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69节 斗僵尸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69节 斗僵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讶然,朱建平说的不算清楚,他却知道恐怕不是壁画***,而是有引力突来,将董花卷入其中。看着悲伤欲绝的朱建平完全沉浸在往事的悲伤中,单飞并没有急急追问下文。

等看到朱建平终于稍微平复了悲伤,单飞这才问道:“董小姐为了救你被***的壁画吞了下去?”

见朱建平连连点头,单飞询问道:“你自然没有被吞下去?”

“那是自然。”朱建平理直气壮道:“如果那样的话,我如何会和董小姐分开?”

你脑袋里面装的是面条吗,说的条理怎么好像炖在一锅里?你要是再聪明一点,我说不定就会打你了。

单飞暗想也就是我还有耐性听着你的凌乱叙述,忍住性子道:“那你没有向孙钟询问董小姐去了哪里?”

“我怎么问?孙钟也被吞下去了。”朱建平更是有理道。

单飞差点一记耳光抽过去,终于忍住了冲动,单飞皱眉道:“你方才没说孙钟被吞了进去?”

孙钟怎么会被吞进去?单飞实在想不明白。

“你也没问埃”朱建平理直气壮道:“何况他被吞进去是自找的,董小姐被吞进去才是冤枉的。”

“当时究竟怎么回事?你能不能说的完整些?”单飞“客气”道:“你再这么说,我可能会要点金子弥补时间损失了。”

朱建平感受到单飞的不善,打个哆嗦道:“就在我被那***的壁画要吞进去时,董小姐急急的赶来拉住我的手。孙钟好像终于发现不对,从玉台飞下来要救我。他的确很有本事,一把拉住我的头发,双脚竟深入地面半尺,看起来真的能将我拉出来,可董小姐却离那壁画越来越近。我请孙钟救董小姐,他却只是抓住我的头发,我扛不住那***的壁画,眼睁睁的看着那壁画如长开大口般吸着我们,将我和董小姐双手分开、又将董小姐吸入壁画,心中非常愤怒。我想着死也要和董小姐一起的,是不是?”

单飞见他认真的看着自己,反问道:“可你看起来还活得不错?”

“我是挣脱不了孙钟的拉扯。”朱建平怒喝道:“他抓住我的头发,我又不能将自己的脑袋砍下来,我那时想着董小姐被吞进去了,我也被吞进去好了。可孙钟还是死死的拉住我,将我拉到他的身后,他居然在那种吸力下还能后退。我在他抬脚的时候撞了他一下,结果他也被画壁吃了进去,我却不知为何撞在画壁之上,没有被画壁吃下去。”

单飞的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半晌才道:“因此孙钟、董小姐被壁画吞进去,你反倒留在了原地?”

“是埃我说的不是很清楚吗?”朱建平倒是毫不含糊道。

你这种人能成为神相也是奇迹。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坑队友的。

单飞心中感慨,可见朱建平说的虽是凌乱,但没有说谎的神态,倒信他所言不假,“后来呢?”

“我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朱建平伤心道:“我跪在那画壁之前求它吃了我和董小姐相会,可是那画壁好像吃饱了,竟然不再吃我。我等了很久,又拿石头砸那画壁,可那画壁很硬,我根本打不破它。”

神色伤感,朱建平喃喃道:“我想着和董小姐要同生共死,她既然被妖怪吃了,我也不能独活。”

见单飞怀疑的看着他,朱建平倒明白单飞质疑什么,解释道:“可董小姐虽离开家人,心中还是念及家人,我想左右要死,总要将她的事情告诉董家,然后我就回到沛国。”

“你如何出得了那地下?”单飞质疑道。

朱建平倒是毫不稀奇道:“那地下虽是复杂,但董小姐在入内时每遇岔道都用金钗划了暗记,我是顺着那暗记出来的。”

单飞只能为聪明的董小姐和老奸巨猾的孙钟叫怨,听朱建平又道:“可这世上和单公子你这样的人不多,大多人都是一本正经的过日子,根本不信这种离奇的事情。”

单飞听着觉得别扭,心道我怎么就不正经的过日子了?不过他无暇计较,问道:“董家的人抓了你?他们听你说了董小姐的事情,肯定要宰了你?你怎么逃得了?”

他想这人是专门负责坑队友的,但如何能坑得了敌手?

朱建平苦笑道:“我本来感觉活不了,因为所有人都不信我,都认为是我害得董小姐失踪,甚至害死了董小姐。他们将我关入大狱中,给我戴了枷锁,那是专门对待死囚的。我听他们说,我再不交出董小姐,他们就不会等到秋后,直接就杀了我为董小姐报仇。”

“你如何逃出来的?”单飞不耐烦朱建平的唠叨,径直询问着关键所在。

朱建平犹豫起来,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单飞的身后,单飞被他看的发毛,回头望去,见身后不远处就是李朗的坟丘所在,忍不住道:“你在看什么?”

