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74节 虚张声势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74节 虚张声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书友‘云中迷影’的打赏,成为偷香新盟主,多谢!

朱建平见有雄鹰从空而降,不由脸色若土。他看那雄鹰振翅开来几乎遮天蔽日,知道这是西域最凶猛的一种鹰类,双爪如同利碘种雄鹰通常捕食猎物都是大头牛羊,能将猎物硬生生的抓到天空后再摔死,这鹰儿若是扑来对付他,那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好在他知道单飞不会袖手,亦明白这雄鹰前来多和云飞扬的哨声有关,眼见雄鹰扑下,他双腿发抖时居然还能忍住不动。

单飞凝视雄鹰降落在地,煽起一地的尘土,亦是赞叹道:“这是云校尉驯服的雄鹰?”他听吴奇、云飞扬方才的言语,已明白这二人的用意,云飞扬、吴奇他们居然能用飞鹰传信?

云飞扬得意一笑道:“说不上驯服,只是蒲昌海左近白龙堆的断崖旁有鹰王被人射死,我看崖上尚存的三只幼鹰可怜,这才费了不少气力攀到崖上带下来养大。这是阿二。阿大和阿三它们……”他看了朱建平一眼,没有再说下去。

他养三只野鹰,除了用来传信外,还能用来查看沙漠中行军的情况。这是个极为隐秘的事情,范乡、吴奇这种人才会知道,云飞扬不是对单飞隐瞒,而是看到朱建平方才瑟瑟发抖的表现不佳,云飞扬为人谨慎,遂不将这种重要的事情轻易说出口。

单飞未再追问,赞叹道:“不想云校尉还有这般神通,这雄鹰最远能到哪里?”

“它最远能飞去关中,江东没有去过。”云飞扬回道。

“那怎么办?”朱建平为难道:“阿二能不能辛苦一趟前往江东富春呢?那地方不算难找……”

单当家你交的什么朋友?说话不经过脑子的吗?你这个朋友难道准备让阿二去找个女人带回来?

云飞扬心中困惑,还能耐心解释道:“阿二做不到这点,不过我们关中有人手接应。他们都认识阿二,只要写上留言,他们知道后会尽心去做。关中到江东虽远,但我们可以让关中的人手快马前往江东行事。”

吴奇一旁道:“单当家不用当心,我们虽久不在中原,可在中原做点小事还是绝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单飞知道云飞扬、吴奇这些人都是热血汉子,他们若是看不起你不会遮掩,但真的拜了兄弟,就会待你真如兄弟般。见两人如此尽力,单飞道声谢,已想好如何处理,“只要你们能将消息带到江东丹阳,去找那里的鲁家或者庞统、陆逊任何一人,均可帮忙。”

他随即解释下这三人的身份,他不知陆逊、庞统眼下如何,但想以他和孙家的交情,再加上曾经的真诚交往,这些人知道他的嘱托,定会尽心去做。

吴奇、云飞扬互望一眼,暗想单当家果然交友广泛。云飞扬更是爽快道:“绝无问题。原来不过是传信的小事,那更加容易了。”

单飞对朱建平道:“我们还需要董小姐的画像。你能不能说出她的容貌……”转望吴奇,“这附近有没有丹青妙手?”

吴奇哈哈一笑,一指自己的鼻子。

单飞倒是有意外惊喜,让朱建平将董小姐的相貌详细说及。朱建平说的虽不算清楚,但等吴奇用炭笔画到第三稿的时候,朱建平惊喜道:“就是这个样了。”

画中的女子颇有小家碧玉的姿色。云飞扬望见有点感慨世事的不公,心道这样的女子为何喜欢这个小胖子呢?我云飞扬这般有男人味的汉子,如何到现在还没有女人中意?

单飞留意到吴奇的画法更求写实,和西方画法流派倒是相近。他赞了句,简单书写三封书信,分予陆逊、庞统和鲁管家。

朱建平见单飞安排的这般仔细,心中着实感动。

单飞安排妥当后,日已西斜。他才将书信交给吴奇,就感觉地面微有颤动,不由神色微动。

众人互望一眼,云飞扬、吴奇均道:“来了。”

朱建平本想问是不是董小姐来了,但想来不会如此,终于住口。

单飞明白敌军已至,一方面赞叹范乡的料敌准确,一方面亦想到龟兹王这般急迫,看样如离弦之箭,再没有回头的打算了。

云飞扬先行告退,飞身上马前往巡城,却没什么慌张。

吴奇更是视之如家常便饭般,反安慰单飞不用担忧。西域分分合合,这些年来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般反复,这些人对交战视若等闲。

