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87节 贵霜圣僧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87节 贵霜圣僧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跪拜的那些人均着僧侣服饰,对单飞叩首甚为恭敬。单飞心中倒有些过意不去,暗想孙钟不知怎地将自己送到这里,造成这种误会,倒不知怎么解释。

不过见那些人没有丝毫敌意,单飞只能等这些人抬起头来,这才做个起来的手势道:“你等先起身再说。”

那些人听不懂单飞的话,不过倒看懂了单飞的手势,缓缓站起围在单飞的身边,仍旧满怀恭敬。

单飞头一次碰到这种情形,暗想我终究不是神仙,给不了你们什么好处,这个误会如何解开才好?

和众***眼瞪小眼半天,单飞终于又道:“我是无意经过这里,并非你等信仰的神仙……我还有他事,暂且别过。”

他连说带比划的说完,不想再和这些人纠缠,转身向庙外的方向走去。他人在山巅之上,已望到山脚的地方似有个小小的村落。

如果他猜测无误,这里真在贵霜帝国范围之内,就应有不少商贾负责中西的商贸经营,也就难免有通中原话的人,他想稍加打听再做决定。

那些人见状竟又围了过来,他们似不敢对单飞进行拉扯,只是再次叩首。

单飞见这些人对己很是恭敬,这般动作实有挽留之意。他不忍骗他们,但在这种时候亦不能拂袖而去。

半晌后,那些人见单飞不再要离去的样子,均是露出喜意,有一僧人皮肤黝黑,手脚若同枯柴般,似众人的主持,向单飞做个向内请的手势。

单飞见那主持极为恳求渴望的神色,终于向庙内的正殿走去。

此间的建筑风格和中原寺庙大相径庭,不过殿中亦有神像供奉。单飞对国外的神鬼不很熟悉,迈入正殿后先没去看神像,那些僧人却是一入正殿后立即匍匐跪倒在那神像前,发出欢呼之声。

单飞不由顺着众人叩拜的方向望过去,心头剧烈的跳动,差点跳了起来。

神像居然是个女子。女子很像……

他手指都有丝颤抖,不由触碰下怀中那神女灵符,却没有掏出来。他不用将那神女灵符拿出来,亦知道这寺庙供奉的神像和他神女灵符上的那个女子一般无二。

一样的美若离尘、一样的寂寞孤单……

九天玄女?

这里寺庙供奉的居然是九天玄女的神像?

单飞内心颤抖不休,他伊始只以为孙钟弄错了落脚的地点,但见到九天玄女神像的那一刻,才发现事情绝非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呆呆的望着那眉黛间满是寂寞的九天玄女,单飞难抑心中的激动。见僧人终于起来,单飞闪身到了那主持面前问道:“这神像是哪个?”

那主持茫然的看着单飞,并不懂单飞在问什么。

单飞暗想自己有点糊涂了,明知他们不懂自己所言还是发问,未免问道于盲。从怀中掏出神女灵符,单飞向那主持晃了下,用意自然是问九天玄女为何被这般人膜拜的***。

那主持看到那神符时眼睛一亮,不由又跪了下来,众僧人均是再次跪倒,又是一阵欢呼。

单飞只能叹气,暗想这些人膜拜的神居然是九天玄女,见他手持九天玄女的灵符或许认为他是九天玄女的使者?

他不是使者,算是半个传人?

单飞越是处于迷乱的环境,反倒越能保持冷静的思考。他知道如今怎么询问都是事倍功半,既然如此,索性留下来查个究竟。

那主持见他再没有离去的意思,极为欣喜,在午时恭敬的奉上食物。单飞见那食物乱糟糟的如同泥巴,倒有点印度饭菜的特点。他看出这些人的恭敬,暗想无论这东西如何难吃,自己总要入乡随俗才好,好在食物虽是干硬难咽,却没有什么咖喱,不然可说是黑暗料理的鼻祖出现。

中午用过食物后,夜晚再无东西供应。

单飞知道眼下的贵霜帝国是个开放的国度,无论对印度、大秦帝国、甚至对于希腊文化都有接纳,这些僧人这般风格,应该是传承印度佛教过午不食的特点。

他在寺庙周围略有走动,除了那玄女神像外,并没有发现旁的异常。那些僧人对其极为恭敬,虽然怕其走掉,却不限其的走动,等见他回转后又是露出喜悦的神色。

如此一来,单飞倒不忍悄然离去。

如斯三日,那主持似怕单飞消失、又似怕他寂寞,每日均是陪在单飞身边,不过二人一直如鸡同鸭讲,均不知彼此所云。第四日时,有僧人从寺庙外跑入,对那主持说了几句,那主持点点头,恭敬到了单飞的身前,拜了三拜后,做了向外请的手势。

这是看我吃的多,要赶我走了吗?

