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58节 各呈机心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58节 各呈机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明月黯,夜风寒。

相思虽已知西域之徒勾心斗角的狠毒,认为鄂史茨由王子转成盗匪的行径在这里稀疏平常,可亲眼看到窦比手持***插入成方胸口的时候,一颗心还是怦的大跳,几乎要呼出声来。

单飞、铁正却是头发丝都没动上一根。

二人一个久经世故、一个更是常年在刀口上生存,在窦比和成方交谈时,二人均感觉到窦比笑里藏刀的杀机。

与虎谋皮素来是要谨慎做的买卖,若没有相当的实力,难免会被对方一口吞了下去。成方看起来狡猾,但在利益、权利的勾引下却多少失去理智。

目光还留在夜明珠上,成方就感觉胸口先寒再痛,张口就要叫出来。

窦比杀人手法却是相当的熟练,早料到成方会有这般反应,左手的夜明珠径直塞入成方的口中。

成方口中有物,惨嚎声不过化作寒风中一丝呜咽。死死盯着窦比,成方眼中满是怨毒之意,如果要能说出声来,肯定会说一句——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窦比那一刻却是冷静异常,更没什么畏惧。拔出***任由成方鲜血喷在树上时,他再一刀割破了成方的喉管。

成方似空麻袋一样倒下前,窦比还能一刀从成方口中挖出夜明珠拿在手上,随即一脚踢在成方的身上,再不看他一眼,窦比冷笑道:“和老子谈条件,你还差得远1

树上的铁正、单飞互望一眼,都看出彼此的意思——这个窦比看似无足轻重,但绝对是条***不吐骨头的饿狼,已方必须要再小心一些。

远方有脚步声传来,一道暗影向这个方向奔来,单飞认得那正是和窦比一起的汉子,叫做李朗。

窦比见兄弟近前,并没有任何意外。

李朗低声道:“老大,怎样了?”他说话间望见树后死去的成方,兴奋道:“老大原来已解决了他。”

“你那面如何了?”窦比问道。

李朗诡异笑道:“老大放心,我早在饮水中下了药物,他们眼下都是睡的正香,只要老大搞定这个贪婪的成方,然后我们就可以放火杀人,随即将事情推到班氏、范家身上,说这个成方是班氏特意派来的内鬼,害死所有人却被老大所杀,谁又能分辨真假?不过我们眼下要先把他们的货物运走,若是被火烧了未免的过于可惜。老大,你真的要把所有货物交给鄂史茨?”

窦比缓缓道:“兄弟们把最贵重的留下来,剩下的交给鄂史茨。”

李朗多少有些不舍。

窦比冷然道:“你莫要忘记成方是怎么死的。”

李朗向窦比的左手望去,见老大还握着那颗带血的夜明珠。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李朗道:“就按老大说的来做。”

窦比满意的点头道:“做事吧。”他和李朗悄然掩住身形、向民宅的方向奔去。

长街恢复了寂静,渗骨的寒风中,血腥气味不算浓厚,一切宛若未成发生一样。

相思终于回过神来,见单飞、铁正均是沉吟不语,相思小心翼翼道:“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冷风袭来,她感觉自己的声音都有点颤抖。分析和实战虽有关系,但也有很大的不同,相思今天才深切明白义父这帮人在西域能立足是多么的不易,更敬佩班氏祖先的能人不能。

单飞突然道:“铁兄,我有个问题不知道……”

“请说。”铁正立即道。

单飞沉吟道:“我知道每人做事都有自己的定势,范家能立足西域,对敌自然有很成熟的反击之法,却不知道你们准备如何应对鄂史茨和窦比的算计?”

铁正缓缓道:“都说西域马贼最是狠辣,但西域很多国主比那些马贼还要不如。马贼杀人越货后还敢担当自己的所为。那些国主取得利益后却将恶果泼给清白之人。这些事情在我们眼中本是再清楚不过,但奈何百姓中能明白的没有半成。”

单飞听他说的曲折,却没有不耐烦。

铁正终道:“但在血淋淋的事实前,那本是蒙昧之人却可化作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

相思低声道:“铁叔叔,你怎么不干脆的来说……”

单飞却已明白铁正的意思,“你们要让那些商人在鲜血前醒悟后再揭穿敌手的阴谋?”

铁正沉默。

单飞亦是默然。铁正说的隐晦,单飞却听的清清楚楚——很多人一定要被害一次才长教训的,更可悲的是很多人就算被害也是浑然不知,或许死都不会明白。

半晌后,单飞终道:“窦比他们说了,会将那些商人的货物送到鄂史茨那里。”

铁正凝重道:“此人不简单。能舍得将那些财货送出去的人,想必会有更大的图谋,我们一直小瞧了他。”

相思纤眉微扬,一旁道:“铁叔叔,单公子是说,等他们将货物送到鄂史茨那里,就可证明事情和鄂史茨有关,我们已有揭穿他们的方法,就不一定要那些人死了。”

单飞向相思看了眼,点头道:“我正有此意。”

铁正望着圆⒚挥醒杂铩?p> 相思急道:“铁叔叔,你怕吴叔叔不同意?”

铁正就是顾虑这点。他深知吴奇对范乡极为忠诚,事情总有两面,忠诚的人就会对背叛的事情极难容忍。按照默契的方式,他们就是要等敌方下手杀人后才开始破局。

听起来冷酷,可若非如此,他们就算花上十倍气力也难以让这些人明白别有用心之人的恶意。

世人愚昧,逼他们看似冷酷、实则无奈。铁正了解吴奇的想法——既然两清,他们为何要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听了单飞建议,考虑到单飞的重要性,铁正终有意动,可他还是顾及组织的团结,只怕吴奇不满。如今大敌当前,内部绝不能有太大的分歧,不然可能会引发灭顶之灾。

“铁叔叔,你放心,我来劝说吴叔叔好了。”相思亦明白铁正的顾虑,开解道。

单飞皱眉道:“我倒觉得吴奇的不满还在其次。铁兄,你方才也说了,这个窦比并不简单,他还有更大的图谋,你们或卸跏反牡氖盗Γ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