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09节 期限和期盼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09节 期限和期盼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一时无言,内心却是极为震撼。他随着韦苏提婆的目光向殿外望去,但见夜色幽幽,远方繁星闪闪,尽是不解的光辉。

他心中感慨,那一刻只是在想——人活在地球上,对地球知道多少?人常见繁星,对繁星又真正的了解吗?

连对所居的地球都是茫然困惑的人类,自诩对那遥远的繁星很是了然又有哪个会信?

韦苏提婆讲的隐晦,单飞凭借自己所知,却已推知事情的大半脉络。

他那个年代已有卫星可以探测大气云图,但推断天气还是很有靠运气的成分,因为气象局虽终知道哪块云彩有雨,但还是不确定这云彩会往哪里飘。

辅助了卫星云图,人类对自然天气所知还是这般难定,对于地震、火山爆发预测什么的,人类更是处于极为可怜的地步。

不然也不会有事前诸葛亮、事后***一样的说法频频传出。

庞贝城先是地震、后来毁于火山爆发,这种过程在班超口中就变成先是警告、后是灭了你。

如此说来,班超竟能预知火山爆发的时间?

这听起来极为的匪夷所思,但单飞经过乾坤瞬移,又见过楼兰王宫下鬼斧神工的水道建筑,再知道蚩尤曾灭了身毒的死丘,还见过黄帝等人极为炫目的高科技文明,已知道这世上若是有人能控制火山爆发,那无疑是黄帝、蚩尤这种人。

蚩尤更像有兴趣做这种事情?蚩尤要灭世的方法看起来绝非一种。蚩尤或许死了,但他留存的威力还在。就像单鹏不在,但冥数还有灭世之能般。

灭掉庞贝人的是蚩尤那脉吗?他们为什么要灭了庞贝?班超如何知道庞贝灭亡的时间?

班超还知道什么?

单飞以往对班超更多的是敬仰,暗想这人恁地了得,没有汉室的支援,班超只凭自己带着少得可怜的人马,不但尽平西域三十六国,竭力维护着中原的尊严,甚至还打脸贵霜,再以和为贵的与贵霜互通往来。没有班超,当年汉朝失去的不仅仅是西域,还有自己脆弱的脸皮。

如今从贵霜记录中,单飞更是看到班超极为神秘的另一面,不由更是心生向往。

五翕侯等人已然看完了记录,各个脸色讪讪的很是难看。

合上羊皮卷,双靡侯又仔细的看了下羊皮卷的印记,似在确认那羊皮卷有没有造假的可能。干咳数声,双靡侯才道:“若非贵霜王所示,我等还真不知这种奇闻秘事。不过……”他神色有些困惑,还是坚持道:“这和贵霜王执意要出兵楼兰又有何关联?”

韦苏提婆凝望双靡侯良久,这才道:“据玄女指点,我等若不出兵楼兰铲除***,如庞贝城般的灾难很快就要降临在白沙瓦。本王知道尔等如今早就大富大贵的难有他求,更是早少了征战的心思,但此番出兵,本王实则是为了尔等的以后着想。”

众人动容,双靡侯终有意动。

休密侯一旁道:“但一切终究还是贵霜王的一己之见。”

双靡侯忙道:“休密侯此言倒是不妥,贵霜王已有前朝记录证明。”

休密侯摇头道:“这记录只能说灭世灾难突然降临到庞贝城,却不能说明这灾难一样会落在白沙瓦的头上。”

众人本有定论,一听这话,又不由将信将疑起来。

休密侯慨然道:“本侯并非不信贵霜王,而是此事实在事关重大。贵霜王若是不想让贵霜子民怀疑……”他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下。

韦苏提婆眼中有厉芒微闪。

一旁有个肤色如炭的侯爷突然问道:“休密侯认为贵霜王如何才能取信于民?”

休密侯盯着韦苏提婆,一字字道:“除非贵霜王在白沙瓦王庙向神灵***,若神巫认定贵霜王所言不差,我等亦能聆听到玄女指点,自是会深信不疑。”有些讥诮的看着韦苏提婆,休密侯道:“不知道贵霜王意下如何?”

韦苏提婆神色冷然。

单飞暗皱眉头,心道所谓的奉天承运、神灵指点之类,多是古时帝王造的***风,若真让玄女显灵指点这些人,只怕难度极高。休密侯想必是装神弄鬼惯了,知道此中的蹊跷,这才用言语挤兑韦苏提婆。

“好啊,没有问题。”阿九突然大声道。

众人一怔。

阿九上前一步,倒很是喜悦道:“我会请玄女告诉你等,我大哥所言丝毫不差。”

“阿九……”韦苏提婆似有犹豫。

阿九悄然看了单飞一眼,更是坚决道:“如果这是上天注定的事情,我信心诚就会灵验1

休密侯闻言心中大喜,当下敲定道:“既然如此,三日后就是吉日,若公主真能让玄女指点我等,我等定对贵霜王所言再无怀疑。贵霜王若有旨意,我等决然奉行。”

“好。”阿九倒是毫不犹豫。

见韦苏提婆沉吟不语,休密侯咄咄道:“莫非贵霜王还有什么苦衷不成?”

