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14 谎言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14 谎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绝非是按照别人的安排来过日子的人,他看似随遇而安,可真正碰到必须解决的问题,选择的就是直面。.

钟声响,舞者旋。

通玄庙的僧人在钟声鸣响后各个双掌合十、默默念咒时,那些戴着木刻鬼面的神巫已然翩翩起舞。

那些神巫一袭黑衣本是神秘,再戴上鬼面具,看起来着实诡异非常。那些人的面具两侧有彩穗飘荡,每个人左腰处均有一面血红色的小鼓,右手执着雕刻成骷髅形状的鼓,敲击红鼓时,神巫口中唱着谁都听不懂的神曲……

神巫们敲着红鼓、唱着神曲,围绕着白玉祭台跳着一种奇怪的舞蹈,让本是圣洁的祭台凭添了许多神异的色彩。

单飞默立一旁看着巫者舞蹈时,亦在留意着四周的动静。

作为一个考古专家,对世界各地的风俗亦是要了然,毕竟很多古董器具都是和风俗有着极大的关联。

单飞不确定这些人在做什么,但知道凡是中西神巫做法,营造环境是第一要义。这基本和催眠师在催眠前让你放松准备被催眠类似。

这种巫术显然是以紧张神秘的吸引让旁观者进入类似催眠的环境,不过催眠师是让患者激活灵感,而巫师多是需要自己来通灵。

当然了,巫师是否真的能和神灵互动,这是仁智各见的事情。

鼓声更劲,咒语亦急,那些鬼面神巫已从围绕祭台起舞开始向祭台上行去,有为首的神巫口中唱着神歌,缓缓接过旁的巫师递来的一个金盆,抓起金盆所盛之物在祭台上撒了开来。

金盆之内所盛似米似灰,在祭台上随风飞扬,给整个祭台更添朦胧之意。

单飞一凛,立即闭了外息。

他感觉这些人如此作为应是祈灵流程的必走步骤,金盆装的东西或许是用什么古怪东西烧成的神圣之物,纳着说不定会被神灵保佑。可他小心第一,着实不想将那些东西吸入。

韦苏提婆和五翕侯均是动也不动的立在祭台下,任由那些飞扬之物落在头上、身上,倒也没什么异样。

鼓声陡停,祭台上的众神巫突然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喊,随后单膝跪在祭台两侧,齐齐望向日头照来的方向。

祭台静寂,听得到众人心跳的声音。

所有人石雕木刻般,但目光均是顺着众神巫恭迎的方向望去,就见有花瓣高扬随风而落,铺满了前方期盼的祈灵之路。

阿九一袭洁白的丝绸盛装,头戴莹白珠玉编织桂冠,在众人的注目下从日头照来的方向走来。

盛装脱俗不染、珠冠晶莹剔透,在阳光下泛着迷人的光彩,却夺不去阿九半点的庄严圣洁之色。

单飞微怔。

他素来当阿九是个俏皮的少女,却从未想到祈灵时候的阿九会有这般庄重诚恳的神色。少女或许俏皮狡黠,可她的一颗心本是不染尘土,只为深情托付。

阿九缓步走来,对周围的一切视而不见,甚至未对单飞看上一眼。或许因为她不用看,就知道心爱的人就在身旁不远,她所做的本是为向心爱的人证明一切。

日高悬,驱走了祭台周围环绕的迷雾,只剩天底下最干净的颜色。

阿九拾阶而上,到了玉台最顶处、面向偏西的位置缓缓双手合十跪倒,再无半点声息发出。

祭台之下的众人亦是鸦雀无声,无一丝声响发出。

单飞等了柱香的光景,不见左近有神异的迹象出现,心中不由有点儿不详之意。韦苏提婆立在那里并没什么异样,不过单飞却看到苏拉已有些紧张不安。

“贵霜王,看起来神女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灵验。”有声音从不远处漠漠的传了过来,打破了祭台左近的沉寂。

祭台上的阿九身躯似颤。

众人均是动容,齐齐望向说话之人说话的不是休密侯,而是一神色阴沉、脸长若马之人。

单飞在贵霜王宫曾见过此人,知道这人是五翕侯之一,却因未曾听过他的言语,倒不知道他是五翕侯中的哪个。

“贵霜侯,你做什么?”苏拉低声急喝道:“你难道不知神女祈灵,本不应有一丝异样的声响。”

单飞心中微凛,他看出贵霜侯蓦地打破沉寂,绝非不知规矩,而是另有图谋。

“如果有人干扰神女祈灵,是不是就意味着神女无法再请出神灵?”贵霜侯淡淡道。

苏拉一怔,还待说些什么,就见韦苏提婆摆手止住他,轻淡道:“贵霜侯蓦地破坏规矩,难道是想替神女请出神灵?”

