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06节 军机要事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06节 军机要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殿中惊呼一片,从单飞出手拉住灰熊的手腕到二人互拉绷紧相挣,又到单飞凌空飞出不过瞬间的功夫。

单飞出手如电让人目眩,二人互抗紧绷拉得众人胃疼,等到了单飞被灰熊摔飞出去的刹那,众人又是一时觉得血液全被抽空。

阿九俏脸发白,只以为单飞一时不慎,这才反被灰熊摔了出去。她双足已动,不管自己能否做到,还想去接住单飞。韦苏提婆却是双眉微展,眼中有精光闪动。

单飞没被摔远,他像是抗不住灰熊的大力,被灰熊带动,转瞬已到灰熊头顶之上。

休密侯大喜,双拳紧握,低声喝道:“杀1他这次用的不是中原话亦不是贵霜言语,而是和灰熊间独特交流的语言。

人的念头可说是转的极快。

休密侯伊始只想挫败单飞,后见单飞摔倒灰熊,立即降低了预期,只想让灰熊撑过几招。等看到单飞被灰熊抡起,休密侯立即想到——这小子不过如此,方才是靠运气取胜罢了。他一念及此,立即对灰熊提高了要求。

灰熊亦不想竟能抡起单飞。二人抗衡时,他感觉到单飞力道稍逊,却也绝不容小窥。只怕被单飞拉出坑中摔倒,灰熊着实用出了十二分的力道。

单飞突然卸力。

灰熊如何会错过这种机会,随即一把抡起了单飞。他脑筋转的不如动作快,听到休密侯的吩咐,又见单飞到了他的头顶,灰熊几乎毫不犹豫的身形暴涨,左手如刀般插向单飞的胸口。

念头闪电。

殿中风旋。

单飞在那间不容发的功夫,倏然探臂一伸,竟然抓住灰熊的左手腕。然后他的身形在空中如龙卷风般的一旋,下一刻的功夫,有一道身影飞了出去。

那身影直摔出了殿外,滚下玉石台阶还不止歇,一直滚出好远,重重撞在一棵大树上这才止歇。

“轰”的大响从殿外传来。

无人去望殿外,所有人都是惊异的看着殿中二人相斗的地方。

殿中有化作齑粉的云石尘土腾龙般的急冲上天,再缓缓下落。烟尘散尽处,有道黄灿灿的阳光正照在那昂然而立的伟岸身形之上。

有人已缓缓后退,露出敬畏的目光。

摔出殿外的竟是灰熊……

立在原地的单飞如天神般!

阿九又惊又喜,她扑到单飞近前,拉住他的衣袖低呼道:“你怎样?他有没有伤到你?”她可不管灰熊被摔的头破血流,只是上下打量着单飞,怕单飞有所损伤。

她那一刻着实想要抱住单飞,却又不敢。她知道若被单飞挣脱,自己实在承受不起,悄悄的勾住单飞的衣袖,阿九已感觉很是心满意足。

单飞却是望着休密侯道:“这次可否符合规矩?不知道休密侯是否还要再比上一场?”

休密侯身为堂堂朝廷大员,被单飞气势所迫却是不由退后一步。扭头向殿外挣扎不能站起的灰熊望去,休密侯心中震骇,虽是喉结错动,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脸皮虽厚,毕竟不是傻的,见单飞两次都能轻易摔飞灰熊,已知道此人的实力远在灰熊之上。

“看来我总有资格听取军机要事了。”单飞转望韦苏提婆道:“还请贵霜王详细告之。”

没人再有反驳的言语。

在单飞进殿那一刻,无论贵霜王如何器重,在场诸人心中都难免有轻蔑之意,但凭此一战,已没人再敢小瞧这看似平凡的年轻人。

能两次只用一招就摔飞休密侯帐下第一勇士的人,贵霜国有几人能够做到?

所有人均是震惊方才那幕,暗想韦苏提婆如此高看单飞并非无因。有人已觉得单飞用的是巫术,却不知道单飞以水淬武,对力道的收发自如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单飞和灰熊抗力刹那,知道绝不能硬生生的将其拔起摔倒,但他出手前早有多种方案,借势飞起时引灰熊移动了重心,之后再是借用灰熊的力道,以涡旋之力再摔。

单飞虽没学过什么四两拨千斤的方法,可这般运力早得借力打力的精髓。灰熊一身蛮力固然能力拉惊牛,却如何是单飞这种大行家的对手?他被单飞卷入漩涡,身不由己的飞出去,重重摔下时筋骨都似断裂,想起再要挑战却已是力所不能。

韦苏提婆见妹妹比她自己赢了还要高兴,心中略有叹息,随即道:“我等听九天玄女启示,准备出兵西域。”

一言落,殿中静寂无声。

单飞心中微跳,缓缓道:“出兵西域?”他知道贵霜的地域北至葱岭,南到印度河,没想到贵霜居然还有进攻西域的打算,一时间有些不满。

韦苏提婆看出单飞的异样,亦似明白他心中所想,微笑道:“并非你想象的那种入侵。”

“无论那种方式,本侯都是难以赞同。”休密侯大声道,他知道再阻止不了单飞的参与,立即回到方才议论的政事上,咄咄道:“贵霜王,你虽是贵霜之主,但当初登基立誓时,曾许诺对五部一视同仁,政事绝对要和五部共同协商,若有大半不许,就不会一意孤行,本侯可曾说错?”

