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11节 以命为祭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11节 以命为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三日转瞬即过。.

单飞留住皇宫后,除伊始的时候阿九、韦苏提婆前来见过一面,倒无旁人叨扰。第三日清晨时分,单飞调息完毕后,已有宫女呈上洁净的衣物、准备好铺满花瓣的热水。

求神虽说是心诚则灵,但一些繁琐的礼节不可避免。单飞入乡随俗,知道虽是阿九求神显灵,自己不可能置身事外,宫女如此准备,显然是让他打扮一番。

单飞盥洗完毕后,又有仆人为其整理仪表。等收拾妥当后,那些仆人、宫女虽未多说什么,但眼中均是露出诧异之意。

单飞素来少修边幅,但一番收拾下来,着实神采奕奕、气度不凡。

稍用早饭后,已有一兵士在宫人的带领下到了单飞的身前。那兵士轻装简行,容貌像是中西混血,开口居然是流利的中原话,“单大人,副王请你先至王庙。”

单飞知道苏拉是韦苏提婆的副手,这几日必定竭尽心力的准备祈灵一事。听苏拉来找,单飞正想借机看看王庙。听那兵士以大人称呼,单飞暗想我又不是贵霜的官员,你这般称呼真是客气。

他跟随那兵士到了宫外,那兵士牵来匹上好的马匹,赔笑道:“这匹是从大宛进献的汗血宝马,本是副王的坐骑。副王说单大人是贵客,当用良马相迎,副王这般,对单大人倒是极为礼遇。”

单飞见那兵士很是活络,问了句,“不知下如何称呼?”

“单大人客气了,你叫我张文就好。”那兵士忙道。

单飞微有意外,“张文,这倒像是中原的姓氏?”他知道苏拉、韦苏提婆都是音译罢了,但张姓却很有中原的特征。

张文喜悦道:“单大人倒是一猜就中。卑职的先祖的确是中原人呢。卑职的娘家那脉随月氏到了贵霜,倒没和先祖回转中原。许多年过去了,卑职倒也念着中原,只是感觉人生地不熟的,也就一直留在了这里。”

单飞点点头,并没过多询问什么。他暗想如果张文的娘家是随月氏迁到了贵霜,那如今已经过几百年的变迁,无论张文的祖先是哪个,中原的后人倒都难和张文相认了。

张文说话间,也是翻身上了匹战马,当先领路向城南的方向行去。

二人出了城南,前方有山脉起伏,虽不算是高峻,但山势委蛇盘延也是气势非凡。

“单大人,王庙在前方的米诺斯山上,倒很是宏伟壮观呢。”张文似怕单飞寂寞的样子,介绍道。

单飞微扬下眉头,喃喃道:“米诺斯……”他一时间有点耳熟,不由有点出神。

张文见状道:“这山名由来已久,早在白沙瓦前,就有这山的存在了。我听老人说,米诺斯的意思是说誓言和承诺。贵霜将王庙建在这里,应该是说哪怕就是贵霜王,也应一诺千金的意思吧。”

单飞闻言向张文看了眼,张文神色有些扭捏,但还是说道:“这几天副王少有合眼的时候,心情也不算好,一会儿单大人若是见到他脾气,还请多多担待。”

这小子在提醒我什么?

单飞心下琢磨,却不再多说什么。米诺斯山离白沙瓦城不算遥远,二人所骑均是快马,日头未破地平线时,二人已到了山下。

抬头望去,单飞心中微震。

张文倒是机警,立即问道:“单大人,怎么了?”

单飞微忍心中的激动,摇头道:“没什么。就是看这王庙感觉有点熟悉。”

王庙依山而建,由多组高低错落的宏伟建筑构成。乍望去,就感觉山就是庙、庙就是山。整个王庙的建筑群很是磅礴,所有的建筑都是顺山建造,绝无任何不和谐的感觉。各个建筑体之间,又有柱廊连接。

柱廊的立柱古朴典雅兼有凝重端稳,没有多余的花纹,所有的柱子均是红色的柱身、黑色的柱头,放眼望去,有如看到无数威武的武士身着红色铠甲黑色头盔立在山道间,守卫着一方净土。

这王庙和中原的建筑风格截然不同,单飞一眼望去却是心中大震。他对中西建筑均有认知,看到这王庙的第一眼时就已认出这风格和哪个很是肖似。

这王庙居然很像是希腊的米洛斯王宫!

