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01节 玄女指定的姻缘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01节 玄女指定的姻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风吹桃树春光明媚,蝶舞落花倾心相随。

单飞立在桃花林前望着阿九,一时间脸色有些苍白。落花缤纷,时空似凝,往日的承诺悉数涌上心头,他那一刻几乎要冲上去搂住阿九。

阿九……为何会梦到他?怎地会在此间种下这多桃树,就如他和晨雨期盼的那样?

眼角跳动,单飞看着阿九缓缓的一步步走到他面前时,却是转目看向韦苏提婆道:“这是……从何说起?”

阿九怔祝

她听到片目天所言后,心中极为失落。但她就如韦苏提婆说的那样,在此事期盼多年,为了梦中的男人,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她一回转皇宫,立即向大哥韦苏提婆诉说了自己想说却又不敢的心情。

她虽有些任性,身为贵霜的公主,又是贵霜王韦苏提婆最疼爱的妹妹,但在心爱之人面前和寻常小儿女没什么两样。

韦苏提婆当下找单飞前来,他是一国之君,着实有着非凡的本事。早看到单飞嗅到花香时的异样、推门见树时的激动,见单飞如此反问,韦苏提婆悠然道:“你什么都不知道?”

单飞默然片刻,“我不清楚。”坦诚的看着韦苏提婆,单飞沉声道:“若贵霜王能将一切告之,我将不胜感激。”

阿九急得泪眼汪汪,哽咽道:“我……我……来说。”

“我来说好了。”韦苏提婆关切的看着妹妹道:“看你这般模样,恐怕说不清楚。”转望单飞,韦苏提婆缓缓道:“我听通玄庙圣僧说你要来的时候,曾想过你会是怎样的一个人。你很年轻,你这般年纪的人本来正是任性风流、得意忘形的时候。我要说的事情极为奇异,非一般人物不能相信,我只怕你不听、不信,被一些世俗的尘埃蒙蔽住眼睛,但你能听,那很好。只要你肯听,我会将一切详细道来。”

他轻轻舒口气,坐在一棵桃树下,伸手招呼单飞坐下来。他虽是一国之君,看起来并没有君王特有的架子。

单飞相对而坐。

阿九感觉到单飞的疏远,走近单飞一些才坐下。

韦苏提婆见状感慨,抬头望天道:“我因是月氏正统,这才知道月氏千百年来的秘闻。人善遗忘,昨日的事情都是转瞬如过眼云烟,两千年来的事情,能被记住的又有多少?幸好月氏和九天玄女因缘甚深,这才知道灭世的灾难从来都是悬在我等的头顶。哪怕我等再是狂妄,哪怕我等就是帝王将相,可当真正灭世灾难降临时,我等亦不过如个卑微的蝼蚁般,谁能幸免?”

看向单飞,韦苏提婆反问道:“你明白我说的?”

单飞缓缓点头,很感触韦苏提婆说的一句话——灭世的灾难从来都是悬在我等的头顶。

直到他那个年代,世界将要毁灭的传说仍旧层出不穷,虽说那些预言终究没有成为现实,可为何世间总会有这种类似的传言?

因为蚩尤和黄帝给世人留下的深刻迹象?还是因为人类虽是贪恋繁华,骨子里面的惊惧却知道一切的一切,不过是趋近灭亡?

单飞知道就算没有蚩尤和黄帝,他那个年代人类的头顶还是悬着一把显而易见的利剑,而那利剑足以将人类毁灭千百次,但又有多少人意识到这点?

韦苏提婆微微一笑道:“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时,就知道你和太多的世人绝不一样。你们中原的孔子曾赞***颜回安贫乐道——一箪食,一瓢饮,不改其乐。但在我看来,颜回或许是个看得开的人,却不见得是个有能力挣脱束缚的人,不然何以年纪轻轻的早死?安贫乐道固然值得称道,很多时候却不过是面临的***不够多。有能力拥有世间的全部后再选择安贫乐道的人,才是更值得尊重的人。阿育王的后来所为,本值得尊重。”

单飞越听越是讶然,现这个韦苏提婆着实有非同凡响的见解。

“你有能力拥有太多,但你却选择一条别样的道路。”韦苏提婆的目光从单飞寒酸的衣着上掠过,轻声道:“像你这样的人不多。”无奈的笑笑,韦苏提婆道:“如果世人多如你这般,如何会有那多战争磨难生?”