单飞随吴奇到城西登城望去,就见漫山遍野的尽是人头,多以骑兵居多,乍望去已有过万兵马。

楼兰城城门紧闭,城头上却是旗帜不张,刀***不显,很是风平浪静的模样。

单飞暗自点头,心道怪不得***纵横西域多年,若论心理战术,哪个驰骋西域的名将都是玩的精熟,范乡、云飞扬如此一来,敌方的人马摸不清虚实,绝不敢轻举妄动。

龟兹兵马见状,果然只派骑兵卫护前锋线,更多的人手却是开始安营扎寨,看起来很有做持久战的打算。

单飞见过刘备、陆逊的用兵,心道龟兹兵布下的营寨和中原真正的用兵高手比拟,多少有点儿戏的性质。

他知道无论匈奴还是西域,很多地方多以游牧为生,老幼都可以骑射,也可说是人人皆兵。但就是这样,这才让这些人养成重骑射、轻防御、打不过就跑的风格。

心中多少有些计划,单飞笑道:“他们眼下未带攻城的器具,骑马无论如何都是飞不过城墙的。看这架势,这几天只要我们不出手,这仗是打不起来的。”

吴奇佩服单飞总能想到关键所在,多少狡黠道:“鄂史茨还在我们的手上,龟兹王的儿子虽多,可很疼爱鄂史茨,总不能任由鄂史茨死在城里,多半会用什么先礼后兵的招数。”

他看似随口一言,但翌日日上三竿的功夫,单飞才至都护府,吴奇已迎了上来笑道:“单当家,龟兹王今晨派人就射信入城,请求合谈。我等答应他们的要求,很快有使者会到。”

单飞想到吴奇昨日所言,喃喃道:“他们想办法先救鄂史茨再战吗?”

吴奇一挑大拇指道:“不错,你不要指望这帮杂碎会讲什么信用。范爷请单当家主持大局。”

单飞点点头,入府后见范乡正坐在堂中,相思一旁服侍。除此外,堂中倒没有什么戒备。

范乡解释道:“单兄弟,龟兹王的使者只带了两个小兵前来,我等倒不用大张旗鼓。”

单飞明白范乡的用意——只有心虚的人才会重重戒备,用强兵硬甲衬托威严。龟兹王很有头脑,遣使三人前来都是算准已方不会如何,这面若是严阵以待反倒会让来使有嘲笑的话柄。

坐到主位,单飞和范乡喝着热茶。闲谈几句的功夫,云飞扬已带三人入内,大声道:“单当家,龟兹王遣使蛮地朝亚向你求和1

云飞扬带来的三人中,为首那人中西混血的相貌,仍难掩獐头鼠目的狡诈,其后两个龟兹兵看起来虽是精壮,但单飞一见这二人的脚步举止,就知道其不过是寻常的兵士。

一听云飞扬报出蛮地朝亚的名字,单飞忍不住的微笑,看向来使有些焦黄的牙齿。

“云校尉此言差矣。”

蛮地朝亚倒是来者不善。他见范氏、云飞扬这些人在这次交谈中显然都是陪客,却推出个什么单当家,不由很是讶然,暗想这小子看起来不过弱冠之年,如何会坐在主位担当重任?

此中有诈!

蛮地朝亚本是龟兹王手下的红人,自负辩才心机,不然也不会只带两个小兵前来谈判。听云飞扬说什么求和,心中大是不悦,蛮地朝亚摇头晃脑道:“想我龟兹大军百万,如今龟兹王亲率精骑十万前来,望者无不偃旗息鼓、闻风而逃,就算荡平楼兰都在翻手之间,云校尉如何会用‘求和’二字?”

你这个牛皮吹得我给九十分,留十分让你继续吹。

单飞心道就算曹操当年决战赤壁,也只对孙权吹嘘孤带了八十万人马南下和你打猎玩玩,中原人口已然不多,但西域还是难以比拟。西域三十六国眼下不过百来万的人口,稍加平均,你龟兹国倾国能有五十万人口,我都把茶杯吃下去。

他知道对方在虚张声势,却能微笑道:“那阁下前来作甚?下战书吗?不妨拿来一看。”

蛮地朝亚一怔,脸有微红道:“这位单当家此言又差。”

单飞不等回话,吴奇冷笑道:“蛮地朝亚,你们师出无名,恃武围困楼兰城,打破西域百姓的安宁已让人难忍。我们还和你客气的说话、没有打你是因为有教养。可我等有教养不意味着任由你放肆的口吐妄言,你注意点言辞,不然后果没谁会知道1

蛮地朝亚脸色又红,还能抗声道:“单当家,这是你的意思?”

“是埃”单飞收敛了微笑道:“你有什么问题?”

蛮地朝亚怔祝他见这年轻人笑起来的时候不过如个寻常之人,但收敛笑容时却是隐露萧杀,着实威严无限。

搞不懂此人笑和不笑的反差怎会如此之大,蛮地朝亚却知道好汉歹汉都是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微笑着化解了自身的尴尬,蛮地朝亚很快改变了策略,“求和二字很不贴切。正确来说,本使前来,是因为龟兹王念及西域百姓的安宁,这才遣使前来讲和。”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