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95节 龙宫天塔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95节 龙宫天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白袍人是身毒魔王手下的高手,自然知道运用摄魂术的大忌这种精神控制依仗的全是个人的意志精神,一经使出,敌手若是浑浑噩噩、或者心无戒备之人,很容易落入他的控制,但他亦是以消耗精神为代价,要是碰到意志极为坚毅之人,他蛊惑不成,反容易落入对方的控制。

见单飞出手擒蛇、遇险不惊,更是离奇的用一掌就破了他对阿九施展的法术,白袍人对单飞已是不敢怠慢,这才一出招就是全力以赴。但他不想这年轻人看似武功不弱,居然亦会精神控制,而且看起来比他还要高明?

白袍人并不知道单飞以水悟道、再以武证医,兼之性格坚毅,无一日停过锤炼气息,如今体内气旺神聚早到了世上少有之境。白袍人以精神动之,无疑蚂蚁撼树,哪里能动摇单飞一分?

单飞虽不是精神控制大师,但对煽动之术却是极为明了,一见白袍人拿出铃铛说出蛊惑之语,早知道这白袍人要做什么。他多少有些好奇心起,这才反以言语动之,哪想到竟一举功成。

听心跳有如擂鼓般,白袍人额头冒汗,却已移不开双眼,只感觉单飞双眸透出的神光如同束带般缠住他的心神,心下骇异之时,白袍人还想竭力解脱,就听单飞道:“你现在心跳越来越快,不经我解救,只怕会爆了开来。”

单飞不懂精神控制,但对人体反应却是了然,眼见那白袍人额头汗出、面红耳赤的模样,立即知道这人害人不成反倒害已这人已经着道,如今血行正。

白袍人瞬间面红如血,已从幻听到了真实的生理反应。他只觉得一颗心鼓动外涨,随时都要破裂的模样。心中一点意识未失,白袍人嗄声道:“救我……救我……”

单飞不想竟能通过这种方法制住对手,暗想我若说这家伙心脏要爆裂了,这人会不会死在当场?

念头微闪,单飞盯着那白袍人,缓缓道:“你若是答我几个问题,或许就不会毙命当常”

白袍人连连点头。

单飞问道:“你真的是魔王手下?”

“是。”白袍人明知是被单飞控制,却已不能不答单飞的提问。他所用法术不灵反到回击到自己身上,回答时他的心跳还能稍缓,但若不正确回答,他知道自己的心脏真的会立即爆裂。

“你为何要取阿九……应该说为何要取答娜的手镯?”单飞又问。

阿九早看的目瞪口呆,做梦都没想到过单飞会如此轻易的制住对手。听单飞这么问,她心中不由欢喜,暗想单飞看起来冷淡,但对我还是关心的。

白袍人颤声道:“是因为……”他神色犹豫,本不要答,但感觉血脉贲张,由不得道:“因为通过这手镯可找到龙宫天塔。”

单飞微怔,反问道:“什么龙宫天塔?”

白袍人热汗淋漓,嗄声道:“是龙树要寻的龙宫天塔,听说里面藏着毗卢遮那佛神通妙义,魔王只怕龙树因此势力更强,这才让我等拦截龙树。”

单飞微有诧异,别人听了或许莫名其妙,他倒是想起两件史载的往事。

第一件往事就是年轻的龙树自负多智,曾为乱宫中,毁坏***戒,那时的龙树为人极为狂妄,自矜佛果***。而龙宫菩萨因怜悯其无知,这才将其接到龙宫让其众览所藏法典。龙树读了多日,所知仍不到沧海一粟,这才自悔孟浪,大彻大悟后终成一代宗师,重振大乘佛教。而释迦悟道后宣说的第一部经典,被后世誉为经中之王的《华严经》,传说中就是龙树从龙宫取得。

而第二件往事就是据《龙树传》所言,龙树曾在南天竺、亦就是身毒南部的黑峰山铁塔中由大日如来、亦就是由白袍人口中毗卢遮那佛亲授密宗教义,这才能身成显密八宗之祖。

这两件事也是龙树最传奇的两件事入龙宫得华严,开铁塔传密藏。

如今听白袍人这般说,碘两件事好像要被龙树一次办掉只是龙宫在何处?铁塔就是天塔?天塔在哪里?为何一定要关系到阿九的那手镯?龙树的***既然知道手镯事关重要,为何却过而不取?

