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89节 命中注定的男人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89节 命中注定的男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春光正艳,那少女出现在市集上时,却更艳丽过明媚晴好的春光。这样的一个女子在市集上难免吸引太多人的眼光。

无论在中西古今,遑论中原、贵霜,世上的男女本没有太多的不同。

市集上可说是人流如织,倒有多数人的目光被那少女吸引。不过众人被少女的容光所摄,倒无人敢和其主动搭讪。见那少女和单飞说说笑笑的时候,不少人倒是暗自好奇,不知这年轻人究竟走了什么好运,能得到这少女的青睐?

等见到那少女轻吻在单飞脸颊上时,如流的市集人群似都凝固。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有人更是心中懊悔,暗道自己为何无此机缘,若是和单飞般正要买那香膏,说不定能够一亲芳泽。

单飞亦怔,他看出这异域少女比中原女子多了些热情奔放,却也没有想到这少女这般大胆,在众目睽睽下居然亲了他一口。

为什么?

单飞心中纳闷,对方哪怕有十数道杀招用来,他也自信能如数奉还,偏偏这少女突然一吻,虽是意外,却倒让他不好还击。

微有尴尬,单飞没有推开那少女,却是不动声色微退一步。他这般举动,没有卷了那少女的颜面,却已离开那少女的唇边。

那少女轻轻一吻似是有心、又似无意般,见单飞避让,那少女倒没再凑上,只是道:“通玄庙的僧人下山一事,应是为九天玄女传音。除此外,再无别事会让这些僧人这般作为。”

她吻了单飞,转瞬又和没事人般,除了双眸中闪动喜悦的光彩外,倒没有别的异样。

“九天玄女要传什么消息?”单飞心中微动。

那少女摇头道:“你和那些圣僧在一起都是不知,我如何知晓?”

单飞凝望那少女良久,这才道:“就是这些?”

“当然了。你难道还知道更多?”那少女理直气壮道。

单飞叹口气,“多谢姑娘相告。”他拱手告别,转瞬已到了数丈之外,大踏步离去。

那少女反倒怔祝她本算定单飞还要追问详情,哪想到单飞居然说走就走,伸手想招单飞回来,但见单飞头也不回,那少女轻咬红唇,并没有追上去。半晌后,那少女嘴角终露出丝浅笑,自语道:“你走不了的。我等你这久,好不容易见到了你,如何会让你走掉?”

轻轻招手,那少女对万事通笑道:“这集市除你外,还有多少人会说中原话呢?”

万事通望见少女这般,多少有些受宠若惊道:“这集市倒有不少人通中原话,可讲的如姑娘这般流利的,也只有我了。”

那少女略有沉吟道:“好,让他们尽数离开鹿城,三天内不要回转。”

“啊?”

万事通吃了一惊,他以为那少女这般询问应和那年轻人有关,却做梦也没想到这少女会有这般吩咐。

“这如何使得?”万事通喏喏道:“姑娘,这件事关系不小,那些人如何会听我的?”

见万事通露出为难之意,那少女嫣然一笑道:“我不是对你说的。”

万事通搔头,感觉这少女有着说不出的古怪。

一人突道:“万事通说的不错,这件事关系非协…你应该再认真考虑一下……令兄不见得会任由你这般胡闹。”

万事通闻声扭头望去,就见说话那人戴着左近特有的宽边挡风遮雨的大帽,挡住了大半的容貌,只是露出的根根如针般的胡须,让人望之敬畏。万事通有着商人的圆滑,不然如何会对单飞、那少女刻意巴结,一见那人的气势,就知此人是有权势之人。

那少女嘟嘴道:“我怎么是胡闹?我从白沙瓦赶到这里,就是为了见他埃”

那带毡帽之人一摆手,止住了少女的下文。他又一挥手,有一人快步走近。万事通见了更是心惊,认得这是鹿城的督将,在鹿城实在有着极大的权利。不过那督将是去了戎装,换成了寻常百姓的模样。

见那督将对那带毡帽之人极为恭敬,万事通不由两股打颤,意识到无论那带毡帽之人还是这少女,恐怕都是大有来头。

这少女是为那年轻人而来?不然何以一见面就亲了那年轻人一口,可为何那年轻人却是根本不识、甚至无动于衷的样子?

