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86节 莫名崇拜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86节 莫名崇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山海经》有云东海度朔山有大桃树,蟠屈三千里,其卑枝东北曰鬼门,万鬼出入也。有二神,一曰神荼,一曰郁垒,主阅领众鬼之害人者。

世人所知的门神多是唐时的尉迟恭和秦叔宝,却很少有人知道在唐以前的数千年就有门神的传说。

单飞就是很少人中的一个,他知晓这个远古传说,听孙钟所言似是荒诞,他却瞬间明白了太多的事情。心思转动,单飞问道:“蚩尤以异形香造成世间魑魅魍魉跋扈、僵尸横行,被黄帝后人统称为万鬼?”

“不错。”孙钟轻叹道:“你很聪明,这快想到这点。”

紫火法王来到此间一直感觉自己和局外人般,听到这里终接了一句,“单当家说的不错,大秦帝国那异端首领也用了异形香,绝不是上帝子民,而应该归于恶鬼之流。”

单飞懒得和紫火法王废话,继续道:“当年单鹏以楼兰神庙……‘制衡’了蚩尤的白狼秘地,以手下神荼和郁垒监视白狼秘地之人?这件事被伯益所知后记录下来,却被大禹篡改得面目全非,演变成后世光怪陆离的神话传说?”

孙钟语气中多少有些赞叹,“和单家的人果然不用太多说什么。”他显然亦知晓太多的远古的往事。

“这两千年来……女修一直在试图铲除白狼秘地?”单飞又道。

孙钟许久才道:“或许因为蚩尤一直没有放弃***之心。”

“但女修始终不能将白狼秘地连根拔起?”单飞推测道。

孙钟喃喃道:“女修虽强,可蚩尤布下的防御,亦非她能够轻易解决。”

单飞很是认可这点。

四大秘地中,唯独白狼秘地和黄帝、女修势不两立。以女修的个性,若有能力,绝对会将白狼秘地彻底摧毁。女修知道楼兰神庙,没有道理不知道白狼秘地,可白狼秘地仍在,这只能有一个解释以女修之能,似也不能灭掉白狼秘地。

“直到单鹏之时,才算真正的控制住白狼秘地,不然无法解释这些年,蚩尤那脉虽据秘地,为何一直悄无声息?”单飞继续推测道。

孙钟似是自语道:“若非女修对蚩尤那脉持之以恒的绞杀,这世上未见得还是黄帝的那个世界。你莫要忘记中原虽有很多人自称炎黄子孙,但亦有无数的黎民百姓。黎民本是蚩尤的子民。”略有停顿,孙钟道:“当然……你说的没错,蚩尤那脉最终没有再***中原,单鹏本有极大的助力。”

单飞一时静寂,回忆两千年前的尘封往事,心中激荡。蓦地想起一件要紧的事情,单飞道:“你既然身在楼兰神庙,就应知道周边的情况。庙里应该有巫姓之人?”

许久,孙钟终道:“没有。这里只有我一人。”

单飞极为惊诧,他清楚的记得女修曾吩咐他到神庙找巫姓之人,说那些人会告诉他***。如今他知道些***,但是从孙钟口中得知,究竟又是哪里出了差错?

沉默片刻,单飞又问,“你知道鬼门在哪里?”

孙钟沉默良久,这才道:“我不知道鬼门在哪里,亦只知道神庙左近就应是白狼秘地,我知道的未见得比你更多了。”

单飞双眉微扬,提到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你如何能掌控楼兰神庙?”

奇境幽寂,光彩陆离。

孙钟再没有回答单飞问题。许久,他才道:“你难道不准备去救尚香了?”

单飞知道孙钟有所隐瞒,亦明白自己无法让他再说更多,点头道:“好,我如何去见孙尚香?”

抬头看大水弥漫,单飞知道孙钟的方法绝不是让他再走水道。

“你向前走去就好。”孙钟轻声道。

单飞举步要走,却被紫火法王一把拉住,紫火法王叫道:“你去哪里?我呢?孙钟,你不能言而无信。”

“放开他。”孙钟声音中终带威严,“不然你不要说解决大秦帝国的异端,恐怕不能生离此地。”

紫火法王在西方本有无上的权威,但在这种地方却感觉虚弱不堪。松开单飞的衣袖,紫火法王不敢反抗,喏喏道:“孙钟,你一定要信守诺言。”陡然间双眸一亮,紫火法王露出惊骇欲绝的神色,失声叫道:“单飞呢,他去了哪里?”

