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04节 资格之战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04节 资格之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日转西斜,黄灿灿的日光照在金色的宫殿圆顶上,让整个宫殿看起来极为的辉煌庄严。单飞在卫士的引路下,踱入肃穆萧杀的议事大殿。

殿中的人不算多,但各个均是位高权重的模样。见单飞悠哉悠哉的踱了进来,倒有大半人冷望过来,有的人神色间显然有不解之意。

一人蓦然说了句贵霜的言语,声调很不客气。

单飞看到发话的正是休密侯,又见其是对坐在帝位的韦苏提婆发问,知道此人应是在发飙,多半是说贵霜王,这小子来这里做什么?

果不其然,韦苏提婆用中原话回道:“休密侯,单飞来此,是本王所传。”

休密侯脸色不善,冷哼一声,改用中原话道:“贵霜王,我等所议之事何等事关重大,怎能让外人参与?”

单飞倒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这个休密侯,暗想难道是我没有喝了那杯毒酒的缘故?如果是这样,你未免太过强人所难了。不过他素来能耐得住性子,对这种轻蔑的态度亦是司空见惯,仍旧保持沉默。

韦苏提婆微笑道:“单飞不是外人。”

众人微哗,不由交头接耳。

休密侯更是脸色大变,霍然站起道:“贵霜王此言何意?莫非……莫非传言竟是真的?”

“什么传言?”韦苏提婆反问道。

休密侯脸色阴晴不定,并没有径直回答,而是质疑道:“贵霜王难道忘记登基之初,曾向我等立誓,月氏虽是重掌王权,但对贵霜五部再不分彼此?”

韦苏提婆略有扬眉,“本王从未忘记。”

休密侯立即道:“如今我等商议之事关系到贵霜的国运,是何等的重要?贵霜王让一中原人闻此秘事,将此人和五翕侯等同而列,如何让我等再相信贵霜王对我等的重用之意?”

他措辞虽是激烈,在场诸人却是缓缓点头。

单飞这会儿的功夫已看到和休密侯并列殿下的还有四人,知道这四人多半是五翕侯其余四部的首领。

他一路行来,多听阿九介绍贵霜的事情,知道月氏王当年以手下五部在中亚、南亚开创了偌大的疆土,除休密侯所领的休密部外,月氏五部还有贵霜、双靡、顿、高附四部。而贵霜部后来反客为主,代月氏王兼并其余四部,建立了贵霜帝国。这件事说起来复杂,其实如果简单的比喻,就和当年王莽篡位大汉仿佛。直到韦苏提婆时,月氏血脉才算重取回王权掌控,这亦和光武帝刘秀重兴汉室类似。

韦苏提婆在和他单飞交谈时,一直强调自己才是月氏正统,其实和中原君王所言的“受命于天”没什么区别,都是强调自己王位继承的合法性。

单飞虽不知道韦苏提婆如何能年纪轻轻的坐上王位,但听休密侯这般说,知道韦苏提婆能当上贵霜王,只怕少不了月氏四部的助力,他倒不认为贵霜部也会帮助韦苏提婆的。不过韦苏提婆为了稳固政权,自然要给当初立下汗马功劳的功臣几颗定心丸,亦要依仗这些人来维持统治,这才让休密侯这般有恃无恐。

韦苏提婆微笑道:“休密侯此言差矣,本王就是对五翕侯极为器重,亦对月氏五部的子民很是关怀,这才请单飞前来。”

众人听闻此言都是脸色微改,考虑着韦苏提婆话中的深意。

休密侯斜睨单飞道:“本侯倒不知此子还有这般重要。”

“是吗?”韦苏提婆淡淡道:“休密侯若是不知的话,为何在单飞一到白沙瓦后,就请其到府上做客?”

在场除寥寥几人外,倒是尽数不知此事。五翕侯在贵霜帝国本是仅次于贵霜王、副王的人物,伊始看到单飞可说不修边幅的进来,众人难免有些轻蔑之意,等听贵霜王这般言语,众人均是露出诧异之色,忍不住对单飞重新审视起来。

休密侯自从苏拉带走单飞后,就一直盘算此事,闻言倒不慌张,“贵霜王以为我会对单飞不利?”

韦苏提婆笑而不语。

休密侯大声道:“此事说来话长……”

“休密侯不妨长话短说。”韦苏提婆倒是客客气气道。

休密侯毫不犹豫道:“本侯曾屡次替沙拉向贵霜王之妹答娜提亲,王妹虽是高贵,但沙拉出身亦是不差,也不算辱没了王妹,奈何贵霜王竟以匪夷所思的理由拒绝,说公主答娜的姻缘竟是前生注定。”

韦苏提婆反问道:“休密侯不信前生吗?”

休密侯微滞,“贵霜王此言何意?”

