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65节 奇特的死因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65节 奇特的死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意识到事情的蹊跷。在击败拜火教四法王后,他并没有见到窦比等人。当时情况紧急,他没有去找窦比,但知道范氏子弟不会放过这几人。

范氏眼下可说是无形的掌控了楼兰城,以范氏在楼兰的能力,找只蚂蚁不容易,但找几个大活人还不是难事。听铁正所言,范氏对这几人着意搜索还是不得下落,不能不说是件奇怪的事情。

铁正一旁详尽解释道:“昨夜楼兰城四面城门均闭,拜火教四法王都是武功极高,他们能翻跃城墙逃离倒是正常,但兵士并没有发现另外有人手逃离楼兰。”

“这么说,窦比他们还在城内?”单飞信任铁正的判断。

“我等对楼兰城本是熟的不能再熟。”铁正有些费解道:“昨夜吴奇不甘心窦比逃走,早发动人手进行搜捕,可直到现在……”

不等说完,铁正举目望去,看到吴奇从远处急匆匆走来道:“有发现了。”

单飞、铁正均是精神振作。

他们伊始以为窦比是个无关轻重的人物,可如今益发觉得这人身上处处透露着奇怪,这才很是留意此人的下落。

铁正和吴奇合作多年,察觉到吴奇的神色古怪,皱眉道:“有什么差错?”

“发现了窦比的一个同伙,叫做李朗,不过死了。”吴奇简洁道。

“你们杀了他?”单飞迟疑道,他亦感觉到吴奇的神色有点不对劲。

“不是我们杀的!他死的很奇怪。”吴奇皱眉道:“我眼下如果解释的话,你们肯定会有诸多问题,既然如此,我们不必浪费时间,你们跟我过去看看再说。”

单飞、铁正互望一眼,真想不出吴奇为何这般含糊其辞,不过二人均能沉得住气,跟随吴奇一路到了城南。

这时日头升起,楼兰城百姓已开始一天的营生,不过大部分人显然得知了龟兹随时要攻打楼兰的消息,惶惶中带着难安,说话都不敢稍大一声,似怕不幸降临在身上。

前方的住宅益发的残破,吴奇再行了片刻,接近一段残垣所在。

铁正望见那地方,嘴角不经意的抽搐下。

单飞举目望去,看到那里的残垣很是古旧,隐隐的环着一个偌大的地方。吴奇带二人进入残垣所在时,有楼兰的百姓偷偷的向他们的方向指指点点,不知道在议论着什么。

日光郎朗,单飞却从百姓恐惧的眼神中感觉到幽然之意。他背脊莫名的发凉,不过很快的平复了自己的情绪,跟随吴奇到了十数个范氏子弟环绕的地方。那些范氏子弟见单飞等人前来,让开了道路。

单飞低头望去,见一具尸体正躺在地上,赫然就是李朗。

早春的阳光颇有明媚,单飞望见李朗的尸体时,却是没来由的感觉有点发冷。

李朗双眸爆出,看起来死不瞑目。他的尸身近乎赤.裸,阳光照处带着苍白的颜色,尸体很是肿胀不堪。

单飞蹲下来凝望李朗的尸身片刻,又找根枯枝翻动下他的左右手看看,起身向四周望去。

此间很是荒凉残败,无草无树,只有寥寥的几处灌木孤单的长着。

铁正进入这里后就是神色凝重,见到李朗的尸体后,更是有些凛然。等单飞起身后,铁正蹲下翻看着李朗的双手李朗十指苍白微曲,似想要抓住什么。

从怀中取出把***,铁正剔了下李朗的指甲,从中取出点绿色的东西,对着阳光看了半晌,眼角不停的跳动。

“你们看出他是怎么死的了?”吴奇终道,眼皮子亦是在跳。

单飞沉吟片刻,反问道:“你们在这里发现李朗的尸体?”

有个汉子忐忑的接道:“单当家,我们发现他死的古怪,就没有移动他的尸体,立即转告了吴领队,然后……你就和铁领队来了。”

见单飞微有扬眉,吴奇一旁解释道:“单兄,范爷已经说了,以后这里就是你来当家,他这才这么称呼你。他叫耿忆,是追踪的好手,见识亦多。”顿了下,吴奇补充一句,“这里的人都是值得信任的兄弟。”

单飞倒不想范乡做事这般干脆,心中不知什么滋味。他素来闲云野鹤般,就算身为摸金校尉统领,也没什么统领的作为,听范氏子弟以“单当家”三字称呼,倒感觉肩头很有沉甸甸的份量。

很快收回心思,单飞知道吴奇是向他确定消息来源无误,皱眉道:“李朗应该是淹死的?”