他说话的光景,就见单飞已走出三步,然后前方不过光亮微闪,单飞融入了半空后就消失不见。

紫火法王在入地之前,已骇异中原的鬼斧神工。他知道若论奢华,如今的大秦、安息帝国已然不让中原,可大秦、安息帝国却绝没有这般如神的能力。等见到单飞破空而逝,紫火法王更如见鬼的模样,冲到单飞消失的地方,紫火法王伸手摸让空空荡荡。心中惶惶,紫火法王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敬畏,不停的叫道:“他去了哪里?他去了哪里?”

单飞亦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但他确信一点,孙钟不应在找孙尚香的事情上骗他。

孙钟没有这个必要。

身形如梭,单飞知道自己离开那奇异水下境地的下一刻,随即察觉眼前陡亮,竟有日光照来。

单飞不由微闭双眸,随即警觉身形急降。那种变化很是突兀,单飞却多少适应这种切换,眯眼向下看去,就见自己似近一个金色圆顶之上。

完全不知所处何地,单飞尚能稳定心神,一掌击去。砰的声响,他以反弹风力止了身形急落的势道,轻飘飘的落在那圆顶之上,神色微有诧异。

他发现自己好像落在一座建筑的顶上,而下方人影憧憧,见单飞突现,那帮人不约而同的伸手指来。

当!

有大响传来,简直可说是惊天动地,震得单飞脚下都颤。

是钟响!

建筑下方庭院正中悬口足有千斤的黄铜大钟,在众人向单飞指来时蓦地敲响,着实震耳欲聋。

单飞莫名其妙的时候,就见下方人呼啦啦的跪倒,尽数向他的方向拜过来。心中暗道糟糕。单飞知道这些人恐怕在进行某种祭祀的活动,而绝不是要祭拜自己,既然如此,自己高高在上的立在屋顶,可说是处于极为尴尬的环境。

他饶是擅思,亦搞不懂孙钟说要送他去见孙尚香,如何会让他出现在这里的屋顶?难道说孙钟也是半瓶醋,动用乾坤挪移的时候出了什么问题?

心思急转,单飞已飘身后退,从屋顶落到建筑背向的地面。他知道有了问题,却不一逃了之。他暗想这是自己的问题,对方若是责怪,自己致歉就好,如果实在无法解决,那时再行离去也是不迟。他在这之前,一定先搞明白自己在什么地方。

他多经奇事,就算到了蒲昌海下,亦知大概的地理,唯独这一次很是稀里糊涂。他所在的地方极其像个中亚古时的寺庙,很是壮丽,占地亦广,却是建立在山巅之上。此间山势不差,但比起远方的山脉,看起来又是微不足道。

远方群山气势若龙的盘旋在天际、蔓延开去,看起来极为的宏伟壮观,这寺庙所在的山头很像是那里群山的余脉。

我这是到了哪里?西域哪里会有这般的山脉?寺庙很有中亚古代寺庙的建筑风格……难道我看到的是昆仑山?我在昆仑南?

卖糕的,孙钟你把我送到了哪里?你总不是将我送到贵霜帝国了?

单飞心思转的极快,他虽未到过这里,但凭建筑风格和山脉规模已有揣摩。他知道安息在天山西、贵霜在昆仑西南。西域本有狭义、广义之分,狭义的西域是说华夏的***境内,广义的西域却将中亚、西亚都有所涵盖。

孙尚香怎么可能来到贵霜?她一个江东女子到这里做什么?孙钟在骗我?还是这是女修的主意?

单飞一时间心绪繁沓,随即听到更繁沓的脚步从左近传来。单飞终于回过神来,眼见左右有不少人奔行的围了过来,暗叫糟糕透顶,单飞知道这些人应是看到他立在屋顶,只怕以为他亵渎了神灵,这才急急过来问罪。

展露笑容,单飞知道这时候言语多半不通,但人类有个共同的地方,那就是笑容总是表达善意。

他微微一笑,众人本是神色极为紧张,见状亦是露出微笑。

这些人是中亚人!

单飞观察这些人的脸部特征明显具有中亚风格,更是确定了自己的推测。他心中发凉,暗想若不是孙钟搞错了、就是孙钟这家伙极为狡猾,一竿子将他支到了中亚。眼见那些人亦是露出笑容,单飞心道爱笑的男人运气看来总不会太差,终于问道:“请问这是哪里?”

那些人见单飞开口询问,突然做了一件让单飞意料不到的事情。

众人尽数跪倒,俯首再拜!

单飞眉头微扬,脸上的神色要多精彩有多精彩,他就算不知所处境遇,但总算明白一件事情方才他在寺庙顶部的时候,这些人跪倒拜的就是他。这些人对他如此恭敬,难道是……

脑海中光电一闪,单飞哭笑不得,随即又明白了一件事情他是破空而出,从天而降,他虽是适应这种情况,但在世人眼中看起来还是着实如神迹般。这些人本在寺庙,应是有点信仰,看到这种情况,难道竟以为他是神,将他当作神一样的膜拜?

,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