韦苏提婆倒不恼怒,点头道:“此言不假。”

休密侯更是气壮,昂声道:“既然如此,你问问其余四部,可有一人同意贵霜出兵?”

殿中那四人一时静寂,明显是对贵霜王持反对意见。

单飞倒是头一次赞同休密侯的想法,他素不喜暴力,更是无奈用兵,深知如是贵霜对西域用兵,最苦的永远是两国的百姓。

韦苏提婆凝望单飞道:“你想必亦不同意本王用兵了。”

众人闻言神色很是异样,暗想单飞和韦苏提婆明显是一伙的,韦苏提婆如何会问出这种问题?

不想单飞略有沉吟,还是道:“不错。”

阿九眼有异彩,大声道:“我本来也不同意的,但你若知道原因,恐怕会明白我大哥的苦衷了。”

“还请公主明言。”单飞不解道。

阿九撅嘴对单飞的称呼表示不满,不过见大哥并没有阻止,随即解释道:“九天玄女和月氏的因缘你已是清楚,但你恐怕不知道月氏一直和九天玄女有着联络。当初月氏被乌孙、匈奴所迫,就是在九天玄女的指点下远走他乡,在外域开拓了偌大的疆土。”

单飞微有意外道:“原来如此。”

休密侯嘟囔道:“公主,这不过是传说而已。”

“你是不信答娜能得到九天玄女的启示,还是认为本王在用月氏秘事在骗你?”韦苏提婆轻淡道。

休密侯闭口不言。

阿九扁扁嘴,继续道:“月氏一直以九天玄女的启示行事,除我之外,向玄女恳请指引一事是由月氏最重要的神巫来执行,而神巫就在不久前……”屈指间,阿九计算道:“应在今年春来时得到玄女的启示,说有灭世灾难会再度降临贵霜。”

众人神色异样,大多数却是不以为然。

单飞并不发表意见,询问道:“后来呢?”

阿九少见单飞这般关心的时候,开心道:“玄女说,灭世灾难是从西域发起的。”自古来,说灭世说的这么开心的,除了她之外,倒少有哪个人如此了。

转瞬一拍玉洁的额头,阿九记起道:“具体的地点……是在楼兰。”

单飞内心剧烈跳动下。

阿九留意到单飞的异常,关心道:“你怎么了?是不舒服吗?那我改日再和你讲了,我带你先去休息好不好?”

众人满脸黑线,暗想都要灭世了,你还有时间休息吗?

韦苏提婆亦是啼笑皆非,“阿九,将事情的因果说完了。”

阿九想要借机摸摸单飞的额头,终究打消了念头,继续道:“如何灭世我是不知道的,贵霜神巫也不知道,但神巫说这和两千年前的灭世灾难有关,而楼兰王已被邪灵控制,妄想打开鬼门放地狱鬼怪出来为乱世间。地狱之门一启,世间再无宁日,很快会尽数毁灭。”

韦苏提婆看到单飞的眼角不经意的抽搐下,立即问道:“单飞,你好像也知道什么?”

单飞脑海中思绪繁沓,瞬间想到当初和楼兰总管的交谈言语——巫师深得楼兰王的器重,找水曹和蒲昌海左近的屯兵都尉问事,之后斩杀了这两人。

楼兰神庙和白狼秘地均在蒲昌海左近……孙钟能动用水力发动乾坤挪移……白狼秘地开启之处又叫鬼门,本是被单鹏的左膀右臂、又是被后世所称的门神神荼和郁垒看守……如今贵霜神巫又说楼兰王被邪灵控制,企图放鬼怪出来灭世……

一切的一切瞬间贯穿起来,单飞已得到个呼之欲出的***——楼兰王要难道要开启白狼秘地?他杀了水曹和屯兵都尉或是因为这两人不同意楼兰王的举措?毕竟那种工程极为浩瀚,穷楼兰举国之力都难实现。

见众人均是望着自己,单飞终道:“我不久前正在楼兰,而楼兰王的举动的确有点奇怪。他斩了水曹和屯兵都尉,对朝臣大肆动手,闹得满朝上下人心惶惶。”

殿中的五侯均是神色异样。

韦苏提婆轻拍桌案道:“原来你也知道这点。”顿了下,韦苏提婆解释道:“本王听神巫那般说,立即遣西域信使刺探情况,亦打探到楼兰王的倒行逆施之举,忧心玄女所言成真,这才想要出兵楼兰。”

单飞一时默然。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