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78节 一刀斩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78节 一刀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说话那人不但冷厉非常,看向单飞时还有着深切的恨意。

单飞微有费解,暗想观此人的言行,并非和希罗多般顺风草的附和龟兹王,而是真的针对他,此人究竟是哪个?

铁正沉声道:“原来是雅丹的马贼头子卫龙。阁下杀人越货,无所不为,刀下从不留活口,自然不用动口舌之辩了。”他说的这么仔细,是在向单飞提醒对方的身份。

单飞微皱眉头。他知道西域国家繁多,政权林立,而在政权之外,就是各种灰色的势力的存在。

眼下的西域比他那时候的中东还要乱,沙漠马贼和班氏、范家般,均算是灰色势力中不可或缺的组成,而雅丹马贼又是西域马贼顶尖势力之一。当初偷袭班氏商队的那伙马贼就应是这个卫龙的手下,这也怪不得卫龙对他这般仇恨。

卫龙轻按桌案,已从案后如落叶般轻飘飘的飞身而出,露出手极为漂亮的轻功,冷哼道:“铁正,你不用说的漂亮。范氏、班氏独霸西域多年,不知断了多少人的活路,我们是用刀杀,你们是用计杀,彼此之间有什么不同?”

铁正不善争辩,遂保持沉默。

卫龙见状,更是兴奋的说道:“范氏和我们马贼本没什么不同,偏偏以假仁假义欺骗西域的百姓。但你问问在场的人,被范氏逼死的人又岂在少数?”

他话才出,那数十人中又有数人站起,均是冷冷的看着单飞和铁正。

单飞见站起的那几人均是横眉立目,显然均非善类,暗想难道龟兹王把所有马贼均是召集到手下不成?

果不其然,铁正已道:“葱岭的乌鹰、石城的铁狼、飘沙的灰蝎……居然都来了这里。”

那几人或鹰眼犀利、或神情凶猛,听铁正介绍,均是冷笑不语。

铁正的目光最后落在一个安坐在案后的人身上,缓声又道:“原来还有行踪飘忽不定、神出鬼没的八风。”

单飞心头微震,记得铁正曾在帐外向他提及过此人,不由举目望去。

八风坐在众人的阴影中,哪怕帐中难尽的灯烛亦是照不亮此人的面容。单飞只看到此人身材适中,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的似乎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但仔细望去,才发现这人浑身上下似乎都是极为的神秘难揣。

卫龙嘿然冷笑道:“铁正,你招子很亮,认得所有的仇家。这些年来,班氏、范家两姓独霸西域,害得我等着实没有活路。若不是龟兹王有心,我等还不会聚在此间找你们算账。”

转望单飞,卫龙轻蔑道:“单当家,我卫龙已听够你们假仁假义的废话。我本以为阁下有点见识,可不想还是和范乡一样的迂腐。这世上羊吃草,狼吃羊,本是天经地义之事。春暖花开的时节,天地有青草供羊;天寒地冻的日子,又有人去喂羊。可谁去管狼?狼出生就该死吗?它们天寒地冻的时候,不吃羊怎地能生存下去?”

他说的极具煽动性,众人一听,倒是大半露出深以为然的表情。

卫龙更是激昂道:“既然如此,我等做的有什么不对?”

“狼做的没什么不对。”单飞突然道。

众人怔祝卫龙的一番狼羊理论显然是比拟盗贼和范氏、商贾,就连龟兹王都认为卫龙所言极佳,更是感觉这理论切中心意,众人却没想到单飞亦会赞同。

“原来单当家也倒有点见识。”卫龙更是轻蔑,“你现在加入我等,还是不迟。”

单飞盯着卫龙道:“狼吃羊没什么不对,但你卫龙还是不对。我是人,不想加入禽兽的行列。”

卫龙霍然按住了刀柄,身上杀气全出。

单飞无视卫龙的敌意,冷冷道:“狼吃羊没什么不对,为了生存做出的事情本无可厚非。可是狼有时为了亲人,还会忍饥挨饿的节省口粮,你们呢?你等金玉满堂,财富几生不尽,要吃什么没有?可你等居然还不满足,只是仗着自己有点本事,为求满足贪欲野心,对挣扎在生存线上的百姓下手,掳掠他们赖以生存的最后一点财物。你等自比饿狼,还是高看了自己,其实在我眼中,你等实在连***都不如1

众人勃然变色,连铁正亦是愕然,实在想不到单飞会是这般不留情面的痛斥。

卫龙一声怒喝,霍然拔刀,就要向单飞冲来。

乌鹰、铁狼、灰蝎等人亦是不约而同的纵跃而出,看起来下一刻就要将单飞乱刀分尸!

人影憧憧,杀气立起。众歌姬见状均是花容失色。龟兹王根本没有拦阻,眼中反倒露出极为兴奋的嗜血之意。

这些马贼既有外号,当是人如其名,卫龙、乌鹰自是身法凌厉、灰蝎毒辣、铁狼狠险……

四人同时出手,身法最快的应是卫龙和乌鹰,可冲在最前的却是铁狼!