单飞心中奇怪,顺着那主持的手势走出庙外,就见一行僧人均背了个简易的包裹,竟是要远行的模样。

主持恭敬的又向单飞做了个请的手势,单飞见状倒是微有喜悦,他知道这些人恐怕要去个地方,而且极可能和他有关,这样倒能解开他的谜团。

等下了山,山脚处果然有个小小的村落。那些百姓见这些僧人下来,都是跪倒在道路的两侧,一直等到众僧人经过后这才起身。

单飞这才知道这些僧人在此间的身份绝不算低,他本想找个百姓询问,但从头至尾未找到一个听懂他说话的人,只能作罢。

众人下山后向西南方向行进,那些僧人看似没什么武功,但应属于苦行僧之流,脚步着实轻快。等到休息时,众僧均是打坐默言,只有一两人去附近野地刨些野菜来果腹。

如斯走了五六日的光景,单飞暗自皱眉,心道我们究竟要去哪里?难道班超没有完成探访大秦帝国的壮举要被我实现?

前方人烟渐稠,这一日众人到了一座土城前,城里城外的行人如流,见这些僧人前来,均是指指点点,神色中带着恭敬。

那些僧人入了城后,到间简陋安静的客栈终止,似没有立即再前行的打算。

单飞暗自奇怪,不过他到客栈前曾经过一个集市,里面的人形形***,可说欧亚人均有。他不放弃要问个究竟的念头,向主持打个手势。这些日子来,那主持见单飞极为和善,事事顺着他们的心意,对单飞更有好感,倒也不像以前那样对单飞寸步不离,只做个尽快回转的手势。

单飞嘘口气,快步到了那集市中,见那集市的商品玲琅满目,可说是丰富至极。

贵霜本算是西域月氏后人。当年月氏被匈奴所迫,无奈西迁至中亚,尚有五个大诸侯部落组成,称作五翕侯。后来五翕侯之一的贵霜部落兼并了其余四部,正式建立帝国。

中原在史书上对于这帝国仍旧以月氏称之,但贵霜此刻横跨中亚、南亚的地域,着实规模非凡,被周边的小国尊称为贵霜帝国。

贵霜地处身毒,大秦、汉朝、安息各国交汇中,商贸已是极为的发达。

单飞见中原的丝绸、身毒的香料宝石、埃及的夜光壁、大秦的琥珀珊瑚均在这集市露脸,不由心中感慨——如今中原正乱,贵霜却是世上少有的安泰之地……

他正感叹时,就听身边有一人沙哑着嗓子道:“圣僧,这是安息国的极品香膏,你可需要?”

单飞一怔,扭头望去,见到一个老油条模样的中亚人拿起他近前摊上的一个小盒,向他多少露出点谄媚的笑容。

见那人直勾勾的望着自己,单飞心中费解,伸手指指自己的鼻尖道:“你是在和我说话?”

那老油条连连点头,“在下正是和圣僧在说话。”他说的竟是颇为标准的中原话语。

单飞多少有些意外之喜,忙道:“这里可是贵霜国?”他虽有猜测,但憋了很久终于见到一个会说中原话的人,如何会错过?

那老油条露出困惑的神色,不过还是道:“圣僧说的不错,这里的确是贵霜国,此城名为鹿城。再往西南不算遥远,就是贵霜国的国都白沙瓦了。”

单飞心中微动,暗想大唐玄奘曾到过白沙瓦,称白沙瓦为花果繁茂的天府之国。白沙瓦在梵语中本是百花之城,顾名思义,应是极为风景优美之地。一念及此,单飞倒是心生向往。

“圣僧可是要去白沙瓦吗?”那老油条客气道。

单飞听这人一口一个圣僧的,皱眉道:“你看我像僧人吗?”

那老油条微有错愕,奇怪道:“圣僧和明光山通玄庙的圣僧在一起,自然也是圣僧了。那些圣僧素来不和外人往来的。”

单飞问道:“明光山通玄庙的圣僧?他们在贵霜国……”

老油条不是***,听单飞这么问,明白这小子可能是有机缘才和那些僧人一起,仍旧客气道:“贵霜国主对玄庙圣僧一直视如护国僧人,既然如此,他们的地位自然是高的。”

他知道那些僧人的奇异,看到单飞入城时和那些僧人一起,这才有意巴结。见单飞皱眉不语,老油条赔笑道:“圣僧若是喜欢,就拿了这香膏去,在下只是供奉,绝不会讨要费用。”

他不知道单飞是无意站在那香膏前,只以为这圣僧动了凡心。虽不知道单飞的身份,但他确信自己不会看错这人的高贵,这才要结个“善缘”。

不想一旁有花香扑鼻,随即有纤纤玉手伸来,取走了老油条手中的极品香膏。有银铃般声音在单飞耳边响了起来,“这香膏……我要了。”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