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55节 消失的罗马军团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55节 消失的罗马军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范乡、相思都是神色惊诧。

吴奇送上来的陶器造型古朴,上面绘有一副画像,有一人背生双翼、似带着光环从天而降,下方地面上有无数人或俯首膜拜、或欢呼雀跃。

由于陶器的体积局限,绘制地面的那些人数目又是极多,很多人不过是曲点代替,无法让人看清面容和装束,唯独天空飞落那人却是刻绘的栩栩如生,似连眉毛根数都能看得清楚。

从天而降那人极似单飞。

相思虽和单飞不过数面之缘,对单飞却是印象深刻,一见那人认定就是单飞,可她话一出口就知道所言有误,改口道:“这陶器上面的人物怎么很像单公子?”

她知道义父眼光独到,认定这陶器是千年前的产物就不会有错。既然如此,画像那从天落下之人就是千年前的人物,无论如何都不会是单飞的。

范乡抬头望向吴奇,“这陶器是从哪里所得?”

“是从大秦人手上获得。”吴奇低声道:“范爷,你不是让***调查拜火教的事情,然后我发现他们寻到了那些大秦人。”

“真有这么一批大秦人到了西域?”范乡喃喃道,见吴奇点头,范乡沉吟道:“如果这样的话,那传说中的故事极可能就是真的。”

吴奇连连点头,“我就是这般猜想,才立即带着陶器回转来见范爷。范爷和相思姑娘眼下见到这陶器很是惊诧,却不知道我初见单飞时更是惊奇。”

相思不解道:“你什么时候见过了单公子?”

吴奇解释道:“我回转楼兰后正遇到单飞、铁正和龟兹人在对抗,我见他和陶器上绘制的飞天使者很是相像,心中的惊诧不言而喻。本来世上有相貌相似之人不足为奇,奇特的就是这个单飞看起来亦有深不可测的实力。我在铁正带单飞离去后,通过柱子他们才算了解单飞这个人……”

举着那陶器,吴奇迟疑道:“我感觉此人极为的难测,恐怕会有极多的秘密。”见范乡沉吟不语,吴奇提醒道:“单飞恐怕没有对范爷提及太多?”

“你见此人秘密极多,难免怀疑他的用意,这才等他走后再来见我?”范乡问道。

吴奇并不否认。

范乡缓缓道:“只要是人,就会有自己的秘密,区别在于这秘密是否有害于人,若只是自身的隐私,我等刺探反倒不妥。”

相思一旁道:“义父说的不错,单公子没有提及,或许觉得此事和我等并无关系,女儿知道真正的男儿素来喜欢独抗困难。”

吴奇闻言苦笑道:“看来我倒是有些小人之心了。”

相思嫣然道:“吴叔叔,我和义父都知道你是好意提醒我等防范,不过单公子或许用意难测,却绝对是个坦荡之人。”

范乡亦是点头道:“相思说的不错,无论单兄弟有什么秘密,但他绝对是个值得信任的男儿。”略有沉吟,范乡道:“相思,眼下天色尚早,单兄弟和铁正他们还应在准备,你带上这个陶器和吴奇去见他,将大秦人的事情说及他听。飞天使者和单兄弟这般相像,不知道是否有什么关系,单兄弟多知道些事情,说不定对他会有所帮助。”

相思振奋道:“好的,女儿这就前去。”她飞奔到了自己的房中,片刻后再出来时,已是略有乔装。不知用什么遮挡住姣好的面容,乍一看相思已是个寻常的楼兰百姓。拿起吴奇手上的陶器,相思向范乡告辞后,和吴奇快步走出了庭院。

范乡望着相思离去的背影,却是轻轻的叹口气,“这丫头……既然你只准备和单兄弟做个知己就好,这么着急又做什么……”

相思一出庭院后,不用吴奇带路,早轻车熟路的顺着长街走去。近城北不远时,她钻入一条长巷,撮唇做哨吹了声。巷子尽头闪出一汉子,见是相思低声道:“相思姑娘,什么事?”

“单公子可在?”相思问道,见那汉子点头,相思喜道:“带***见他。”等入了庭院见到单飞和铁正方走出堂中,相思迎了上去公子。”

单飞微有诧异,等认出相思后,不由哑然笑道:“相思姑娘怎么这般打扮?”

相思略有俏皮道:“单公子有所不知,我若外出行事,打扮这般模样才不会有太多的麻烦。义父让我将这东西送给你看。”

单飞接过那陶器时看了眼,讶然之意难以掩盖,“这陶器最少有千年之久了,这上面的人,为何和我长的很是相似?”

