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670节 瞬移千里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670节 瞬移千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陆河气的浑身发抖,朱建平见状喏喏道:“我们哪有什么计划?”

单飞见朱建平过家家般遮掩,淡然道:“你们的计划不是由你带我看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而这位仁兄就躲在坟墓里出乎意料的制住我?他方才向你出手,本来也是准备趁我救你的时候再算计我的。”

“你怎么知道?”朱建平失声问道,转瞬看着陆河道:“原来你都对单公子说了?那你还让***把单公子找来?”

陆河的鼻孔看起来有拳头大,气急反笑道:“不错,是我告诉了你的单公子,我要在这里伏击他,你满意了吧?”

朱建平看起来多少有些怀疑。

陆河长吸一口气,终究稍平愤怒,正视单飞,我这次带了个***朋友,只能认栽。你说的不错,我就要在这里暗算你,你要怎样?”

他挺起胸膛,倒是慷慨赴义的模样,不过一双小眼乱转个不停,多半是盘算着退路。

朱建平一旁道:“单公子大***量,不会摹B胶樱愕募苹枰ス影锸值模蠹姨钩舷喽远嗪茫伪匾瓤刂扑偬甘裁刺跫磕惆咽虑樗邓担挡欢嵊行巳げ斡肓恕!?p> 陆河冷哼一声,“他懂得什么?”

单飞倒不在意,他知道陆河能藏匿在墓中不让他发现,倒也有些本事。见此人脑袋虽大,但看起来脑容量却也不大,单飞不想和其计较,淡笑道:“朱青说的不错,我这次不会和你计较,不过你下次若是再从墓中跳出来吓我,倒要小心我把你埋回去。”

陆河本是暴躁的脾气,素来少有服人,见这年轻人玩笑般的说出这句话,却是不由心中凛然。

“好了,没事了。”朱建平圆滚滚的身躯里装着看开一切的心胸,摆手将方才的冲突挥走,很是聪明道:“我方才说到哪里了?”

“你说有人把你救出来,然后就招出这位仁兄。”单飞不再去望陆河,倒还惦记朱建平的事情。

朱建平叙说的事情和他很可能有某种关系,他不能不认真对待。

“以单公子的聪明,想必知道是陆河将我从狱中救了出来。”朱建平举轻若重的化解着尴尬。

“你方才说过了1陆河在坟墓中倒是一声不吭,可一出来就难忍暴躁的脾气。

“我说过了?”朱建平搔头干笑道:“再说一遍也没事的,反正我们都有时间的,是不是?”

看着单飞、陆河的无语,朱建平还不圣公子,你猜猜陆河如何将我救了出来?”

“他挖条地道进入大牢,将你救出来的?”单飞猜测道。

这次轮到朱建平、陆河很是讶然,朱建平再次望向陆河道:“原来又是你对单公子说的。”

陆河差点一耳光抽过茹顾及到单飞的身手,怒道:“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不带脑子的出来,这个姓单的看我从土里钻出来,肯定知道我在土中很有点本事,猜我挖地道救你何足为奇?”

他虽是这般说,可看单飞年纪轻轻,判断竟比七老八十的老头子还要精准,也是难免吃惊。

“原来是这样。”

朱建平很是钦佩道:“单公子真是聪明人,如论头脑,我实在不及你的一半。”

你太高看自己了,你恐怕还不如这姓单的一根毛。

陆河心中咒骂,忍不住道:“我来说好了,这个胖子就是絮叨。董家人没有我们这好的脾气,不听他的废话,将他抓起来要杀掉,我挖条地道救了他,让他带***董小姐失踪的地方。我们到了那里,这人总算没有将我搞丢,找到孙武墓葬所在。”

“你为什么要救朱建平?”单飞突然道。

陆河一怔。

朱建平解释道:“陆河他人虽然丑……”见陆河跳了起来,朱建平忙摆手道:“我不是要说你丑,是想说你心地好。”

“那你能不能直接说我心地好?”陆河怒吼道。

朱建平忙道:“我下次记得了,你人虽然……”见陆河要咬过来,朱建平终于记得改口道:“你虽然心地好,可脾气坏了点。”

你不来个转折不能说话是不是?

单飞也是哭笑不得,不过陆河终于没有再怒,看起来他最介意的是长相,对脾气如何倒是无所谓。

“你知道我的委屈这才救了我,又帮我寻找董小姐的下落,陆河……一直只有你在帮我……”满是感激的看着陆河,朱建平动情道:“我一直还没有谢谢你呢。”

陆河怔住,看了单飞一眼,欲言又止。

单飞看出陆河的尴尬,也知道陆河为何尴尬。陆河绝不是仗义去救朱建平,而多半是垂涎那墓室的奇诡。单飞看出陆河是在地下讨生活的,和他前世干的营生相若。既然如此,陆河知晓朱建平的事情如何会不心动?单飞虽不知究竟,但对陆河的心意已算个七八,却不揭破道:“然后呢?”

