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66节 神秘的胖子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66节 神秘的胖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春风吹过,单飞紧紧身上的衣裳,感觉天光暗了些,抬头望去,看到日头钻入厚重的云层中,似在渲染铁正所言的阴森恐怖。

看众人均在望着他,单飞沉吟道:“这么说,你们一看到李朗的尸体,想到的不是有人杀了他移尸到这里,而是认为他的死是和以前楼兰宫中众人的死有关?”

“单兄,你不信我说的?”铁正不由问了句。

吴奇一旁亦道:“单兄不信也是有情可原,毕竟这件事很是奇异,后人更是以讹传讹,反认为是无稽之谈。”

单飞看着二人微笑道:“往事是否确实我暂时没有定论,但我信你们二人不会骗我。”

铁正、吴奇均是露出高兴的表情。这二人性格不同,却都是性情中人,听单飞这么一说,知晓单飞重事实、信兄弟,二人心中的畅快不言而喻。

单飞对越是奇怪的事情,越是有兴趣查个究竟,思索道:“这件事很是奇诡,在百姓口中流传,定有很多怪异的说法。事情越传越邪,再有楼兰王继位,不敢在这里居住,于是迁都泥城?”

铁正一挑大拇指,示意单飞猜的完全没错。

“那后来呢?这件事是否还曾发生过?”单飞刨根问底道。

铁正略有迟疑,“这百余年来,据我们所知,最少发生过三次这样的事情。因此当地居民都说这宫殿建立时,曾累死了不少人。那国主并不善待死者,反倒将尸体丢到孔雀河了事,那些人化作淹死鬼回转此地索命,因此每次死在这里的人都像是在水中淹死的。”

见单飞盯着他不语,铁正略有尴尬笑道:“这些都是愚夫蠢妇之语,倒不见得可信了。不过我等始终未曾查到真实原因。”

单飞沉吟片刻,“我四下走走。”他倒是说做就做,绕着宫殿残垣旁缓缓的走着。

吴奇见单飞走的是从外向内的螺旋线,暗想这个新当家难道真的无所不通,还能***这鬼案不成?

柱香的功夫,单飞走回了原地,询问道:“那面好像有几口水井,不过荒废了?”他对地下的阴宅精熟,对地上的建筑也是有所研究,来之前已注意到这里并没有孔雀河的分支水道通过,只看到几口废弃的水井,多少感觉奇怪。

楼兰国虽不算大,但古时皇宫取水是选址最要考虑的地方,设计宫殿的人没道理不想到这点。

吴奇解释道:“这里本来是有孔雀河的分支灌入的,但自从有闹水鬼的传说后,傅介子为平流言,在楼兰王迁都后,截断了此间水道,后来此间又着了一场大火变成废墟,就成了贫困百姓居住的地方。不过后来这附近百姓多半觉得不方便,又打了几口水井,不过奇怪的是,水井总是莫名的枯竭,而不在这宫殿左近的水井却是无恙。居民都说这里的宫殿真的有水鬼居住,将水井的水都喝干了,因此百姓宁可舍近求远的到远点的水井打水,这里的水井就荒废了。”

单飞点点头道:“我暂时没什么发现。将李朗埋起来,不要暴尸荒野,以防瘟疫发生。”

“瘟疫?”吴奇、铁正齐声反问,“什么瘟疫?”

单飞简单解释道:“人若暴尸野外,很容易有……怪虫生在体内,若被旁的动物吃了,就可能让怪虫传播、引发人的大范围生玻”他知道这些人肯定不懂细菌理论,径直用怪虫代替。

吴奇、铁正只知道人死入土为安,对单飞所言似懂非懂,不过二人还是让班氏子弟拿来铲土的铁锸,单飞伸手接过,吴奇忙道:“这种小事,怎劳单兄亲自动手?”

单飞笑道:“无妨事的。”他执意如此,众人不解其意,倒也不再阻拦。单飞选了个地点,下了几锸后略有失望。

他听铁正述说往事,自然不会认为是水鬼索命,这不是一个考古学家应有的态度!

宫殿选址的地方会不会有问题?

地下有奇特的水道?