韦苏提婆凝望休密侯良久,这才轻声道:“好,就依休密侯所言。”

夜幕宁,繁星满天。

单飞出了宫殿后,在苏拉的带领下到了间休憩的房间,他略有奇怪的是——阿九似要和大哥说些什么,居然没有再跟过来。

等稍用晚饭,单飞心绪起伏,打坐片刻后披衣而起,走到殿后的花园间,抬头望向漫天的繁星,一时默然。

有脚步声轻来,早在脚步声前,已有处子幽香随晚风悄然传到了单飞的鼻端。单飞并未回头,却已知道来的正是阿九。

阿九身着白衣轻盈的走到单飞的身前,她并未如以往般急急和单飞交谈。静立单飞身旁片刻,她亦随单飞的目光望向天上的银河。

月华如千里相思铺满世间,银河却似世间跳跃的火焰——点点中带着璀璨,亦带着璀璨后寂寞。

“这三天里,我不会再见你了。”阿九轻声道,她没有不安和埋怨,有的只是自信和期盼。

为什么?

这三字徘徊在单飞的喉间,却终没有问出来。目光微转,落在身边那少女纯洁无暇的容颜上,单飞一时间不知说些什么。

阿九似感觉到单飞的注目,却不如以往般目光灼灼的回望去,因为她知道每当她这般深情凝望的时候,单飞总会移开目光。

她想让单飞多看看她,看到她的心愿。她很希望单飞问句为什么,但单飞问了,她又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知道吗?”阿九伸出***嫩的小手向天空指去,“那颗星叫做织女。”

单飞心中一震。

阿九却像没有留意到单飞的异样,又指向牵牛星道:“那颗星是个男人,叫做牛郎。”缓缓转眸向单飞望来,阿九轻声道:“你听过牛郎织女的故事吗?”

单飞心中悸动,良久才道:“好像听过。”

他听过的不仅仅是牛郎织女的故事,当初在黄河渡口,有银河连天垂地时,他亦听过一个少女这么问过他。

那少女不正是晨雨?

阿九嘴角浮出清浅纯真的笑,“原来你也听过,我最喜欢中原的这个神话了,我也很喜欢中原。神话中说,牛郎织女因为不得已的缘由分开……后来每到七夕的时候,世间的喜鹊就会在银河上搭上一座鹊桥,而牛郎会渡过那银河,赶去和织女相见。相爱的人无论隔得再远,总会相见的,我说的对吗?”

单飞没有回应身边那少女火热的目光,只是看着那浩瀚的银河。

世间所有的喜鹊尽数汇聚在一起,也搭不出那勾通相思的桥。要见最爱的人,靠的不是喜鹊,而是无悔执着的脚步和信念。

“我很喜欢这个故事,但我一直奇怪两点。”阿九略有失望,望着银河喃喃道:“为什么牛郎每年都要去见织女,却不留在织女的身边呢?”

单飞无语,他不知道如何解释,或许这也根本不是能解释的事情。

“我奇怪的第二点是……”阿九凝望着夜空的银河,蓝宝石般眸子熠熠闪亮,似乎汇聚了天上银河中所有的星星的光辉。

“织女为何不赶着去见牛郎,然后留在牛郎的身边?”阿九又问。

单飞仍旧不知如何回答。

阿九凝望单飞许久,轻轻的叹口气道:“我要是织女,不会让牛郎历尽辛苦的找我,而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去找到牛郎,无论他是否还记得我。他就算不记得我,或许他不信我,但我不会怪他,我会等到他记起、信我的那一刻。”

“阿九1单飞霍然转头,声音沙哑道:“我……”

他不等再说,阿九眸中闪过丝不安,急声道:“好啦,话说完了。我倦了,不想再说什么了。”

碘少女实在有着极其敏感的心思和观察,他见到阿九这般神色,知道说什么都不会被这少女接受。

阿九转身要走,却还是顿住了脚步,回头望向单飞,阿九再次露出灿烂的笑,“我真笨,反倒是休密侯提出个好主意,我要感谢他的。幸好只要三天,只要再过三天。我一定会向你证明一切的。”

她凝望单飞半晌,这才转身蹦跳着没入了远方的灯火阑珊处。

灯火连天接远的融入了永恒的银河。

银河璀璨亘古,灯火绚烂短暂,却都是一样的相思无限。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