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99节 花语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99节 花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阳光明媚,休密侯的脸上却多少有些阴沉,他没有径直回答儿子的问话,而是望向那双胞剑手道:“迈迪、迈卡,你们两人若是出手,能在几招内收拾了那个单飞。”

那双胞剑手互望一眼,齐声道:“最少十招以上。”

休密侯皱了下眉头。

休密侯之子忍不住道:“父亲,就算那单飞有点本事,我们难道就怕了他?”

休密侯一瞪眼珠子,喝道:“沙阿,你懂得什么?”

“父亲……”沙阿很有不服,但对父亲终不敢忤逆。

休密侯眉头紧锁,喃喃道:“我就是知道这小子恐怕有点门道,这才准备将其骗到这里毒倒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处理掉。客栈人多眼杂,若是在那里杀掉此人,我们难以撇清嫌疑。但若在本侯府上杀了人,随即推说他自己走了,别人就算有所怀疑,又能奈何我等?”

“谁敢怀疑父亲。”沙阿迫不及待道:“当年若不是父亲一力帮手,那韦苏提婆还不见得能当上贵霜王的位置。”

休密侯冷哼一声,“你没看到副王苏拉趾高气扬的样子,根本没有将为父放在眼中?如今在贵霜,为父不见得是贵霜王眼中最重要的人了。”

“是埃”沙阿忿忿道:“如今韦苏提婆反信外人,只怕将父亲当年的功劳早忘在脑后,不然父亲几次替孩儿向贵霜王之妹提亲,他也不会根本不将此事放在心上。贵霜王更在多日前说妹妹的男人要至白沙瓦,再次拒绝了孩儿的求亲。如今这个单飞来了,又和公主那般亲近,只怕命中注定就是要和孩儿做对的人。孩儿就是想不明白,公主是被鬼迷了吗,孩儿这等上等的男人她不选择,为何会想要嫁给那样邋遢的男人?父亲,你怎么不让孩子直接杀了单飞一了百了。”

休密侯冷冷道:“你能杀得了他?迈迪和迈卡已是为父身边、甚至可说是白沙瓦最好的剑手,他们都说要十招以上才能杀了单飞,你平日不肯用功习武,如今有何大用?”

沙拉不由面红耳赤。

休密侯叹道:“单飞看起来邋遢,为人远较你要精明。若是你的话,那杯酒说不定早就喝了下去,他竟能看出破绽,就说明他还是很有头脑。方才就算再加上为父,也未见得能干净利索的杀了单飞,若被单飞逃走,麻烦多多。苏拉随即就来,为父只怕苏拉有备而来,这才暂忍出手,避免小不忍则乱大谋。”

“小不忍则乱大谋?”沙拉不由眨眨眼睛,“父亲是说……”

休密侯冷哼一声,“沙拉,你放心,公主总是你的,但我们还需有些耐性。”抬头望向皇宫的方向,休密侯喃喃道:“韦苏提婆,你若真的不仁,就莫怪本侯不义了。”

***

单飞跟随贵霜副王苏拉出了休密侯府,府外早有骏马相候,更兼精骑数十,看起来苏拉真的有所准备。

没什么丝毫意外的表情,单飞翻身上马跟在苏拉身侧,一直在近皇宫时才道:“真的是贵霜王要见我?”

苏拉缓缓点下头,“我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一下。”

他说的极为古怪,因为他虽让单飞考虑,却根本没有说让单飞考虑什么。更古怪的是单飞居然点头回道:“好。”

苏拉轻轻叹口气,在宏伟的皇宫前翻身下马,带单飞长驱直入。

单飞见皇宫戒备不差,但无一人前来过问,可知这苏拉应是贵霜王极为器重之人,这才会有这般特权。

苏拉似有心事的皱着眉头,带着单飞在宫中行进。单飞倒不如进休密侯府那般谨慎,反倒欣赏起周围中西合璧的建筑。

贵霜的建筑受身毒、大秦影响不小,还因月氏是从西域迁徙而来,建筑又有点西域草原、中原建筑的特点。几种风格混搭在一起,倒是让单飞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过了一座磅礴的神像雕塑群体后,前方有金色圆顶皇宫展现近前。阳光照耀下,皇宫整体泛着庄严肃穆的光辉。苏拉放轻了脚步,带单飞进入了主殿,转入左手的宫殿中。

单飞目露惊诧之意,因为他现前方是条幽静的长廊,而长廊除了地面铺着的昂贵波斯毯外,左右墙壁和头顶的位置均有浮雕石画。

浮雕画卷呈现的内容几乎不差敦煌的壁画,其中人物的丰富之处甚至还胜敦煌。

以单飞的眼力,很快认出壁画中的人物有的似希腊神像风格,有的如身毒诸神,还有些人物的绘制明显有中原的风格!

