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83节 揭穿身份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83节 揭穿身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吴奇、6河等人均是大惊失色,他们一方面没料到紫火法王的咒语真的如此神奇,另外一方面却是惊错整个王宫范围的地面开始下沉——是地震又是不像,但若不是地震,天地间又会有什么力量能造成如此惊人的改变?

眼睁睁看着单飞和紫火法王所在的地面越降越深,这二人均是如石雕木刻般没有稍动,吴奇不由放声叫道:“单当家,快出来1

不过吴奇呼喊的光景,大地无声无息的沉降已有数丈之深,范氏子弟面对如干涸大湖般的深坑时、个个神色惊异,不知如何是好。

吴奇一咬牙,纵身跃到莫名现出的大坑中,但地面仍在不停的下降,他虽有准备还是脚下一个踉跄。借势滚到单飞的面前,吴奇一把拉住单飞的手臂道:“单当家,走1

面对如此诡异难测的现象,吴奇不管紫火法王如何,只想带单飞离开再。

单飞终于回过神来。在天现彩云,地有错动之际,他脑海中蓦地涌出“开天辟地”四字。虽已见过黄帝那些人所造的琴鼓山迷宫,但那里还算是无形的变迁。眼下这种规模的改变蓦地出现在他眼前,却让他着实有惊心动魄之感。

蚩尤制造的奇迹!也只有蚩尤才会有这般奇诡又磅礴的手段!

单飞深知这点,除了留意紫火法王的动静,亦在观察周边的情况。他一直在探寻白狼秘地、楼兰神庙的所在,虽不知二者的关联,但知道均和蚩尤有着极大的关联。刘表、黄承彦等人耗时多年,始终不得进入云梦秘地的方法,单飞知道要寻秘地要看机缘。眼见这般奇景出现在眼前,知道机不可失,单飞如何会轻易离去?

心中下了决定,单飞急声道:“告诉范兄,我一定会回来。”

“什么?”吴奇不由问了句。

单飞早就反扣住吴奇的手腕喝道:“离开这里。”他低喝间手臂运力,将吴奇硬生生的抛向半空。

吴奇身不由己的飞起,蓦地感觉周身一凉,才现自己竟是破水雾而出的落在地界边缘。心中费解,吴奇回头望去,就见有无边大水从北侧的坑壁喷出,转瞬就要溢满那个深坑。

怎么回事?

单飞在这般情况下如何能活?

吴奇又惊又急,就见身边有人影一闪,竟是6河向坑中跳入。吴奇急急伸手,却未捞到6河的手臂,眼睁睁的看着6河跳入坑中。

下一刻的功夫,已有人叫道:“吴头领,你看1

吴奇见那人手指天空,他抬头望去,就见夜空的五彩云气已然消散,低头再望,吴奇眼皮微跳。

大水如注,来的迅猛、去的亦是神,居然有消退的迹象。

不多时,坑中的大水已然不见,而单飞、紫火法王和6河三人均是踪影不见。吴奇若不是周身湿透,几乎以为方才不过是自己的幻觉。地面随即又是一颤,转瞬的功夫,吴奇等人眼睁睁看着眼前的地面开始上升,不多时的功夫,居然恢复如常。除了湿漉漉的地面外,一切宛若没有生一般。

感觉心脏的跳动有如擂鼓,吴奇脸色苍白,半晌才大喝道:“你们守在这里等单当家出来1他完后,直奔都护府。

范乡、相思正等在堂中,见吴奇如落汤鸡般出现,二人相顾讶然,齐声问道:“怎么回事?”范乡和相思一个老辣善虑、一个玲珑心思,怎么也想不出吴奇为何会闹成这般模样。

等听吴奇将事情到半数,相思就焦急道:“如何会有这般事情?”

范乡静听吴奇完,亦是不由眼皮跳动。

“义父,眼下我们怎么做?”相思急声问道。

范乡缓缓道:“方才有探子来报,龟兹王急向西北撤退、看起来居然不顾鄂史茨的生死,好像要回转龟兹。吴奇,你派人密切打探龟兹王大军的动向,莫要懈担”

这消息对吴奇还是新鲜,相思却已知道,她很是诧异范乡为何这般,不由道:“义父,女儿问你如何来救单公子,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这么消失。”

范乡终露出无奈的神色,“相思,这世上,有很多事情,并非尽力就能有所作为。我们眼下……除了等之外,难道还有别的选择?”

相思虽知范乡的不错,还是带着丝期待道:“义父,单公子他……不会有事吧?”

