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13节 神庙逃亡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13节 神庙逃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设想的极为大胆。

古希腊的神话和中原传说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八竿子扯不上联系,但在牛头人身的传说上却有一致之处。

不同的是,中原人很是理智,虽不理解这种基因变异,却不过说天有异象,承认这世上本有人类无法了解的神异,而古希腊人看起来一定要搞出个“客观”的解释,然后用自己的脑袋***的创造个***的神话。

若让单飞从两个***选择一个,他绝对会选择自己的假设。

毕竟科学上的基因变异、返祖现象都是已证明的事情,而人牛结合的事情除非是疯狂实验室的设想,现实生活中并无这种事例发生。

单飞看到壁画上那半人半神的米诺陶洛斯后,立即想到这事应和三香大有关联,亦知道孙钟将他送到这里绝非无因。事实上,他看起来益发的接近当年的***当年是真正的世界大战,蚩尤败逃到西域,九天玄女影响了贵霜,甚至还有异形香产生的变异人到了希腊。

苏拉却远没有单飞这般“闲情逸致”,见单飞还在望着壁画怔怔的出神,苏拉一把拽住他道:“好了,我所知的都告诉你了,我们做正事要紧。”

他半拉半拽的带单飞出了门,快步走向祭祀之地。

贵霜王庙的祭祀准备自然一应俱全。祭祀之地处于一宽阔、通风的大厅,容纳数千人看起来都是不成问题。祭祀建筑采用主体、柱廊相结合的结构,周围尽是雕琢精细的廊柱,放眼望去,极为的壮观恢宏。

单飞见到这般建筑,立即联想到雅典卫城的神庙,暗想这里的建筑倒是和希腊的风格极为的类似,若是被后人挖掘出来,绝对是个轰动世上的考古发现。

不过可能有考据党会质疑因为希腊近海,建筑风格和世上大多地方迥然不同,廊柱结构可说为了应对近海潮湿的气候而生,能够有效的采光、避雨和通风,让建筑不至于霉烂的太快。白沙瓦离海遥远,地貌和希腊迥异,这种建筑若非有意为之,还真的有些说不过去。

大厅正中有一座三层白玉石搭砌的祭台。

这时日头已升,有柔光从正东照在祭台上。祭台泛着柔和的白光,看起来极为的庄严华美。祭台上的每块白玉之上均是雕琢着精美的画面,单飞匆匆一览,倒感觉大略风格和希腊传说很有关联。

苏拉不如单飞那般在研究建筑风格,拖着他直接绕过那个祭台,到了后厅的一间房旁,推门直入,苏拉冲到对面石头搭建的墙壁前,低声道:“你看好了。”

他走到墙前一根少女像柱前。像柱少女头顶花篮,身着古希腊样式的长袍,衣衫褶皱都是雕塑的惟妙惟肖。

单飞暗自赞叹像柱的精美时,苏拉已经一把抱住了少女的像柱向左转去。

“咯吱吱”轻微的声响中,有一道暗门现在石墙之下,黑黝黝的很是渗人。苏拉拉着单飞沿台阶向下走去,等到了下方平地,苏拉打开脚侧的一个箱子,有柔和的光线从中散发出来。

“这里有夜明珠可以照亮,还有食物、饮水。”苏拉苦笑道:“路上我还做了标志,只要你带阿九到了这里、还不犯晕的话,一定能到了出口。出口在后山,极为的隐蔽。你带阿九从那里出去后,以你本领,任凭谁也不能拦住你和阿九。”

轻轻舒了口气,苏拉稍放心事,“单飞……你都记住了吗?”他知道以单飞的聪明,绝不会忘记,还是有点紧张的问了句。

单飞举目向远处望去,只见幽幽的不见尽头。微有沉吟,单飞道:“我有个问题。”

“说。”苏拉干脆道。

“米洛斯王建造这个地下迷究竟用意何在?”单飞问道。

苏拉一怔,不知道单飞为何问出这种无关的问题,皱眉道:“传说中米诺陶洛斯很是暴戾,经常伤害附近的百姓,米洛斯王为了防止儿子闯祸,这才建个迷宫困住儿子。”顿了下,苏拉冷笑道:“你不会以为我想用迷宫困住你吧?”

单飞讶然失笑,摇头道:“我倒是没有那种怀疑。”看着苏拉,单飞真诚道:“当初你亦要以身试毒的来救阿九,那种情感装作不来。你或许会对我不利,但我若和阿九在一起,你如何会想着害她?”

苏拉鼻梁微酸,心中倒升起知己的感觉,叹息道:“若不是为了阿九,我实在难以忍耐你嗦这久。”

轻轻拍拍单飞的肩头,苏拉苦笑道:“单飞,带阿九离开这里。这里是她的家,但为了你,我知道她不在意什么公主。她……她心中只有你。”

扭过头去,望着裕绽礁戳诵闹械募さ矗昂昧耍颐窍瘸鋈グ伞D慵亲】糁ǎ漓氲氖背浇耍笏鹾桶⒕趴峙乱岩搅松较隆!?p> 他带着单飞出了密道,重新封好了入口,才待和单飞离开,就听单飞道:“方才我听你说,阎膏珍迁都白沙瓦的时候,建造了这个王庙?这秘道也是阎膏珍所建吗?”

