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68节 吃人的画壁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68节 吃人的画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乾坤挪移?什么叫做乾坤挪移?

单飞神情困惑,朱建平知道他的不解,认真道:“这只是我对那种事情的一个说法,你耐心的听下去说不定会有别的见解。”

只怕单飞没有耐心,朱建平随即说道:“我那时候知道董小姐要嫁给别人,心灰如死,听孙钟说我只要帮其做件事情就能要什么有什么,虽感觉他可能骗我,但那时候我已没有别的选择,这才答应了他前往吴郡富春。”

那好像是孙家老家所在?

单飞暗自记下这个要点,静待朱建平说下去。

“不想事情有了转变。”朱建平嘴角露出丝甜蜜的笑,“董小姐在我和孙钟要出发的前夜突然找到我,她比我要坚强的多,居然暗中准备了财物,要和我私奔。”

单飞微有意外,看到朱建平很是陶醉幸福的神情,倒不觉得他在撒谎。

“我当时知道董小姐的决定很是感激,虽知道被抓回去要被处死,可根本没去考虑太多,就要带董小姐离开,孙钟却是不让。”

朱建平气愤道:“他威胁我说、只能我一个人跟着他,看他的样子,很怕事情泄露了。这人虽老,可手脚硬的和铁一样,我根本打不过他。”

单飞暗想以你的身手,若能打得过孙钟倒真的见鬼了,“后来呢?你就丢下了董小姐?”

“我没有1

朱建平自豪道:“我对孙钟说,他若是不让我带着董小姐,我宁可立即死。”顿了下,朱建平满是感激道:“董小姐也看出孙钟的不怀好意,但抱着和我同生共死的念头,对孙钟说他最多杀了我们两个,却不能再分开我们1

单飞微有扬眉,“孙钟肯定没有杀了你?”

你这不是废话吗?孙钟若是杀了我,你现在和鬼在说话吗?

朱建平内心嘀咕,不过见单飞对他和董小姐的事情关心中带着同情,对单飞的观感益发的良好,朱建平骄傲道:“我和董小姐的爱可说是惊天动地,也让孙钟为之动容。因为我和董小姐的坚持,孙钟终于答应让董小姐也参与此事,但让董小姐发誓,不能将见到的事情泄露出去。”

见单飞上下的打量着他,朱建平不解道:“单公子在看什么?”

“没什么。”

单飞摇摇头,心中却想着一个关键的问题这个朱建平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他知道这个朱建平可能是以后的那个神相,眼下却没什么神相的迹象。真正的神相能否通神说不准,但有名的相士却一定要有识人明世故的本事。这个朱建平迷迷糊糊的,很缺乏识人和自知之明,他难道真以为是惊天泣地的爱情降临到身上这才感动了孙钟?

单飞对此很是怀疑,暗想孙钟从沛国赶赴富春,以孙钟的能力,要找哪个跟随不能?孙钟偏偏选中平庸的朱建平跟随,甚至在朱建平忤逆下还选择了妥协,这说明朱建平对孙钟的计划很是重要。

孙钟一定要带着朱建平才能完成计划?为什么?

单飞琢磨着细节,听朱建平继续道:“孙钟虽是固执,不过真的有点本事。他带着我和董小姐,轻易的甩掉了董家的追拿,带着我们到了富春。他对那里似乎很熟悉,告诉我们再向东行,都能看到海了。不过他没有带我们去看海,只是在城外顺着一片瓜田到了一座无名的小山上。那山上的坟墓不少,孙钟见了只是笑,他笑的很奇怪,我当时忍不住问他笑什么……”

朱建平说的嗦,单飞却不打断,他知道朱建平说这些是因为印象深刻,能让这种人都有印象的事情,说不定会有什么端倪。

“孙钟问我信命吗?”朱建平搔头道:“我……当时无法回答。董小姐反问孙钟信不信,她一直怀疑孙钟对我有所图谋。不过我说我本一无所有,孙钟还能图谋我什么?董小姐却是暗自摇头。”

你的相好比你要有脑子。

单飞也是摇头,心道你要到我那个年代,被卖了器官也是不足为奇,不过他倒真想不出孙钟真正图谋什么。

“孙钟听董小姐发问,很是嘲弄的表情,不答反笑道这世上很多人多是无知,对不解之事素来推之以命。这里的坟丘之上曾数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五色云气上连于天,蔓延数里方圆,于是很多人说孙家要强盛了,因为这附近均是孙氏的坟头。”

单飞心中微怔,记得史载的确说孙家坟头有冒彩光的现象,不过他一直以为那是***宣传罢了,不想真有此事。

朱建平喏喏道:“我那时不由问了句你不就是姓孙,这里是你祖上安葬的地方吗?孙钟竟然点点头,不知为何居然笑出眼泪道这里就是我祖上的坟头,你说好笑不好笑?”