轻轻叹息,韦苏提婆终到正题道:“先祖就是知道你这样的人绝不多见,又知晓当年的灾难不假,这才告诉子孙莫要狂妄。不过人总是自私的,我先祖亦不例外,他们选择带个聪颖的女孩赶赴邺城……只希望能借女修之力重现月氏的辉煌。可惜的是……那女孩却失踪在邺城。”

阿九娇躯微颤。

单飞心中亦颤,知晓其中变化的复杂——不过归根结底的改变都落在诗言、孙钟二人的身上。

“或许是天意,或许是命中注定。”韦苏提婆望向阿九时,眼中露出疼爱之意,“月氏人却将答娜带回了贵霜,而答娜长大后,居然看起来反如月氏血脉,世上的玄奇莫过如此。”

单飞也是嗔目结舌。

事实竟是——晨雨竟然真是个公主,而且是贵霜帝国的公主!她被月氏带到邺城,却被诗言偷走,才造成他单飞和晨雨后来的相遇。而曹棺使用无间改变后让晨雨被孙钟带走,变成了江东的郡主孙尚香!那阿九……她有双蓝宝石般的眼睛,莫非她是孙钟的孙女?

孙钟将他送到这里绝不是随意所为,孙钟究竟想让他明白什么

单飞捋顺了其中的关系,却没有任何轻松的感觉——阿九为何会栽下这一片桃花林?若不是他早就坚信孙尚香就是晨雨、又经诗言确定,方才推门见到桃花林中的阿九时,几乎以为阿九就是晨雨。

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生?

单飞感觉内心沉甸甸的压着铅块般。他本历尽千辛万苦才确定孙尚香就是晨雨,可见到阿九的时候,才现命运的可怕之处。

“答娜自从回转月氏后,月氏随即迎来难得的契机。贵霜本是月氏的贵霜部掌控,但自从答娜回转,就到了我掌控贵霜之时。”

韦苏提婆见单飞似有询问,微微一笑道:“这其中的瓜葛说来太长,你以后若是留在贵霜,我自会对你详细提及。”

阿九眸光闪亮,脸色微红,她知道大哥这么说,就是支持她的选择。

单飞轻轻叹口气,“我不会留在贵霜。”

“你……”阿九急得泪水瞬间涌上眼眶。

韦苏提婆目光中微有凌厉,随即叹道:“我不会勉强你的选择,因为我知道你这种人不会屈从别人的决定。可你总会将一切查明这才离去?”

单飞立即点头。

韦苏提婆向妹妹投以安慰的目光,继续道:“答娜给月氏重振带来莫名的力量,但她本身却出了很怪的情况。她不喜欢贵霜的男人,对贵霜五部的贵族子弟从不正眼看待。当她小的时候,我们还以为是女孩的矜持,等她渐渐长大时,我们才现她对贵霜那些英俊的少年真是不假颜色。我们不明所以,直到有一天我蓦地醒悟,记得她小时候曾经和我和娘亲说过……她梦中见过一个男子,那男子才是她的意中人,可惜当时我等均是以为那是她这般年纪的少女古怪的想法,并没有真正的重视,她看出我等的不信,后来再没有向我等提及。”

轻声叹息,韦苏提婆歉然的看着阿九道:“答娜,大哥应该早点相信你。”

阿九眼中带泪,嘴角却有执着的笑,“大哥,你信不信,我都会坚持下去的。”

单飞暗想韦苏提婆和阿九并没有真正的血缘,但看起来二人感情极好,想来经过多年后,韦苏提婆对这个捡来的妹妹已有了亲情。

韦苏提婆继续道:“我记起这儿时的往事,这才再找阿九询问,然后方知晓她这些年来一直做梦和个男子相见,而且产生了极为深厚的感情。她和那男子在一个极为幽暗的地下相见,那里有着极多的可怕大老鼠。”

“我说它们大……但我不怕它们。”阿九纠正道。

韦苏提婆笑道:“那大的老鼠还不可怕?”瞥见单飞有些异样的脸色,韦苏提婆问道:“你想到了什么?你难道……也到过那种地方?”

单飞强忍住内心的颤抖,声音多少异样道:“请你说下去。”

韦苏提婆若有所思的看着单飞,接着道:“她又说自己始终看不清那男子的面容,但在梦中感觉自己的能力变得很大,高来高去的很是轻易。我听到她的形容后,知道她说的是一种高明的轻身功夫。她形容的极为细致,就如亲身经历一样。”

顿了片刻,韦苏提婆接着道:“她和那个梦中的男子几经生死,早就互生情愫,甚至有一日曾经互相承诺,要种一片好大的桃花林,而那男子竟说要在桃花林前开个包子铺。”

单飞心口剧烈一跳。

韦苏提婆立即道:“你知道什么是包子铺?”他虽是学识渊博,但庵侄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