陆河知道单飞这人绝非朱建平可比,见单飞没有拆穿他的用意,一时间心意复杂,半晌才道:“然后我们终于找到那***的壁画,我问朱建平、他是否真的要找董花,是否会不惜一切代价?”

单飞心中微凛,琢磨着陆河措辞的深意。

朱建平挺胸道:“我自然是真心的对待董小姐,哪怕找到天涯海角,哪怕……为之折寿。”

单飞吃惊的看着朱建平的满头白发,缓缓道:“折寿?”

陆河知道骗不过眼前这聪明的年轻人,摊牌道:“不错,据我所知,这***的壁画每次发动时,都会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而且可能会让人折寿。但要知道董小姐去了哪里,必须要发动那壁画的机关重演当初的情况。”

“你懂得发动机关?”单飞略有扬眉,心道方才听朱建平说,孙钟对那里都要捣鼓半天,陆河如何精通此道?

陆河不屑道:“这个很难?”他在单飞手上受挫,但这会儿终于又恢复了自信。

“你对那里的事情又知道什么?”单飞问道。

“我说了你也不懂。”陆河很不想说出***。

单飞知道陆河要守着秘密,倒不急于追问,“于是你就发动了机关,朱建平被壁画吞了进去。那后来呢?”

朱建平抢先道:“我来说。我被那壁画吃进去后,就感觉极强的光芒笼在我的四周,像要将我挤扁,我受不住那压力后昏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看到个苗女,可惜不是董小姐。”

单飞眼皮微跳,“你离开了那地底?”

“是埃”朱建平也是不可思议的神色,“我看到附近很多山脉相连……山势很高,不像江东的山丘……”

“他到了汉中1陆河不奈朱建平的嗦,径直说出了***。

单飞饶是镇静,闻言也是脸色改变,“他到了汉中?他如何会到了汉中?”

江东的富春离汉中可有数千里之遥!

陆河带着果不其然的表情,“你这种人如何会懂?”见单飞没有被激怒,反倒静待他的结论,陆河恢复自尊道:“那***的画壁本是不可思议的奇迹,在富春那方面发动,却能将人瞬间移到几千里外的地方,怎么样,神奇吧?不信吗?”

单飞皱起眉头,看着陆河道:“你如何知道这些事情?”

陆河并没回答,可见单飞遇怪不惊的样子,根本不像某些人先来句“不可能”,倒益发感觉单飞很有门道。

“我来说。”朱建平又道。

“要你多嘴。”陆河知道无法封住朱建平的口,翻着白眼道:“我是干偏门生意的,素来独来独往,钱对我来说已不是问题。”

“问题是你好像也没有多少钱。”朱建平接了一句:“不然你何必来求单公子?”

陆河忍无可忍叫道:“你不说话会不会憋死?”见朱建平喏喏的向单飞身边靠了下,陆河终于道:“我常年在西域附近行走,听说这附近有个极大的秘密,又从一个西域商人手上得到块羊皮,那上面虽是古怪的文字,却根本难不倒我。”

他说话间没有留意单飞不经意的触摸下胸口的位置,接着道:“我***了那羊皮上文字的秘密,知道数千年前,这里曾经有个惊天的改变。有人……有人利用不可想象的能力在此间地下建立个王国,而且从那地下王国几乎可以到达世间的任何地方,就如从富春到汉中那样瞬间就到。”

单飞怦然心动,知道除了蚩尤那些人外,再无旁人能做到这点。

陆河继续道:“自古来,世间一直都有个传说,说哪里和哪里是相通贯连的,比如说有人从华山坠落,却转瞬能到巴蜀、甚至到什么大秦帝国。这种故事绝非一个两个,听说黄帝的墓葬之所亦有这种神奇所在。但很多人都是听过就算,从不认真去琢磨,甚至以为是无稽之谈,根本不知道是真有其事。世人碍…”他仰头望向夜空,神色间带着少有的惆怅。

扭头瞥见单飞也是动容,陆河讥笑道:“你多半不信吧?”

单飞忍住心中的激动,微笑道:“很有意思,说下去。”

陆河很是意外,见单飞很有兴趣的样子,终于振作精神道:“我找你来就是要***这个秘密1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