“你如果不信前生,想必亦不会信人有因果的来世了。”韦苏提婆又道。

贵霜王虽是笑着商谈,休密侯琢磨其言下的狠意,却感觉其中很有点赶尽杀绝的意味。内心发寒,不过休密侯毕竟也是实权派人物,绝不会因韦苏提婆几句话认怂,此番前来,他更是抱着“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决心,大声道:“本侯少理什么前生来世,却想为月氏子民讨个当下。”

众人闻言又是点头。

休密侯瞥见,更是来了底气道:“本侯听贵霜王这般回绝,心中实在不悦,这才在听到公主和一男子来到白沙瓦后,立即将这男子请到寒舍,很想看看这和公主有着前世姻缘的男子究竟有何本事?”

单飞这才醒悟过来,亦明白休密侯之子为何对其那般仇视。

韦苏提婆喃喃道:“原来如此。”

休密侯昂声道:“正是如此,不然贵霜王以为如何?”不闻韦苏提婆回话,休密侯更是理直气壮道:“不想贵霜王随即让苏拉将单飞带走,倒让本侯大失所望。”

“休密侯对何失望?对本王失望吗?”韦苏提婆柔声道。

休密侯心中一凛,他虽对单飞不假颜色,眼下倒不敢和韦苏提婆真正撕破脸皮。哈哈一笑,休密侯道:“本侯如何敢对贵霜王不满?本侯失望的是并未看到单飞有什么出众的地方,沙拉见了此人都是不服,如果让公主嫁给这样的男人,本侯倒怕月氏子民很是失望。”

顿了片刻,休密侯一字字道:“答娜公主本是月氏神女,如何能嫁给一个窝窝囊囊的男子?”

韦苏提婆轻轻点头道:“本王到如今才听明白,原来休密侯是为月氏着想,只怕本王信错了人,这才想要考究下单飞了?”

休密侯微滞,随即喝道:“我想不但本侯这般想,在场诸位恐怕都想看看他有什么资格留在殿中听闻军国要事1

众人又是点头。

月氏是从西域迁转而来,民风着实强悍。韦苏提婆信佛,但贵霜诸人却是信奉武力,韦苏提婆虽是月氏正统,当初若没有杰出的才干,只凭释迦的理论亦不能降服一帮手下,这些人听休密侯这般说,倒均认为韦苏提婆此番行事未免过于草率。

“那休密侯准备如何考验单飞?让沙拉和他生死相搏?赢者不但能够听听军情,顺便有迎娶公主的资格?”韦苏提婆建议道。

休密侯心中一寒。

他看似莽撞,内心一点不傻。当初他找单飞入府,本想用一杯毒酒不声不响的做掉单飞,哪想被单飞看破导致功败垂成。迈迪、迈卡都是白沙瓦少有的剑手,但都没有十足的把握拿下单飞,他知道儿子沙拉的能力,虽知这是极好的机会,但亦知这是韦苏提婆设下的陷阱他若是真的听从韦苏提婆的建议,只怕沙拉的性命就是送掉了九成!

缓缓摇头,休密侯道:“沙拉身子有恙,如今暂不能入宫拜见贵霜王。”他一个谎言帮儿子开脱,随即转移视线道:“贵霜王若真的想要给我等一个交代,本侯倒将灰熊带在身旁,不如就让单飞和灰熊玩玩如何?”

一言落,众人哗然。

单飞一见这些人的表情,就知道这灰熊恐怕不好对付。

韦苏提婆轻声道:“召灰熊上殿。”

休密侯神色大喜,一拍手掌。不多时,殿外走来一个黑影,一步步的行进时似乎让宫殿都颤。

等那黑影走到休密侯身旁,众人均是倒吸口凉气。

那虽是个人,但看起来比野熊还要雄壮。那人****着上身,从头到脚均是黑毛密布,此人身上的肌肉虬结,块块都和石头般,他站在休密侯面前,比休密侯要高出一个脑袋,但他对休密侯却比奴仆还要恭敬。

“只要单飞能接灰熊百招……”休密侯心中盘算,提出建议道:“本侯才认为他有立在殿中听取我等所议之事的资格,不知道贵霜王意下如何?”

韦苏提婆目光微闪,轻声道:“百招太多了,不如十招如何?”

休密侯知道灰熊的本事,暗想就算迈迪、迈卡联手都是难奈钢筋铁骨的灰熊,他让灰熊出马,就是想在殿中径直杀了单飞,然后推脱灰熊懵懂无知。听韦苏提婆这般为单飞考虑,休密侯放声笑道:“十招?贵霜王对请来的人这般没有信心,如何让我等取信?”

“那不如一招吧。”一人突道。

休密侯难以置信的看着单飞,哑然失笑道:“方才是你说的?”他实在难信世上竟有这般厚颜***之人。

众人亦是露出轻蔑之意,不想单飞这般没种。在众人眼中,男人无论面临何等挑战,绝不能轻易退缩。

单飞立在殿中,轻描淡写道:“我其实真的很想听听你等议论之事……”见休密侯青筋暴起的要驳斥,单飞道:“就一招。一招后我如果不能将灰熊摔个跟头,立即离开白沙瓦,不知休密侯意下如何?”

一言落地,哪怕韦苏提婆都是神色异样,在场众人耸然,休密侯更是失声道:“你……你说什么?”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