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57节 自相残杀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57节 自相残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铁正说出消息时神色略有凝重,单飞平静问道:“鄂史茨准备如何动手?”他对此倒是意料之中,暗想强龙压不住地头蛇,范乡在楼兰城要打听鄂史茨的计划应不困难。

吴奇当初听说范乡准备协助这年轻人成事,心中难免嘀咕,可如今见这年轻人安之若素的模样,却又惊诧此人的冷静。

铁正皱眉道:“鄂史茨准备对投靠过去的那些商人下手。”

单飞多少有些意外。

吴奇、相思却都是不出所料的表情,吴奇冷哼道:“当初听鄂史茨说不花一文就护送那些人去泥时、我就知道其中必定有诈,鄂史茨这些人给你一点好处通常都要将你连骨带肉吃下去的。鄂史茨如果对那些商人下手,尽数杀了这些人,不但能将那些商人的财货吞进去,说不定还要把这笔烂账算到我们的头上。”

铁正缓缓点头,“不错,今日众目睽睽下,楼兰城百姓均已知道那些商人脱离了班氏商队,这些商人若是死了,难免有人认为范家、班氏为了报复下手。哪怕没人敢说,但鄂史茨他们如何会不大肆张扬?明睿之人多会知道事有蹊跷,但这世上有多少分辨是非之人?那时候人心惶惶,我等就算知情,但恪于道义,只能先让百姓明白后再对鄂史茨他们下手,不然在外人看来,我等和鄂史茨又有什么两样?”

单飞心中叹息,暗想这就是好人难做的缘由。可做好人、守道义的人为何始终要付出更多的艰辛?

相思蹙起了娥眉,“不错,他们这招很是阴狠,虽说未见得能动摇范家、班氏的根基,但会在我们和楼兰百姓中埋下一根刺……”倏然轻呼一声,相思掩嘴道:“我明白了。”

铁正、吴奇齐声道:“你明白什么?”

相思望向单公子,你还记得我义父和你说过龟兹国有移兵向楼兰的迹象?”

单飞微微点头,“龟兹王准备和儿子里应外合的拿下楼兰城?”

相思拍手道:“单公子真的聪明。”

“不错,正应如此。”吴奇失声中看向铁正,铁正缓缓点头。吴奇才回转楼兰,对于龟兹用兵一事并不了然,倒没有想到龟兹的后招。

相思妙眸中满是赞赏,“单公子,鄂史茨这些人从没有放弃除去班氏、范家的念头,鄂史茨这般作为,就是要削减班氏和范家在西域的影响。鄂史茨如果选择今夜下手的话,只怕龟兹王离楼兰城也是不远了。”

单飞亦有讶异,赞同道:“相思姑娘所料很有可能。”

他知道世事如棋,一些人根本就是全无所察的棋子,而经历磨难到一定地位之人必定有自己的一套。宗师运棋,在别人为了蝇头小利的时候,已然将全局掌控在手,而高手下棋,亦会***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很多事情,只有浑浑噩噩之人,才是走一步算一步再说,一直到事情完结,还如演义中蒋干般事后还不知。

范乡是高手,他单飞虽未过多询问,但已知吴奇、铁正这些人绝对是范乡的心腹,范乡这才会让这些人参与进来。这本是成大事之人必须做的事情,就如曹操般,当年邺城用于禁激将,但在云梦泽行事中却要用张辽和郭嘉。

吴奇、铁正这些人跟随范乡多年,他们或许远没有班超的本事,但若论算计一事,绝不会弱上很多,不然范家何以能屹立西域这多年不倒?

单飞心中感慨,不由想到范乡所言我们有时候会失算,并非我们考虑不周,而是我等始终还有底线……

屠夫去搞慈善还比较难猜,但官兵做贼的事情却是屡见不鲜。

范乡多半就料到鄂史茨这种人会做什么,这才提前给他单飞打个招呼。

相思见单飞默然的神色,倒有些忐忑道:“单公子,西域就是这样,我等要想生存,就需要谨慎一些。”

“也需要更强硬一些1吴奇一旁道:“单公子,范爷已经给了他们金钱,单公子当时也说,彼此并不相欠了。那些商人自讨苦吃,我等仁义已尽,就不需要为他们再有损伤。”

他只怕单飞太过婆婆妈妈,难免这般提醒。

相思才待圆场,单飞道:“你等尽管按照以往的手段行事,我跟着看看就好。”

吴奇只怕有变,当机立断道:“铁正,你我各带一些人手去解决此事。”

“铁叔叔,我也要去。”相思突然道。

铁正反倒一怔,皱眉道:“这是要见血的事情,你……”

相思上前拉住铁正的手道:“铁叔叔,义父让我来此,就是想要磨炼我,难得有这次机会,你就让我参与进来好不好?”

