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88节 九色鹿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88节 九色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市集上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单飞立在老油条的摊贩前,对身边人并未注意。直到那人突然伸手取走老油条拿的香膏,单飞这才扭过头去,微有意外。

说话的是个异域少女。

那少女一双眸子如同蓝宝石般美丽,身形娇俏,看起来不过二八年华。乍一望、那少女很有天真俏皮之意,但举手投足间却显气度高雅,更兼笑靥如花般,着实艳丽非凡。

见单飞望来,那少女并不如中原女子般含蓄转眸,反倒有些“咄咄”的看着单飞道:“我找……找……这香膏许久了,直到今日这才见到,不想真的和梦中见到的一样。”她说的亦是中原话,虽是略有生硬,不过银铃般的声音很添言语的异域风情。

老油条心有诧异,暗想这香膏是安息一种香木胶混合药材所制,虽说经过的工序不少,不过在贵霜集市并不算什么稀罕之物,这集市绝非他一家在卖这香膏。这个少女看起来并不是少见世面的女子,这般说却是什么意思?

“你……你……”那少女看着单飞的茫然,嫣然俏笑道:“你……将这香膏让给我好不好?”

单飞本来就没准备购买香膏,闻言亦笑道:“姑娘若是喜欢,尽管买去就好。”

那少女喜滋滋的将那香膏揣了起来,却不付账。

老油条见状,一旁道:“这香膏送给姑娘就好。”他目光转动间,早看到那女子皓腕上戴着个血红的镯子,认出那是罕见的凤血犀制成的镯子,非贵霜的大富大贵人家不能佩戴。

他为人圆滑,知道结交权贵的好处,用个香膏做个人情倒不心痛。

单飞见那少女只是望着自己,不由奇怪。他知道自己绝不认识这少女,自己也没有俊到让人一见就发花痴的程度,可这女子这般模样,明显对他有些想法。他不知这女的有什么想法,但想应不会是酒托儿、饭托之类。他初到贵霜,不想招惹什么麻烦。扭过头去,单飞感觉那少女的眸光始终未曾离开,却故作不知道:“阁下……贵姓?”

他问的是那个摊主,暗想好不容易碰到个会说中原话的人,有些事情一定要问个明白。

老油条忙道:“在下有个中文名字叫做……万事通。”

“好名字。”单飞一听这名字更是喜欢,轻声问道:“万先生如此名字,想必是天下诸事无所不明了。”

万事通倒有当之无愧之感。

单飞问道:“你方才说那些僧人是明光山通玄庙的圣僧,却不知道来此贵干?”

万事通嗔目结舌的看着单飞,“圣僧……说笑了。你和那些圣僧一起来到鹿城,如何会问在下要做什么事情?”

单飞也觉得有点不像话,微笑道:“你不妨猜猜他们要做什么事情?”

万事通感觉这年轻人处处透着古怪,不过看在圣僧的份上,终于还是道:“圣僧素来不和尘世之人交往,如今这般规模的下山,依在下所见,应该是去白沙瓦见贵霜国主。”目光一亮,万事通拍额道:“或许是因国主召见,他们这才下山?都说圣僧法力无穷,或许因为贵霜国主有法事要他们来做?”

单飞见万事通绞尽脑汁的样子,感觉此人猜测不见得靠谱,他正沉吟间,身旁那少女突然道:“我倒知道圣僧做什么来的。”

单飞转过头来,望见那少女略有狡黠的眸子,一时打不定主意是否询问。

“你为什么不问?是不是怕我骗你?”那少女轻声浅笑道。

单飞暗自皱眉,终于道:“姑娘说笑了。如果姑娘能够知晓、又肯见告,倒让我很是感激。”

那少女盯着单飞良久,见单飞略有尴尬的样子,掩嘴笑道:“不想你好像还是中原的君子呢。”

单飞笑道:“姑娘过奖了。”他因晨雨之故,当初见到孙尚香时,都在刻意保持距离。见这少女和他一见熟络的模样,他心中奇怪,却只以为这少女或许对中原人有点好感罢了,并没有多想什么。

“你可听过九色鹿的传说?”那少女突然道。

单飞微怔,半晌才道:“略有所知,不过多半不如姑娘所知详尽,亦或许根本和姑娘要说的并不相符。”

他见君王也好、百姓也罢,倒少以谎言对之。面对这般天真无邪的少女,他更是不想撒谎。更何况他知晓这少女的举止虽像不经世事,但那双如蓝宝石般深邃的眼眸却多少透露出智慧之意。

“你也听过九色鹿的传说?”那少女惊喜道:“不妨说来听听?”