众人均是露出钦佩的神色。不仅区区数日,单飞所作所为已让他们刮目相看,在单飞力败拜火教四法王后,范氏内的子弟几乎将这个年轻人当作神一样看待。因此在范乡传令后,众人无甚障碍的将单飞奉为头领,今日听他一口道破李朗的死因,众人讶然中更是带着尊敬,不知这年轻人恁地见识广博。

单飞常年考古挖墓,所遇环境多变,因为遇到水洞子、火洞子难数,也着实见过不少淹死的同行。一见李朗皮肤浸泡发白,再加上周身肿胀,十指又是用力抓物还带着点泥草,单飞已确定此人是淹死的。

可是……他这时终于明白吴奇为何迟疑。实则此间干燥异常,根本没有任何水源,李朗如何会淹死在这里?

吴奇一旁接道:“单兄弟说的不错,这家伙若不是淹死的,我的名字都倒过来写。我赶到这里时,耿忆告诉我,他翻转此人尸体的时候,发现这家伙肚子里还有不少积水呢。”

铁正扬起手上的***,“他的指甲缝中还有淤泥和水下特有的水草残留。”顿了下,铁正凝重道:“这人的确是淹死的,并非别人杀了后伪装成溺水的样子。”

阳光虽是明媚,春风吹到身上仍有凉意凝聚。

单飞环望众人,见所有人都是忐忑的表情,终于道:“有人淹死了李朗,然后将他丢弃在这里?”

他得出这个结论实在自然而然,除此之外,他根本没有别的解释。

李朗在这没水的地方被活活的淹死,这根本不符常识,单飞见状,感觉这里绝非死亡第一现常

这么说是他杀?!

淹死的李朗无法从死亡地移动到这里,肯定是有人将淹死的李朗从死亡之地带到了这里!

可是……谁会做出这种奇诡的事情?目的何在?

单飞困惑时,见所有人均是想说什么又有畏惧的样子,单飞不解道:“怎么了,我说的可是不对?”

吴奇苦笑道:“单兄弟,从常理推之,你说的本是唯一的可能。有丧心病狂的家伙将淹死的李朗费力丢弃在这里……或许想要制造慌乱……”

一听就知道吴奇是在委婉的否认他的判断,单飞反倒笑道:“难道你们还有***的解释?”

吴奇迟疑道:“单兄,这件事恐怕和你猜的不同,因为你初到这里,不知道这里的诡异。我们不是不说,而是这件事实在匪夷所思……”

“我对任何奇异的事情都不排斥。”单飞含笑道。

吴奇还是犹豫,扭头看向铁正道:“铁正,我知道你已想到那件怪事。你来说更好一些。我还是怕单兄不信的……”

铁正冷静下来,沉声道:“既然如此,我来说好了。”他收起***,环望四周道:“楼兰城建立很有些年头,本是楼兰国的国都,后来国主被汉室的傅介子杀死后,楼兰国渐渐以泥城为重,都城就变成了泥城。”

单飞暗自奇怪,不解铁正为何说起这些往事?不过他知道铁正不是说废话的人,倒能耐心的听下去。

“无论傅介子还是定远侯,均能以极少的兵力***西域的某个国度,在很多人眼中本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铁正缓缓道:“这其中缘由很多,傅介子、定远侯均是世间少有的高手、见识远超凡人是不言而喻,但最重要的一点本是国主昏聩腐朽,早让百姓民不聊生,这才在死后根本无人同情,反倒拥护铲除暴君之人。”

单飞越听越奇怪,还能接一句,“傅介子所杀的楼兰王是暴君?1

“正是如此。”

铁正脸上有着古怪道:“那暴君横征暴敛,又和匈奴人狼狈为奸,早让楼兰百姓苦不堪言,这里本是那暴君的宫城所在。据传说,当年宫城的辉煌壮阔本是世间少有。”

单飞看着周围的枯败之象,暗想若非铁正说明,他真的看不出这里曾是华丽的皇宫。

“那暴君腐朽,宫中的人更是糜烂。”铁正缓缓又道:“因此在楼兰王被傅介子所杀后,宫中所有的人一夜暴毙、楼兰百姓都是拍掌叫好,说这是老天开眼。”

“是傅介子杀了宫中所有人?”单飞沉吟道。

铁正摇头,“傅介子是在楼兰城外杀死的楼兰王,那时候楼兰王本要杀死傅介子向匈奴人请功……不想楼兰王被斩的当晚,这宫中的人全部暴毙……”看出单飞的询问之意,铁正解释道:“杀死这些人的好像是一场大水。”

单飞眼角不由跳动下。

铁正的声音微有颤抖,“我说是好像,因为没有人看到那场大水,这也是根本没有可能的事情。可是……”他转望死去的李朗,终于说出了让他惊恐的***,“当初所有人、包括傅介子看到那些死人后,都确信他们是被水淹死的。而据我打听知,那些人当年死亡的情况,和如今的李朗完全一样1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