他说的很是幽默,在场众人却均是脸色发青,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贵霜侯嘿然道:“本侯请不出。”

“那你惊扰神灵,恐怕要替神女去死了。”韦苏提婆字字泛寒道。

一旁的休密侯脸色微变,贵霜侯还是安之若素道:“本侯倒不认可贵霜王所言。”

韦苏提婆目光闪动,竟还能耐住性子,“贵霜侯难道不知,惊扰神女导致祈灵不成之人,本要当祭物请神灵息怒?”

“本侯知晓。”贵霜侯缓缓道:“本侯还知道,贵霜王其实已准备了惊扰神女之人,亦准备让那人替神女送死了。”

韦苏提婆脸色微变。

双靡侯等人看起来惊疑不定,但均没有出言。

“贵霜侯此言何意?”韦苏提婆很快恢复了镇静道。

贵霜侯微笑道:“韦苏提婆,事到如今,我等何必再来那多废话。你我不都是早就心知肚明,这本是一场戏而已。”

“什么戏?”韦苏提婆眼皮微跳道。

贵霜侯缓缓道:“一场故作有神灵会护佑贵霜国的戏份。”见韦苏提婆蓦地变得冷然,贵霜侯却不止歇道:“当年月氏迁离西域,远离了所谓的玄女庇佑,不是一样打下了偌大的贵霜帝国?”

众人窃窃私语,祭台上的阿九还是跪在那里双手合十的祈灵,但衣袂无风自动,不知道有没有受到台下言论的干扰。

韦苏提婆目光发冷,“本王真不知道贵霜侯的意思。月氏虽远离西域,代贵霜王却一直没有哪个敢对玄女不敬。哪怕阎膏珍开创贵霜最辉煌的局面,不亦是在迁都白沙瓦、听玄女指示后,建此王庙以表对玄女的恭敬?”

“韦苏提婆,你到现在还要谎话连篇吗?”贵霜侯声调拔高,“阎膏珍虽建此王庙,却从未说过要祭拜玄女,一切不过是你的牵强附会之语。自阎膏珍以后,代贵霜王均未再见过玄女显灵。”

“是吗?”韦苏提婆反问道:“令尊当年亦以玄女保护宣称,难道亦不过是一番谎言?”

贵霜侯脸色瞬间铁青,冷冷道:“你说什么?”

韦苏提婆反倒淡然起来,“本王是说……当年令尊身为贵霜王时,就宣称得到玄女的保佑,贵霜的萨满巫神亦是这般宣言。不过后来令尊所为不端,玄女这才不再庇佑,终让本王取而代之……”

“因此玄女就开始保佑你韦苏提婆了?”贵霜侯冷笑道。

韦苏提婆目光又闪,却未回话。

“韦苏提婆,你真以为自己做过的那些龌蹉勾当、旁人均是不知吗?”贵霜侯上前一步道。

苏拉霍然上前,挡在韦苏提婆身前喝道:“退下说话。”

贵霜侯动也不动,冷笑道:“韦苏提婆,你当年买通萨满巫神,害家父祈灵不成,然后又装作有神灵庇佑的模样这才取得另外四翕侯的拥护,这才登上贵霜王位。这等叛逆之事,你以为可瞒过许久?”

“神巫可以收买?”韦苏提婆微微吸气,目光已向祭台上那些跪拜的鬼脸神巫望去。

“不错1

贵霜侯凝声道:“你不但收买了神巫,还和其沟通学会装神弄鬼的一套。平日里,你等不过运用些从大秦那面传来的戏法蛊惑别人的耳目,让人以为真有神异出现。等感觉有必要的时候,又命令一些人刻意惊扰神女,造成祈灵不成,然后以人祭天掩盖你们的丑恶勾当。这些门道,你以为我会一无所知?”

众人均有不安之意。

单飞听了,倒感觉贵霜侯这般言语很是现实,因为这世上本有太多装神弄鬼的人物。可是……阿九不会,单飞知道阿九不会骗他,那时候他没有任何轻松,反倒有沉重之意贵霜侯敢突然发难,必定是有所依恃,不然贵霜侯这般撕破脸皮就是心智疯狂了。

韦苏提婆神色冷漠,“贵霜侯,你说的这般仔细,莫非令尊以前就是这么做过?”他如此一言极为犀利,众人听了,都是面面相觑。

贵霜侯默然片刻,一字字道:“不错1

众人哗然。

不想贵霜侯会用出这种鱼死网破的招数,韦苏提婆缓缓道:“本王不想你为了泼本王脏水,甚至揭破令尊脏脏的招数……不过本王……”

“韦苏提婆,你不用拖延时间了。”贵霜侯截断道。

韦苏提婆神色异样,不等发话,就听众人一阵惊唿,纷纷指向祭台之上。

阿九娇躯晃了晃,软软的倒在祭台之上,再没了动静。

“你……对神女……做了什么……”苏拉勃然大怒,才待冲上祭台,脚下蓦地一个踉跄。祭台周围的人手瞬间倒下了一片。

韦苏提婆身后的十个护卫竟是全部委顿在地,就连那通玄庙的僧人似也摇摇欲坠。

单飞凛然。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