“我……我……”朱建平缓缓走到坟丘前,欲言又止。

单飞跟着他走近坟丘,皱眉道:“你若想死的话,我可以免费为你挖个坑了,不过你不要想占这个位置,这里有人了。”

“出来吧。”朱建平低声道。

日早落,暗夜风凉,单飞看着朱建平缅怀故人的神色说了这么一句,忍不住心头一跳,霍然向那坟丘望去。

一只手突然从坟丘伸了出来!

如斯深夜,这种地方,坟丘中突然伸出一只手来,如同李朗死不瞑目,就要从地底挣扎出来一样。

单飞的胆子就算金刚石做的,但蓦遇惊变,还是不由退后一步。

朱建***倒站在那里纹丝未动。

那只手乍一伸出,倏然暴涨就要探到朱建平的脖颈前,单飞眼尖,已见到一人如同僵尸般破土而出,膝盖不弯、双目泛白,却瞬间已到了朱建平的身前。

单飞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神相”还有招僵尸的本事,见那僵尸五指的指甲如刀,下一刻就要将朱建平戳个窟窿的样子。身形微闪间,单飞右手急探,食指和中指如剪刀般刺向那僵尸的双眼。

“是朋友1朱建平急声叫道。

他声音才出,单飞动作稍慢,那僵尸见势不妙,爆喝声中,反手向单飞的右手抓去,看样反要扭断单飞的手指。

单飞何等人物,探墓都要带个竹签子的,见土中突然跳出这种怪物,怎会和他双手交接。右手急缩,单飞一脚无声无息的踢出,正中那僵尸的臀部。

那僵尸一声怪叫,整个人已然腾云驾雾般飞了出去。

朱建平看的目不交睫,只能迭声叫道:“是朋友,我们是朋友。”

那僵尸重重的撞在一棵树上,感觉背脊要断,但居然还能鱼跃而起反向单飞扑来。可他一个鲤鱼打挺才是起身,霍然僵在当常

单飞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根断枝,尖尖的树枝正指在他的喉间!

那僵尸本事非凡,也见过不少好手,但想到方才单飞双手空空,在他被踢飞时,单飞还能好整以暇的折断个树枝再来制住他。单飞和他相比,二人速度的差距简直像苍鹰和土拨鼠般。倒吸一口凉气,那僵尸终于变色,紧张的盯着单飞手上那树枝再无动静。

传说中高手飞花摘叶均可伤人,眼前这个年轻人实则是他从未见过的高手,那僵尸深知此人手上的树枝已和利剑般犀利。

“是朋友1朱建平不迭的叫着奔来。

“你叫什么叫1那僵尸怒喝道:“狼都被你招来了。”

朱建平神色讪讪,扭头去望单飞。他亦不敢靠近单飞,因为他已发现这个年轻人绝不好惹。

“单公子,他叫陆河,字九渊,是朋友。董家的人将我抓入大牢,就是他把我从牢中救出来的。”朱建平解释道。

单飞点点头,甩手间,手中的树枝擦那僵尸脖颈而过,刺入那僵尸身后的树干上。

朱建平不明白其中的玄奥,那僵尸见状却是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喉结冰冷。他本是将扑未扑的半跪在地上,可见单飞这般手段,那僵尸缓缓起身后反退后一步,这才松了口气,神色颇有不自在。

那僵尸自然是个人。

单飞见此人个头稍矮,脑袋却大,身材比例很不协调,但单飞看得久了,却很快发现这人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协调的。

此人双腿和上身等长,脖子好像缩进了胸膛,眼睛是小的,眉毛是淡的,气呼呼的时候,鼻孔一张一合的好似和嘴巴般大小,但此人的嘴巴张起来,看起来反倒能将脑袋吃下去。

单飞看到这人的长相很是无语,暗想和这人比起来,庞统丑的还是比较有层次感,这人怎么长的如此随意?

朱建平这次居然读出了单飞的想法,一旁好心道:“单公子,陆河长的丑,可是他心地是好的。”

他不圆场还好,这么一说反倒让那僵尸怒火中烧,一脚向朱建平踢去,那僵尸骂道:“我丑怎么了,吃你家粮食了?!要你整天开场就把这句话挂在嘴上?”

朱建平好像知道陆河的脾气,倒能及时躲开,解释道:“陆河,单公子是好人,我们就不必吓他。更何况,我们也吓不倒他,既然如此,我们何必故弄玄虚的对他?”

陆河一怔,见单飞冷冷望来,心中微惊。

单飞漠然道:“原来阁下躲在墓中是要暗算我的?”他隐约明白朱建平将他带到这里做什么。

陆河本来和锅底黑的一张脸有些发白,怒瞪朱建平,气得手都发抖道:“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坑朋友的。你不按照计划执行也就算了,你居然还将计划向他说出来?”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2:25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