苏拉皱眉道:“你问的为何尽是不相关的问题?”叹口气,苏拉无奈道:“这里的来历我也不算太过了然,毕竟如今已离阎膏珍之时年代久远。这王庙屡经修缮,如果王庙是阎膏珍所建,秘道应该也是阎膏珍做出来的。”

“米洛斯建造米洛斯迷宫是为了困住儿子,阎膏珍这般费力又是为了什么?”单飞问道。

苏拉叹息道:“阎膏珍想着什么,我又如何知晓?单飞,阎膏珍太远,你还是多想想阿九的事情吧。”他话音才落,蓦地侧耳倾听,低声道:“来了。”

单飞亦听到有号角声呜呜传来,喃喃道:“来了。”

苏拉扯着单飞奔到王庙一处类似望台的所在,有兵士迎上道:“副王,贵霜王率五翕侯部已至山下。”

单飞居高望去,就见山下的方向旗帜招展,兵马极多,约分六种颜色。那六色分为黄、青、红、棕、灰、白,在山下分列排开的次序极为分明。

白色旗帜下的兵马最为强壮精良,看起来和其余五色的人马加起来数量仿佛。

苏拉低声道:“单飞,贵霜王以月为崇拜,示意传承月氏正统。其余五色是五翕侯的旗帜。休密部是棕色熊,双靡部是青***,顿部是红色鹿,高附部敬拜***虎。贵霜部崇拜的……”

“灰色象?”单飞问道。他这次不是猜的,而是着实看到山脚下除了骏马外,竟然还有大象出没。

苏拉点头道:“不错。当年贵霜部击败了身毒,从其地夺取了不少大象。贵霜部为和月氏脱离干系,这才宣称以象为尊,不过如今被贵霜王改了回来。”

二人说话的功夫,山下的队伍已经依序上山。

五翕侯部各有精兵百余次序的登山,最后才是白.洁的月氏嫡系缓缓的向山上行来。

六色流动,行进在王庙青山间煞是美丽壮观。

单飞望着那色彩华丽丽的流动,心中却有感慨。他知道这看似庄严的祭祀下,除了阿九外,大多数人都是藏着太多难言的心思,自古祭祀少不如此。

看苏拉的模样,韦苏提婆想必早就防范五翕侯为乱,如今一言不合,众人就有血染青山的可能。

“你等在祭台左近,***迎接贵霜王。”苏拉找过张文,让其带单飞前往祭台。

单飞跟随张文回转祭台处,并没有等待太多的时间,就听号角“呜呜”声越是近了。不多时,有百来兵士吹着巨型象牙做成的号角到了祭台前方的广场止步。

号声不停,又有五翕侯部分列广场之前,让出正中的道路,最后才是月氏部的兵士列队站在最中。

韦苏提婆和五翕侯终从队中举步缓出,身后均带着十个护卫。苏拉跟在韦苏提婆身后,神色略有冷然。

单飞见众人间距分明,很有古代西方决斗前的防范,不由微皱眉头。但他很快将目光投远,不解的对张文道:“那些黑衣人是做什么的?”

他发现前往大厅祭台人手中除了贵霜王和五翕侯部外,还多了两类人。一类是身披袈裟的僧人,单飞认出那些僧人应是通玄庙的那些僧人,而另外有十人身着黑衣,脸上戴着奇诡的木刻鬼脸面具,让人根本看不出样貌。

张文低声道:“是贵霜神巫。单大人,贵霜每次祈灵祭拜,都是由圣僧和神巫共同主持。这些人带着神灵面具是历来的规矩。”

他说话间,众人如百川入海般汇聚到祭台之前。

韦苏提婆最为尊贵,离祭台亦近。他走到祭台之前却不吭声,只是双手合十立在祭台之前,五翕侯亦是和他一般的模样。号角声停,祭台前刹那间鸦雀无声,静得听得到风过的声音。

许久的光景,等日头偏南,在光亮照在贵霜王所在位置时,有钟声宏亮。

张文已不敢言语,但用眼神示意。

单飞心中微震,知道祈灵正式开始。这本是一种极为诡异的情形,祈灵未等成行,苏拉就已准备失败的可能。他一直未向苏拉询问为何这般不相信阿九会成功,亦不清楚这是不是他从神庙逃亡的开始。

他唯一能确定的是他已经很近了***,哪怕形势再是险恶,他要做的事情绝不是逃,而是揭开一切的***!

.

ps感谢订阅打赏本书的读者们,谢谢诸位的厚爱。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