单飞沉吟半晌,这才道:“传说中世间有头九色神鹿,极为通灵,它救了个溺水之人,反倒被那溺水之人陷害。那溺水之人向国主禀告九色鹿一事,又被王后知晓,王后想剥下九色鹿皮做什么大衣……而那溺水之人亲自带人马去捉九色神鹿……”

见那少女掩住檀口,露出惊讶好笑的神色,单飞知道自己说的有误,微笑道:“传说多以讹传讹,我这个版本多半有了问题。”

“说下去啊,很好听呢。”那少女终于收敛了笑容,认真道:“我想听这个故事的结局。”

单飞半晌才道:“故事最后是说九色神鹿将事情的***告之君王,那君王倒还存有良知,对那背信弃义的溺水之***加痛斥,那溺水之人羞愧下再次溺水而死,而贪婪的王后没有得到鹿皮,亦是心碎而亡。”

他说的正是《鹿王本生图》中讲的故事。

《鹿王本生图》是敦煌莫高窟的壁画,图中讲了一系列故事。据考证,应是北魏时期的佛教人物在中原的敦煌绘制而成。

这组壁画中讲的多是贪嗔痴、无常苦的内容。单飞想这里虽是贵霜,但亦近印度。难道如今贵霜亦有印度佛教的这个故事流传?可见少女的神色,他知道自己的故事恐怕有点问题。

那少女听完结局,立在那里半晌才道:“编出这个故事的人多是想要劝人向善的,能记得这故事的人……也绝对不会差了。”

看着单飞,那少女抿嘴又笑:“不过我要说的倒和你说的很不相同。”

“在下洗耳恭听。”单飞笑道。

那少女解释道:“传说中,此间远古前曾面临一个惊天的灭世灾难,而身毒国当初最繁华的一个古城就因那灾难导致城池全毁,数万人尽数灭亡。”

单飞心中一震。

那少女始终留意着单飞的表情,立即道:“你也知道这个事情?”

这少女说的难道是印度死丘往事?

单飞当初曾和魏伯阳、孙尚香谈论过此事,知晓这本是蚩尤所为,蓦地听到这少女提及,难免留意。

见少女认真的看着自己,单飞只能道:“略有所闻。”

那少女不由又是娇笑,“你所闻的真的不少呢。那你……有没有听闻……”她想要说什么,终于回到话题道:“本来如身毒古城般的灭顶之灾亦要降临此间,听说那时候这里的人已嗅到死亡的气息,但幸得有神女骑九色神鹿降临这里,救了此间世人,这才让这里的远古先人极为感激。只是那神女不肯让人立像膜拜,这里的人为表感激思念之情,这才在此建鹿城记念。”

“那神女叫什么名字?”单飞心头跳动。

那少女盯着单飞的眼睛,一字字道:“那神女本是中原人物,叫做九天玄女。”

单飞虽有预料,闻言还是不由脸色微改。这少女说的玄奇,但他却已多少明白——蚩尤灭世的计划看来是包括全球,不过蚩尤在灭掉死丘众人后,接下来的计划却被九天玄女阻拦?

“你知道九天玄女?”那少女的美眸中带着满满的期待。

单飞实在不知她在期待什么,只是道:“略有所闻。”

那少女幽幽叹口气,似有失落,不过随即展露笑容道:“不过此间虽未留下神女的神像,但明光山通玄庙却有神女的神像流传,传闻中,那寺庙的僧人和神女很有关联,亦能领悟神女的心意。”

她这般说的时候,一霎不霎的留意着单飞的表情,许久才接道:“我……贵霜国主曾见过神女的神迹,得到过神女显灵帮助,知道神女不喜张扬、更禁世人无知的膜拜。贵霜王这才虽将通玄庙的僧人视为护国僧人,却不敢以豪奢亵渎,是以那里的僧人虽是重要,一直是清减持戒驻庙,看起来反倒不如贵霜旁庙的僧人显贵。通玄庙这些僧人轻易不会离开明光山,只有一件事才会让他们这般举动……”

单飞见少女不再说下去,忍不住问道:“什么事情?”

那少女四下望去,低声道:“这件事很是重要。”

“啊?”单飞微皱眉头,心道方才看你这般大声,似也没什么顾及,如今怎么变得小心起来。

“不过你不是外人,我和你说无妨。”那少女盈盈笑道:“但这件事绝对不能再让别人知道。”

万事通四下看看,暗想这里的外人就是我了?他倒是知趣的转过头去,却还是支起耳朵。他只知道鹿城往事,对通玄庙的秘事倒真不知,极想听听这个秘密。

那少女仍不放心,伸出莹白的纤手招呼单飞道:“你走近些,我只告诉你一人。”

单飞暗自戒备,却含笑的上前一步。

“这件事是……”

那少女还像怕旁人听到,自己也是上前一步,并不避嫌的凑到单飞身边。

单飞本是戒备中倾听着往事,蓦地怔祝不但是他,市集中来往的众人亦是直了眼睛。万事通看起来更是和***一样。

此刻时空似凝,有春光明媚……

那少女檀口微张,话未说完,红唇已轻轻的吻在单飞的脸颊上。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