万事通打破头也想不明白其中的瓜葛,就见那戴毡帽之人对督将耳语数句,督将连连点头道:“绝无问题。”

督将说完,到万事通面前亮出令牌道:“你认得我是哪个?”见万事通连连点头,那督将吩咐道:“你带我悄然去找附近精通中原话语之人。这里的摊位,你不用理会太多。若有损失,有人会赔偿给你。”

事到如今,万事通虽不知其中的缘由,但知道自己绝无力违抗这个命令。畏惧的看了那少女一眼,万事通只好听从督将的吩咐离去。

带毡帽之人发现少女亦要离开,不由道:“你……”他四下望了眼,见很多人还是好奇的望着这个方向,轻声道:“我们先找个安静的地方。”

他先行领路,带那少女到了个僻静的地方,这才微露仰头,露出刚毅硬朗的一张脸,皱眉道:“公主,那人根本不知道你的样子……”

“可我知道他的样子。”那少女毫不犹豫道:“我一到鹿城,见到他和圣僧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他是我要找的男人。我做梦见到他许多次,无论如何都不会认错。”

带毡帽之人轻叹一声,“这件事很是奇异,让人难以解释。不过公主就凭几个梦境,认定他是你命中注,会不会欠缺些考虑?”

“不会1

那少女嫣然一笑,露出如皓玉般的贝齿,“我想要嫁的男子,本应是个顶天立地的盖世英雄。他是个君子、亦是英雄,我不会看错。”

露出自信的表情,那少女道:“更何况他是在通玄庙出现,和我大哥得到的神灵启示完全相符。我提及身毒往事还有九天玄女的时候,很多人均是以为荒诞不羁,只有他用心倾听、似有所想,这说明他亦知道这些事情,他和九天玄女必定有关、是我做梦见到的男子,这些事情不容置疑。”

带毡帽之人半晌终道:“但他好像对公主很是冷淡……”

那少女抿嘴笑道:“不然我怎么说他是君子?他若是见到貌美的女人就会双目放光,如何会让我等他这久?好啦,不和你多说了。”那少女露出甜甜的微笑道:“他回转后发现那些圣僧不见了,必定会有些着急,我要去告诉他***。”

她不等带毡帽之人再说,已经蹦蹦跳跳的离去。

带毡帽之人看着少女天真烂漫的背影,轻轻叹口气,喃喃道:“公主,我不知道这世上是否真的有你和贵霜王所言的玄奇之事?但我如今倒信一点……这世上倒真有一见钟情的事情。”

单飞想着那少女的言语,沉吟着回转客栈。少女说的的确玄奇,不过他知道更奇异的中原古事,倒认为那少女所言可信度极高。

当年黄帝、蚩尤争锋,蚩尤败走西域,幸得九天玄女帮手这才逃过黄帝的追杀。从这点来看,蚩尤、九天玄女间的感情非同寻常,因此蚩尤在灭掉死丘后,听九天玄女劝告放弃下一步的灭世计划也是大有可能。

九天玄女没有和蚩尤在一起?她隐居昆仑,所在的地点正在中原、西域、贵霜的交汇处,极有可能对贵霜之地以前的百姓有过帮助,这才有了九色鹿的传说。

那少女如何知道九天玄女一事?看她举措热情,实则应是高贵人家出身……单飞虽无视权贵,可对出身权贵之家的人却有深刻的认知,知晓那少女所戴饰物或许不多,可无一不是极为稀罕的宝物……

这少女为何和他这般熟络?

单飞想不明白,也不想费尽心思去想。伊始的时候,他只以为孙钟将他送错了地方,可事情既然和九天玄女有关,就可能和女修、孙尚香有关,难道孙钟并没有送错?

只是……女修、孙尚香会在哪里?

他百思不得其解,但有信心去找***。回转客栈时,他已想到先找到通玄庙的主持,然后再请万事通过来……双方一对,他必能知道更多的***。

他没有当下请万事通前来,一方面等万事通做完生意,一方面却有点害怕那古灵精怪的少女还有别的文章。

等入了客栈,单飞走了一圈,心中诧异起来——客栈倒有不少经商的来客,但通玄庙的僧人却是一个不见!

单飞知道不对,在和通玄庙僧人行来的路上,他感觉那主持对其很是看重,可说须臾不离左右。既然如此,那些僧人如何会招呼都不打一个的就悄然离开?

心中困惑,单飞立即去找店主问话。

那店主看着单飞,翻来覆去就是一句话,单飞听不懂那是什么,但感觉这店主是在问他是否要住店的意思。

比比划划半晌,单飞感觉问个哑巴都没有这么费力。看左近众人看猴子一样的看着他和和店主交流,单飞暗自叹气,准备去找万事通过来。可他不等走出客栈,就听一人叫道:“救命!救命1

单飞一怔,收回要出门的脚步。

那喊救命的声音如铃铛般清越,说的又是中原话,不是那古灵精怪的少女又是哪个?

单飞暗想在鹿城会抢这少女的男人多半瞎了眼,因为那少女虽看似没有护卫,但着实举止高贵。本地人如果不是傻的,就知少女背后的势力不容小窥,如何会这般不开眼的找她的麻烦?

他本想着能避就避,绝不准备理会那少女的事情。不想客栈院门“砰”的大响,那少女已如风般跑进来,一把就搂住了单飞,声音颤抖道:“救我1

单飞本要将那少女丢出去,可见到客栈门外走进的几个人,终于倒吸了一口气,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