他脑海中浮出这个念头,这才亲自为李朗挖个墓室,等挖了数尺后,单飞已然放弃方才的念头。以他的本事,挖了几尺后就知道这里的土质多年未曾翻动,周边看起来亦是如此……

吴奇看到铁锸越挖越深,见单飞没有停下的打算,不由心中发毛,不知道单飞究竟要埋几个。

好在单飞终于住了手,吩咐道:“把他埋了吧。”

等掩盖好尸体,用剩下的土堆个小小的土丘,单飞商量道:“我在这附近走走。”铁正等人自然没有异议,吴奇好心要派耿忆带路,却被单飞婉言谢绝。

从荒芜的宫殿走出,单飞顺着那残垣向前走去,附近的居民不少,但以穷苦的百姓居多,居民肤色各异,很多人的言语和中原人相差甚远。

单飞和这里的人言语不通,打听半天倒是和聋子听雷般,好不容易见到几个能说中原话的,那些人却也继承了中原的迷信,说起来云山雾罩的不着边际,对于***的发现没有半点帮助。

好在这附近的居民言语不同,眼力却是差不多的,他们就算不知单飞的身份,可见班氏子弟对其毕恭毕敬的样子,倒也没人敢来得罪。

单飞漫步贫民窟中,日落西方时感觉身后似有人跟随。他察觉时不惊反喜,装作没有留意的走入条巷子,倏然跳到了一旁的树上。

一人冲入巷子,发现前方的单飞突然消失,不由错愕当常不等回神时,就听单飞在他身后道:“朋友找我做什么?”

那人骇得几乎跳了起来,回转望见单飞,难掩讶异之意,失声道:“我明明看你……你怎么会……”他话说半截,自然是说不太明白单飞如何这般神出鬼没。

单飞微皱眉头。

眼前这人圆滚滚的和球般,满头白发。

有白发不特别,那人特别的地方是他的眉毛。此人的眉毛只长了短短的像蚕豆般的两点,看起来像眼睛的上面又长了两只瞳孔,颇为怪异。

那人正在用四只眼看着单飞。

单飞一见这人的模样,感觉这人不见得会武功,因为这人双手倒是珠圆玉润,有这种手的人,绝不会在手上太下苦功来练武的。

这样的一个人找他做什么?

单飞方才只以为跟踪的人是窦比的同党,最不济也是有所图谋的敌手,哪想对方这般模样,难免诧异。

那人终于回过神来,拱手道:“单公子,小弟朱青,字建平。”

单飞忙道:“朱老丈实在客气了。”他见这老者自称小弟,着实有啼笑皆非的感觉。

朱建平苦笑道:“小弟不是客气,而是如今年不到而立,只是长得老了些罢了。”

单飞怔住,看着这人的满头白发,半晌才道:“老丈……不是,兄弟找我做甚?”他暗想我也不到而立呢,不过看这人满是装嫩的期待,倒不忍让其失望。

朱建平看来被单飞的一句“兄弟”叫的荷尔蒙冲动,很是激ス尤缃裨诼ダ伎伤凳谴竺Χχ耍獍憷裣拖率浚栽谙氯绱丝推翟谑巧儆械娜私堋!?p> 单飞反倒冷静了下来。他知道很多人的客气是当作伴手礼的,既然送出去,总期冀收回点什么。

“朱朋友过奖了。”单飞适当的拉远距离。

朱建平似也察觉到单飞的疏远,忙道:“在下中原沛国人,和单公子初次见面就是这般热切,难免让单公子感觉必有所求。”

单飞知道沛国是安徽那地方,不解此人千里迢迢的赶到这里做什么,听朱建平这般说,单飞微笑道:“难道阁下是来帮我的?”

“不错。”朱建平正色道。

单飞反倒怔祝见朱建平一本正经的样子,单飞终道:“阁下想帮我什么?”

朱建平肃然道:“小弟见单公子来此陋地不停打听楼兰宫闹水鬼一事,知晓单公子非常之人,必定有非凡的见识,但单公子若想从那些愚昧百姓口中得知***实在是缘木求鱼,离题太远。”

单飞忍不住的上下打量着朱建平,暗自琢磨这家伙是不是个骗子,想要从他这里得到点什么好处?他对这般骗子无暇理会,淡然道:“难道和阁下打听会有所发现?”

朱建平一本正经道:“单公子如今想必不信我的言语?”

“你说呢?”单飞反问道。

朱建平微笑道:“但单公子跟我到一个地方后,必定会相信小弟所言不差,亦能见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

你不要让我发现在骗我,不然你会死的很惨!你若是没让我看到不可思议的事情,我必定让你看到难以想像的后果!

单飞暗自嘀咕,终究不想错过线索,微笑道:“如此有劳阁下带路了。”

朱建平闻言,倒是极为振奋道:“多谢单公子信任。”

这时天已黑,月却隐,朱建平居然很快将单飞领回了楼兰宫旧址处。

单飞感受到春风吹冷、暗夜虫鸣,倒觉得颇有闹鬼前的气氛。不过他艺高人胆大,反等待怪事发生。看着朱建平的圆滚滚的身材,想着他的自我介绍,单飞心中微动,突然记起一件事情,失声道:“阁下叫做朱建平?”

朱建平诧异转身,不解眼前这年轻人为何比他还要健忘的厉害,奇怪道:“方才小弟已然说过。”

单飞看了此人许久,这才缓缓道:“原本你就是沛国的朱建平1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