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64节 权利移交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64节 权利移交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云飞扬高昂的声音回荡在瓮城之中,城上城下的兵士听了,均是心情激扬。

鄂史茨闻言却是脸色铁青,他其实对云飞扬所言极为不屑,暗想什么兄弟义气都是狗屁,又值多少金子?可望见火光照耀处,单飞、铁正均是深以为然的样子,他知道自己离间的计划已然失败,但让他就此放弃,他还是多少心有不甘。

铁正冷冷道:“鄂史茨,我等的耐心是有限的。你不是傻的,应该知道城外无论是龟兹、车师还是匈奴的人马,一年半载都是攻不进这里,但你的性命不过顷刻之间。你还等拜火教的法王前来救你吗?很可惜的是,据我所知,这四法王被单兄弟击败后,已连夜逃出了楼兰城,你以为他们还会念着你一分吗?”

鄂史茨如受重击,失声道:“你说什么?绝无可能1

他那一刻才是真正的绝望。龟兹国图谋楼兰并非一时半会儿,而是蓄谋已久。见楼兰城如今并不设防,鄂史茨知道机不可失,这才亲率高手进入楼兰城以为内应,本以为收买云飞扬、再用拜火教四法王收拾范家和班氏后,只要他鄂史茨占据了城西的瓮城,龟兹前锋人马随即连夜赶来进入楼兰,那时大局就定,哪怕楼兰王再是反击亦是不能。

龟兹、车师和匈奴随后继续挥兵南下,再取楼兰国都泥后径直灭了楼兰,然后再瓜分天山南北道的各国地域,就可说***。

一切都在计划中!

鄂史茨本想在这之前先铲除了班氏的商队,不想反被单飞抽了一鞭,他抱着小不忍则乱大谋的念头终究忍了下来,只想当夜咸鱼翻身,先占了城西瓮城再说。

他知道自己人手不够,若没有个坚固的阵地,未见得能挡住范家的进攻。但他哪想到云飞扬居然是骗他入了瓮城,云飞扬随即溜出瓮城,在四周城墙上又布下极多***手,鄂史茨身边虽有不少高手,但却是破不了这种瓮中捉鳖的局面,被城兵射死很多手下。他无奈下放出焰火警讯求先锋军到来,但也知道龟兹先锋军远水不解近渴。鄂史茨故意拖延时间,最后的指望本是拜火教的高手,那四法王本是龟兹国用极大的代价请其帮手,哪想铁正居然说单飞击败了四法王?

这怎么可能?

脸色铁青,鄂史茨见鬼般只道不可能,铁正已有不耐道:“我数到三,你等再是不降,也不用单兄弟动手了。”

铁正挥手间,早有悄然入了瓮城的众硬弩手上前一步,抬弩对准了鄂史茨众人。

“一1

铁正话才出口,鄂史茨身边最后的手下齐齐丢了兵刃,下马跪倒道:“我等愿降1

鄂史茨见状知道大势已去,长叹声中下马束手就擒!

***

寒夜消逝,天露曙光时,单飞运息已毕,起身推门见相思正等在庭院处。早春风冷,院有梅开,相思俏立在梅花间见单飞望来,嫣然笑道:“范爷有请。”她看起来守候了许久,但望见单飞欲言又止时却未多说什么,当先带路将单飞领到范乡的身前。

范乡双眸微红,看起来并未睡好,见到单飞时还是爽朗的笑道:“单兄弟,昨夜辛苦你了。”

单飞径直道:“城外的情况如何?”

范乡含笑赞道:“单兄弟是做大事的人。”他知道人有多种,有些人一辈子浑浑噩噩的不知自己这辈子要做什么,单飞看似万事不萦于心上,但真正决定去做一件事后,就一定会用心尽力去做。

“单兄弟可想和***看看?”范乡问道,见单飞点头,范乡在相思搀扶下上了轿子,单飞和相思策马带着十数个汉子跟在一旁。

正晨光,长街上的行人不多,可见到范乡、单飞等人出行的时候,都是恭敬的立在街道两侧,静待范乡的轿子通过。

范乡和单飞到了城西,拒绝了铁正的搀扶,拄着拐杖上了城头。

单飞在城头举目望去时微扬了下眉头,城外只有许多马匹粪便残留,居然不见一个敌军停留。

“单兄弟知道他们为何会撤兵?”范乡问道。

单飞默然半晌,“还请范兄指点。”

范乡解释道:“龟兹王野心勃勃,他虽是贪婪残暴,但亦是会用兵之人。龟兹王奇袭楼兰城不成,立即就撤退了前锋人马,是防我等的反击。等他兵合一处后,就会率大军前来真正的***楼兰城。”

“他不管鄂史茨了?”单飞问道。

范乡喃喃道:“这是蝶们的最大不同,在危急关头,单兄弟想的是兄弟,但龟兹王想的却是他图谋许久的计划。鄂史茨虽是龟兹王的爱子,但是……你肯定明白……”他未再说下去。

单飞知道范乡的意思,龟兹王宁可放弃儿子,也不会放弃计划的。神色感慨,单飞未再多问什么。

范乡低语道:“等他们再来的时候,那就是真正决战的时候了。”见单飞只是凝望着远方不语,范乡突然道:“单兄弟知道我等前来的时候,那些路旁的百姓为何对我等那般恭敬?”

