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84节 噩梦的开始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84节 噩梦的开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奇境光线流离,照得单飞神色似也有迷离之意,但他的双眼还是异常的清晰,头脑仍旧保持冷静。

他静待对方的***。

良久,那苍老的声音才道:“你如何知道我是孙钟?”他这么一说,无疑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紫火法王倒也不傻,不由问道:“你们……是认识的?”见单飞沉默,那苍老的声音亦不回答,紫火法王恼羞成怒道:“孙钟,我做到了你吩咐我做的事情,你答应我的东西呢?”

“什么东西?”单飞问了句。他不答紫火法王的提问,因为那问题解释起来实在是说来话长。

紫火法王冷哼一声,看向虚无的远方,补充一句,“你们中原人最讲诚信,孙钟,你不能言而无信1

孙钟突然道:“单飞,你知道他要向我要什么东西?”

鬼才知道!单飞心中嘀咕,不过猜想孙钟这么问,这东西多半是他所知的。认真思考片刻,单飞问道:“是三香吗?”

紫火法王勃然变色,失声道:“你又知道?”他和这年轻人呆的时间越久,反倒越觉得看不透这个年轻人,可这个年轻人好像连他***的颜色都已知道。

“你实在聪明。”孙钟喃喃道:“可你这么聪明的人,不知道能不能解决最后的问题?”他并未解释什么是“最后的问题”,纠正道:“紫火法王向我要的不是三香,而是三香之一的异形香。”

单飞心头一跳,不禁问道:“他要异形香做什么?”

紫火法王冷哼一声,就要制止孙钟说下去。孙钟竟似看穿他的心思,淡然道:“紫火法王,你要做的事情、单飞和我都不会理会,因为那毕竟是你们西方的事情。但你若想得到异形香,知道更多三香的事情,最好还是听单飞说下去。”

“为什么?”紫火法王冷笑道。

“因为这世上最接近三香、也最通三香玄奥的就是单家。单飞是单家一脉单传下的知情人。”孙钟道:“这个解释,你可否满意?”

紫火法王不说话了,再望单飞时,他又是诧异、又有期冀。他对三香之谜秘而不宣,哪料到这年轻人却是此中行家,他知道孙钟不必骗他,不由脸红心热的想问单飞有关三香的事情。他脸皮虽厚,不过方才拽得上天,如今倒说不出求教的话来。

孙钟终道:“紫火法王,你可解释下要异形香做些什么了。”

紫火法王脸色幽紫,半晌才道:“本法王向阁下讨要异形香,本是因为大秦帝国出来个异端,这些年来不但没有被剿灭,反倒益发的***强大,其信徒被异端蛊惑,对其极为的信服。我教大明王以此为虑,这才探寻此异端究竟有何能力,详查之下,这才发现这异端和东方传来的三香之一的异形香有很大的关系。大明王知晓此事后,这才让我等远道东来西域,除要找许愿神灯,更要试图***异形香之秘,将大秦帝国的那些异端改邪归正。”

“大秦帝国的异端?”单飞反问一句,他听紫火法王这般说,不由想起如今大秦帝国一个很有名的教派,“那异端的首领是?”

紫火法王忿忿道:“那异端的首领本是一个木匠的儿子,出生在马棚之中,却谎称得到上帝……嗯,你们应该称呼为天帝的授意来拯救世人。这异端***无比,蛊惑无数人信服……”

“也威胁到拜火教在西方的地位了?”单飞问了句。

紫火法王神色郑重,“地位无关紧要。天地良心,我等才是导人走向光明的圣者,所为真正为世人着想,那异端不过是蛊惑人心罢了。”

单飞见紫火法王一言不合就要开撕的架势,岔开话题道:“后来呢?”

“大秦帝国的总督布拉德本将那异端首领钉死在十字架上,哪想那异端竟然在三日后神奇的复活。”

紫火法王脸现惊异之色,喃喃道:“这件事很多人看到,不容置疑。因为此事,这才让无数异端信徒趋之若鹜、以为这异端首领真有神通。无论大秦帝国君王如何手段……都是改变不了那些信徒的信奉。那异端首领死而复生一事极为的奇异,后来我教大明王才查明和异形香有着莫大的关联……接下的事情,我适才已然说过。”

见单飞脸上的表情很是奇异,紫火法王不由问道:“你知道此事?”