“有什么好笑的?”单飞问了句。

朱建平搔头道:“我当时亦是这么问,孙钟看了我许久,终于道孙家要强盛了,可我唯一的儿子,已经死了。”

单飞知道孙钟是在说孙坚,一时喟然,暗想孙钟虽是奇诡,不过看起来对孙坚还是很有感情。

“我说那你不是断子绝孙了?看起来所谓的命运完全是无稽之谈。”朱建平絮唢钟没有再回我的话,带我们在山丘找到一个山洞……不过那应该是地洞才对,因为那山洞斜斜向下,而且越往下走,分支越多,最后阴森森的几乎和地狱仿佛。”

朱建平叙说时身躯微有颤抖,单飞却是提起精神,知道孙家的秘密只怕就在这山腹之中。朱建平对孙氏知晓不详,单飞当初在琴鼓山下却听曹棺说过孙钟的往事孙钟种瓜为生,曾说自己见过什么司命郎,那司命郎受孙钟一瓜的恩情,这才指点孙钟将祖坟在某处下葬,说保佑孙家大富大贵……

如今看来,孙钟能让孙家因缘鹊起只怕不是把祖坟埋的好,而是因为这个神秘所在。

单飞心有推算,还是故作不知情的表情。

朱建平絮絮叨叨的描述不少地洞如何可怕的情形,见单飞无动于衷,朱建平终于回到正题道:“岔路虽多,孙钟对那里却是极为熟悉的样子,他带我和董小姐走了约莫一天的光景,我感觉脚下都湿,感觉是不是要走到海中的时候,突然见到很多兵马。”

见单飞定定的望着他,朱建平忙解释道:“不是真的兵马,而是泥塑的兵马,不过那些兵马栩栩如生,看起来和真人一样。而且越往前走,兵马罗列亦多,直到我到了一个规模极大的洞穴,那里的兵马竟有上万之多。”

兵马俑?

单飞益发的来了兴趣,心道兵马俑绝不是秦始皇的专利,也不是秦始皇最先的创建,这里蓦然出现万余兵马俑陈列,不知是谁的墓葬?

“而那万余兵马簇拥着一个白玉高台,台上有一将军模样的人眺望远方,身后是好大的一面石造墙壁,上面绘制着一幅地图,我看不懂那地图,但感觉画的不差。”

单飞很想将朱建平的脑袋敲出个洞来,暗想你这样去探险很容易被人打死的。不过考虑此人不是同行,单飞还能耐心询问道:“孙钟没有向你介绍一下?”

朱建平摇摇头,“他那时只是看着那将军出神。”蓦地想起什么,朱建平一拍脑门道:“董小姐当时倒问道,这里难道也是孙家的墓葬?”

单飞心中微震,失声道:“孙武?”

朱建平很是奇怪的看着单飞,单飞皱眉道:“那将军雕像是孙武是不是?”他知道江东孙家本是兵圣孙武后人,而孙武的下落一直是个历史谜案,无人知晓孙武的真实下落,难道孙武的墓葬居然是埋在富春那里的地下?

朱建平喏喏道:“董小姐当时也问难道这里是孙武将军的所在?我那时根本不知道孙武是哪个,亦不知道董小姐说的对错。不想孙钟说董小姐还是有点见识,那应该是承认的,是不是?”

单飞心绪飞转,只在想着孙钟将朱建平带到孙武墓地的用意。

朱建平对自己的问题也不关心,随口一问后见单飞不答,回到话题道:“我那时就问,孙先生,这就是你要带我来的地方?这里能让我想要什么就得到什么?我什么时候能和董小姐离去?”

看着单飞,朱建平眼中涌出泪水道:“我那时其实不想得到太多,只要能和董小姐找个安稳的地方住下来,凭点力气吃饭足够了。可是……”

一滴滴的泪水从脸上流淌而下,朱建平泣声道:“我若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也不会走到那地图前。”

“发生了什么事情?”单飞凝声道。

朱建平涩然道:“孙钟没有回我,只是飞身到了那玉台的将军像前,不知在弄着什么,我看多了那些泥塑的兵马,忍不住向那画着地图的石壁走过去,因为董小姐问孙钟这是不是中原的地图?怎么还画了大海……我不想她将我看作***,就走近再看看。不想……”

他脸颊抽搐下,仿佛遇到了极为惊怖的事情,终于还是坚持说道:“不想石壁内突然有一点光芒照在我的身上,居然像***的妖魔般,竟然将我向石壁拉去,要将我吞下去一样。”

单飞心中微凛,还能道:“后来呢?”

“我那时惊慌不安,大声呼叫。”朱建平突然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再次落泪道:“我不该呼救的,因为董小姐见我有了危险,为救我急急冲过来,却被那石壁吞了进去1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