米洛斯王宫源自米洛斯文明,米洛斯文明起源于希腊爱琴海的克里特岛上,克里特岛上的半山腰处就有米洛斯王宫的遗址。米洛斯这个名字本源自古希腊神话中的克里特国王米诺斯,而米洛斯王宫自然就是这个国王所建的宫殿。

单飞虽知贵霜受中西文明的交汇冲击,亦知道贵霜之地甚至有希腊神庙建筑的考古遗址被现,但蓦地见到希腊的米洛斯王宫蓦地如翻版般出现在这里,还是忍不住心中震撼。

“单大人来过这里?”张文眨眨眼道。

单飞摇摇头,和张文翻身下马顺青石铺就的山道向上走去。

张文带着单飞顺着廊柱搭建的通道左转右行,忍不住又提醒道:“单大人,这里的建筑很是复杂,若是没来过这里的人,乱走很容易迷路的。”

单飞“嗯”了一声。

再走片刻,张文带单飞到了一间房屋前,轻拍门环,听苏拉的声音从房中传来,“进来吧。”

单飞踱入房门,就见苏拉正背对自己,面向前方墙壁的雕绘。见苏拉看的出神,单飞不由也是举目望去,脸色微改。

前方的壁画色彩斑斓,单飞一望就知和希腊米洛斯文明时期的壁画风格类似,那壁画似在讲着一个故事。

单飞一时间没有看懂那故事在说什么,可却看到一个牛头人身的怪物立在正中,看起来很是奇诡。

“单飞,我从不知道你竟是这般铁石心肠之人。你到现在,居然还是若无其事吗?”苏拉霍然回头,双眸红赤的看着单飞,嗓子都已嘶哑。

单飞心中微凛。

三日未见,苏拉竟似换个人一样。苏拉不过比他单飞大了几岁,本也是个风度极佳的男人,但此刻的苏拉双眼满是血丝,鬓角竟有白夹杂。

单飞虽然知道很多人劳心劳力,一夜白头的事情都可能出现,可见到苏拉这般模样,还是吃惊道:“你怎么了?”

苏拉上前一步,双拳紧握,衣袂无风自动,可见心中极为激动,“我怎样不用你来理会,但我当初求你什么?”

“你让我好好考虑阿九的事情。”单飞皱眉道。

“你好好考虑就是让她去送死不成?”苏拉怒喝才起,人已到了单飞的面前,一巴掌向单飞脸上打过来。

单飞如何能让他打在脸上,伸手间早握住了苏拉的手腕,“你说什么?我如何会让阿九去送死?”

他着实惊诧,可见苏拉这般模样,知道事情绝不是祈灵那般简单。

苏拉虽说是贵霜少有的勇士,但被单飞抓住了手腕,就如被套个铁箍般。挣扎两下,苏拉无力挣脱,喝道:“你真不知道?”

他说话间,提膝向单飞小腹顶来。

单飞一甩手,早将苏拉丢到丈外,那一膝自然没有顶到单飞,眼看苏拉还要冲来,单飞冷冷道:“如果杀了我可以解决阿九的问题,那你尽管动手。”

苏拉一怔,不过终于还是止住了脚步,再次喝道:“你真的不知?”

“你觉得我应该知道什么?”单飞皱眉道:“你们和我说过什么?我是第一次来到白沙瓦,又该知道什么?”

见苏拉略有迟疑,单飞立即道:“阿九祈灵有什么问题?”

苏拉怒视单飞,似想看出他说的真假,半晌终道:“你难道不知她祈灵若不灵验,就要以血祭天,若还是不行的话,她可能要将性命都搭上去?”

单飞真正吃了一惊,他知道自古祭天的血腥,但那是以牲畜为祭物。见阿九自信满满的样子,单飞从未想过贵霜祈灵会是这般危险,急声道:“她为何要搭上性命?”

他话一出口,多少有些明白过来。

果如他所料,苏拉嘶声道:“阿九身为贵霜神女,可算月氏上下的信仰。她若不灵验,必定让贵霜子民不满,五翕侯本和贵霜王貌合神离,到时定然以阿九之事逼贵霜王退位。你难道不知,当初贵霜王能登上王位,本是称有神灵相佑。神灵如果不护,那贵霜王位置可说是岌岌可危,阿九一生中最爱的只有两人,一个是你,一个就是她大哥贵霜王。”

单飞心中微颤,“如果五翕侯逼迫,阿九为了她大哥,一定要想办法让神显灵?而以血祭天是她最后的方法?”

他知道古人有血祭的说法,听起来无稽,但单飞知道人若是血祭,痛苦会让人的精神达到另外的层次。

要通灵,鲜血未见得是媒介,却是***精神的一个重要手段。

“不错。”

苏拉咬牙道:“她到时候为了大哥一定会这么做,但她突然想要通灵本还是为了你。她一心等待的人就是你,为了让你相信,她不惜使用任何方法。你本应该早信她所言,可我从未想到你是这般愚蠢……”

鼻梁酸楚,苏拉愤怒道:“你不爱她,但你难道不知道她有多爱你?对于这么爱你的一个人,你于心何忍,竟要将她硬生生的逼到绝路?”

单飞神色间微有苦涩之意,但他没有反驳苏拉的言语。微微吸气,单飞很快平静下来,沉声道:“阿九不会有事,我不会让她有事。你放心,我不会让她有事。”

他本是越挫越勇的性格,一句话已让苏拉激动的情绪有些平复。苏拉期盼中带着欣喜道:“你如何保她平安?”

单飞默然许久,看着前方的壁画道:“我若没有猜错,这一切本是我的事情,所有的安排只是针对我。”昂起胸膛,单飞恢复了素来的冷静,“我的事情,我会解决个彻底,不会牵连无辜1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