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75节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75节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蛮地朝亚将云飞扬说的“求和”二字改为“讲和”,看似一字之差,实则是将已方和单飞等人放在平等的地位。

单飞知道这些谈判的技巧,微微一笑道:“求和也好,讲和也罢,如今我才发现贵国喜欢带着人马到别人家门口耀武扬威的和谈。”

蛮地朝亚脸皮虽厚,闻言也是微有发热,“单当家此言……”他“差矣”两字不等说出口,斜睨到吴奇手向刀柄摸去,立即改口道:“此言很有商榷的余地。”

他本想凭苏张之口谈笑风云,但见对方有一言不合就宰人的架势,终于稍微收敛下嚣张。

单飞话都懒得再回,他知道蛮地朝亚运用的是胡搅蛮缠的策略。这种人牛皮满天吹、瘦驴不倒架,素来又不会为其的言行负责,既然如此,他根本不会为这种人物浪费什么时间。

蛮地朝亚暗自诧异,心道是人就有好奇之心,自己这番言语说出,眼前这年轻人如何如七老八十的老头子般丝毫没有兴趣?

“我龟兹国素好和睦……”蛮地朝亚竭力露出悲天悯人的情怀,见众人没有共鸣之意,转为肃然道:“却不想楼兰王以为公主招亲之名,竟然将敝国王子鄂史茨扣在城中,我主听闻这个消息后又惊又怒,这才领军前来要救回王子,请问单当家,我主这般行径可是有错?”

单飞微笑道:“没错。”

蛮地朝亚怔住,从他和这年轻人谈话以来,他就从未猜中这年轻人会如何回答。见单飞不按套路出牌,蛮地朝亚脑筋倒是转的极快,随即道:“中原有句话,叫做什么‘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单当家虽是年纪轻轻,可知……”见吴奇一瞪眼珠子,蛮地朝亚不想好不容易争取的大好局面就此葬送,温和的改口道:“单当家知楼兰王行事大有问题,是否应该为西域的百姓考虑,放回鄂史茨王子?”

如今太阳还高,你做梦尚早!

吴奇见蛮地朝亚颠倒黑白的叙说事实,着实心中怒火高炽,本待反驳,却见范乡缓缓摇头,吴奇止住了冲动。

单飞沉吟片刻,反问道:“我等若不放鄂史茨王子的话,龟兹王为儿子自然不惜两国交兵?”

“非也。”蛮地朝亚暗想你小子总是不按套路出牌,我这等回复你总该大吃一惊?

单飞抿口茶水,话都不问了。

堂中一时静寂。

云飞扬、吴奇二人渐渐看出门道,暗想单飞看似简单的几句话,却一直掌握着谈判的主动——你要人,就要解释,我何必问你?

蛮地朝亚堪称冷场帝,一句话说出后无人响应,连台阶都没得下,暗想八十岁的老太婆倒绷儿,难道今日会栽到个年轻人的手上?

他一身本事全在嘴上,见场面尴尬,随即哈哈一笑道:“单当家必然要问,我为何不认可单当家的话?”他自唱双簧,知道无人会问,随即道:“实则是楼兰若不放了鄂史茨王子,不但龟兹,就算车师、危须等国都是看不过眼,也会向楼兰兴师动众。到时候因鄂史茨王子一人,引发各国交锋、西域百姓受苦,诚非我等所愿。”他这么加码看似悲天悯人,实则大有威胁之意。

单飞不动声色道:“这么说……只要我等放了鄂史茨,龟兹国主就不会再兴兵楼兰,而车师、危须国的兵力亦会回转?”他如今对西域形势更是了然,知道车师在楼兰的东北、龟兹在楼兰的西北,都属于西域大国,而危须则是在龟兹和车师间的一个小国。

蛮地朝亚心中微喜,他一直感觉单飞不过是范氏推出的一个捉刀者,而真正主持大局的还是范乡。听单飞这般言语,以为这小子终露怯意,蛮地朝亚痛快道:“这是当然。”

他此番前来除了试探罚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