单飞心中微有疑惑,但见苏拉脚步不停,他倒也没有过多询问。一直跟随苏拉走到了长廊的尽头,苏拉这才止步,轻轻叩了下房门上的金环。

房门中有人应话,极是轻柔。若非此间极静,倒让人听不真切。

单飞猜测是准许进入之意,果不其然,苏拉推开房门,却是侧手立在一旁,示意单飞入内。

略有沉吟,单飞终于踱入了房间,就听身后的房门合拢起来。

房中幽静没有窗户,却不昏暗,因为其中有蜡烛高燃,照得房间很显神秘之意。房间四壁布满了浮雕壁画,一人正面对前方的一面墙壁沉吟,听房门声后,缓缓转过头来,微笑道:“你来了?”

单飞神色诧异。

说话之人居然是个少见美男子。他的头、眼珠虽有外域风格,可他的面部轮廓却很有中原人的特征。见到单飞时,那男子双目微亮,又轻声道:“果然是你。”

这男子说的极为古怪,单飞也是半懂不懂,但他却明白一件事情,眼前这个美男子正是掌控赫赫贵霜帝国的第一号人物——贵霜王韦苏提婆!

“我来了?”单飞很快冷静下来,反问了一句。

韦苏提婆微微一笑,露出口洁白的牙齿,“我本以为你来后,能开解我的一些困惑。不过看起来你也有些不太明白。”他身为贵霜王,着实眼力非常,只凭简单的对话、对方的表情,就已明白许多事情。

单飞沉默下来。

韦苏提婆这般说,却没有丝毫不满之意,只是道:“你若不能解释也是无妨,只要你来到这里,你我就有明白的那天。”

见单飞目光掠向他前方的壁画,韦苏提婆轻声道:“你认识这壁画上的女子?”

壁画上只绘有一惊艳无双、亦寂寞无双的女子。

九天玄女!

单飞自从在通玄庙见到九天玄女的神像后,就知道贵霜帝国和九天玄女极有关系。在此见到九天玄女的壁画,他多少在意料之中。缓缓点头,单飞终道:“贵霜王说的不错,我的确有很多事情并不明白……”

“我可以和你解释。”韦苏提婆慢悠悠道:“反正你不急,我也不急的,急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是不是?”他说完这些话后,微微一笑中反有落寞之意,“哪怕亚历山大那般人物,征服希腊城邦、渡海东征击败波斯帝国,亦不过转瞬土崩瓦解。中原秦皇汉武,亦是不复雄霸,难道不是吗?”

单飞略有意外。他倒没想到眼前这美男子居然还很有历史素养。他知道韦苏提婆所言的亚历山大是希腊的雄主,所处时期稍早于秦始皇,不过所创的伟业极其类似秦始皇。至于汉武自不用多说,韦苏提婆口中的这三人可说是中西方某段时期、甚至人类历史上最杰出的帝国头脑。

这个韦苏提婆身在贵霜,开口就提及这三人,倒真是见识非凡。毕竟如今很多中原名士对于西方并不了然,而西方对中土亦是充满好奇,却未过多探索。

“我等你着实有段时日了。”

韦苏提婆招手道:“你跟我来。”他说话间推开了一道侧门,就在单飞以为他要带自己前往更神秘的地方时,不想有清香的空气拂面而来。

前方有群花灿烂,二人居然到了室外的一处苑囿处,不过这苑囿和韦苏提婆的房间般,均是极为安静,看不到半点人影。

这时已近黄昏,金灿灿的日头照耀下来,更显花树的绚丽多姿。韦苏提婆站在一棵花树下,突然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花吗?”

单飞知道韦苏提婆身为一国之尊,绝不会等他来说闲话。转目向那花树望去,见那花树开的花朵极为奇特,竟然类似仙鹤长颈待鸣的样子,单飞略有沉吟道:“我叫这花为鹤望兰。”

鹤望兰又名天堂鸟、极乐鸟之花,原产南非、埃及那种地方。千年沧桑改,但这种植物看起来还是没有太多的改变,在单飞那个时期,这种花因造型奇特,已被多国引进,单飞因此一见就知。

“鹤望兰?”韦苏提婆温柔的触碰着那鲜艳的花朵,却并不采摘,轻声又道:“兰之花种本是中原特产,听闻其终年不凋,花香清幽,又和梅竹菊并称为花中四君子?”

单飞微微点头。

“阁下亦是君子。”韦苏提婆微笑道。

单飞倒没想到韦苏提婆这般评价,回道:“不敢当。”

韦苏提婆悠然道:“你当得起的。苏拉都和我说过了。”

单飞仍旧未问苏拉说过什么。

“不过我不叫这种花为鹤望兰,而叫其为鹤望来。”韦苏提婆轻声道:“起这花名的本是我一至亲之人。她给这花取名时对我说过,等这鹤望来盛开的时候,就是她的意中人到来之时……”

顿了片刻,韦苏提婆望向单飞道:“如今正是鹤望来盛开的时节。”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