她软语相求,眸中满是期待。

铁正看起来冷硬,对相思一直亦当女儿般看待,听相思这般相求,他似不经意的斜睨单飞一眼,不等说话时,吴奇已道:“眼下的事情并不难做,相思要去,带上她好了。有单公子照料,应该没事。”

吴奇虽听相思对单飞表达了祝福,可他是看着相思长大的,如何不知道她是眷恋单飞。他对单飞已有了信任,暗想单飞和相思在一起,相思喜欢,单飞又不会对他们行事指手画脚,倒是两全其美。

铁正终道:“如此有劳单兄了。”

单飞点头嘱咐道:“大家都小心一些。”

天色将黑,明月影现。

吴奇单独行事,铁正和单飞换了装束后带相思向城西摸去。

行在路上,铁正简单介绍道:“楼兰这次为显诚意,对带几百兵士的迟施都没有***入城,对鄂史茨带了近百人入内亦是放行。”

“看起来,巫师是在制造机会让我们打上一常”单飞喃喃道。

铁正、相思均是脚步微凝,二人均在思考如何拆解鄂史茨的阴招、进而对抗龟兹国的压力,听单飞谈及巫师时这才心中异样。

“索都带兵离开了。”相思肯定道:“消息绝不会有错。”

“鄂史茨带的人虽不多,却绝非等闲的兵士。”单飞再次提醒道。他虽轻易击退鄂史茨手下的进攻,却早看出这些人身手相当的不错。如果是他初到许都的时候,恐怕对付一个都是极为困难。

铁正沉声道:“单兄不必为鄂史茨的手下担心,范家也不是吃闲饭长大的。”

单飞不再言语。

铁正继续介绍道:“迟施没有什么脑子,鄂史茨却带着手下在近城西的地方宿营,那里近瓮城,方便他行事。他同时征出那里的民房给商队居住,倒让那些商人很是感谢。”

单飞暗想那些商人正是被卖了还要帮数钱的类型。

铁正行进间一指前方的交叉路口道:“过了那路口左转,就是商队所在。鄂史茨带的人住在又隔两条街道的地方。”

“他们若是要保护那些商人,离那么远做什么?只怕是撇清杀人的嫌疑吧?”相思低语道。

这时夜色沉凝,料峭春风颇有刺骨之意。楼兰城虽是繁华,比起中原却是大有不如,街上已是人迹少见。

三人接近民房时已注意掩藏行踪,铁正更是留意周边的动静,蓦地察觉前方不远处有些声息传来,他微一招手当先跳到一旁树上。

相思却是先扯了单飞衣袖一下,这才身形蹁跹的上了大树,借助粗枝掩住了身形。转眸望去时,见单飞早就稳稳的坐在树杈上,却离她隔着个铁正。

轻咬红唇,相思随即向树下望去,就见前方左手路口转出两人向这方走来。相思知趣的收声,单飞目光锐利,看到那两人是窦比和成方二人。

这两人出来做什么?

单飞知道窦比极可能是索都的眼线,却不急不慌的借用这个内鬼反摆了索都一道,不过窦比此人随即投靠鄂史茨,倒让单飞一时间搞不清这人是哪伙的。

窦比、成方很快走到了树下,相思以为这两人发现了什么,有些担心计划改变。她得范乡收养,知道在这种蛮荒之地,女人要自尊自立就得有自己的本事,因此她除了见识外、功夫亦是不差,但她毕竟初次面临这种事情,还是难免有些怯常

眸光轻转,相思见铁正如铁般的冷静看着下方的人,终于有分放松。她再望向单飞时,单飞似知道她的紧张,微微一笑,相思顿觉心中温暖,已将不安抛在了脑后。

“不知窦兄找我出来有何吩咐?”成方拱手笑道。

窦比四下略有张望,和成方站到了树后,低声道:“我早和成兄说过,西域有人对班氏、范家两家独大、抽取东西双方行商利益很是不满,这才要对他们动手。成兄不愧识时务之人,今日多亏成兄仗义支持兄弟,这才让兄弟在鄂史茨王子面前很有面子。”

相思闻言心中微惊,暗想窦比说的不错,范家、班氏虽是做着公平的买卖,但对于很多国主而言,却恨他们抢走了利益。

成方微有芥蒂道:“不过鄂史茨王子始终和窦兄一人在商量事情,却把兄弟晾在一旁。”

窦比赔笑道:“我知道成兄有所不满,这才将成兄找出来做个交代。成兄放心,小弟绝不会再让成兄不满。你看。”

他说话间伸出手掌,掌心托着一颗有小孩拳头大小的夜明珠,照得成方脸上发绿。

成方饶是经商多年,见到这等珠宝还是脸红心跳。盯着夜明珠,成方还能故作镇静道:“窦兄太客气了。不过只是一颗珠子……恐怕……你要知道,兄弟可是得罪了班氏、范家两家势力。”

“这自然不够。”窦比笑道:“我还有一件礼物送上。”见成方脸现贪色的上前一步,窦比手腕翻转间,一把***从袖口滑出,无声无息的刺入了成方的胸口!

祝天下有情人节日快乐!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