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72节 刨根见底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72节 刨根见底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书友‘一个人的路上111’的打赏,成为偷香新盟主,多谢!也感谢众多订阅推荐打赏偷香的书友们,谢谢你们的支持!

朱建平见单飞、陆河二人望来时目光炯炯,以为他们抓住了自己的错处,连忙甩脱责任,听陆河这么说,朱建平欣喜若狂道:“若真的这样,我们只要逐个去找这地图上标注的地方,就能找到董小姐了?”

他见地图上圈圈叉叉的标志实在不下十数处,暗想若是以富春、汉中这般距离计算,奔波下来多半要有数万里的遥远,可无论如何,总比眼下如大海捞针般要强上一些。

“你真的不带脑袋出门的?”

陆河忍不住封只是我们的猜想,你说这地图上哪点是富春、哪里又是汉中?其余的那些点究竟是哪里,你能说出来?”

朱建平有些傻眼,他几乎将双眼贴在地图上,可除了看到曲曲折折的线条和圈圈叉叉外,连古怪的文字都看不到一个。

单飞见朱建平很是失落,安慰道:“我们虽是猜测,但也是大有可能。如果有人做了记录,又画了这么一张隐形的地图,没有道理不标注地点所在1

陆河分析道:“一个可能就是我们猜错了,另外一个可能就是我们还欠缺点东西1

单飞露出赞赏之意,他亦是这般想。

朱建平哭丧着脸,“那怎么办?”

陆河见其很是难过的模样,略有不忍道:“还是按照我们原先的计划进行,只要找到总机关所在,那里自然记录能去的各点,说不定会发现更多的线索……也对发现董小姐的下落很有帮助了。”

“你好像有去找总机关的方向?”单飞略有诧异道。

陆河搔搔头,不再隐瞒道:“有一点。不过我……也不太肯定。”

“不妨说来听听。”单飞建议道。

陆河伊始和朱建平的计划是想从单飞身上榨点方便的条件,可一番交谈后,已知这年轻人无论哪方面的能力都是不容小窥。见这年轻人如此坦诚,陆河捏着手中的两幅图,想到单飞说的帮人在帮已的话语,再不隐瞒道:“因为羊皮卷特意提及了蒲昌海,又说每次乾坤挪移的时候,都会引发江河湖海的变迁。而楼兰宫里的人有被大水淹死的记载,楼兰城又近蒲昌海,孔雀河更是直灌蒲昌海之内,这几个方面关联起来,我就怀疑……就怀疑……”

单飞目光微闪,“你怀疑总机关会催动蒲昌海水从地下涌出淹死了那些人,也淹死了李朗?”

他当初在查询李朗死因时,已有这种假设,不过并未对铁正、吴奇所及,倒不是他故意隐瞒,而是知道隔行如隔山,很多人固执己见,很难强求一样的想法。没有确凿的证据前,他不会轻易做出结论。不过和陆河这种业内人士探讨,倒是不用拘泥。

“你也这么想?”陆河大喜道,他知道自己的念头听起来很是荒诞不羁,听到单飞这么说,倒是大有知己之感。

单飞微微点头,“我在草原、沙漠行走时,听老人说有湖泊会搬家。比方说某地今日是草原,夜晚说不定就会变成湖泊。因此露宿的时候要特别注意,不能选择只长灌木不长草的地方,因为那里极可能曾经是变过湖泊,也可能一夜间被水淹没。”

陆河叹服道:“单公子真的学识广博。你说的不错,我亦是从极具经验之人口中得知过这种事情。天地玄奇,真有不可思议之感。”

单飞微微一笑,他对这个现象倒不奇怪,因为据地质勘测发现,洲际***下本有地下海暗藏,也就是说海洋不止是世人表面看到的那些,地壳中也有海洋!

沧海桑田变迁中,海水漫过***、***下蕴藏海洋的事情反反复复,有个特定的条件就会产生湖泊搬家的现象,比如说地震之类。可他以前从未想过,竟有人力能制造这种变化。

陆河见单飞这般认识,放开说道:“如果单公子有这种想法的话,就应该想到总机关和蒲昌海间有某种神奇的关联,而怪水数次从楼兰这里出现绝非偶然,而应该是这里和总机关亦有相关1

“不错1单飞赞同道。陆河一直以“总机关”概括,单飞却知道总机关的尽头极可能就是蚩尤的藏身所在,亦就是四大秘地之一的白狼秘地。

“因此我们如果能从这里寻到水道,逆流而上,就极可能发现总机关的所在1陆河振奋道。

单飞缓缓点头,不能不说陆河看似异想天开,所说的却是极有可能。

“但这些不过是你的猜想。”朱建平突然泼冷水道。

陆河冷笑道:“你懂个屁?”

朱建平倒是好脾气,不在意道:“我说错了吗?你说来说去都是猜测,根本没有什么证据。单公子,你认识的人多,不知道能不能让人帮忙来找董小姐?你若帮我找到董小姐,我来生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他感觉陆河说的太过虚幻,暗想这种寻法说不上南辕北辙,但听起来成功的机会实在不大,眼下有单飞可求,为何不从单飞身上着手?