单飞喃喃道:“略有所闻罢了。”

紫火法王看出单飞似有隐瞒,冷哼一声,并未追问下去。他不知道单飞那一刻心中诧异难言,所知的也远比略有所闻要多得多。

单飞有种滑稽无比的感觉,他没道理不知道紫火法王口中所说的那个异端。实际上,只要略有点西方知识的人,都会对紫火法王所言的那个教派首领很是熟悉。

略算下时间,单飞知道紫火法王说的那个教派眼下绝对算是西方的异端,可说是被帝国统治者视为眼中钉。而据史***载,这个异端教派在这左近三百年内,先后遭逢十次磨难,直到再过近百年,才终于让西方人尝试接纳,而又过了千余年后,那法王口中的“异端”终究发展成西方一个极为盛行的宗教,可说是和佛教一般的盛行,而拜火教却是终不为世人所知。

但在当下的这段时间,那教派所经历的血腥***亦是让人不忍描述。

单飞对此深表同情,但无意过多参与此事,他没料到的是三香流传如此广泛,异形香居然还有这般的影响。

转回心神,单飞道:“看来孙钟先生手上似有异形香?”

孙钟在二人对话时保持沉默,听单飞询问时这才轻叹道:“我宁愿什么都没有的……只要……我还有坚儿。”

单飞回忆起朱建平当时描述孙钟的言语,暗想孙钟行动诡异,但看起来尚有骨肉之情。

“我其实不过是个寻常的百姓。”孙钟低声又道。

紫火法王忙道:“阁下过谦了。”他知道这个孙钟是比拜火教大明王还要神秘的人物,对其着实忌惮。

单飞静默下来,他听出孙钟很有些寂寞,知道以孙钟当下的情况,若想让孙钟多说点东西,就要多听听孙钟的想法。

“一切或许不过是命运使然。”孙钟似知道还有一个听众,继续道:“我种瓜时遇到两个奇怪的人,和我一样的奇怪。”

紫火法王没有见过孙钟,对这种话不知所云,单飞猜测道:“都和孙先生长得仿佛?”

孙钟低语道:“不错。我出生在富春,但长着和一般人不同的面容,自幼就受附近百姓异样的目光,我因此发誓定要做出点事情让他们另眼看待。”

如果江东孙氏真是孙武后人,那是孙钟的祖上娶了西方的婆娘?还是孙武那时就有西方的血缘?

单飞对此并不稀奇,暗想丝绸之路在汉时闻名,但根据考古、周时中西方就有走动,但以蚩尤的关系来看,周朝前的千年时中西方早有千丝万缕的关联……

推测着孙家的血缘关系,单飞安慰道:“孙先生,其实人不分中西,只有心才分中西。”

紫火法王感觉这小子说的好像反了,心道不是心都一样,人才应该分东西才对?孙钟却赞道:“你年纪轻轻就有这般见识,可惜世人活到死能认识这点的又有几人?”

孙钟自幼遭遇白眼,应是对于种族.歧视很是感慨,半晌又道:“我那时要奋发的念头很是强烈。因为那两个怪人和我仿佛,让我很有亲近之感,这才没有收他们的瓜钱。那两人亦对我有些亲切,就问我想不想做番大的事业?”

顿了良久,孙钟自语道:“谁不想呢?”语气中似有涩然,孙钟继续道:“于是我就跟他们找到了孙家祖上的葬身之地,才发现另外一个不可思议的世界。那时的我……终于知道了异形香。”

单飞心头一跳,暗想孙钟的变化倒和孙策有点相近。

“孙先生用了异形香?”单飞问道。

紫火法王神色改变。

孙钟沉默许久,避而不答道:“我从富春到了此间,知晓更多远古的事情。亦知道黄帝虽有无上神通,但终究让蚩尤逃脱到了这里。而蚩尤带的许多东西却因一次变故,有很多流散到了西方,比如说许愿神灯,还有紫火法王所携的异鼎。”

紫火法王在大水冲来前早将那鼎器保存妥当,闻言道:“这异鼎本是拜火教传下的神物,如何会和中原扯上关系?”

“是吗?”孙钟反问道:“异鼎若和此间没有关系,你如何能听到我的指点,用异鼎开启此间的入地之门?”

紫火法王面红耳赤,一时无法分辨。

单飞笑道:“原来法王在动用异鼎时不是在念咒,而是在和孙先生联系,这才由孙先生开启到此间的通道?”

紫火法王虽想否认,终于还是点点头。

孙钟喃喃道:“若非蚩尤流传下来的神通,世人再过千载,亦是无法得窥此间门径。”

单飞对此很是认同,听孙钟又道:“我知道的越多,野心越是庞大……我让坚儿去取玉玺,暗想秦始皇既然可凭和氏璧建秦皇陵,我为何不能用和氏璧取得秦始皇藏下的不尽宝藏?只要有了宝藏,以我和坚儿之能,一统天下何难?”

心中微动,单飞想到在云梦秘地看到孙坚、孙钟合取玉玺的情形,倒没想到孙钟当初是这般想法。

“可这一切却是噩梦的开始。”

孙坚始终没有露面,但牙关“咯咯”声响显露内心着实激动,“单飞,我落入了女修的算计,你也一样,我们其实……都只是女修的棋子罢了。”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