范乡喃喃道:“他执意探险,对这奇诡的事情、所知必定比我们要多。”举目望向幽幽的夜,范乡轻叹道:“他和飞天使者那般相像,应该和飞天使者有着很大的瓜葛。既然如此,只盼他心中有数,知道如何面对这种情况。”

单飞根本不知身处何种情况。

大水冲来,紫火法王脸上色变,居然还能忍住不向外冲,反倒提醒道:“顺水而走。”他话音未落,二人已被大水卷动着向前冲去。

单飞在水中虽不能是如鱼得水,可在水中的经验远比常人要丰富太多。他人在水中,估算着楼兰皇宫虽大,但他们前冲迟早有要碰壁的时候,不想他人在水中足有半个时辰之多,竟然一直向前冲去。

心中骇异,单飞只感觉是顺水而下,实在不知要去哪里。正忐忑前行似乎没有尽头时,他感觉周身压力倏去,似破水下落。

那实在是一种极为奇怪的体验,常人入水都是顺水而浮,他却是从水中掉到空中,完全不符一般人的常识。

好在他应变极快,在那一刻还能收敛身躯,眼见下方幽幽兰兰,就要接触地面之时,单飞先是一掌击去,借回荡之风稍缓坠势,借势滚落而起。

“砰”的声响,一人重重的摔在地上,正是紫火法王。

紫火法王摔的虽惨,毕竟没有性命之忧。单飞见状也不多,环目四望,感觉还是先弄明白处身哪里最好。等看清周围情况时,单飞目露讶异之意。他虽是看得明白,一时间还是不知道置身何处。

四周可是空空如也,只有头顶有点点闪烁的蓝光游曳,斑驳着紫火法王见鬼般的脸色。

单飞只能用“游曳”来形容那光源,因为光源是动的——他头顶有无数光源正在水里游来游去。

他头顶竟然是好大的一片水域,而那游动的光源很像是闪着幽兰亮光的鱼类。

单飞虽知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亦知道海洋中的确有着不少鱼类自身会光的,但他真没想到头顶居然顶着一片大水!

大水为何不会落下来?

他方才是从水中穿到这里?那些鱼呢,为何还在头顶游着?在海洋公园的人会见过这种情况,但那毕竟有玻璃隔离,他们头顶除了水外,看起来并无其它隔挡。

“这是什么鬼地方?”紫火法王大叫道。他远不及单飞水中的本事,为达目的这才冒险一搏。从水中坠落到地上的情况实在诡异,他猝不及防间被摔的七荤八素,等看清眼前的情形后,不由叫道。

见单飞不语,紫火法王不由冲到单飞身旁喝道:“我问你这是什么地方,你难道没有听到?”他饶是拜火教的法王,蓦地到了这种地方还是有点乱了分寸。

单飞看了紫火法王一眼,“不是你带我来的?”

紫火法王反倒一滞。

单飞扬声道:“我已经到了,阁下若有什么想的,不妨了。”越是奇诡惊险的地方,单飞反倒越能沉得住气,他知道自己和紫火法王能到此间,恐怕是有人暗中操纵。

这种情况虽是奇特,却和楚威、姬归等人操纵的方式大同异。

半晌,周围终于响起一个极为苍老的声音,“你这是什么地方?”声音回荡在四周,让人根本不知道话的人藏在哪里。

“是他,就是他1紫火法王失声叫道:“就是他让我带你来到这里。”

“他是谁?”单飞不由问道。

紫火法王微有脸红,“本法王……本法王……不知。”

单飞暗皱眉头,心道你这个法王也是稀里糊涂的。不再追问,单飞沉吟道:“这里如此水势,莫非是和蒲昌海相接的水底之下?”

此间静寂。良久,那苍老声音的声音终道:“单飞,你实在是个聪明的人。我也终于等到了你。”

单飞客气道:“不知阁下是哪位?”

那苍老的声音并未回答。

单飞目光闪动,又问道:“不过这里的情形远过世人的想象,也非世俗之人能够做到,只怕和蚩尤有极大的关系?”

那苍老的声音回道:“不错,你一到此间就能想到这点,头脑着实不差。老夫知道这件事……却是花费了许久的时光。老夫当年从……到这里的时候,还很是茫然。”

单飞留意到他口气的停顿,突然道:“从富春到这里的时候?”

四周蓦地静了下来。

紫火法王虽是听人吩咐将单飞带到这里,可看情形,所知还较单飞差了很多。见单飞蓦地这般,紫火法王很是茫然。

单飞不闻那苍老的声音回答,目光闪镏樱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