陆河几乎要踢朱建平一脚,看了单飞一眼,陆河放弃了打人的念头,嘿然道:“你朱建平听猜测都晕,更不要说去找证据。”

“你有证据?”单飞听出陆河的言外之意。

陆河点头道:“不错,以前我还没有证据,但在范家的人找到李朗前,我其实已见到了李朗的尸体。”

“你有什么发现?”单飞询问道。

陆河伸出手来,上面有几丝绿色,“单公子,你看。”

单飞粘过来看了眼,“是水草?”他记得铁正曾从李朗手指缝中剔出一些这种东西。

陆河佩服道:“是水草,但却是蒲昌海下特有的水草。我知晓蒲昌海和总机关关系极大,因此从富春来到楼兰时,曾经探过蒲昌海,知道这种水草是蒲昌海下特有的东西。而且我翻阅了《山海经》……单公子,你知道《山海经》吧?”

见单飞点头,陆河暗自佩服此人的无所不知,继续道:“据《山海经》记载,蒲昌海又名幼泽,还被称为盐泽。根据这段记录,我们可知道它是由泽变成了海,而且里面有盐分存在。”

单飞见陆河说的唾沫横飞,倒是心中感慨。他知道任何一个学有专长的人,都会对相关方面孜孜以求的探索,这个陆河在这方面的专研精神可比刘表,不过刘表为求长生,陆河又是为了什么?单飞知道每人都有秘密,却不喜欢刺探别人的秘密。只要这个秘密不害人的话,他素来不会理会。

看着陆河虽丑但振奋的表情,单飞琢磨着陆河的目的,对其所言很是认可。

事实证明,蒲昌海被后人又叫做罗布泊,幼泽、蒲昌海、罗布泊三个名字很能说明其规模由小到大、再从大变小的演变,一直到罗布泊都变得干涸、被历史尘沙掩盖……

陆河不知单飞感慨实多,继续道:“你们埋了李朗后,我又把他挖出来在太阳下晒晒,发现他发丝里颇有咸味……”

朱建平几欲作呕,暗想你怎知道那是咸的,难道……

单飞倒是镇静道:“因此李朗是从楼兰地下水道被冲到蒲昌海,淹死后又被不知名的原因冲回到这里?”

“正是1陆河双目咄咄道:“只要单公子肯给我一些人手,任由我在此间探索,以我的本事,应能发现水道所在。”

单飞微有迟疑。他看出陆河应是盗墓高手,但他本身亦是此中行家,知晓这里的地面丈许深度内很久没有翻动,要找水道颇有困难。更何况这件事涉及到蚩尤,他当初费尽心力的在琴鼓山寻找进入云梦秘地的道路,却不知道偌大的迷宫在黄帝等人手上不过是个人心的考验。如今的水道不见得再是考验,可陆河再是有能力,要***蚩尤的手段恐怕还是势比登天。

陆河见单飞不语,心中忐忑不安,终道:“单公子,我知道这件事耗力极巨,听起来又很是虚无缥缈。但若到了总机关所在,里面的好处任由你选如何?我眼下……”他摸摸怀中,手拿出来的时候,还是空空如也。

单飞笑道:“不急于分好处的。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你了,就会安排人手助你。”

陆河感激莫名,看样几乎想抱着单飞亲上一口。

单飞转望朱建平道:“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听你的叙说,董小姐是个意志坚定的女子,那董小姐如果被传到很远的地方,会不会认为你在等她,反倒再去富春找你?”

朱建平、陆河齐齐愣住,朱建平更是失声叫道:“很有可能!我怎么没有想到,我这就去找她1

他倒是说走就走,却被单飞一把抓住,单飞皱眉道:“不过她和孙钟一起失踪,她亦可能和孙钟在一起。我知道孙钟可能会在西域。”

单飞考虑的远比朱建平要多,仍在琢磨孙钟带着朱建平去探险的用意。

“单公子的意思是?”朱建平眼有泪光,显然没什么主意。

单飞望着这小胖子甚至可说是凄婉的表情,想着自己和孙尚香的事情。微有感慨,单飞微笑道:“你也不用担心,我来帮你安排这件事情。我有很多朋友可以更好的做这件事情。”

朱建平感激莫名,声音哽咽道:“多谢单公子,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你是个大好人。可是……”他摸摸口袋,只摸出个窟窿来,尴尬道:“你这么帮我……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他说的有点语无伦次,单飞不过笑笑,望向那夜空闪烁的灿星、银河倒卷,喃喃道:“因为我一直认为……既然相爱,无论什么险阻,都不能阻挡彼此的相见1

转望很是茫然不解的朱建平,单飞鼓励道:“爱她,就去找她,这是很有意义的事情。有意义的事情,人生中,我们一定要多做几件1

陆河若有感触,朱建平闻言,泪水终涌上了眼眶。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