单飞回道:“因为很多人虽会被蒙蔽,但终究还能知道谁是真正为他们考虑的人。”转望范乡,单飞带着钦佩道:“我知道范兄是为百姓考虑的人无论中原的、还是西域的人,范兄都是等同对之。”

范乡眼中有光芒闪亮,“他们也迟早会知道单兄弟的好意。”轻叹一声,范乡喃喃道:“愚兄客居西域多年,心中想念故乡,但对于西域亦有难以割舍之意。这世上不分东西,不分帝国,无论何等肤色模样,只要你真心相待的人,多数最终也会真心待你。只可惜……道理虽是浅显,为何很多当权者却舍真心凝聚而用权术***、发动野蛮的战争?”

单飞认真的想了许久,这才回道:“真心坚守不易。因为很多人渐渐发现玩弄权术会容易很多、“获益”更多,这世上舍易取难之人少,挣扎在轮回中、沉湎权术***中的人却有很多。”

相思一直跟在范乡的身旁,闻言转眸望向那神色感慨的年轻人,不知道他这般年纪,为何能说出这么简单清晰却又极为沧桑的言语。

范乡目光更亮,却终究不过长叹一声。

城头静寂。

许久的光景,单飞劝道:“城头风大,范兄眼下的病情不易过于吹风。看来你昨晚又未曾睡好,今日不妨多睡一些。”

范乡缓缓伸出手来看着单飞。

单飞一时不解,但还是伸手握住范乡的手掌,范乡握着单飞的手掌,又轻轻移到铁正的手旁,三人手掌相抵,半晌的光景,范乡微笑道:“单兄弟,愚兄以后想多休息,却是要辛苦单兄弟了。”

铁正神色微动,知道范乡事事让单飞出头是在树立单飞的威信,如今范乡又是这般模样,已有将范家大权交给单飞的意思。

相思亦明白范乡的用意,半是心酸,半是喜悦。她知道义父非同凡人,就没有世俗的眼光,义父择最优秀的人继承范氏,看似草率,实则是真正明睿的远见。

单飞却是沉默半晌,看着范乡、铁正很是期待的目光,终道:“兄弟尽力而为。”

范乡展颜微笑,很是欢欣道:“铁正,接下来的事情,你和单兄弟说说吧。”他说话间拄拐下了城头。铁正下了城头、目送范乡远走后,轻声道:“单兄。龟兹人马迟早卷土重来,范爷对他们的手段极为了解,这才广储粮食,他们哪怕有十万大军前来,我等亦是不会畏惧。”

单飞知道眼下中原地广人稀,西域的人口亦是不多,所谓的西域三十六国中,有的国家甚至不过万余的人口户数,能有十万兵力的国家绝对是西域三十六国的顶尖国度。

听铁正这么说,单飞尊重道:“我相信铁兄的判断,不过我不建议坐等他们的围困,对了,班老丈呢?”

铁正一挑大拇指笑道:“单兄弟一下子就提到关键的地方。”

“他出城了?”单飞问道,他在昨夜乱局中始终没见到班营,知道这不是班营的作风。唯一的解释就是班营已不在城中,联想到如今的局面,他多少猜到班营会做什么。

铁正很是振奋道:“龟兹王图谋不小,范爷亦想做票大的,匈奴单于、龟兹王都是残暴之辈,西域三十六国真服他们的不多,班老丈就是去联络旁的国家,等龟兹王大举进攻楼兰时……给龟兹王一个痛击1

“抄龟兹王的老家?”单飞虽不太专研兵法,但对这种反击的策略绝不陌生。见铁正点头,单飞微有安心。

铁正却有点迟疑,“单兄,还有件事……”

“什么?”单飞微笑道:“铁兄,我等既然是兄弟,除了你我的*,没什么不能问的了。”

铁正微笑,随即困惑道:“我们一直没有找到窦比他们。我等已经搜了楼兰城一圈,那几个龟孙子完全没有踪影,好像凭空消失一样1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