单飞心思转动间,不由向阿九望了眼,蓦地凛然。

有爆喝声从白袍人口中传出,随即有笛声尖锐,寒风腥风瞬间而至。

单飞暗叫糟糕,他虽是控制住白袍人的心神,却终究没有练过此道,不知道自己的眼神对白袍人有极强的约束作用,在望向阿九的那一刹,他精神移转,那白袍人可算是魔王座下少有的高手,蓦离控制,如何会不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笛声一起,群蛇已如乱箭般射来。

单飞一把抓住阿九,平地拔起,倏然到了半树之高,下落时已站在树杈之上。

白袍人本要趁机攻击,一来方才神气大伤,二来震撼单飞轻功卓绝,不敢扑上。见单飞随时准备反击,白袍人嘿然冷笑道:“你饶是奸诈如鬼,还是中了我的暗算。你为何不看看身边的答娜。”

单飞微凛,转头向阿九望去。

阿九俏脸苍白,眸光凄然,只是定定的看着单飞,却没再说什么。

白袍人冷笑道:“我知道拿你没有办法,方才看似让蛇攻你,实则是对答娜下手。我指挥的毒蛇均是经我秘药所养,除我外,再无第二人能解毒性。”

单飞早就俯下身去,看到阿九白皙的小腿上有两点蛇牙淡痕。心中微沉,单飞毫不犹豫的凑嘴过去。

“不要。”阿九微缩小腿,她心中多少有些羞涩、却更是担忧单飞的性命。

单飞在危机关头素少嗦,更没有儒士的迂腐,不然当初亦不会为曹宁吸出蜂毒。抓住阿九的小腿,单飞几口吸出阿九中的大半毒血,随即撕下衣襟绑住阿九小腿上的部分,稍止血液的快行。

白袍人见状,嘿然道:“你这方法也算不差,不过要解我的蛇毒还是差的太远。”他知道单飞投鼠忌器,虽知这年轻人少有的高明,但他还想着手镯一事,随即道:“将答娜交给我,我会帮她解毒。不然你只能得到个死人罢了。”

阿九急声道:“不要……我宁可死,也不要跟着他。”

单飞将阿九靠在树杈上,再一挥手切在树枝上,已握根菩提树枝在手,冷然道:“你能解毒最好不过。”

白袍人一怔,不解单飞用意时,就见单飞身形一纵,已向他扑了过来。

心胆俱寒,白袍人从未想到这年轻人果断如斯。瞬间明白单飞的用意,白袍人横笛急吹,伸手一指,本是盘旋在草地上的毒蛇尽数向单飞弹来。

单飞手一圈,树枝成弧,尽数荡开袭来的毒蛇。将将落地时,眼看还有毒蛇在地上昂待,单飞却不落地,只是用手上的树枝一刺地面,树枝稍弯,单飞却已借力再次纵身到了白袍人的身前。

“你杀了我,答娜也要死1

白袍人虽是轻功不差,可不想世上还有这般飘逸的身手。他精通摄魂,武功难免稍差,知道不敌单飞,不由急声大叫,同时向后退去。

空中嗤嗤声响。

单飞手中的枝条蓦地断成数点,分袭那白袍人四肢。

白袍人只觉得手脚一麻又痛,大叫声中翻身摔倒。不等再有挣扎时,就看到单飞双足踏在他面前半尺,一字字道:“你不想死,就交出解药。阿九没事,你不会死。”

单飞深明谈判之道,开口就做了决断,言语的坚定不容置疑。

白袍人的手脚被单飞分出的树枝刺穿,早就痛入骨髓,知道和这年轻人差得太远,白袍人放弃挣扎,突然笑道:“好本事。”

单飞不语,见白袍人眼中妖异的碧光闪烁,他随时准备应付那白袍人可能的反击。

白袍人喃喃道:“你想以我的性命交换答娜的性命,果然是好算计。像你这样有本事、有算计的年轻人,我已经很久未见。”

单飞皱眉,他知道这种生死关头,这白袍人却说这种废话必定有点儿用意。等望见白袍人露出诡异笑容时,单飞蓦地心中一寒,惊呼道:“你……”

他手中残余的尺长树枝轻微颤抖,却没有刺出去。

白袍人嘴角已流出碧绿的血液,还能道:“可你也有算不到的事情……对不对?”他头一歪,再没了声息。不过他的双眼未闭,还充满怨毒的看着单飞,似在说如今我死了,答娜也要死了,你还能拿我怎么办?

冷夜风吹。

单飞手掌微颤。有低呼声从身后传来,单飞身形陡退,头也不回的一把接住从树杈上落下的阿九。

阿九神色苍白,看起来已是极为的虚弱。她还能强睁双眼看着单飞问道:“我是不是要死了?”

“不会。有我在,你不会有事。”单飞坚决道,声音中仍有不容置疑之意。

“你不用骗我了。”阿九眼角有泪水滑落,喃喃道:“这坏人既然选择自尽,就一定会拉我陪葬的。”

单飞不想阿九居然能想到这点,不由心中颤动。

阿九轻声道:“我临死前,还想告诉你一件事……我梦中见到的男人就是……”她说话间痴痴的看着单飞,蓝宝石般的眸中有着无尽的爱意。

她心中那时想着要死了,还要告诉他吗?

伸手想要触摸下单飞的脸颊如同梦中般。眩晕阵阵,有黑暗涌来,阿九嘴唇动动,“你”字终究没有说出口,手臂却已无力的垂下。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