“你不认识陶器上的人物?”相思心中暗赞,没想到单飞看古物的眼光竟然不让范乡。

单飞很有些好笑,一时间倒不知怎么回答。

吴奇本有怀疑,可看单飞的神情不似做伪,一旁终道:“这陶器上画的人物就是飞天使者。”

“飞天使者?”单飞略有扬眉。

“单公子,你知道飞天使者?”相思急问道。

单飞沉吟道:“我听班老丈提过。”他记忆绝对不差,对于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更是加以留意,记得和班营赶赴楼兰的路上曾听班营说过飞天使者。

“班老丈说远古时期,西域曾有背生双翼的天使从天而降,帮蒲昌海左近的百姓清除了一场惊天灾难,这才被后人称作飞天使者。”单飞回忆道:“除此之外,我并不知道更多。”

相思喜孜孜的看了吴奇一眼,示意自己并没说错。吴奇暗自摇头,心道这丫头为何对这种事情如此计较?

“这陶器究竟是怎么回事?”单飞询问道。

相思犹遭件事说来话长,你现在可有闲暇?”

铁正一旁回道:“眼下也不用单兄亲自出马,我已让弟兄们在监视鄂史茨那面的动静。他们若有异动,我们再出手也是不迟。”

相思立即道:“既然如此,我们先将这件事情说与单公子听了。”她见单飞很是仔细的观察那陶器,知晓单飞对这件事很是留意,不由热心的建议。

见单飞点头,相思抢先道:“当初拜火***曾向范氏索要亚克西的下落,单公子已知道此事。我义父只怕这些拜火***另有图谋,打发他们后,找吴叔叔留意这些人的动静。”一指吴奇,相思稍加介绍后随即道:“吴叔叔跟着那些拜火***许久,发现他们居然不辞辛苦的进入玉门关,到了凉州的一个村落。”

单飞心中费解,搞不懂其中的关系,但还是耐着性子听相思道:“那村落竟都是大秦人士。”

心中微震,单飞脸上色变。

吴奇一直留意着单飞的表情,见状立即道:“单公子知道什么?”

单飞并不隐瞒道:“据我所知,那应是大秦兵士传下的后裔?”

吴奇吃惊道:“单公子见过他们?”

单飞沉默下来,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解释,只能含糊道:“我是听别人说的。”他并没有撒谎,说的正是两千年后的一件考古往事消失的罗马兵团。

据史***载,当年西汉名将陈汤对战匈奴的郅支单于、决战郅支城时,曾遇到一座奇怪的城池,一支奇怪的步兵。

说城池奇怪,因为郅支城是土城外有重木城环拱,而根据当时的技术条件,作为游牧民族的匈奴人根本不会如此建造城池。

说士兵奇怪,因为那些士兵在冲锋时均是手持人高的巨大盾牌、组成鱼鳞方阵喊口号、统一步伐的前行。

当年大汉军队对匈奴这种游牧民族了解的极为深刻,不然后来也不会屡战屡胜,逼得匈奴人连连北退西逃,但他们在郅支城时还是很是意外,因为他们遇到了一支和匈奴骑兵完全不同风格的队伍。

不过对方造型奇特,却仍不敌汉军铁骑。陈汤一举击破这支奇特的军队后,俘虏百余人带到河西附近,那些人被汉元帝设立骊县安置,史***载汉初设骊县,取国名为县。

这段历史被后人挖掘,终于引发西方学者的关注,因为那支军队明显具有罗马兵团的风格!

汉时的大秦帝国就是西方的罗马,和陈汤交锋的奇特的军队极可能是罗马军。

这件事听起来匪夷所思,毕竟罗马帝国和汉朝还隔着安息、贵霜两个国度,很多人虽知当时世上最强的两个兵团就是汉铁骑和罗马兵团,但从不认为二者会有交锋。不过很快又有历史考证揭示古罗马帝国的统帅克拉苏曾率七个军团入侵安息,在卡雷会战却遭遇惨败,克拉苏被俘斩首,不过第一军团的首领、克拉苏的长子普布利乌斯却带六千余罗马兵向***围成功,自此后不知去向。而再和汉史结合,让世人自然得出个结论,普布利乌斯这些人居然一路逃到了西域,又加入匈奴和汉军有过交锋!

这些人不是西归、而是一路东逃很让人意外,后人分析是因为安息重兵围堵,这些罗马军无奈只能选择向东逃离。

单飞一听相思说什么凉州的大秦人士,自然想到这段考古历史,但他又如何向吴奇、相思解释?

岔开话题,单飞问道:“这陶器是从那些大秦人手上获得?”

吴奇点头,缓缓道:“那些大秦人士已定居凉州多年,听他们说,祖先却是不远万里的前来,他们不止是因为逃命,还因为这个陶器。”

单飞微怔,正不解时,相思已揭开了谜底,“更准确的来说,他们逃到西域,本是因为飞天使者1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