卫龙喝声最为响亮,但在拔刀纵跃时,身法飘忽中微有停滞,那乌鹰亦是如此,如此一来,铁狼反倒后发先至,最先到了单飞的面前。

铁狼脸色青冷,一时间微有诧异,似不解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但他已是箭在弦上。呼喝声中,铁狼空中拔出一把银色的利刃,在灯烛照耀下划出了一道银色的闪电,就要向单飞当头劈到。

单飞适才虽***四个龟兹武士,但来杀单飞的这帮马贼均算是西域一方势力的首领,自然各有高明的武功。

铁狼不认为已方四人会比不上龟兹那四个莽汉!

单飞出手。

闪电般轻盈的出手,就在银刀闪电击来之前,一掌拍在了铁狼的胸口。

“喀嚓”声响中,铁狼***倒飞!

银色的闪电倒冲向帐顶,明亮了众人的讶异之色。

众人无论哪个见到铁狼的这般声势,均想最好的方式就是避其锋锐,哪想到铁狼虽快,单飞出手却是更快,这年轻人静若处子、动若雷霆,居然在铁狼挥刀那一刻就能抢先击在铁狼的胸口……

高手过招本如宗师行棋,一招先、招招先,你若能抢先击在对方的弱处击垮对手,自然不用理会对方如何凌厉。

这道理简单,但天底下能有几人做到?

单飞就能做到!

他看似冲和平淡,但骨子里实则还是有一股深切的不平之气。

真正的勇士,才敢面对血淋淋的人生,而不是人云亦云的谄媚盲从。

他很多时候虽想置身事外,但若真的需要直面,却从未有退缩的时候。知道这些马贼无不是穷凶极恶之辈,单飞不留情面的痛斥,知道对方不会善罢甘休,已有痛下***的准备。

敌方绝对不弱,卫龙他们或许没有拜火教四法王的诡异变幻,但真论杀人的经验,远比四法王要丰富许多。

但这四人亦有弱点——杀人者,亦怕被杀,这四人并不齐心。

四法王大难临头都是难顾同伴,这四个马贼头子虽有同一个目标,但如何会有齐心协力的行动?

卫龙、乌鹰本事最高,可心机亦深,眼见单飞轻易击倒那四个壮汉,虽看似被单飞言语激怒,可深知此人有备而来,如何会抢在风口?

让铁狼先挡单飞的一击。

卫龙、乌鹰均是这般想,眼见铁狼拔刀后,二人身法陡快……只要铁狼挡住单飞的一击、缠住单飞的双手,他们就有可能将单飞斩杀当常

他们什么都已料到,甚至连铁狼的冲动都算的准确无误,唯独没有算到铁狼居然连单飞的一招都是无法抵挡。

一见铁狼***倒飞,乌鹰心中发凉,还能及时拔出腰后两只精铁打造的鹰爪,一守一攻的向单飞杀到。

单飞倏然到了卫龙的身前。

卫龙不想这年轻人说话不按定势,交手亦是不走常规,明明乌鹰抢先出招,单飞居然不顾乌鹰,反倒和他面对面的空中相对。卫龙一生对敌难数,以凌厉的一刀不知斩杀了多少西域的高手、商贾,却从未有一次遇到这般古怪的出招。

常人出招,运劲挥臂必然要有一定的空间才行,卫龙亦是不能免俗,可如此近在咫尺的相对,他刀虽在手,生平却第一次不知如何下手。

眼看单飞一掌吞吐间就要到了他的胸口,卫龙有铁狼***的前车之鉴,知道这年轻人的掌力实在坚硬如锤,危机关头还能缩手和单飞对了一掌。

巨力涌到。

卫龙那一刻几乎听得到自己指骨开裂、腕子错位的声响,哪还想着来取单飞的性命?好在他毕竟身手不凡,还能生死关头吐气借力,如梭般***。

乌鹰已到单飞的身后。

天光陡亮。

烛光全暗。

一道闪电破空而裂,已向乌鹰当头劈到!

乌鹰大骇,他在出手前早看到单飞前来时未带兵刃,但这破空的刀风却是从哪里传来?

刀是卫龙的刀。

单飞击退卫龙的瞬间,竟能趁其慌乱之际夺下他右手的利刃,挥刀反劈!

“当”的大响。

火光四溅!

乌鹰双手鹰爪齐折,身形如箭般的***,一直撞到帐篷前这才止歇,他死死的盯着单飞,再没有任何动静。

天空有银刀终落,插在未敢上前的灰蝎脚下,照着他的面无人色。

没人看他,所有人均是望着倚帐而立的乌鹰,各个脸色发白,似乎所有的人的鲜血尽数涌到乌鹰身上。

乌鹰胸膛赤前衣襟已被单飞一刀划裂。

一道红线从乌鹰额头一直延展到他的胸膛、小腹,倏然爆裂!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