霜侯投靠。

贵霜侯大笑起来,“那好。我给你解药。”他说话间伸手入怀。

双靡侯见状喜道:“多谢。”

“不用客气。”贵霜侯手一挥,有道寒光从双靡侯喉间划过,带出道艳红的鲜血。

双靡侯喉间咯咯作响,满是怨毒的盯着贵霜侯,却是再也说不出一字,眼睛泛白,双靡侯手脚抽搐下,再没了声息。

贵霜侯哈哈又笑道:“韦苏提婆,本侯可是言而有信的人,说给他解药就给他解药。他如今再不会受***困扰了。”

他说的好笑,在场众人均是心中冷,知道此人不留情的杀了双靡侯,实则是心中怨毒已深。如此一来,贵霜侯就是在表明和韦苏提婆势不两立,再无和解的可能。

韦苏提婆神色阴沉,还没有动弹分毫。

众人见状,莫不知道他其实和那些护卫一般无二的中毒,唯一的差别是韦苏提婆以阿育王为榜样,平日勤于习武。他看似阴柔,体质实则远胜寻常战士,这才能坚持不倒。

但韦苏提婆倒下也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缓缓上前一步,贵霜侯嘲讽道:“韦苏提婆,你当初以神灵的名义谋篡家父的王位,却封我个贵霜侯以示假仁假义。如今神灵亦不佑你,只要你跪下向本王求饶,痛改前非,本王也可宽宏大量的封你个月氏侯,不知你意下如何?”

他以本王自称,显然认定坐上贵霜王的位置再无阻碍。他许诺韦苏提婆为月氏侯,并不是心软,而是极度的羞辱。

韦苏提婆身躯微颤,半晌才道:“胡腻伽,我输了。但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杀了我,我绝不会还手,但你先放了答娜。”

众人微哗。

苏拉嗄声道:“贵霜王……”他神色痛苦,却没有再说下去。但无论哪个都已知晓,韦苏提婆若不是知道再无翻身的可能,亦不会这般承诺。

贵霜侯心中狂喜,故作淡然道:“答娜乃贵霜神女,本王自有安排。休密侯……你意下如何?”

休密侯一直站立未动,手下的护卫亦和长***般挺立,显然是和贵霜侯早有勾结。听贵霜侯问,休密侯扬声道:“韦苏提婆继承贵霜王位后倒行逆施,实为无道之君。无道之君,人人得以诛之1

他说到最后几字时,声调蓦然提高。早有两个护卫一左一右的纵起,空中拔出细长的宝剑,就要向韦苏提婆劲刺而来。

韦苏提婆未动,眼中却有了英雄末路的绝望之意。

“且慢。”一人突道。

声音才起,那人已挡在了韦苏提婆的近前。

那人正是单飞。

众人哗然。他们眼见大局已定,却不想单飞突然挡在韦苏提婆身前,而看单飞的身法灵动如幻,居然是根本没有中毒的样子。

“杀了他1休密侯见状微惊。他厉声急喝时,一摆手,身后剩下的那几个护卫亦要冲了出来。

空中那两护卫正是休密侯手下的剑客迈迪和迈卡,他们不等听休密侯命令时,已然转剑向单飞刺去。这两人本是白沙瓦少有的高手,眼见韦苏提婆不能动弹分毫,知道建功立业的机会已到。但看到单飞突然闪至,这二人却知道要先除去单飞。

不然他们就要伤在单飞手上!

此子没有中毒?

迈迪、迈卡均是心中不解,但自信十招内还能杀了单飞。他们已知道单飞曾力挫灰熊,但想灰熊本是蛮夫一个,他兄弟联手亦可除之。不过因为灰熊一事,这二人对单飞绝不会再有怠慢。

手腕一抖,迈迪手上的细长窄剑幻化出十数点寒光,让人根本看不清他要刺哪里。迈卡却是手腕震动,竟然凭借内劲巧妙的逼弯手上的窄长利剑,转刺单飞的背心。

这二人本是双胞兄弟,心意相通,联手对敌时如一人四手般。

迈卡早算定兄弟迈迪出手,单飞必退。单飞不退,赤手空拳如何能挡住兄弟削铁如泥的利剑?单飞若退,他正守在单飞唯一的退路之上。

毒剑如蛇般的圈转中,迈卡嘴角带着冷笑,已感觉到一剑刺入身体的爽快。

鲜血飞溅。

迈卡的笑容蓦地凝冻在脸上,眼中随即闪过惊骇欲绝之意。

迈迪眼中亦有惊骇的绝望!

迈卡的窄剑如蛇,正刺在迈迪的胸口之上!

这兄弟一时间还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单飞却是清楚的明了——迈迪一剑寒光十数点,对于旁人而言极为炫目,不知道哪点寒光才是真正的杀招,可对单飞来说,却能清楚看到利剑要刺的方向。

天下武功,本是唯快难破、唯力难敌。难敌不是无敌,难破不是不能***。迈迪出手极快,就算放在中原亦是难得的剑道高手,但他却不知道在真正的高手眼中,他这般虚招已是在浪费时间。

迈迪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高明,单飞只比他想象的更强大。

见迈迪虚招一出徒废光阴,单飞毫不犹豫的避开那夺命的剑尖,伸手抓住了迈迪的手腕。

这招看起来简单,可若没有铁打的神经、高明的判断、深厚的实力作为保证,倒没有几人能做到这点。

单飞抓住迈迪的手腕时早感觉到背后的寒风锐利,他不过微微一带,已和迈迪擦肩而过。

变化刹那。

迈卡做梦也没有想到过兄弟和单飞瞬间换位,想要刺入单飞背心的那剑却是刺穿兄弟迈迪的胸口要害,迈卡不由惊骇愕然。

单飞却是半点停滞都没有,反手一掌拍在了迈卡的胸膛上。

迈卡的胸膛倏然坍塌。

鲜血狂喷,迈卡***中带着已死的兄弟摔到了数丈之外。两兄弟滚了几滚,落地时迈卡抽搐不已,眼看也不能活了。

没人去看那已死的兄弟。

冲到单飞近前的护卫不约而同的拔刀,却亦是同时的退后数步,形成个圆圈包围住单飞和韦苏提婆。

祭台周围的众人听得到迈卡咽气的声音,均是脸色铁青的看着那昂然而立的年轻人。

却无一人再敢立即动手。

休密侯、贵霜侯脸色均变。这两人处心积虑许久,早算了太多的可能,却唯独没有想到过最关键的时候,单飞会挡在他们的面前。

“好功夫,真是好功夫。”贵霜侯抚掌笑道:“下这般本事,在中原必定是个大有来头的人物?”

单飞笑笑,“废话不用说了……贵霜侯……”

贵霜侯截断单飞的下文,微笑道:“绝不是废话。适才本侯说过……”他自称本侯时脸色微红,倒觉得自己弱了气势,不过他随即道:“韦苏提婆早知道神女祈灵没有成行的可能,这才提前准备了惊扰神女之人。下这般聪明的人,却不知有没有猜到那人是哪个?”

他说话时看着一人。

那人脸色很是苍白。

单飞随着贵霜侯的目光望过去,脸色微改,半晌才道:“那人……难道……是我?”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